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二章 陈专家很着急

    赵中遥正在吃饭,听了这二位的对话,心里也在嘀咕陈东山干吗要踢人家张连营呢!人家也没有得罪他呀!他踢人家干吗!

    陈东山一听赵中遥的话,他马上就脸红了。心里对张连营十分的生气,只是当着赵中遥的面,他也不能说什么,于是就陪着笑脸看着赵中遥说:“赵厂长,我是不小心碰到了老张的脚的,我---我怎么会踢他呢!”

    赵中遥听了陈东山的话,就笑道:“原来是这样呀!那好,你们要抓紧时间把新枪的图纸绘制出来,先给我看看,要是可以的话,我就把这图纸交给刘主任了。”

    “好好,我们一定会的。”陈东山马上点头答应。

    “嗯!你们慢慢吃吧!我吃饱了。”赵中遥说完就站了起来,离开了餐厅了。

    陈东山看赵中遥走了,就马上板着脸看着张连营说道:“喂!你有没有脑子,你是怎么想的,你要三天之内把图纸给绘制出来,这怎么可能呀!你以为是做一加一等于二吗!三天时间,其实已经浪费一天了,我们现在只剩下了两天时间了,你能把图纸给绘制出来。”

    张连营一边吃饭,一边不紧不慢地说道:“当然,我要是不能,又怎么会在赵中遥面前吹牛呢!”

    “你就吹吧!我看你到时候,怎么把新枪的图纸绘制出来。我反正是不打算帮你了,因为你根本就不重视这事,既然你都不重视,我还紧个求。”

    陈东山真的是生气了,本来他还想好好和张连营合作,早一点把新枪的图纸拿出来,也算是跟着张连营立了一点功劳,现在看来,这个张连营根本就不打算设计这种新枪了,他这是想过一天算一天,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呢!

    “老陈,你放心吧!新枪的设计事情,你就不用帮忙了,我一个人就可以完成了。你到时候,只用跟着我得到上级领导的表扬就行了。”

    张连营还是那么自信,弄的陈东山也真的是没有脾气。

    于是陈东山狠狠地瞪了张连营一眼,就自己吃自己的饭了,也不想和张连营说什么了。

    两人都不在说话,一直把饭菜吃完。这时,张连营才从椅上站起来,对陈东山说:“走,我们回去设计图纸吧!”

    陈东山也吃完了饭,听了张连营的话,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自己先走了,把张连营晾在了一边。

    “这个老陈呀!脾气倒不小。”

    张连营一边想,一边跟着陈东山回到了办公室里。

    到了办公室里之后,陈东山本来想,张连营现在总应该开始工作了吧!因为时间已经不多了,他就算是从现在起,连夜工作,都不一定能够完成任务呢!

    然而,当张连营回到办公室后,就又从抽屉里拿出一盒香烟,撕开上面的包装纸,从里面抽出一根香烟仍到陈东山面前的办公桌上。

    “陈东山本来不想在搭理张连营了,可一看到香烟,闻到香烟的香味,他就又忍不住拿了起来。

    张连营看陈东山把香烟拿了起来,他就又赶紧拿起打火机,先给陈东山把香烟点了起来。

    陈东山狠狠地抽了一口,感觉心里也舒服多了。刚才对张连营生气的心情,现在也差不多烟消云散了。

    “老张,你看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不赶紧设计新枪的图纸,明天就要交稿了呀!你还不动手吗!”陈东山看着张连营又意味深长地说道。

    “老陈,其实设计图纸就象是写作一样,不在于用少时间,而在于有没有灵感。只要有了灵感,就可以一挥而就,要是没有灵感,那就算是整天趴在桌子上,不也设计不出什么东西来吗!”

