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 枪的历史

    两位专家看赵中遥把他们留在了办公室里,就不明白他想要对他说些什么,两人都愣愣地看着赵中遥。

    赵中遥喝了一口茶,然后看着张连营说道:“张专家,你做为一个枪械大师,一定对枪很了解了吧!那你能不能给我上一课呀!我这人虽然研制过导弹这样的大型武器,可对轻武器还是了解的不多呀!这一次上级领导虽然没有让我设计轻武器,可我是基地的一把手,怎么着,也对轻武器有所了解吧!

    你能给我说一下枪的历史吗!还有我国现在的枪支武器,达到了一个什么样的水平,和国外的枪支有些什么差别,到底比国外的枪支又落后了多少。”

    赵中遥的一席话,让张连营愣了一下。他有些不明白,赵中遥怎么会问他这些事情。

    心里在想,难道这是赵中遥在考验他吗!就是想看看他是不是一个真正的枪械大师。

    想到这里,他就看着赵中遥说道:“赵厂长是不是不相信我是一个枪械大师,是要考验我一下吗!”

    “看你说的,我刚才不是说了,我是想要学习一下吗!你是全军知名的枪械大师,这是人所共知的事情,我又怎么会不相信呢!”

    赵中遥其实在心里还真对张连营和陈东山这两个军工专家有些看不起,毕竟,他们俩的水平也就是普通设计师的水平,根本算不是什么知名的军工专家。

    这一次上级领导要他们俩来设计一款超越当代轻武器水平的突击步枪,对于赵中遥来说,他是不相信,这两个老家伙,能设计出这样的轻武器。

    “好,不管赵厂长怎么想,既然你这样问的话,那我也只好跟你掰扯一下了。”

    张连营怎么说,也是一个枪械设计师,对于枪支的历史多少还是了解一些的。听了赵中遥的话,他就清了清嗓子说道:“枪,旧时称火铳,铁炮,是指利用火药燃气能量发射子弹,打击无防护或弱防护的有生目标为主,是步兵的主要武器,亦是其他兵种的辅助武器,在民间更广泛用于治安警卫、狩猎、体育比赛。

    古往今来,“枪”始终是“兵”手中最基本的战斗武器。沿着它们产生、发展、演化的足迹,人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人类战争一幕幕悲壮的发展历史。

    公元1132年,中国南宋的军事家陈规发明了一种火枪,这是世界军事史上最早的管形火器,它可称为现代管形火器的鼻祖。到了南宋开庆元年(1259年)寿春府人创造了一种突火枪,该枪用巨竹做枪筒,发射子窠(内装黑火药、瓷片、碎铁、石子等)。燃放时,膛口喷火焰,子窠飞出散开杀伤对阵的敌人,虽可算作******但与现代******并无关联。

    公元13世纪,中国的火药和金属管形火器传入欧洲,火枪得到了较快的发展。15世纪初,西班牙研制出了火绳枪。后来,被明王朝仿制,称之为鸟铳,直到1547年出生的法国人马汉,将火绳点火改为燧石点火,在转轮火枪的基础上改进而成,取掉了发条钢轮,在击锤的钳口上夹一块燧石,传火孔边设有一击砧,射击时,扣引扳机,在弹簧的作用下,将燧石重重地打在火门边上,冒出火星,引燃火药击发。大大简化了射击过程,提高了发火率和射击精度,使用方便,而且成本较低,便于大量生产。17世纪中叶,很多欧洲军队普遍装备燧发枪,一直到1848年,足足装备了200多年。

    后装枪的发明是19世纪枪械的一次重大变革,它结束了步枪出世500年都是从膛口用探条把弹丸装进枪膛内的历史,被有些史书称之为“开辟了轻武器和步兵战术的新纪元”。

    但枪支在射击后,须要重新装药,这无疑耽误时间,在战争中时间就是生命,只有提高射击速度才能提高战斗力。

    于是自动步枪也就应运而生了。自动步枪中以突击步枪更加受到战士们的欢迎。因为这种枪支射击速度很快,精度又高。

    突击步枪以其火力猛、重量轻、体积小等特点备受世界各国青睐。世界上采用小口径突击步枪的国家已达到90多个,其中各具特色和最具有代表性的典型突击步枪有:美国的柯尔特m16a2型突击步枪、俄罗斯的an-94突击步枪、以色列的tar-21突击步枪、比利时的f2000突击步枪和南非的cr21无托突击步枪等。其中m16a2型突击步枪以火力密度大、精确度高闻名遐迩,在确定北约标准弹的武器对比评审中大出风头,它除装备美国军队外,现已销往世界50多个国家。俄式an-94突击步枪外表采用了引人注目的含玻璃纤维的后托,使用双排可卸式30发盒式弹匣,能实现2发点射,有效地增强了弹药的利用率,且在立姿实施2发点射时,其射击精度比ak47突击步枪高13倍。以色列tar-21突击步枪采用无托的总体布局,而且可以灵活地更换各种不同长度的枪管,实现不同需求,从而自成枪族。f2000突击步枪具有单独的火控系统,据称它甚至能与美国的理想单兵作战武器(oicw)一比高低。”

    张连营滔滔不绝地说了枪支的历史和演变过程。说的是头头是道,让赵中遥听了,也在心里佩服这老家伙知道的还真不少,不愧是一个枪械大师。

    “怎么样,赵厂长,你觉得我这个枪械大师还算是名不虚传吧!”张连营说到这里,就自豪地看着赵中遥。

    “嗯!果然不错,比我知道的多多了,你不愧是一个枪械大师。”赵中遥只听了这些枪的历史,就感觉张连营还是知道一些有关枪械的知识的。

    其实,这些知识,只是做为一个枪械设计师,须要掌握的基本知识。张连营从上军校的时候,就天天背诵这些基本知识了。现在赵中遥要考验他这方面的知识,那还不是小意思,他当然可以背出一大段来。

    而赵中遥并不知道张连营是怎么知道这些知识的,他感觉这个老家伙的水平还不错呢!

