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六章 猪还是先养着

    赵中遥带领着众人一起抬着那一头大野猪回到了江海机械厂,这一种可把大家累的够呛。毕竟是山路,比较崎岖很难走,等把野猪抬到工厂门口,所有人都累出了一身臭汗。

    由于天气热,大家都把上衣给脱了,光着膀子抬着野猪到了工厂的大门口。

    由于他们的装束特殊,门卫还没有一下子认出来。一看这么多人光着膀子,抬着一头大肥猪,还以为是当地的村民呢!

    可等赵中遥他们先把铁笼子放到大门口,然后赵中遥来到门卫面前,要他们把大门打开时,门卫才看到是赵厂长和陈工,张工还有几个工人。

    “赵厂长,你们这是------”

    一个身材高大的门卫看着眼前的一切,他有些不解。

    “这是我们在山谷里逮到的野猪,你赶紧把大门打开,我们好把野猪抬回去,这几天,我们可以好好改善一下生活了。”

    赵中遥随便跟门卫解释了一下,然后就又来到了铁笼子跟前,要继续抬铁笼子呢!

    门卫听了赵中遥的话,自然是马上就把大门给打开了。

    可当赵中遥还想要抬铁笼子时,刚才那个高大的门卫指使另一个身材矮小一些的门卫把大门打开,他就又来到了赵中遥身边。

    “赵厂长,你看你都累坏了,让我来替你抬吧!”那个高个子门卫想要替赵中遥抬这一头大野猪。

    赵中遥却看着他笑笑道:“你要替,还是去替一下陈工吧!他年龄大了,这一路也把他累坏了。”

    赵中遥怎么说,也是一个年轻人,自己虽然是厂长,可看到陈东山那一把老骨头时,赵中遥还是想让门卫替一下他。

    “好,那我就替一下陈工吧!”

    高个子门卫说着来到了陈东山面前。

    陈东山早就累坏了,一听赵中遥的话,他自然也不客气了。

    “谢谢你,小同志!”陈东山一边让开位置,一边还对这个高个子门卫说了声谢谢。

    “没事!”高个子门卫一边说一边就把木棍放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这些人,就又抬着野猪进了工厂了。

    工厂还没有正式开工,现在的工人们也都没有什么事,白天也都在外面乘凉呢!

    一看赵中遥和赵刚李南松他们抬着一头大野猪进了工厂了,就一个个好奇地围拢了过来。

    赵中遥就让大家把铁笼子放到了距离食堂不远的一处墙角。这里堆放着一些杂物。赵中遥先让围拢过来的工人们把那些杂物清理了一下,然后把铁笼子就放到了墙角。

    “赵厂长,你们从那里抬了一头大肥猪,这是要养在我们工厂吗!”一个小个子工人清理完了杂物,看到铁笼子放到墙角了,他就好奇地问了一句。

    “是呀!我们军工基地还没有正式开工,现在大家都没事干,不如学着养猪吧!”赵中遥只是给大家开玩笑的。他并不把自己说的话当真。

    “赵厂长,我们逮着野猪不是要给大家改善生活吗!怎么能光养着它,它已经受伤了,不如现在就宰了,大家好好吃几顿红烧肉。”

    张连营早就看着这肥猪嘴里都流口水了。现在一听赵中遥说,先要把这野猪给养起来,他心里就有些不乐意了。

    “是呀!赵厂长,这野猪是我们辛辛苦苦逮到的,怎么能养起来,它都长这么大了,再养着也没有什么用,它也不会再长大了吗!”

