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三章 新的规章制度

    所以说,我们现在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我们是要做一片随风飘舞的秋叶,随波逐流,还是做一艘坚实的大船,乘风破浪驶向成功的彼岸,这一切就看我们自己怎么去把握了。

    在这个关键时刻,我真的不愿意看到,我们这个基地在这一次的竞争中被别人给挤跨了,我想要它战胜一切,赢来胜利的曙光。

    正因为这一次设计生产新枪的任务非常艰巨,也非常重要,我希望在坐的每一个人都要重视。我之所以会在这个时候,立下这么严重的规矩,也只是为了保证我们能够顺利地把新枪研制生产出来。

    规定也是可以改的。只要我们这一次全部团结一致地把生产任务给完成了,让我们研制的新枪,在m国的轻武器展上取得了好成绩,那我们以后在生活纪律方面,也可以适当的放松一些。

    我立下了这么个严重的规定,也不是说,以后一直都是这样。我的这个严重的规定,也只是为了这一次的研究任务,而临时制定的新规。等我们的新枪生产出来后,并且也得到了上级领导的肯定和好评后,我还会把这样的规定给取消了的。

    不过,你们也别想着这个规定只早临时的规定,所以也就不重视了,要是那样想的话,那吃亏的还是你们自己。

    我在这里,再一次重审一下,谁要是敢往枪口上撞,那受伤的不会是别人,只能是你们自己。

    这个规定算是我今天从现在开始下达的规定,之前,不管你们有没有违反这样的规定,我都不会和你们计较的,反正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

    不过,从现在开始,一切都要按照新的规定去执行。谁要是再违犯,那不好意思,一定会受到严惩的。

    行了,别的我也不多说了,关于如何生产新枪的事情,还是让两位老专家说两句吧!”

    赵中遥说完之后,就让两个老家伙,也讲几句了。

    两个老家伙,这一次也和赵中遥一起坐到主席台上。他们不再是坐在下面听领导啰嗦了,他们自己也要在会上啰嗦一下呢!

    陈东山听了赵中遥的话,就看了看身边的张连营说:“哎,老张,还是你说几句吧!”

    “不,我不怎么会讲话,还是你来吧!”

    别看张连营平时是能说会道的,可真正让他在会上讲话时,他又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怎么不会说话,平时话不是还挺多吗!”陈东山也不想当众讲话,就还想让张连营来讲。

    “哎,老陈,你年龄比我大,这个机会还是让给你吧!”张连营不愿意讲话,就把这事推到陈东山的身上。

    陈东山一想,这怎么能行,这一次研制的新枪,主要是有张连营的负责的,自己只是一个炸弹专家,让自己讲枪支方面的事情,是不是有些勉为其难。还是让张连营自己讲吧!

    想到这里,陈东山就又看着张连营说道:“老张,你怎么能这么说,这一次研制新枪主要是由你来负责的,你是枪械设计师吗!我虽然年龄比你大,可现在我是你的助手,这样的机会,怎么着也应该是你这个主力来讲话吗!我这个助手怎么能抢你的风头。”

    陈东山还就是不想讲话,他也又说了一条理由。

    张连营听了,只好点头答应了。因为他没有什么话好反驳人家陈东山的,毕竟,人家只是他的助手,现在要讲解一些研制枪械方面的知识,那当然还得要他这个枪械专家来讲解了。

    “好,下面我来讲几句吧!”张连营听了陈东山的话,他没有办法,只好也拿起了话筒。他先‘呼呼’地吹了两下,感觉一下话筒是不是正常。

    “咳咳!好吧!我来说几句。”张连营看着大家,清了清嗓子,然后开始讲话了。

    “同志们,刚才赵厂长已经讲的很多了,主要是我们这一次生产新枪的一些规章制度。这方面的事情,赵厂长说的很好。在这个关键时刻,大家一定要努力工作,把一切心思都放在工作中去,不要因为一点小事情,就和同事之间闹别扭。这样,会影响到大局的。

    关于工作制度方面的事情,我就不在啰嗦了。我只是想说一下,我设计的这一款新枪。我把它命名为z-308突击步枪。z就是我的姓氏。308是我们基地的代号。我这样命名,大家也应该明白,这枪的代号意思就是说,是我张连营在我们308基地设计生产的新型突击步枪。

    关于突击步枪,我想说两句。

    其实,之前我们部队装备的都是普通步枪,也就是给单兵使用的步枪。普通步枪和突击步枪,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

    普通步枪,只是半自动的步枪,而突击步枪,则是全自动的步枪。突击步枪,是介于普通步枪和冲锋枪之间的一种步枪。它比冲锋枪要小,但却具有冲锋枪的能力。虽然和普通步枪的差不多大小,但却在威力上面,远远超过普通步枪。

    突击步枪里面有一个重要的零件,就是一个回旋闭锁装置。因为这个装置,突击步枪才能够实现连续射击的可能。

    但这个装置要求,我们的生产时,一定要严格按照设计图上的尺寸进行,一分一毫都不能差。

    有一句话叫‘差之毫厘,谬之千里。’这话用在突击步枪的生产上面,那是再恰当不过了。要是你们在生产这些小零件时,那怕是一毫米的误差,都有可能完全报废掉一个零件,甚至是报废掉一把新枪。

    所以说,我们在研制生产这种突击步枪时,一定要认真再认真,所有的零件都要严格按照尺寸去生产,不要想当然,感觉就是那样,我就随便生产了,那只会浪费材料和力气,而生产出的零件,肯定是不合格的。

    总之,我们一定要认真再认真,不能象生产一般的步枪一样,来生产我设计的这种新枪。

    虽然你们在坐的都是老职工,也生产过很多种枪支了。可是这种突击步枪,可以说是一种全新的枪支,我们之前所有的军工基地都没有生产过。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先进的轻武器。你们虽然是老职工,可你们在生产过程中可能会遇到一些新问题。

    我希望你们不要想着自己是老职工,所以就不把我设计的这一把新枪放在心上,感觉和生产一般的枪支一样,随便一弄就可以了。

    你们要是这样想的话,那你们就错了,我设计的这一款新枪,绝对和之前的步枪是不大一样的。你们之前的那些技术,很有可能派不上用场呢!

