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章 赵连长

    “好了,大家都起来吧!什么叫军事化管理,就是要从抓体能训练开始。军工厂的工人,就是要用军人的体质,才能完成上级交给的各种生产任务。”

    赵中遥看大家终于完成了一百个俯卧撑的任务了,这才让大家起来了。

    大家听了,这才都从地上爬了起来,擦了一下脸上的汗珠,又陆续向宿舍走去。

    “大家抓紧时间洗漱,准备休息。以后每天晚上九点钟,准时熄灯,不允许有人在熄灯之后,仍然不睡觉在聊天侃大山的。”

    赵中遥说完之后,就一个人又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去了。

    男工们,现在都一起挤到了洗漱间了,刚才做俯卧撑,弄的一身臭汗,这是想要赶紧洗一下。

    赵刚和李南松算是好哥们,两人总是形影不离的,去洗漱间,两人也是一块去的。

    到了洗漱间,两人一边洗脸一边就聊了起来。

    “赵哥,你说刚才赵厂长是不是故意整我们的,怎么让我们晚上进行体能训练。”李南松还想着这事呢!

    “怎么了,你在部队新兵连时,难道不是晚上进行体能训练吗!这不是很正常吗!想想,这一百个俯卧撑又算得了什么,想当初,我们在新兵连时,每天晚上要好几个一百呢!”

    新兵连是当兵最苦的三个月,任何一个当兵入伍的战士,对于新兵连的生活一定是记忆犹新的。

    特别是晚上睡觉前,那几个‘一百’真让人是难以忍受。

    一百个俯卧撑,一百个仰卧起坐,一百个下蹲,还要端腹半个小时,这一阵折腾下来,所有人都会感觉骨头架子都散了。

    所以说,有许多新兵一到了部队就会后悔了,就想着回去,不愿意当兵呢!

    可部队是什么地方,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你都得在那里呆着。

    赵刚非常清楚当时新兵连的生活。现在这一百个俯卧撑,虽然也很累,可比起当时的情况,实在是算不了什么。

    “真的不是整治我们。”李南松还有些不相信。

    “当然不是了,你也当过兵,你怎么会不知道,军事化管理,就是要有一点军营的味道吗!”赵刚感觉,这不会是赵厂长故意整治他们的,一切都是在合理的范围之内。

    “哎,赵哥,我们在做俯卧撑之前,在宿舍聊天时,我好象是看到有一个人影在我们宿舍站了一会,然后就又走了。

    当时,我没有在意,以为是那个同事呢!现在想来,那人不会就是赵厂长吧!我们俩的谈话,一定是让赵厂长听到了。”

    李南松回想了一下刚才的情形,感觉那个人影就是赵厂长,他和赵刚的谈话,一定让赵厂长听到了。

    “啊,不会吧!我们俩说赵厂长的坏话,全都让他听到了,他会不会故意整治我们俩呀!”

    赵刚一听李南松的话,他也吓了一跳。在背后说领导的坏话,这是对领导的极大不尊重。那个领导知道了这样的人,也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不好说,我看今天晚上的俯卧撑有可能就和这个事情有关。”李南松感觉赵厂长可能就是因为听到了他和赵刚的谈话,才决定要惩治他们呢!

    “完了,明天早上肯定是五公里越野。我们就做好准备吧!”

    赵刚一听李南松的话,感觉明天早上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算了,反正也说了,就算是让赵厂长听到了,那也没有办法了。一切听天由命吧!”

    李南松听了赵刚的话,他也感觉这一次怕是好几天都不会好过了,赵厂长一定还会对他们进行体能惩罚的。

    “好了,赶紧回去休息吧!等着明天的五公里吧!”赵刚也感觉李南松说的话很有道理,明天早上就会有更加难受的体能训练在等着他们。

    两人说完,就又从洗漱间出来,回到了宿舍里。

    这一晚上,他们俩不在聊天了,也不敢再议论赵厂长的事情了。上床之后,就都睡觉了。

    到了第二天早上,他们俩起床后,就等着赵厂长‘收拾’他们呢!

    可赵厂长并没有吹紧急集合的哨声。只是吹了一般的起床哨声。之后,就带领大家围绕着车间,跑了一圈就算结束了。

    只是他又当着大家讲了几句话。

    “同志们,我知道你们很多人感觉我并不是一个军人,所以说,对你们进行军事化管理,你们会觉得不服气,想,我自己都不是军人,又怎么对你们进行军事化管理。

    在这里我说说明一下。虽然我不是军人,可我也当过兵,当过营长。也参加过部队的演习,还和一个‘严师长’一起相处了一年的时间。

    所以说,不管我是不是真正的军人,可我对于部队的生活还是很了解的。我自信可以将你们都训练成一个合格的军人。

    既然你们觉得我不象是一个军人,那好,从今天开始,我就叫给自己封官了。以后,你们可以不叫我赵厂长,直接叫我赵连长就行了。

    在这里,我还有一个计划,就是要对你们进行一个月的集训,让你们彻底摆脱之前在其他军工基地时的一些懒散习惯,要让你们适应这个新建的军工基地的军事化生活。

    我们这个基地现在也就两百多人。要是放在炮兵部队之中,这样的人数可能编制一个营。可要放在步兵的部队之中,只能编制一个连。

    我们现在还不打算制造大炮。只是想要制造一些先进的枪支,所以说,我们现在只能归属于步兵部队。所以,我也就只能降职了,之前,我在部队时还当过营长呢!现在,我就降职当个连长吧!