    陈东山也早就嫌食堂的伙食不怎么样了,一听赵中遥的话,他也有些不高兴了。

    赵刚和李南松他们虽然没有说什么,可也看出来,他们也有些不高兴,毕竟大家辛辛苦苦把这野猪给逮着,那就是改善生活的,现在一听赵中遥说要把野猪给养起来,大家自然有些不高兴了。

    赵中遥本来是想说着玩的,可是一看张连营和陈东山这两老家伙就知道吃,不知道干活。于是他就想,干脆再吊一下这两个老家伙的胃口。看他们还嘴馋不嘴馋了。

    想到这里,赵中遥就看着张连营和陈东山说道:“两位老同志,我知道,你们想要改善一下生活,这是正常的。可是这么一头大野猪,我们现在的人也不可能几天之内就把它给吃完。

    要是吃不完放坏了,不就可惜了。现在我们食堂还没有冰箱呢!这肉食在夏天是最容易馊的。所以说,我想,是这样。过几天,上级领导会再派几百名工人到我们基地来。同时还会有一些军工专家和基层管理人员。

    他们到来之后,上级领导会给大家开一个动员大会,到时候,基地才会开始正式开工。

    我想,为了给新来的职工一个好的生活开始,不如等那些新职工来了之后,我们再一起分享这一头大野猪。

    到时候上级领导也来我们基地的食堂吃饭,他们能分享到我们逮到的大野猪的野味,心里也会感激我们的。到时候,说不定会涨我们的工资呢!

    所以说,我感觉这野猪还是先养着的好,不着急这一时。顶多再有一个星期,刘主任和上级领导就会来到我们公司,还会带着几百名新职工。

    大家这几天,就先勒紧裤腰带吧!等到上级领导来的时候,我们一起共享野猪大餐,那多好,多热闹。”

    赵中遥一席话,让大家都点头称是。

    赵刚和李南松他们俩,本来是有些不高兴的,可听了赵中遥的话,就也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了。

    可张连营和陈东山则依然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他们俩才不想和什么上级领导还有新职工分享野猪大餐呢!他们俩就想现在就把野猪王给宰了,然后就基地这几十个人可以吃很多天红烧肉呢!

    “赵厂长,你说的情况也是可以理解的。只是我觉得,要是领导来了,他们看到我们基地养着一头大野猪,那是不是不合适呀!我们这工厂,虽然名字叫‘江海机械厂’。可谁都知道,我们是军工厂。

    普通的厂子,是可以养一些家畜,可是我们这军工厂,怎么能养家畜呢!我们好歹也算是部队了,怎么能野猪呢!”

    张连营还想着马上吃野猪呢!听了赵中遥的话,他自然是有些不高兴了,于是就又啰嗦了一句。

    “怎么不能养,别说我们这只是一个军工基地,并不是正规部队,就算是正规部队的连队不还养猪种菜吗!我们有什么不能养的,我看还真应该养一些猪崽呢!你说,过几天,我们这个基地会有几百名工人呢!这样的话,每天会有多少剩饭剩菜,这些剩饭剩菜要是全都倒仍了,那不是浪费吗!我们要是养一些猪崽,把它们养大了,到过年的时候把这些大肥猪宰了过大年,那多好。好了,这事我就这样决定了。少数服从多数吗!现在大家都愿意先把这野猪给养着,那只能养着了,你们俩就再等几天吃大餐吧!”

    赵中遥可不给这两老家伙客气,听他们说了这些不乐意的话,立马就反驳他们了。

    两个老家伙,这下也没辙了。毕竟,大家都同意先把野猪王给养着,只有他们俩不同意又有什么用。

    “好,既然大家都愿意先养着,那就养着吧!”张连营看大家都不同意马上吃掉野猪,他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可是陈东山似乎还有些不甘心。因为他之前让这野猪给撞伤过,就想要赶紧吃了这野猪肉,好一解心头之恨呢!

    然而,赵中遥的话,又让他没有什么办法。

    这时就看到陈东山走到了铁笼子面前,他看到那野猪仍然在里面趴着一动不动,就跟一头死猪一样。于是他就想:“不会这大野猪已经死了吧!刚才,李南松那一木棍,估计是没有把握好力度,这野猪王怕是已经见阎王了,要是这样的话,那他们就不得不吃了它呢!”

    “赵厂长,我看这野猪怕是已经完蛋了呀!要是真的死了,那就必须马上吃掉它,这么热的天,一天都不能放呀!”

