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六章 争吵

    赵中遥看着张连营说了一下他的看法。

    “当然,这种枪是这个世界上最先进的枪支,有效射程自然也很远了。五百米算什么,这种枪有效射程有可能是六百多米呢!”

    其实,张连营也不知道这种枪的有效射程是多少,他只不过是在赵中遥面前吹牛罢了。

    “哎,张专家,我怎么看这枪支设计图上有一个英文字母,这是什么意思。”

    在张连营还在吹嘘的时候,赵中遥又仔细看了一下枪支设计图。突然,他看到在一个枪支的很小的零部件旁边,就用英文标注了一个单词。

    这让赵中遥很奇怪,他不明白,在张连营设计的枪支图纸上,怎么会有英文单词,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英文单词!这怎么可能。”

    张连营一听赵中遥的话,立马就瞪大了眼睛。

    陈东山也是心里一惊。

    “怎么,难道赵中遥看出这图纸有问题了,怀疑这不是张连营自己绘制的了。”陈东山本来就有些担心,一听赵中遥这话,他的心都在砰砰之跳呢!

    “你过来看看,这里不是标注着一个英文单词!”赵中遥向张连营招招手,让他到自己的身边来。

    张连营听了,就走到了赵中遥的身边。

    他只看一眼,图纸上的那个英文单词,心里也是一惊。

    因为这个英文单词就是原来那个设计图上面的,也不知道张连营在‘抄袭’的时候,怎么不小心,就没有把这个英文单词给翻译过来,直接又写上了英文单词,这才让赵中遥看到了。

    “这---这是因为我在绘制图纸上,突然想到了保密纪律,于是突发奇想,就把这一个关键的小零件,标注成了英文单词,这样一般人看了,会看不懂的。”

    张连营没有什么话说,脑子一转,就说是为了保密方面的原因,才把这个关键的零件用英文单词来做标记。

    “张专家,这我就不懂了,你说要是为了保密纪律,那更不应该标注英文单词,你想,要是你标注的是华语,一但这图纸落入到了间谍的手中,他们还得把上面的华语给翻译过来呢!你现在直接标注的是英文,那人家不是连翻译也不用翻译了,那来的保密作用。”

    赵中遥听了张连营的话,怎么也想不明白,用英文单词做标记,又有什么安全可言。

    “这---这---”张连营一时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就在这时,陈东山又走了过来,他看了一眼图纸,然后笑着给赵中遥解释道:“赵厂长,我们当时,只是考虑到这图纸在国内的安全问题,而没有想到国外的安全问题。我们考虑的不周呀!”

    “是呀!我们考虑的不周呀!我再把它改过来就行了。”张连营听了陈东山的话,也赶紧补充了一句。

    “哎,算了,或许你们说的也有道理,这样至少在国内,也算是有保密作用的。”

    赵中遥想了想,就觉得也就一个英文单词,并没有多大作用,放在图纸上面也无所谓。

    “赵厂长,还是改过来吧!这样才比较安全吗!”张连营急着把这个英文单词给改过来。

    “不用了,这样图纸上面看上去很是干净整洁,要是修改了之后,就会有涂擦的痕迹。要是让上级领导看到我们绘制的蓝图上面有许多修改涂擦的痕迹,他们会觉得我们这些人所设计的图纸不够专业呢!

    这图纸,现在就象是一张考试卷一样,教官首先看到的就是这一张卷子外表的干净整洁程度。要是一张卷子,卷面非常难看,上面全是随意涂改的痕迹,那一定会让考官们反感的,又怎么可能给这一张卷子打出高分。

    既然你们说的也有道理,那还是这样比较好。别我们修改了之后,让刘主任和王主任一看,别说是新枪设计的外形怎么样了,光这个图纸本身都过不了关,不就因小失大了。”

    赵中遥想来想去,觉得还是这样不修改比较好。因为修改之后,很有可能连图纸本身也不能审查通过,就别说是生产出来的枪支了。

    “那---那就这样吧!”张连营一听赵中遥的话,他也不好再坚持了。只好同意赵中遥的看法,让这一个英文单词留在了设计图上。

    陈东山一看赵中遥不让他们修改这个英文单词,他也是很着急,可表面上仍然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行,既然赵厂长这么说了,那就这样吧!是呀!来回修改,只会让这张完美的图纸变的不完美呀!”