    不过,我现在也算是一个‘光杆司令’了。手下只有战士,而没有干部。

    这样,我给你们一个机会,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之内,我要对你们进行一些军事和体能考核,谁要是考的好,我就可以给他‘封官’。

    我们是一个连队,可只有一个连长,还没有指导员,还没有副连长,副指导员。还有排长班长都没有。所以说,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之内,我就是要考核出这样一批人才。

    谁要是想当‘官’的话,那你们就把自己的真本事拿出来吧!谁要是不想当官的话,那你就只能当兵了。不过当兵,也没有那么容易的。一样要受到严格的训练的。

    之前,我也说过了,我之所以要对大家进行军事化管理,这是为了下一步的生产任务的须要。

    大家肯定要问,生产什么东西,须要我们这些人,都进行军事化管理,还要进行军训。

    那我只能告诉你们,很简单,作为一个军工基地生产的最多的武器,可能就是枪支了。我们下一步要生产的也是一种枪支。

    说到这里,大家又会觉得奇怪了,不就是生产一种枪支吗!有必要这样大动干戈的,先把生产枪支的这些工人们进行一番军训呢!

    在这里,我给大家解释一下,我下一步想要研制的枪支,是一种十分先进的枪支,它很有可能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先进的枪支。很有可能,成为我们这个军工基地打开世界军火市场的一把金钥匙。

    这枪支有这么重要,你们说,对于生产这种枪支的工人们,又应该有什么样的要求呢!

    说到这里,大家就应该明白了。我之所以要对大家进行军事化管理,还要对大家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军训,就是为了下一步重要的生产任务做准备的。

    因为,我要研制的是一种世界上质量最好的枪支,一种能经得住各种艰苦环境考验的枪支。所以说,对于生产这种枪支的工人,当然也要有比一般的工人更高的要求了。

    我要说的就是这些,希望你们能够理解。昨天晚上我们已经进行的体能训练了。所以说,暂时先不进行体能训练了。

    陈工和张工的新武器还在设计之中。大家今天也没有什么事,所以我想,叫大家把我们这个厂区的环境整治一下。

    你们当中,有一半人是当过兵的,也知道部队都是什么样的环境。可以说都是花园式的兵营。

    军事化管理,不只是体能训练,还有其他方面的训练内容。就比如整治我们生活的环境,把我们生活的环境收拾的干净整洁,也是军事化管理的内容。

    等一会吃过早饭后,大家在办公楼前集合,我要给大家分配一下任务。好了,就这样,解散吧!”

    赵中遥说完之后,就让大家解散上楼了。

    所有男工们一回到宿舍,可就高兴地跳了起来。

    “赵哥,看来赵厂长是没有听到我们说他的坏话吗!他根本就不是在整治我们吗!”

    李南松看赵厂长今天根本没有让他们跑五公里。别说是五公里,就算是三公里也没有让他们跑。只是围绕着车间跑了一圈,也就一公里左右。这根本算不了什么,他们每天早上都会跑一圈的。

    “是呀!就是你这小子胡乱猜想罢了。你这是‘以小人之心踱君子之腹’。”赵刚看赵厂长,根本就没有让他们跑五公里越野,他心里也算是放心了。

    “可我那时,真的是看到有一个人影站在我们俩面前,那个人影还真的象是赵厂长吗!”

    李南松再回想一下当时的情景,感觉那个人影就是赵厂长,这绝对不会错的吗!

    “我看你小子是看花了眼了。要真的是赵厂长,那他怎么不收拾我们,如果我是领导,我也不会放过那些在背后说我坏话的人。”赵刚当时,并没有看到赵中遥的身影,因为他是背对着宿舍门口的。而李南松是面对着宿舍门口的。所以说,他听了李南松的话,觉得李南松是看花了眼了。

    “行了,赵哥,不说这事了,反正这都过去了。只要赵厂长不和我们计较就行了。”李南松也不想因为这事和赵刚争执不休。这也没有什么意思。

    “哎,小李子,刚才你听赵厂长,啊不,是赵连长说了吗!他要给我们封官呢!你想不想当官呀!”

    赵刚和李南松虽然在部队都表现不错,可并没有提干当官。只是当了几年义务兵就退伍了。

    “赵厂长,不,是赵连长,他只不过是给我们开玩笑罢了。我看,他一个人就可以管着我们了,还要我们当什么官。”

    李南松自然也听赵中遥说的封官的事了,只是他不太相信,感觉那是赵厂长给他们开玩笑呢!

    “小李子,你别这么说。赵厂长一向是说话算话的人,他既然这么说了,那就一定会兑现的。毕竟,他要进行军事化管理,要把我们这些人编制成一个连,那总得有一些连队的干部吧!总不能他一个人管理着一个连吧!”

    赵刚感觉赵厂长不会只是跟他们开玩笑的,他说这事也是有道理的,一个单位要管理好,光靠一个‘一把手’,显然是不够的,一定要再配置几个‘副手’才行吗!

    “真的是这样,那我当然想当官了,最好是让我当指导员,那我就和赵厂长,啊不,是赵连长平级了。”李南松一听赵刚的话,感觉还是有些道理的,赵连长怎么能当光杆‘司令’。他怎么着,也得弄几个连队干部吗!

    “靠!你当指导员,那我当什么呢!”赵刚一听李南松的话,他就有些不高兴了。

    “赵哥,你看,你什么事都要给我争,那好,我就把指导员让给你吧!我弄一个副连长就行了。”李南松一向也喜欢和赵刚开玩笑,两人一边整理内务,一边说笑。

    一切收拾完毕后,他们就一起去吃早饭了。

    吃过早饭,所有的工人们又都在办公楼前集合了。

    赵中遥看着所有的工人们,就又下达了一天的任务。

    所有女工,负责把厂区打扫干净。而所有男工,负责把厂区的两个花坛再用石头磊一下。因为之前找的工人们磊的不够结实,下了一场雨后,就坍塌了几个缺口。(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