    张连营看着陈东山,就又说了自己的想法。

    陈东山听了,就又有些着急地说道:“老张,可我们这一次要设计的新枪,不是自己随便设计着玩的呀!是要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呢!你这样,还怎么完成任务,你要灵感,那要是一直没有灵感呢!你就一直不设计图纸,这一星期,你也没有灵感,你都不设计图纸,那什么时候才能完成任务。”

    陈东山还是很着急,毕竟,这事他也是有责任的,他只想跟着张连营受到上级领导的表扬,可不想跟着张连营受到上级领导的批评,甚至是处分呢!

    “哎,老陈呀!你放心,明天我一定会来灵感的。今天怕是来不了。”张连营一边说一边又从烟盒里抽出一根香烟,点燃了继续吸了起来。

    “饭后一枝烟,赛过活神仙呀!这话真是不假,现在抽烟,感觉真是倍爽呀!”

    张连营似乎对设计图纸的事情,一点都不重视,反而有心情品尝香烟的滋味。

    “你怎么就知道,你明天会来灵感。明天可是交稿的日子呀!你能在最后几个小时,把新枪的图纸给设计出来,这怎么听上去,象是在说笑。”

    陈东山听了张连营的话,怎么感觉象是在胡说八道,谁能在几个小时之内,设计出一把新枪的图纸。除非是神仙,才可能做到吗!

    “我一向就是这么自信,我对我自己也是很了解的。经过这两天的酝酿,我感觉明天就会爆发出灵感,然后就能一挥而就,把新枪的图纸给设计出来。”

    张连营一边抽烟,一边用神秘的目光看着陈东山,弄的陈东山心里是一团雾水,不明白张连营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可从张连营的表情上看上去,他好象是很自信,分明对新枪设计的事情早就有了自己的打算一样。

    可不管怎么样,你总得开始设计新枪了吗!你光说不练,那又有什么用,到时候,不还是完不成任务吗!

    陈东山一边抽烟,一边也看着张连营,他在心里琢磨着这个老家伙,到底在搞什么名堂,他好像有什么事情在隐瞒着自己呢!

    “老张,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在隐瞒着我呢!还是说出来吧!别让我等的着急。”陈东山直接就这样问了,就想知道张连营这自信的原因是什么。

    “哎,心急吃不到热豆腐,我们干设计师这个行业的人,一定要有稳重的性格吗!这你都忘了。”张连营反过来,还在教训陈东山呢!

    “老张,你说的话也是个理,可已经火烧眉毛了,能不急吗!明天,我们俩就要把新枪的设计图拿出来呢!可你现在连一笔还没有画呢!你说我能不急吗!”

    陈东山虽然感觉张连营说的有道理,可想想明天就要向赵中遥交稿了,可张连营到现在连一笔还没有画,这怎么不让陈东山很着急。

    “不用急,我刚才不是说了,我只要来了灵感,一会儿就可以把新枪的图纸绘制出来的,这活,我干的多了,根本就是小意思,你还是把心放在肚子里吧!”

    张连营又从烟盒里掏出了第三根烟,叼在嘴上点燃了,一边抽烟,一边好象在思索着什么。

    陈东山看张连营根本不听他的话,他也不想说什么了。

    “老陈,既然你这样破罐子破摔,我也不说你什么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反正,这一次完不成任务,你的负大部分的责任,我只不过是你的助手,就算刘主任和王主任批评我们俩,你也得站在我的前头,你也应该受到更加严厉的批评。”

    陈东山看着张连营又有些生气了,就想要当面骂他几句呢!他实在不明白,这个老家伙到底想要干吗,怎么就是光吃饭不干活呀!

    “我破罐子破摔,真是笑话。我就是一个设计枪支的天才,我用得着整天想着这事吗!天才,自然不一般人不一样了。天才是不用整天想着设计新枪的事情的。只要有了灵感,很快就能完成一种特别的新枪设计工作的。”

    张连营一边抽烟,一边又在吹嘘起来。

    “老张,你要吹还是到赵中遥面前吹吧!我是不想听你吹了,因为我的耳朵已经快要起茧子了。”

    “哈哈,老陈呀,我发觉你这人就是没有耐心。没有耐心,又怎么能干成大事。”

    “好好,我没有耐心,你有耐心,行了,我不和你争了,你爱设计不设计,管我鸟事,我替你操那门子心呢!我还是看我的小说吧!我正看在精彩的地方呢!”

