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三章 赵厂长关心老专家

    “吗的,你不设计,老子自己设计,我就不信,我这个炸弹专家,设计不出一款新枪了。”

    想到这里,陈东山就又回到了办公室里。想要自己设计新枪呢!就想要让张连营看看,他这个炸弹专家也可以设计枪支呢!

    要说陈东山之前也设计过一款新枪,那是他自己设计着玩的。因为他整天和张连营这个枪械专家呆在一起,经常会谈论一些枪械设计方面的事情。

    陈东山整天耳濡目染的,也就有了一些设计枪械的技术。有时候,也会设计一款新枪,让张连营看看,是不是设计的可以。

    当然纯粹是一种爱好,是自娱自乐的,根本没有想着要把他设计的枪支生产出来。

    现在看张连营这个废物,根本不打算设计新枪了,就打算让上级领导处分他呢!陈东山是有些坐不住了。

    本来,他还想,自己只管看小说就算了,反正这事,主要是有张连营来负责的。

    可陈东山到宿舍一看,张连营竟然在睡大觉,他就有些生气了。看着张连营骂了一句,就又回到了办公室里。

    回到了办公室的陈东山,本来还想继续看书呢!可他再看的时候,就感觉进入不了情况了,心里总想着设计新枪的事情,毕竟这是他们俩的任务,在没有完成这个任务之前,陈东山的心里总是有个东西在压着,让他不能尽情地看书呢!

    “哎,吗的,看来只有自己动手了,不管怎么样,也得设计出一款新枪呀!就算是设计的不好,那也情有可原,我本来就是枪械设计师吗!可不管怎么样,这作业总得完成了吧!至于完成的好不好,那是另一回事,可要是我根本就不做作业,那领导批评我的时候,我连辩解的资格都没有。”

    想到这里,陈东山只好硬着头皮,从办公桌的制图柜中拿出了一张制图用的专用白纸,又拿出一些制图用的工具。象什么直尺,量角尺,圆规,等等的专用工具。

    陈东山先思考了一下,然后就开始绘制新枪的图纸了。他虽然是一个炸弹专家,可经常和张连营呆在一起,也看了不少有关世界上先进的枪支的资料,也知道一些先进的枪支长得都是什么样子。于是他也就模仿了一种世界上先进的枪支,然后就把一张草图给画了出来。

    设计枪支,首先要设计一张草图。之后再根据这一张草图,把具体的枪支零部件蓝图给设计出来。这样才算是完成了一份正式的枪支设计图。

    说实在的,陈东山也就是能设计一张新枪的草图罢了。要是让他设计蓝图,他怕是还欠些技术水平。毕竟,枪支和炸弹是不同的。炸弹只是爆炸就可以了,要的只是威力。主要是里面的炸药的性能如何。只要炸药的威力够大,那设计出来的炸弹威力自然也大了。

    在炸弹的外形设计上,并不须要太重视。当然为了提高爆炸强度,和破片的数目,也会在炸弹外形上做一些专业的设计,让炸弹在爆炸时,会有更多的破片,这样才能够提高杀伤力,提高作战的能力。

    虽然设计一款炸弹也不容易,可相对来说,设计一款炸弹,比设计一款枪支还是要容易一些的。

    因为一把普通的步枪里面都有几十个零部件呢!而炸弹里面,则没有多少零部件,也就十几个零部件罢了。

    陈东山就想着,现在自己先把新枪的草图给设计出来,然后等晚上的时候,让张连营看了,要是觉得可以,让他再把蓝图给设计出来就可以了。不管怎么样,有一款新枪的设计图,也好应付上级交给的任务。

    就这样,一个设计新枪的主力队员在睡大觉,而一个助手却在努力工作呢!