    陈东山只能狠狠地瞪了张连营一眼,嘴上却说出了一些轻松的话。

    “赵厂长,那你们什么时候把这图纸送给刘主任。”张连营还想着,怎么把这图纸从赵中遥手里拿回来,这样自己就可以随便修改图纸了。

    “马上就送过去,你们也知道,刚刚刘主任还打电话过来催呢!我可不敢再把这图纸放在手里了,等一会,我就会亲自带着图纸,去江海市一趟,把这图纸,亲自送到刘主任手里。”

    赵中遥也知道,现在是时间紧任务重,他还能等明天,再把这图纸交给刘主任吗!

    “赵厂长,不用这么急吧!到明天送,不也就才过了三天吗!从这里到江海市也有几十仅是的路程呢!你要是现在去,等回来的时候,不就天黑了。”

    张连营装出一副关心领导的样子,就不想让赵中遥现在就把这图纸送到刘主任面前。

    “天黑又怎么了,天黑怕什么,我们都是坐车去,坐车回来的,又不是走路的。再者说了,现在时间这么紧。每一分钟都很宝贵呀!怎么能浪费半天时间呢!”

    赵中遥听了张连营的话,他自然是表示反对了。对于他来说,每一分钟都十分珍贵,又怎么会白白让这图纸,在他们308基地呆上半天一夜。

    “哦,赵厂长说的也是,那就这样吧!没有事的话,我们回去了。”张连营一听赵中遥的话,他是彻底死心了。知道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再把这图纸从赵中遥手里要回来了。

    “没事了,你们俩这几天辛苦了,好好休息一下。要是这图纸能通过上级审核,马上就有可能要生产样枪了,你们俩还对指导大家把样枪给生产出来呢!”

    赵中遥看着张连营,又说了一些关心的话。

    张连营听了,只好装出一副笑脸道:“好好,谢谢赵厂长的关心,我们过去了。”

    张连营说完,就和陈东山一起步履沉重地走出了赵中遥的办公室。

    两人刚一走出办公室,就开始小声地争执起来。

    “老张,你要我说你什么好呢!我昨天就告诉你,你抄的时候,一定要认真了,不要出现什么差错,这下可好,一个严重的破绽就在图纸上,而我们又不能再修改了,你说这可怎么办。这一个破绽,那就是定时炸弹,随时都有可能爆炸呢!”

    一想到这一张图纸上面的那个英文单词,陈东山是气不打一出来,本来,他对张连营这种剽窃别人作品的行为就非常反感,现在倒好,又出现了一个破绽,怎么不让陈东山很生气。

    “老陈,你还说我呢!我还想说你呢!昨天我在绘制完成后,我也让你再检查一遍呢!可你呢,只顾看自己的狗屁小说,根本不愿意再检查。现在出了问题,你还怪我,你好意思吗!上级领导可是让我们一块设计图纸呢!你说你这几天干什么了,除了看小说,你什么都没有干,我辛辛苦苦地把图纸设计出来了,就让你再检查一遍,你都不愿意。现在出了这样的问题,那都是你的责任。”

    张连营本来也是一肚子气,一看陈东山自己不设计图纸,自己‘辛辛苦苦’设计出来,他不但不安慰自己,还指责自己不认真,这不是故意气自己吗!

    “你还说我呢!我本来就不是什么枪械师,也从来没有设计过枪支武器,这一次,我只是当你的助手,你应该是负全部责任的。”陈东山一听张连营的话,心里也来气了,当即就和张连营吵了起来,并且声音还很大。

    “嘘!小声点,你是不是怕别人不知道呀!”