    陈东山看着那还在铁笼子里趴着的野猪,就希望它真的是已经完蛋了。

    “是吗!我们去看看。”

    赵中遥一听陈东山的话,他还真有些相信,毕竟,他是亲眼看着李南松用那一根鸡蛋粗的木棍,猛地击了这野猪王的后脑勺一下。要是李南松没有把握好力度的话,那还是很有可能把这野猪王给打死的。

    李南松一听陈东山的话,他也有些紧张呢!要是这野猪王真的让自己给打死了,那他可就在大家面前丢人了。特别是在赵厂长面前丢人了。

    刚才他可是当着赵厂长的面,还有众人的面,夸下海口说,他能把握好力度,不会把这野猪给打死的。可这野猪从山谷里面抬到工厂里,差不多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要是按照李南松的经验,这野猪王就应该醒了,然后在笼子里乱叫才是。可是现在这野猪趴在铁笼子里半天都不动一下。不由得也让李南松有些紧张。

    现在赵中遥又带着众人来到了铁笼子跟前。

    “李南松,这野猪怎么回事,怎么还没有醒过来。”赵中遥看野猪王闭着眼睛,一动不动,他就也怀疑这野猪已经完蛋了。要是那样的话,那他之前说的话,可都要落空了。而陈东山和张连营怕是要高兴的跳起来了。

    “我---我也说不清楚,已经过了半个小时了,它应该醒了呀!”李南松看着眼前趴在铁笼子里,一动不动的大野猪,他也有些无奈。不知道这野猪王是不是已经‘壮烈’牺牲了。

    “小李子,你这下要丢人了。这野猪王分明是已经‘牺牲’了吗!你还说,你很有经验,不会把野猪王给打死的。可现在过去大半个小时了,这野猪王怎么还一动不动。”

    张连营心里很得意,禁不住就在一边嘲笑了李南松一句。

    “这---这---这------”

    李南松一时支支吾吾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哈哈,这野猪王真的完蛋了,我们可以吃红烧肉了。”陈东山现在是乐坏了。他一边大笑,一边禁不住把腿伸到了铁笼子里。他看野猪王已经完蛋了,似乎还不解恨,就还想要报仇呢!于是他就照着野猪王的脑袋就是一脚。

    “嗷!”

    陈东山刚踹到野猪王的头上,那野猪王突然就抬头‘嗷’叫了一声,并且张嘴就要咬陈东山的脚呢!

    “啊!”

    陈东山似乎没有想到这野猪王竟然还没有死。刚才只是趴在那闭目养神呢!现在看有人敢偷袭它,它自然就愤怒了。

    陈东山看野猪王一下子醒了,并向他的脚咬去,他一下子就慌了,赶紧后腿。由于是一支脚支撑着地,再加上年龄大了,腿脚也不大灵便,于是他吓的大叫了一声,然后一个踉跄就摔倒在了赵中遥面前。

    “哈哈!哈哈!哈哈------”

    这场面可算是十分搞笑了,现场立马就爆发出了一阵大笑声。

    连张连营这老家伙都禁不住笑了一下。

    陈东山老脸羞红地从地上趴起来,然后瞪着那野猪骂道:“你这畜生怎么还没有死。看来过几天,我要亲手宰了你。”

    李南松一看野猪王并没有死,还差一点咬到了陈东山了,心里自然也十分开心了。

    “陈工,你可说话算话,过几天宰猪这个光荣的任务就交给你了,你看怎么样。”李南松知道,陈东山那也只是说的气话,真让他去宰猪,他怕是根本宰不了猪,弄不好,还会让猪把他给宰了呢!

    “这---这---这------”

    这下轮到陈东山这老家伙说不出什么话了。

    “陈工,小李说的是,这野猪王不是曾经把你给撞伤了,说来它也算是你的仇人了。给你一个手忍仇人的机会,你怎么,还不乐意接受吗!”

    赵中遥听了李南松的话,再想到,刚才陈东山反驳自己的话,于是就也附和着嘲笑了陈东山一句。

    “我---我---我------”

    陈东山老脸羞红地看着赵中遥,他仍然说不出一句话来。(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