第四百五十七章 关于铣床的问题

    想到这里,张连营就又自信地说道:“老陈,你是挺细心的,只是你这细心没有什么用,我给你说过了,这图纸是人家m国的顶级军工专家设计的,人家在设计这种图纸上,肯定会考虑到机床的加工范围的,人家怎么会设计出机床无法加工生产的枪支呢!你这不是杞人忧天吗!”

    陈东山听了张连营的话,就又反驳道:“老张,你可别忘了,国外的机床和我们国内的可能不大一样呢!人家在设计这种枪支时,只会考虑人家军工厂的机床加工范围,是不会考虑我们军工基地的机床的加工范围的。你这设计图是抄袭别的作品,我就怕,你‘设计’的这种枪支,看上去是挺不错的,只是担心会让工人们为难呀!他们说不定,无法生产你设计的这种枪支呢!”

    “嗨!老陈,你又多虑了。别看老m研制的武器很先进,可他们的机床和我们的机床都是差不多的。不是说,生产先进的武器,就一定要先进的机床吧!这二者之间似乎没有什么必然的关系吧!”张连营听了陈东山的话,他又有些不服了,就又和他辩解起来。

    “老张,你说的也有些道理,可你别忘了,就连我们自己这些军工基地的机床还不都一样呢!有些枪支零件无法在我们自己的基地加工,要拿到另外的基地加工呢!这些事情,你也经历过吧!有一次,你自己设计的枪支不就是那样,因为一个枪击无法在我们的军工基地加工,只好拿到了另外一个军工基地,这事,你不会忘了吧!”

    陈东山结合自己之前的一些经历,就又反驳了张连营一句。

    张连营听了之后,还真感觉有些道理。因为这事,他之前确实是经历过。由一次,他设计的新型枪支,就因为一个枪击无法在他所在的基地生产,最后,只好把这个生产任务给了距离他们基地不远的另外一个军工基地。

    “这---这---这---老陈,我说你说这事我是经历过。只是这种事情是很少发生的。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发生这种事情的。我当时也就是欠考虑,把枪击的尺寸设计的有些长,这才不得不拿到另外的基地去加工。

    这是我自己犯的错误。而人家老m的军工专家,肯定比我们的厉害了。人家的枪械设计师,肯定比我们的更加专业了。我相信,人家是不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的。”

    张连营听了陈东山的话,他还是感觉自己‘抄袭’的这种枪支武器,不会在生产过程中出现什么问题,一定会很顺利地生产出来的。

    陈东山看张连营十分自信,他也不好再反驳什么了,于是就又抽了一口烟笑道:“好了,我不跟你争了。但愿一切顺利,我们俩也好早一点当上功臣。”

    两人为这事,先是争吵了几句,又相互反驳了一些话。之后,就又握手言和了。

    这是两个老家伙一直以来的习惯。经常为一些事情,争吵,可最终还会站在一条战线上。

    现在两人就是这样,先是因为新枪在生产过程中可能会出现问题,而发生了分歧,可是很快两人就又和好如初了。

    就在两人和好之后,就听到了敲门声。

    “砰砰砰!”

    “谁呀,进来吧!”

    一开始,两人以为是赵中遥呢!因为一般情况下,找他们俩说事情的,自然是赵中遥了,这些工人们没有那么多事情找他们俩。

    可当陈东山起来,把门打开后,却看到是赵刚站在门外面。

    “哟!是赵指导员吗!怎么,有事吗!”

    陈东山一看是赵刚,他还客气了一句。怎么说,赵刚在这帮工人们中间,算是最有威望的。陈东山和张连营可以看不起别的工人们,但不能看不起人家赵刚。

    “生产枪支过程中出现了点问题,赵厂长,让我来叫你们过去一下。”

    赵刚不愿意和这两个老家伙多说什么,直接就说明了来意。

    他根本就没有进到屋里去,只是站在门口说了一句。

    但这一句,已经让张连营和陈东山听的心惊肉跳了。

    陈东山一听,赵刚说,新枪在生产过程中遇到了一点问题,马上就想会不会是机床尺寸的问题。他回头看了一眼张连营。看到张连营,也是呆呆坐那里,显然,也有些不大相信,自己听到的赵刚说的事情。

    赵刚看自己说了这事后,陈东山和张连营都愣愣在那里,半天没有反应,于是就又重复了一遍:“两位专家,还是到车间去一趟吧!赵厂长在等着你们呢!”

    “啊!好好,我们马上过去。”

    陈东山这才反应过来,转过身,看着赵刚陪着笑脸说道。

    “好,快点过去,啊!”

    赵刚还怕这两个老家伙不过去,就又加重了语气。

    说完之后,赵刚转身离开了陈东山和张连营的办公室门口,又下楼去车间了。

    陈东山看赵刚回去了,他就马上回到办公室看着张连营一脸紧张地说道:“看看,看看,怎么样,你服不服,被我言中了吧!”

    陈东山虽然心里紧张,可想想,自己刚才和张连营谈的话,已经证明自己的担心是正确的,他自然就又开始数落张连营了。

    “是不是他们看不懂图纸呀!走,我们再给他们解释一下吧!”张莲营还是不服,他想,是不是赵刚他们对图纸不大了解,在生产过程出现了违背图纸生产武器的情况。

    因为在生产武器的过程中,也会出现一些工人,操作不认真,对于图纸上面的数据记的不够清楚,这样,在生产过程中,自然会出现机床的加工范围和工人心中想的枪械零件尺寸不大一样的情况。

    出现这样的情况,一些不懂技术的工人,就会觉得是不是图纸设计的有问题。就想把责任推到设计者身上呢!