    所以说,在生产这种新枪之前,我就要先告诉你们,你们别想着吃老本就行了,一定要认真研究图纸,把上面的零件都看清楚了,不要随便看一眼,就开始动用车床了。

    在这里,我想要告诉你们其中的一些老技师,你们可是带领着手下的工人们生产枪支的,图纸基本上都是由你们来看的。

    你们一定要看清楚了,由不懂的地方,可以来问我和陈专家,不要不懂装懂,随便一看,就开始命令工人们动用车床工作了。那样的话,势必会造成原材料的浪费呢!

    你们也知道,生产枪支的钢材是一种特殊的合金钢。这种钢材的造价是很昂贵的。不要把这些价值不菲的原材料当成是普通的钢材,想用多少就用多少,那是会造成极大的浪费的。

    行了,关于生产方面的事情,我就说这么多。希望在坐的广大职工们,你们都有一个心理准备。一定要把自己放在一个新职工的地位来工作,不懂的地方就要向另人请教,也可以来问我和陈专家。

    好了,我不多说了,让陈专家也说两句。”

    张连营说完之后,就又把话筒放到了陈东山的面前。

    陈东山一看,心里就有些不乐意了。他本来是想张连营说完之后,也就不再让他说了,毕竟,他只是张连营的助手吗!设计师都说过了,他这个助手还有什么好说的。

    可张连营已经把话筒放到他面前了,他也不能说:“我不会说,我什么也说不出来。”

    没有办法,陈东山狠狠地瞪了张连营一眼,这才不情愿地拿起了话筒。

    他也象张连营一样,先对着话筒呼地吹了两下,之后也咳嗽了两声,就开始说话了。

    “刚才张专家已经说的很多了。我只是一个炸弹专家,对于枪械方面的事情,可能了解的不是很多。你们要是想让我说一些专业方面的知识,我怕是说不上来。

    不过,我和张专家是好朋友,这么多年来,一直和他在一起,这耳濡目染的也知道了一些有关枪支设计方面的事情。

    这种突击步枪确实是非常厉害,只要我们把它生产出来,就有可能在m国的轻武器展上得到好评。要是有其他国家的军工人员看上了我们的轻武器——突击步枪,那他们就有可能订购我们的武器,我们这个基地也就有了订单了,我们也就有了工作了,以后的生活和工作都有了保障了。

    所以说,大家一定要重视这一次的生产任务,用自己的最大努力,把新枪又快又好的生产出来。

    好了,我这人不善言词,我就说这么多了。还是让赵厂长再说几句吧!”

    陈东山不怎么爱说话,特别是在当着众人,他也有些紧张,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把人家赵中遥和张连营说过话,他又说了一遍。

    赵中遥看两位专家都说完了,他就又拿着话筒对着大家说道:“刚才两位专家也都说过了,这一次生产新枪,可和以前不一样,这是一种全新的武器,一种威力无比的突击步枪。

    这种枪要是生产出来,那就有可能把我们之前的普通步枪给淘汰了。以后部队的战士们,每人都可以用到这种威力无比的轻武器,可以大大的提高我们步兵部队的战斗力。

    好了,我也不多说了,今天这会就开到这里吧!回去后,大家准备一下明天的工作吧!有什么人,还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问我,也可以问问两位老专家。

    别的话,我也不多说了,从明天开始,我也会每天和大家一起工作的,生产枪支的第一个步骤,我都会认真检查的。希望,你们不要让我查到问题。

    几位技师,下去后,可以和两位专家商量一下,先研究一下新枪的设计图纸,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提早问他们。

    好,就这样,这次的动员大会就开到这,大家散会吧!”

    赵中遥说完之后,就让大家散会了。

    所有人,就又陆续走出了会议室了。

    赵中遥也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他一回到办公室,就看到赵倩倩在自己办公室里呆着。脸上似乎还有些伤。不知道是怎么搞的。

    刚才开会的时候,赵中遥也没有注意,原来赵倩倩根本就没有参加会议。

    赵中遥一看到赵倩倩,心里就有些生气了,想,她怎么会不参加会议呢!我要开会的命令,就是她来传达的,最后,她反而是没有参加会议。

    一想到这些,赵中遥就用十分严厉的目光看着赵倩倩问道:“赵倩倩!你怎么没有参加会议?”

    赵倩倩抬眼看了一眼赵中遥说道:“我---我脸上有伤,不想让别人看到。”

    “哦,怎么弄的。”赵中遥还奇怪。刚才他在开会时,还想赵倩倩是不是也在下面坐着呢!现在回到办公室,他才知道她根本没有参加会议。

    “不小心,走路摔倒碰的。”

    赵倩倩当然不能说是自己打架所致了,于是就说是自己走路摔倒碰的。

    “走路摔倒碰的,在什么地方,我们这楼里都是水泥地,不是挺平的,又怎么可能摔倒,就算是楼房外面的地面,也都整治过来,都是非常平整的,一个成年人,怎么着也不会走着摔倒吧!”

    赵中遥一听赵倩倩的话,就非常不解,一个成年人,怎么可能随随便便走路摔倒。(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