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 不着急的专家

    “老张,我也相信你的能力,那我们也别耽误时间了,还是赶紧工作吧!现在嘴上骂赵中遥,怕是也没有什么意思,等我们把设计图给设计出来,那不就等于是打赵中遥的脸吗!”

    陈东山也不想自己耽误自己的时间了,就想要张连营马上开始设计图纸呢!毕竟,就一个星期的时间,想要拿出一份枪械设计图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而张连营听了,不但不着急,反而是掏出一根烟递到了陈东册的手里。

    “老陈,着什么急呢!我的水平你还不知道,不就是一张枪械设计图吗!我一天就设计完成了。”

    张连营一边说一边坐在办公桌前,休闲地抽起烟来了。

    陈东山看张连营这么自信,他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于是也就拿起打火机,点着了烟,开始抽了起来。

    陈东山想,张连营这也就是说说而已,他可能是在构思呢!等抽完这一支烟,他就要开始工作了。

    可让陈东山奇怪的是,张连营把烟抽完后,就起来走到自己的床边,然后躺在上面睡觉了。

    “喂!老张,这大白天的,你睡什么觉呀!你的设计图还不赶紧开始设计,你能睡着吗!”

    陈东山一看张连营根本没有打算开始工作,而是上床休息了,这让他是百思不得其解。

    “老陈,设计一种新型的枪支,那就是创作一部新的作品,这是须要先构思一阵才能够开始绘制的。我现在躺在床上,不是在睡觉,我是在构思。”

    张连营在床上翻了一个身,根本不在搭理陈东山了。

    “好,你构思吧!我先看会小说。我看,现在可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呀!”

    陈东山看人家张连营一点都不着急,他也不想这事了,干脆看自己的小说吧!他有看小说的习惯,每天没事,就躺在床上看小说。

    陈东山还想,张连营可能就是在构思呢!毕竟,要设计出一款全新的枪支,那是须要好好构思一番吗!

    可陈东山看小说,正看的精彩的地方,突然就让一种十分不和谐的声音给打断了。

    “呼噜!呼噜!”

    张连营竟然开始在床上打呼噜了。

    “我草,这也叫构思吗!吗的,构思到梦乡里去了。”陈东山鄙夷地看着了张连营一眼,只能忍着继续看小说了。

    本来,陈东山想,这家伙呼噜两下就完了。本来张连营不怎么打呼噜的。怎么今天在大白天竟然打起呼噜了。陈东山,就想,他打一会也就完了。而他仍然可以看自己的小说。

    可结果却不是他所想象的。这呼噜声是此起彼伏没完没了了。

    “草,这没法看书了。”

    陈东山很生气,于是就从自己的床上起来,来到了张连营的床边。他推了张连营一把说道:“老张同志,你是在构思新枪吗!我怎么感觉,你是到梦乡去旅游了。”

    张连营让陈东山一推,就醒了过来,他擦了一下嘴角的哈拉子不高兴地说道:“老陈,你干什么呢!我马上就要进入情况了,现在全让你给打乱了。”

    “什么,进入情况,是进入到美梦之中吧!不会是梦到某个大美女了。”陈东山一听张连营这话,就感觉又好气又好笑,于是跟他开了一个玩笑。

    “放屁,我是说,我在梦中马上就要开始设计新型枪支的图纸了,现在全让你给搅和了。”

    张连营还一脸不高兴地看着陈东山。

    “老张,你什么意思,难道你这个枪械设计师设计的枪支图纸都是在梦中设计的吗!”

    “差不多吧!我有很多先进的枪械图纸都是在睡梦中完成的。要不然,我怎么说要睡着构思呢!这是我最为独特的‘创作’习惯,你根本不懂。”

    张连有些不高兴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打了一个哈欠。就又从办公桌上的烟盒里抽了一根烟出来。

    “好好,是我不懂,不好意思打扰了,你继续做梦吧!”陈东山一听张连营这强词夺理的话,也不愿意再搭理他了。

    “草,被你叫醒了,那还那么容易睡着呀!这一次,我设计不出来枪械设计图,都怪你。你无缘无故地把我叫醒干吗呢!”

