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二章 自圆其说

    “赵厂长,我们确实没有听说过消音器这种武器,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武器。”

    赵刚听了赵中遥说的消音器的事,他就不解地又问了一句。

    “这个消音器就是枪支上面用的,在枪支射击时,可以减少声音的武器。当然,严格的说,这个消音器并不算是一种武器,只能算是一种武器的附属用品。”

    赵中遥看这帮人,竟然连消音器都不知道,他只好说明了一下。这个世界的武器是很落后,可也不至于连消音器也没有吧!这让赵中遥自己都很吃惊。

    虽然他重生到这个世界上已经有两年的时间了,已经研制出许多大型的导弹武器和坦克装甲车这样的重型装备,可他对于小型武器还真没有认真研究过。

    之前也就是因为要和两个不服气他的枪械专家进行较量,才研制了ak-47突击步枪。之后,他就没有再研制过小型武器。只是到这个军工基地,他才感觉到小型武器也是很重要的。要打开武器市场,光用大型武器是不行的。

    武器虽小,可市场却很大,就象ak-47突击步枪一样,虽然是一款小型武器,可它却占领了世界上大部分的轻武器市场。

    “嗯,看来这个消音器还是很有发展前途的,将来自己要在这方面好好研究研究,可以和轻武器一起配合出售,一定能够给这个军工厂带来不小的经营利润的。”

    赵中遥从和赵刚他们的谈话中了解到了这些信息,感觉对于这个军工厂未来的发展还是很有用的。

    “哦,赵厂长的意思是说,枪支装上了这种武器,就可以变成没有声音的枪支了。”

    赵刚听了赵中遥的解释,他已经对消音器的用途有一个大致的了解了。

    “没错,不管是什么样的枪支,只要装上了消音器,就可以降低枪支在射击时发出的声音。”赵中遥又解释了一下。

    “哎,赵厂长,你说这枪支上装上消音器又有多大作用,在战场上都是炮声隆隆的,你的枪支要是在射击时不发出声音,这好象也没有多大意义吧!关键不还是得看你打的准不准,就算是枪支在射击时没有发出声音,可你没有打中敌人,这不还是白搭。”

    赵刚听了赵中遥的解释,虽然对消音器这种‘武器’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了,可他想不明白的是,这种消音器在战场上又有什么作用。

    不管你的枪支能不能在射击时发出声音,这似乎并不重要吗!重要的还不是要看士兵打的准还是不准。

    “哈哈,你说的也是个理,可关键是这种消音器不是给每一个上战场上的士兵用的,它一般情况下是给两种人用的。

    第一,是特工人员,也就是是特务人员,是混入到敌人内部的卧底,他们在执行任务时,根本不想让别人发现。如果暗杀某些重要人物时,枪支发出了巨大的呼声,这不就暴露了目标了。

    所以说,特务人员,才会配备有无声手枪,这样在他们执行暗杀人物时,才可以保存自己消灭敌人。

    第二,是给战场上的狙击手用的。这些人都是要执行一些重要人物特种兵。他们在执行的都是一些高度机密的任务。他们往往躲藏在暗处,是一种战场隐藏起来的‘高手’。

    他们在执行任务时,也是要保存自己消灭敌人,所以,他们的武器——狙击枪上面,也安装的消音器,这样才能够保证他们在射击敌人时不被敌人发现。”

    赵中遥看赵刚他们对于消音器的知识,知道的真是很少,于是就给他们普及了一下这方面的知识。

    赵刚听了之后,才算是明白了。

    “赵厂长,这么说,消音器这样的小武器,竟然还都是给战场上的一些高手用的。”

    “没错,别小看这消音器,它的作用可大了,一般士兵的枪支上面是没有这种‘武器’的。只有特殊的士兵,才会用到这样的装备。”

    赵中遥是把自己生前知道的有关消音器的事情全都告诉了赵刚他们了。

    这几个人听了,一个个是点头称是。

    可李南松在明白了的同时,就又奇怪地问赵中遥:“赵厂长,你说我们这个国家根本就没有消音器这种武器,那你是怎么知道的,我们也是军工厂的工人,也在军工厂干了很多年了,我们怎么没有听说过这种武器。”

    “这---这个吗!是我从一些资料上了解到的。虽然我们华国没有这种武器,可不等于说这个世界上没有这种武器,你说呢!”

    赵中遥只是一时感觉奇怪,不知道赵刚他们怎么会不知道消音器这种武器,于是就随便给他们解释了一下。

    他在解释的时候,怎么也没有想,李南松等一会要问他这个问题,一时让他有些不知所措。毕竟,他不能说自己是重生之人,自己是从另外一个平行世界上了解到的。

    “哦,其他的国家有这样的武器。”李南松听了赵中遥的解释,他还是有些不大明白。

    因为他们都是军工厂的工人,虽然不是什么军工专家,可他们平常也翻看一些世界军工行业方面的知识,也在一起经常聊一些世界上的先进武器,可他们从来就没有听谁说过什么消音器的事情。

    “我感觉,大多数国家都没有吧!要是有的话,那我们不就知道了。”赵刚倒是相信赵中遥说的事情,不管怎么样,他们只是普通的工人,又怎么可能和赵中遥这样的军工专家相提并论,他们知道的当然没有人家的多了。