    “好,既然这样,那我也就放心了,这一次让你负责设计出全军最先进的轻武器,你可一定要重视。刚才王主任也在大会上说了,这一次的枪械研制工作,不仅仅是我们江海机械厂的事情,还是整个华国军事改革的大事。”

    “赵厂长,你就放心吧!我早就想要设计一种先进的突击步枪了。这一次,我一定要把我这一身所学,拼了我这一把老骨头,也要设计出一款最先进的突击步枪。”

    张连营看着赵中遥,在他面前夸下了海口。

    “陈专家,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你有信心帮助张专家,设计出这一款先进的突击步枪吗!”

    赵中遥和张连营说完后,就又看着陈东山说道。

    “赵厂长,你放心吧!我和老张一直是好朋友,这一次能一起合作,那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快乐,虽然我是一个炸弹专家,并不是枪械专家。

    可我这些年,和老张在一起,时不时也谈论一些有关枪械设计方面的事情。对于枪械设计的知识也了解一些了,我们俩一定能够设计出一款非常先进的突击步枪的。”

    陈东山看着赵中遥,也向他保证,他们一定能够设计出一款非常先进的突击步枪。

    “好,有你们俩这些话,我就放心了。只是上级领导给我们研制样枪的时间可不多呀!也就一个月的时间。

    而现在我们还没有设计图。要重新设计这种新型的突击步枪。可以说是时间紧任务重。我想是这样,我希望你们俩能在一个星期内,把新枪的设计图给拿出来。

    要是时间拖的太长,那制造样枪可就没有多少时间了。到时候,我们拿不出样枪,上级领导批评的怕不只是我,你们俩也跑不了呀!”

    赵中遥知道,这两个老家伙,不给他们施加的压力是不行的。要是他们一直拖到半个月才把设计图给设计出来,那就剩下两个星期生产样枪了,这可对工人们来说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毕竟,生产枪支,可不比是设计枪支,只是纸上谈兵罢了。而生产枪支,那是实打实的,来不得半点虚假和偷懒,你必须一步一步地把样枪所有的零件生产出来。最后组装成一支完整的枪。这不是说着玩的事情。

    “放心吧!赵厂长,我们俩设计过的枪支也有很多了。这一次,虽然是时间紧任务重,可我们一定能在一个星期内设计出图纸的。”

    其实,张连营在心里早就有了一个新枪的设计雏形了。只是他还没有把这个雏形画出来罢了。

    做为一个枪械设计师,谁都想要设计出款,能代表自己水平的最先进的枪支。

    而张连营活了大半辈子了,似乎是还没有设计出能够代表自己设计水平的先进枪支。而这一次机会,对付他来说,也是相当重要的。

    “行,那我不耽误你们的时间了,你们赶紧去工作吧!”

    赵中遥说完,就让两个老家伙离开了。

    两个老家伙,这才站起来,离开了赵中遥的办公室了。

    一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两个老家伙,就开始数落起赵中遥了。

    “老陈,你说这个赵中遥,他什么意思,为什么总是看不起我们呀!我们是枪械专家。上级领导已经把这一次的枪械设计工作交给我们来做了,他还是不放心了,还要当面考验我一下,真是气人,这小子,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尊重老同志,老专家。”

    张连营刚才已经很生气了,可当着赵中遥的面,他不敢说什么,一回到自己的地盘,立马就牢骚满腹了。

    “是呀!这小子分明是看不起我们呀!他以为他能设计导弹,就了不起了,就能够设计枪支呀!我看,他八成就是想让我们俩把这个光荣的任务交给他呢!哼,真是想的美,这么好的机会,我们怎么让给他。”

    陈东山觉得,赵中遥这样问他们,分明就是想要他们把这个设计枪支的任务交给他,这样,他就可以立功了。

    “没错,我也感觉这小子就是这个意思,想要替我们揽下这个能够立功的活呢!还想当一个枪械设计大师呢!我呸,你他吗的赵中遥,你真以为自己是全能天才吗!既会设计导弹,也可以枪支。既能设计重型武器,也能设计轻型武器,真是开玩笑。”

    张连营也是越想越生气,禁不住又骂了赵中遥一句。

    “哎,老张呀!现在不是和这小子生气的时候,上级领导把这个重大的任务交给我们,你有信心吗!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到时候,我们拿不出设计图来,可丢大人了。”

    陈东山并不是一个枪械专家。要让他自己单独设计一款先进的枪支武器,他怕是做不到。

    而张连营之前虽然也设计过一些枪支武器,可他设计的武器,实在是很普通,根本无法和世界上先进的轻武器相提并论。

    “老陈,你就放心吧!我张连营这个枪械专家难道是徒有虚名吗!要知道,我自从来到这个军工基地后,就一直憋着一股子劲呢!他们把我调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就是觉得我没有什么用了,想要我自己主动提出了退休呢!

    我呸!我张连营不过才五十多岁吗!正是老当益壮的年龄呢!在这个年龄,才是能够设计出先进武器的时候。这一次,上级领导把这个任务交给我,他们算是做了一个英明的决定。我一定会给他们一个惊喜的。”

    张连营十分自信地看着陈东山,仿佛他随便在纸上画一张图,那就是全世界最先进的轻武器。似乎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比他张连营厉害,只有他才是枪械大师,别人都不敢用这个称谓。(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