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 金钟罩铁布衣

    陈东山听了赵中遥的话,他可又有些不服了。

    “赵厂长,你怎么能这么说。野猪不就是野生动物吗!它还能有多聪明,我看只要再把铁笼子给改进一下,一定能把野猪给逮着的。”

    “随便吧!你要是不服气,就再把铁笼子给改进一下。”赵中遥也不想和陈东山争论什么。他爱怎么干,就让他怎么干吧!

    “好,回去之后,我就再把铁笼子给修改一下,我就不信逮不住那野猪。”陈东山也是一个倔脾气,他还真就想要用铁笼子把野猪给逮着了。

    --------------------------------

    一行人是高高兴兴地去了山谷之中,可一个个是垂头丧气地回来了,这一次捕猎失败,让大家对吃野猪的兴趣没有之前那么高涨了。

    回到基地后,陈东山就想着继续修改他的铁笼子的事情。

    他先和张连营商量了一下。

    “老张,你说我们再把铁笼子修改一下,那能不能把那野猪给逮着,刚才我看了,我们这铁笼子之所以没有捕猎成功,就是因为自动关闭小铁门的那一根弹簧太细了,下一步,我想要换一根粗的弹簧,就一定能把那野猪给逮着了。”

    张连营其实已经对陈东山设计的这个铁笼子没有什么兴趣了。感觉就算是陈东山再把铁笼子修改一下,也不一定能把那野猪给逮着。

    可他和陈东山是朋友,两人在这个基地那是唯一的两个军工专家,两人之间是不会闹矛盾的。不管张连营心里怎么想,但他听了陈东山的话后,还是立马就同意了。

    “老陈,你说的太好了,刚才我们都看到了,那野猪实际上已经让我们的铁笼子给逮着了,只是它比较狡猾,竟然知道那个小铁门上面只有一根弹簧连着,于是它一发力,就又从关它的小铁门逃跑了。下一步,我把那小铁门上的弹簧换一根粗的,那野猪怕是想跑也跑不了。”

    “好,我们明天就去修改小铁门。”陈江山听了张连营的话,他自然也很高兴,毕竟有人支持他了,他工作的动力就有了。

    今天折腾了一天,大家也都有些累了,于是吃过晚饭后,就都睡觉了。

    可赵中遥却睡不着,他在想着要如何逮着这一头大野猪呢!现在看来,他也只能用他设计的m68式手雷了。因为陈东山设计的铁笼子根本没有用。

    虽然把野猪吸引到了铁笼子里,铁笼子的小铁门也关闭了,可最终还是让野猪给逃跑了。

    “再看看我设计的m68式手雷,看看还有那些地方须要修改一下。”赵中遥把之前设计的图纸又从抽屉里拿了出来。

    他先仔细检查了一遍,感觉设计的还算是不错。虽然不能和他生前知道的真正的m68式手雷相提并论。可在这个科技落后的世界上,这样的手雷比普通的手榴弹那是要先进的多了。

    “哎,这个消音器看来还是须要改进一下,尺寸是有些小了。如果再加大一些,说不定消音的效果会更好。”

    赵中遥看了看自己的设计图,感觉一切都还说的过去,只是消音器的尺寸有些小,他须要再加大一些。

    这个并没有什么难度,赵中遥很快就把它完成了。

    到了第二天,陈东山和张连营一起修改他们的铁笼子了。

    由于是力气活,他们俩自然也不愿意去干,于是就找到了孙大卫和李南松。想要他们帮他们把铁笼子的小铁门再弄一下。

    李南松看了看原来的铁笼子说道:“陈工,就算是再换一条粗一些弹簧,怕是也没有什么用。”

    “为什么,上一次不就是因为这一条弹簧太细,才让那野猪跑掉的吗!现在换一条粗的,不就可以逮到那野猪了。”