    “没错,我也是偶然在看一本新出的军事杂志上面看到了这种简单的轻型武器,于是就自己设计了一种。当然,我是把这种消音器用到了手榴弹上,而不是用在枪支上面。

    我做的这一件事情,可能是一个首创呢!之前,那军事杂志上面介绍这种消音器时,也只是说是一种小型手枪上用的。根本没有说是所有一切武器都可以用的。

    我只不过是把这种武器又进一步推广罢了。毕竟,很多武器,在开始研制时,它可能并没有多大用途。没有那一个研制武器的军工专家,在研制某一种新型武器时,一开始,就打算让这种武器统治全世界,这当然是不可能的,所有的军工专家在研制武器时,也只是处于某一方面的须要才去研制某种武器的,至于这种武器在研制出来之后,会得到多大的普及和应用,那就不是设计者当初所想的了。或许这种武器真的没有多大用途,仅仅是有一种用途罢了,或许这种武器就会得到市场认可,然后不断地更新换代,不断地在其他的武器上面捆绑应用,不断地让军工专家们对这种武器进行升级改造和再创新,这一切都是不可预知的。”

    赵中遥为了能够自圆其说,于是就又不断地编一些故事。不过,他自己也从自己编的故事之中,好象看到了一些有用的价值。

    “既然这种消音器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发明和应用,那自己要是把这种‘小玩意’好好研究一下,把它推广应用,那也会有一个不小的市场的。”

    “赵厂长,这么说的话,我们工厂,是不是打算生产这种新型武器了。”赵刚一听赵中遥说了这个消音器的特殊用途,还说这种武器是刚刚诞生的新武器,就想知道赵中遥是不是有意要研制这各种新式武器呢!

    “当然,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等我们的大型设备安装到位的,我们就可以研究新的武器了,这个消音器也算是一种新型武器,我现在把它应用到手榴弹上,就是一种尝试和试验,看看自己设计的这种消音器有没有作用。”

    赵中遥一开始,还只是想用这种无声手雷,来对付野猪,是为了不让附近的村民听到爆炸声,怀疑他们这个工厂是一个军工厂,他只是处于保密的想法,才做了这个无声手雷的。

    可经过和赵刚他们聊天,他竟然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军火市场,感觉自己这一次和赵刚他们隐形算是没有白聊了。

    其实,世界上的很大发明就是在聊天中诞生的,通过聊天才能了解到人民生活中到底须要什么,那方面须要改进,这都是发明创造的首要条件。

    “那真是太好了,赵厂长,我们现在就去先炸一头野猪看看吧!如果这无声手榴弹真的可以把野猪给炸飞了,那我们以后就可以多研制生产一些,将来卖到国外去,一定能赚大钱。”

    赵刚也算是一个‘老军工’了。他在考虑问题时,也往往会从军工厂的利益出发呢!

    “好,马上出发。”赵中遥也有些迫不及待了,他也想看看自己设计的这种无声手雷到底怎么样呢!

    说完,赵中遥就让赵刚拿着那‘无声手雷’走出了车间了。

    这时李南松好象又想到了什么,于是就又看着赵中遥问道:“赵厂长,还有陈工和张工的铁笼子呢!要不要也拿着呀!”

    赵中遥听了,这才想到了还有两个老家伙的事情呢!

    “好,也拿着,到时候,我们把野猪给炸飞了,不还得用东西装着抬回去,就用他们的铁笼子好了。”

    赵中遥知道,既然自己答应人家陈东山和张连营了,要再用铁笼子捕一次野猪,他也得说话算话。

    当然,他根本对于用铁笼子来捕获野猪的行为看不上。他知道,最终还得用他的无声手雷,才有可能把野猪给干掉。

    “行,我去叫一下陈工和张工,让他们跟我们一块进山吧!”

    李南松也知道,这两老家伙一心还想用他们设计的铁笼子把那野猪给逮着呢!不管这有没有用,可既然赵厂长答应人家了,那现在就还得用一次人家‘更新换代’的第二代‘铁笼子逮猪武器’。

    很快李南松来到了办公楼两个老家伙的宿舍里。

    “陈工,张工,我们去‘干活’了。”李南松看着两个还在聊天说笑的老家伙就开了一句玩笑。

    “干活,干什么话,我们可是军工专家,让我们干什么活,要干,你们干,我们才不干呢!”

    张连营一听李南松的话,他一口就拒绝了,想,自己是军工专家,怎么随随便便和工人们一起干活。

    “是逮野猪的活,不知道二位愿意不愿意干,要是不愿意的话,那你们的铁笼子我打算用来养鸽子了。”

    李南松这是故意戏弄两个老家伙呢!当然说的话也是不着调了。

    “逮野猪!嗯!我们怎么能不去,这可是我们俩打翻身仗的机会,上一次没有逮到那野猪,我们俩军工专家可是在赵中遥面前丢了面子,这一次,怎么能不去。”

    张连营是一个直肠子,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当着李南松的面,他也毫不客气地直呼赵中遥的名字。

    “哦,是这样呀!那你们赶紧了,我们马上要出发了。”李南松也不愿意和这两老家伙多啰嗦什么,说完之后,转身就下楼了。

    “老陈,走,我们该干活了。这一次,我们一定要马到成功,把那野猪给逮着了。”

    张连营一边说一边在收拾着自己的床铺,然后又换了一身工作服。

    “什么马到成功,应该是‘笼’到成功吗!”陈东山听了张连营的话,他也说了一句笑话。

    “好好,‘笼’到成功,我跟你争了。”张连营已经穿好了衣服,然后又催促陈东山:“老陈,快一点。别等我们到了山里面,那帮小子,已经用我们的铁笼子把野猪给逮着了。

    要是那样的话,那些精彩的场面我们可是看不到了。赶紧了,快点,你看你,穿着衣服也这么慢慢腾腾的。”

    张连营一边说一边还在替陈东山整理了一下床铺。怎么说,这也是宿舍,是两个军工专家的宿舍,也得讲究一下‘内务卫生’吗!要不然,让那帮臭工人们看到了,还(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