    “不大可能吧!赵刚可还是能看图纸的,还有,他刚才也说了,是赵中遥叫我们过去呢!这说明,赵中遥已经知道了生产过程中的问题了,他难道还看不懂我们设计的图纸,你可别忘了,赵中遥自己就是一个军工专家,一个武器设计师呢!”

    陈东山看张连营到现在依然坚信自己设计的图纸没有问题,他也有些不服了,就又和张连营辩解了一句。

    “老陈,别那么多废话了,我们还是到车间看看,不就知道了。”张连营这时,已经没有心情和陈东山斗嘴了,就想要看看,到底是那里出现问题了。

    两人这才匆匆离开自己的办公室,下楼向车间走去。

    很快两人来到了生产新枪的实验车间里面。

    他们俩一看,赵中遥和赵刚,还有几名工人就在一台铣床前站着,正在议论着什么,于是就走了过去。

    几个工人一看是两位老专家来了,自然就让开身体,让张连营和陈东山来到了铣床前面。

    一开始,张连营看着眼前的铣床,他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还想,难道是这机床出了故障,要是这样的话,他这个枪械专家怕是也整不明白。须要专业的机床技师才行。

    “赵厂长,是不是这机床出现了问题。”张连营一到赵中遥跟前,不等赵中遥问他,他就自以为是地先问了一句赵中遥。

    赵中遥一听张连营的话,就冷笑一声说道:“呵呵!张专家,你说要是这铣床的问题,我还找你这个枪械专家干吗呀!我直接找到维修这机床的师傅不就行了。”

    “那是那的问题,难道是生产这枪管的原料问题。这个,我也没有什么办法,我们国家的钢材就只有这样的了,没有再好的了。想要用更好的钢材,那得进口呀!只有人家m国,才有更加坚固耐用的合金钢。我们没有这技术,生产不出来那么高纯度的合金钢,也只能用这种普通的钢材来生产枪管。”

    张连营本来就是一个特别自以为是的人,他看赵中遥说不是机床的问题,马上就想是钢材的问题,于是就又啰嗦了一大堆。

    赵中遥一听,可真有些生气了,他语气加重了一些,看着张连营说道:“张专家,你感觉要是这些问题,我会找你来吗!我找你来,肯定是和新枪的设计图有关的问题吗!”

    “什么,设计图有问题,这怎么可能呀!赵厂长,我这设计图那都是经过了上级审批过的,一切都是合格的,你怎么能说我的设计图有问题。”

    张连营一听赵中遥说他的设计图有问题,马上就不高兴了,又不客气地问自己辩解了几句。

    “有些问题,不是说是谁有意做错的,只是可能有一些客观原因是我们大家所没有想到的。张专家,你的设计图是很不错。新型枪支确实也很先进。只是你这新枪设计图上的枪管比普通的枪管长了近100mm。

    别看这小小的十公分的差距,就让我们的铣床,无法完成你设计的新枪的枪管任务呀!你自己好好看看吧!你的这种新枪枪管太长,这个铣床的钻头,最深的加工深度也就500mm。而你设计的新枪的枪管达到了508mm。

    这样的话,这一台铣床,是无论如何也完成不了你的枪管的‘开膛’工作的。不能够开出膛线,那这枪管又有什么用,还不跟一根废铁一样。”

    赵中遥看张连营这有意和自己东拉西扯不愿意说正题,他只好亲自把张连营拉到了正题之上,要他好好看看,眼前铣床上面的枪管是怎么回事。

    张连营这才装模作样地看了看眼前铣床上面的枪管,这才有些脸红地说道:“哦,原来真是这个问题呀!可我设计的这种新枪,他的最大特色就是射程比普通的步枪要远一两百米呢!如何做到这一点,就是在枪管上下了功夫呀!要是枪管不比普通的枪管长,那它又怎么可能在射程上超过普通的步枪。”

    张连营自然不愿意说自己设计的枪支不怎么样,面对赵中遥和这一群工人,他还是说自己设计的枪支,那是最先进的,比普通的步枪威力要大的多。枪管长了一些,也是在所难免的。

    “张工,你说的很好,我们设计武器的,自然想要让自己设计的新武器,比原来的武器在威力和射程上,都要有所进步。这也是正常的思维方式。

    只是我们现在要马上把这三把实验新枪给生产出来,而这铣床又无法完成这个工作,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吧!”

    赵中遥看,张连营不说自己设计的枪支有什么缺点,只是说,自己设计的这种枪支比普通的步枪有多么多么的先进,他只好把这个难以解决的矛盾放在了张连营的面前。

    张连营看着眼前的铣床,他想了一下说道:“要不,把这三根枪管,拿到总装的枪械基地去生产吧!那里说不定有大型的铣床,可以加工这样的枪管。”

    赵中遥听了,就摇摇头道:“张工,你就是从总装的基地过来的,你说,你们那基地有大型的铣床吗!还不都是和这台一样的。再者说了,这一台铣床,已经算是大型的了。据我所知,在我们国内,根本没有比这再大一号的铣床了。”

    赵中遥从事军工事业也有两年了,对于国内的各种军工机床,也是相当了解的,他知道,现在华国的军工基地里面,没有比这再大一号的铣床了。

    赵中遥说完之后,就看着张莲营。只见张连营,只是静静地看着眼前的铣床,好象在想什么事情。

    因为赵中遥的话,让他没有办法再反驳了,他也是军工专家,对于国内的机床情况,也是相当了解的,这种型号的铣床,已经是最大号的了,没有再大一号的铣床了。

    陈东山一直没有说什么。因为,他在办公室里,已经就这个问题,事先同张连营辩论过了。而张连营当时是非常不服气。现在到了现场,真的遇到了这样的问题,陈东山一时,也有些憋气,也不愿意搭理张连营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