    张连营一边抽烟,还一个劲在数落陈东山。

    陈东山一听,心里也有些火了。

    “喂!老张,你什么意思,你知道不知道刚才你在睡觉的时候,一个劲地打呼噜。你要是不打呼噜,我怎么会叫你,你爱做梦不做梦的,我那知道。”

    陈东山一看张连营在责怪他,他自然也要详解一下了。

    “老陈,你说什么,我在打呼噜,不可能吧!我睡觉一向是很文明的,我可是知识分子,我怎么会打呼噜。”

    张连营还不相信陈东山的话,矢口否认自己打呼噜的事情。

    “草,你还知识分子。知识分子又怎么了,知识分子就不打呼噜了。这是什么逻辑,我还见过一些知识分子,当众抠脚丫子呢!”

    “不管别人怎么样,反正,我是不会打呼噜的,我从来没有打过呼噜。”张连营就是不承认自己打呼噜的事情。

    “行了,行了,我不愿意和你争论这事了。反正,我也没有录音机,也不可能把你打呼噜的声音录下来。这样,你还继续睡吧!只要不打呼噜,我就不叫你,你要是再打呼噜,那我还要把你推醒。”

    陈东山也不想和张连营啰嗦什么,只是想让张连营继续睡觉了,他只想继续看小说呢!

    “睡个鸟呀!是不是快要吃晚饭了,我感觉肚子有些饿了。”张连营本来感觉挺困的,可让陈东山给叫醒了,他反而是没有睡意了,倒是肚子有些咕咕叫了。

    “老张,现在才下午三点多,距离吃晚饭的时间还有两三个小时呢!你怎么可就又饿了,中午,你没有吃饭吗!我们不是和领导一起吃的饭,你怎么就忘了。”

    陈东山一听张连营说他的肚子饿了,就感觉有些奇怪,这人怎么会这么快又饿了。才刚刚吃过饭没有多长时间吗!

    “别提了,你说中午的时候,和领导坐在一起,那怎么能吃饱呀!我都不好意思吃,只吃了个半饱。”

    “谁不让你吃了,桌子上那么多菜,没看到最后都剩下了吗!”陈东山听了张连营的话,也有些不解,同样是在一起吃饭,他都吃饱了,可张连营竟然没有吃饱。

    “老陈,你也知道,我的饭量是多大,你的饭量又是多大,我每一顿饭,都要比你吃的多一倍。”

    别看张连营身体有些瘦弱,可吃的还真是不少。刚来到这个基地的时候,有一次,他和李南松坐在一起吃饭,被人家嘲笑为饭桶,这也算是名副其实了。

    “老张,你这个知识分子可真是名不副实呀!那有知识分子是饭桶的,真不知道,你吃这么多都到哪去了,身体还不如我胖呢!你说你吃这么多干吗,简直就是在浪费粮食。”

    陈东山又和张连营开了一句玩笑。

    张连营听了,就不客气地看着陈东山说道:“我是饭桶,那这一次枪械设计工作就由你来完成吧!我来当你的助手怎么样。”

    “老张,我不和你说了,你愿意设计就设计,不愿意设计就拉倒,反正这一次的任务是交给你了,我可不想和你争功,你是枪械设计师,我是炸弹设计师,我们的专业不同,我怎么给你设计新型枪支。”

    陈东山越听越来气,只是在一边抽烟看小说,不在和张连营说话了。

    张连营自己把烟抽完,就又感觉有些困了,于是又躺在床上睡着了。

    只是这一次没有再打呼噜,让陈东山也算是可以安静地看他的小说了。

    这样过了两个小时,就到了吃晚饭的时间,陈东山看张连营还在熟睡,就把他给叫醒了。

    “喂!老张,起床吃晚饭了。”