    张连营一听陈东山以对他大喊大叫,就赶紧制止了他。

    两人这才不在争吵,只是闷着头,回到了他们的办公室里。

    一回到办公室,把门关好,两人马上就又开始吵了起来。

    “张连营,你说你差劲不差劲,自己犯了错误,自己不愿意承担,还往别人身上推,你好意思吗要!”

    陈东山还是很生气,马上就又开始向张连营攻击了。

    张连营听了,自然也不甘示弱,他瞪着陈东山骂道:“陈东山,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不管怎么样,我完成了这一张枪支设计图,你呢,你除了会看小说,你还会干什么。这一次的任务,可全部都是我完成的,你什么忙也没有帮我呢!

    可要是我的设计图得到了领导的认可,那受到表扬时,你也会受到领导的表扬的,有奖励时,你也会得到奖励的,你说是不是。”

    张连营听了陈东山的话,自然也针锋相对了。

    两人就在办公室里吵了起来。

    不过,两个老家伙一向是只吵不动手。毕竟是老朋友了。就算是因为一些事情吵的很厉害,可两人从来没有动过手。

    这一次也是一样,虽然两人都很生气,可也只是骂了对方几句,并没有动手打人的意思。

    毕竟是老年人了,心里就算有火气,也不象年轻人那样,骂几句就想要动粗的。

    两人互相骂了一会,也就没有那么生气了。

    张连营还拿出一盒香烟,抽出一根仍到了陈东山面前。

    “老陈,我说,我们这是何必呢!不就是一个英文单词吗!刚才赵中遥也没有怀疑我们什么吗!我们也给他解释了吗!这又能怎样。根本没有什么问题吗!就算是到了刘主任那里,他也不会怀疑我们是抄袭的吗!我感觉,我们现在有些杯弓蛇影了。”

    静下心来,张连营感觉,他们把这个小事想的太严重了。事情可能根本没有那么严重,一切只不过是他们做贼心虚罢了。

    “嗯!老张,你说的也有道理,看来是我们多心了呀!不就是一个英文单词吗要!既然赵中遥那小子看不出什么问题。那刘主任和王主任也不会看出什么问题了,我们就俩是有些做贼心虚了呀!看来,没有这必要呀!”

    陈东山听了张连营的话,也感觉是自己太在意这个小英文单词了,它可能远没有他们想的那么严重。

    “来,我们抽烟吧!好不容易完成了任务了,我们也要好好放松一下。”

    张连营看陈东山也不在生他的气了,就用打火机先把陈东山嘴里叼的烟给点着了,然后,再把自己嘴中叼的烟给点着。

    两人吞云吐雾,就在办公室里抽起香烟来了。

    这一下午,两人什么事也没有干,就在办公室里抽烟聊天呢!

    “哎,老张,你说赵中遥这小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呀!我们总得抓住他的小辫子才行呀!要不然,我们可一直受制于他呀!”

    陈东山就想着,要怎么才能够抓住赵中遥的小辫子,然后就能够把赵中遥给制伏了。

    “这小子似乎没有什么缺点呀!也不怎么犯错误,我们怎么抓他的小辫子呀!”张连营听了陈东山的话,也有些无奈地说道。

    “哎,你说这小子会不会也比较好色呀!”陈东山突然看着张连营说了这么一句话。

    “老陈,你说什么呢!赵中遥可是一个正人君子,他那里会好色。要不然,上级领导也不会让他担任我们308基地的领导呀!”张连营一听陈东山的话,立马就反对了。

    “哎,你别这样说,那他怎么让赵倩倩当他的通信员呀!怎么不让别的女工或者是弄个男工当他的通信员,在部队里,通信员都是男兵担任的吗!那有女兵当通信员的。”(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