    经过陈东山一下午的努力,他还真就设计出一张新枪的草图。

    设计完后,他自己看了一眼,感觉还很满意。

    也就在陈东山还在欣赏着他设计的新枪草图时,张连营就从宿舍回到了办公室里。

    “哎,老陈,是不是快吃晚饭了呀!你怎么也不叫我呀!”张连营一进办公室的门,看到陈东山并没有睡觉,而是在办公桌前看着什么东西,于是就先责怪了陈东山一句。

    “你这个废物,除了吃饭,还知道什么呀!怪不得人家李南松嘲笑你是一个饭桶呢!你真的是只会吃饭呀!”

    本来陈东山对张连营就一肚子气,现在一听张连营这话,立马就发火了。

    “哟!老陈,你火这么大干吗呢!我好象没有得罪你吧!”张连营一看自己刚一到办公室,就又让陈东山给骂了一顿,心里也有些不爽。只是他装出并不生气的样子,还耐心地问了陈东山一句。

    “喂,兄弟,先看看我的杰作吧!你这个光吃饭不干活的家伙,明天拿什么交差呀!先看看我替你设计的新枪草图吧!”

    张连营听了,就好奇地来到了陈东山面前。当他看到了陈东山设计的新枪草图时,禁不住就嘲笑了起来。

    “喂,老兄,你设计的这是什么呀!就这枪,也能算是新枪吗!这不是早已过时的枪支吗!”

    张连营一边说一边把办公桌上的草图拿了起来,又看了一眼,突然就把这一张草图揉把揉把,仍到了墙边的纸篓里。

    陈东山怎么也没有想到,张连营会做这个动作,就算他设计的新枪图纸不怎么样,可也是他的心血呀!这家伙竟然把他的‘心血’仍到了纸篓里,怎么不让他生气,这分明就是不尊重他吗要!

    “姓张的,你他吗什么意思,快把我的新枪设计图给我捡出来。”陈东山瞪着张连营,已经生气到了极点,脸红脖子粗的,就差要和张连营动手了。

    虽然陈东山比张连营大了七八岁,可就身体上来看,陈东山比张连营要强壮高大一些,他自然不把张连营放在眼里。就算是两人动手,张连营不一定是陈东山的对手。

    “老陈呀!你不是说替我设计的吗!你让我捡什么呢!我仍的是我自己的设计图吗!”张连营看陈东山很生气,他就赶紧又婉转地解释了一句。

    “可---可那图就是我自己设计的,不管怎么样,你这样做就是对我的不尊重,你知道不知道尊重老同志,你我还是多年的朋友,你就这样对待你的老朋友吗!”

    陈东山还是很生气,他一边瞪着张连营一边又指责了他一句。

    “老陈,你别生气,我把你这图纸仍了,实在是因为这图纸设计的太不怎么样了,要是给赵中遥那小子看了,他只会嘲笑我呢!”张连营看着陈东山,他耐心地解释了一下。

    “嘲笑你,你什么狗屁都不设计,那人家是不是就不嘲笑你了,那人家只会立马处分你呢!你觉得孰轻孰重呀!”

    陈东山听了张连营的话,就又指责了他一句,感觉他说这些话,是一点道理都没有。不管怎么样,人家陈东山设计出一款草图,可你张连营连个草图都没有,还怕人家嘲笑你,你还把别人替你设计的草图给仍了,这不是神经病吗!

    “好了,老陈,我自有主张,你就不用替我担心了,我们还是去吃晚饭吧!”张连营还是很自信地看着陈东山。

    “还吃个鸟饭呀!明天,我们就要交图纸了呀!可你现在连人狗屁草图还没有设计呢!老子替你设计了一张,你还仍到废纸篓里去了,我那还有心情吃饭呀!不吃了。”

    想着明天就要交图纸了,而现在他和张连营连个草图都没有,陈东山是没有心情吃饭了。刚才自己辛辛苦苦设计的草图,也让张连营给仍了,他正一肚子气呢!自然就没有胃口了。

    “老陈,你跟我一起去吃晚饭吧!吃过晚饭,我给你看一样宝贝,你肯定马上就不生气了。”

    张连营看着一脸怒气地陈东山,说出了一件神秘的事情。

    “什么宝贝呀!不能现在让我看吗!”陈东山有些着急了,就想要现在看呢!