    就这一嗓子,张连营一骨碌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该吃饭了,走,赶紧去,别让那帮臭工人们,又把好菜给吃完了。”张连营一听说要吃饭,立马就来了精神。

    陈东山看着张连营那匆忙的样子,禁不住就摇了摇头:“这样的知识分子可真是少见,不想着自己设计图的事情,只想着吃饭的事情,真不知道他到时候,怎么给上级交差。”

    张连营洗了一把脸,很快就走出了宿舍了。陈东山也跟着出来了。两人来到了食堂里,和工人们坐在一起吃饭了。

    而这时,赵中遥也来到了食堂里。

    看到陈东山和张连营就在旁边的一张桌子上,于是他也过去坐到了两人的对面。

    很快,赵倩倩把饭菜从厨房里端了出来。怎么说,赵中遥也是基地的领导,陈东山和张连营也算是两个专家,他们自然不用和工人们一样到食堂打饭的小门前,去排队打饭,而是由赵倩倩这个通信员,直接从厨房里给端出来。

    赵中遥一边吃饭一边就和两位老专家又聊了起来。

    “张专家,怎么样,你的设计图开始设计了吗!”赵中遥当然还在关心着这事。

    “哦,已经开始设计了。只是还没有正式画图。只是在草稿上画了一张草图。”张连营自然不能给赵中遥说,自己半天什么都没有干,只是在床上睡觉呢!

    “嗯,好,一定要加班加点地把设计图给搞出来。你们也知道,设计图搞出来后,还须要经过上级有关领导和专家们审查呢!要是通过了审查,才能够开始生产呢!这都是须要时间的,你们可一定要抓紧时间呢!我虽然说给你们一星期的时间,那也只是考虑到设计图的质量问题,想多给你们一些时间,其实,你们完全可以更快地完成任务,这样,上级领导也会很高兴的,毕竟,我们的时间真的是很紧张。”

    赵中遥知道,一个月的时间,要搞一款新型突击步枪,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切都是从新开始,从设计图到成品,这是须要一个努力的过程的。

    “赵厂长,放心吧!我理解你的心情,这样,我在三天之内,就把设计图搞出来,你看怎么样。”张连营看赵中遥总是提时间的问题,就有些烦了。他开始在领导面前说大话了。

    “真的,那真是太好了,你能这么快把设计图整出来,就是对工人们的极大帮助,他们就可以用更多的时间,生产出质量更高的枪支。”

    赵中遥听了张连营的话,心里也高兴了起来,毕竟,他最担心的还是张连营不能按时完成任务。

    可是陈东山听了张连营的话,禁不住就瞪大了眼睛。他想,老张这是不是在说胡话呀!吹牛,你也要有实力呀!三天之内,把设计图给搞出来,这怎么可能,第一天,基本上已经是浪费掉了,还有两天的时间,怎么能够完成一款新型枪支的设计图。

    想到这里,陈东山禁不住就用眼瞪了张连营一眼,想要他收回自己说的话。因为这个工作陈东山也是有份的。要是到时候完不成任务,不但张连营会受到赵中遥的指责,连带着他陈东山也要跟着张连营受到赵中遥的批评。

    可张连营对于陈东山给他使的眼色是一点也不理会,只是埋头吃饭呢!

    陈东山一看,可有些急了,禁不住就用脚踢了张连营一句,然后又给他使了一个眼色。分明就是要张连营赶紧收回自己刚才说的话,还把设计图纸的时间延长到一个星期。

    “哎,老陈,你踢我干吗呢!”张连营似乎是十分的不明就理。感觉陈东山踢了他,他还直接当着赵中遥的面说了出来。

    “我---我不小心碰着你了,你叫什么呢!我好模好样的踢你干吗!”陈东山是心里很生气,可嘴上也不能说什么,只能装出一副笑脸,对张连营说他是不小心碰到他的脚了。

    赵中遥正在吃饭,听了这二位的对话,心里也在嘀咕陈东山干吗要踢人家张连营呢!人家也没有得罪他呀!他踢人家干吗呢!(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