    陈东山这下又生气了,他把烟蒂往烟灰缸里一摁,马上从自己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一本厚厚的长篇小说,开始翻到自己折好的那一页,也就是之前看到的地方,就又开始津津有味地看小说了。

    张连营白了陈东山一眼说道:“老张,这么用功干吗呢!难道想要改行了吗!不想当军工专家了,想当作家吗!”

    张连营是一个嘴贫的人,一看陈东山不在和他说话了,他倒是又开始找人家说话呢!

    “是呀!我打算转行了,和你这样的人在一起工作实在是没有意思呀!我也不想当军工专家了,我感觉当个作家还是很不错的,一个人呆在家里,多自由,不用受到单位领导的约束,真的是一种让人羡慕的工作。”

    陈东山喜欢看小说,也曾经想要动笔写小说呢!可由于一直工作忙,还有他对写作的兴趣还不是太大,也一直没有真正动笔写小说。

    他只是想,等自己退休之后,要是没有什么事,就可以静下心来写一本小说,不说写别的事情,光自己的人生经历,也可以写一本小说了。

    “好,但愿你早是成为畅销书作家,发了大财,我也好跟你沾沾光。”张连营一边抽烟,一边和陈东山说笑着。

    陈东山则专注看书了,不愿意再和张连营说什么了。

    张连营一个人又抽了两根烟,就感觉有些困了,于是就对陈东山说:“老陈,我感觉有些困了,我回宿舍休息了。”

    陈东山看了一眼张连营嘲笑道:“好,你赶紧去寻找灵感吧!说不定,你的灵感都在梦中呢!”

    “哈哈,还真让你说对了,我每一次设计新枪都是在梦中寻找到的灵感,我去寻找灵感了,你就在这看书吧!”张连营一边说一边离开了办公室,回到了自己的宿舍里。

    陈东山看着张连营的背影,摇了摇头,又继续看书了。

    就这样,张连营又睡了一下午。还是没有设计一下图纸。一开始,陈东山还不相信,张连营到了这个时候还能真的会去睡觉,还想他只是说着玩的,可能在宿舍里工作呢!

    可当陈东山看了一会书,偷偷回到宿舍查看情况时,就又有些失望了。

    因为他刚一到宿舍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了张连营那粗重的呼噜声。分明是睡的正香呢!

    陈东山走进宿舍,一看张连营还真在自己的床铺上睡大觉呢!他是气的有些火冒三丈了,真想马上把张连营给拉起来,然后揍他一顿。

    可想想,自己凭什么这么做,自己又不是人家张连营的领导,自己只是人家的同事,自己又怎么能管得住人家。人家爱怎么着,就怎么着,自己何必会这样一个自暴自弃的人生气呢!

    想到这里,陈东山看着张连营就骂了一句:“你他吗的张连营,你就是一个废物,老子这一次跟着你怕是要受到处分了。你这个没有用的家伙,亏的老子还一直把你当成是好朋友,怎么到了关键的时候,你就给我拉稀呀!这下,老子的威名,也会因为你受到损失呀!”

    陈东山想,要是自己这一次不能和张连营合作,把新枪的设计图给拿出来,那势必会受到上级领导的批评或者是处分。

    要是这样的话,那他这个军工专家的威名,自然要受到伤害了。以后,自己的同行见到自己,一定会嘲笑自己呢!

    可陈东山也没有什么办法,谁叫他遇到了张连营这个没有用的废物呢!人家不愿意干活,他也只能是干着急呀!

    “吗的,你不设计,老子自己设计,我就不信,我这个炸弹专家,设计不出一款新枪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