    “我肚子饿了,还是先吃饭吧!再者说了,要是去晚了,好吃的菜都让赵中遥那小子吃完了呢!我们可不能便宜他了呀!走,还是快去吃晚饭吧!”

    张连营就是一个吃货,除了睡觉,就是想吃饭。现在一看快到饭点了,就想着马上到餐厅去吃饭呢!

    “行,我就先和你一块去吃饭,等一会,我看看你能拿出什么宝贝出来。”

    陈东山有些不太相信张连营的话,觉得他又是在故弄玄虚呢!

    “哈哈,好了,还是赶紧吃饭吧!我的肚子早就开始造反了。”张连营看陈东山已经不在生气了,就拍了拍陈东山的肩膀,然后先出了办公室了。

    陈东山也跟在张连营的屁股后面出了办公室,下楼,一起来到了位于一楼的食堂之中。

    他们俩坐好后,很快赵中遥也来到了食堂里。

    一看到陈东山和张连营,赵中遥就也坐到了他们旁边。

    “怎么样,两位老专家,你们设计的新枪怎么样了,有没有设计好呀!”赵中遥看了看张连营和陈东山,就先问了一句,算是打招呼呢!

    “这个吗!差不多了吧!等一会,我们俩吃完饭,再回去把蓝图给修改一下也就可以了,明天上午,我就可以把新枪的蓝图交给你了。”

    张连营看着赵中遥说了一句让陈东山莫名其妙的话,他就在心里骂起了张连营。他想:“嘿!这个张连营,说谎话怎么一点都不脸红呀!明明什么狗屁都没有设计,他竟然说已经快把蓝图设计好了,真是不要脸呀!”

    “哦,真是不错呀!你们这速度还真够快的呀!才两天吗,怎么就设计好了,我还想,你们会说要再等两天才能设计好呢!”

    赵中遥一听张连营的话,他也有些莫名其妙,想这两个老家伙的工作能力还是很强的吗!竟然在两天之内,就把新枪的图纸给设计出来了,这可真是神速呀!

    “哎,没有办法呀!既然上级领导要的这么着急,我们也只好加班加点干活了呀!你没有看,我的眼圈都是黑的,我这两天几乎没有怎么睡觉呀!每天也就睡个两三个小时,就连做梦的时候,都想着设计新枪的事情。”

    张连营看着赵中遥,说了一些让陈东山听了,就感觉又好气又好笑的话,想,这个张连营还真够可以呀!这两天都几乎不分白天黑夜都在睡觉,他竟然说自己每天只睡了两三个小时,真是可笑。

    “哎呀,张专家,可真是辛苦你了呀!要是你的图纸得到了上级有关部门的认可,那你可真是为我们基地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呀!到时候,我一定会给你请功的。”

    赵中遥听了张连营的话,就觉得这家伙还真够可以的。这么大岁数了,为了工作还这么拼命,我是要给人家请功呢!

    只是陈东山听了,就禁不住又在心里骂张连营了。

    “老张呀!你都听到了,人家小赵,要给你请功呢!你他吗的现在连个草图也没有画出来,刚才老子画了一张,还让你给仍了,我看你明天拿什么交差。”

    “谢谢赵厂长,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也不用请功了,这是我们份内的事情。”张连营看着赵中遥还谦虚了一下。

    三个人正说着话,赵倩倩就把饭菜给他们端了过来。摆在桌子上后,就招呼他们吃饭了。

    今天的饭菜特别的丰盛,有鱼还有肉,似乎是专门给他们做的一样。

    “来,两位老专家,你们尝尝这鱼吧!这是我专门让炊事班给你们做的,知道你们现在辛苦,须要补一补。所以让他们炊事班的人,到朱家村给你们买了两条农家养的鲤鱼,你们尝尝,看看炊事班的厨艺怎么样。”

    赵中遥说着,就把那一盘红烧鲤鱼放到了张连营和陈东山的面前。两人看着那一盘冒着热气红烧鲤鱼,闻着从鱼身上散发的香气,两人都禁不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