    陈东山还是想不明白这个问题,之前赵中遥就给他说过了,可他就是不服。

    “陈工,那野猪是一头野猪王,也就是说,那野猪不是普通的野猪。是这个野猪谷里面的许多野猪的首领。这样的野猪是非常狡猾的,不是那么容易上当受骗的。

    上一次,它能够钻井铁笼子里面,已经是它太过饥饿所致。本来,它是不应该犯那样的错误的。

    现在它已经领教了铁笼子的厉害了,那又怎么可能再钻进去,我感觉,它一次看到这铁笼子是绝对不会再钻进去了。

    所以说,你现在把弹簧换的再粗也没有什么用,因为人家野猪同志根本就不往里面钻了。”

    李南松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人,以前在老家生活时,他也见过一些野猪,对于野猪的活动规律和生活习性还是很了解的。

    “哎,小李,你是不是听赵厂长这么说了,所以,你也就这么说,你这人有没有自己的主见,虽然赵厂长是一个聪明人,可他只是一个军工专家,又不是生物学家,难道我们什么事都要听他的吗!”

    陈东山看李南松竟然也和赵中遥说的一样,根本不支持陈东山再修改他的铁笼子,他就有些不高兴了。

    “陈工,你别这么说,我可不是那种人云亦云的人。虽然,我是听赵厂长说了这事了,可我做出的这个判断和赵厂长没有关系,因为我们老家就是这附近的,我们老家也有野猪,我对野猪的了解可能比赵厂长还多呢!”

    李南松听了陈东山的话,他立马就反驳了一句。毕竟,他说的也是实事,他知道的这些事情,绝对和赵中遥没有什么关系。

    “小李,这么说,你是不愿意帮我们了。”

    陈东山看着李南松,脸色十分的不好看。

    “陈工,这个无所谓了,你要是愿意再去用铁笼子捕猎,那我就给你们再换一条粗的弹簧,反正这弹簧又不是我家的,你愿意用就给你换就是了。”

    李南松虽然对陈东山没有什么好印象,对于这种一身小家子气的知识分子,他根本不愿意和他们做朋友。只是感觉人家的地位比自己高,以后也可能是自己的领导,自己还是尽量讨好人家,别得罪人家为好。

    “好,谢谢了。”陈东山看李南松答应了,他才勉强对人家说了声谢谢。

    “陈工,别客气,我们就是你们手下的工人,你让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这没有什么好客气的。”

    李南松一边说一边到仓库里又找了一根粗一些的弹簧,在孙大卫的帮忙下,两人就把那一条粗弹簧换到了铁笼子上。

    “陈工,你看看怎么样,我们换好了。”

    李南松和孙大卫完成任务后,就叫陈东山过去检查了。

    陈东山过去看了一下,然后用手搬了一下,感觉这弹簧的力道很大,他这个老头子,根本打不开那小铁门。

    “好,这下可够结实了,要是那野猪再钻进行,它就甭想再逃跑了。”

    陈东山看着已经换好的粗弹簧,他对能够逮住野猪的信心又增加了。

    “嘿嘿!这个倔老头,还想逮住野猪,我看下一次,他不但逮不住野猪,还得让野猪给撞了。”

    李南松看着陈东山在检查他换过弹簧的小铁门,心里就嘲笑了陈东山一句。

    ----------------------------------------

    再说赵中遥一早上起来,拿着自己的图纸就到了车间里面。

    他把赵刚叫到了自己身边。

    “赵厂长,有什么事。”赵刚看着赵中遥手里的图纸,他还有些不明白呢!

    “我要你负责带两个工人,把这种手榴弹给生产出来,越快越好,赶紧去做吧!”

    赵中遥知道,现在要干掉那一头大野猪,也只能用他研制的新式手雷了。虽然有些浪费,可必须要这么做,过几天,就会有大量的工人来到基地,可能还会有一些女工,一定要给他们一个安定的环境。

    “赵厂长,这种手榴弹看样子很奇怪呀!你现在要生产这样的手榴弹有什么用。”

    赵刚看了看赵中遥给他的图纸,他感觉这种手榴弹他从来没有见过,于是就好奇的问了一句。

    “你先生产出来再说,现在不要问太多。”赵中遥不想赵刚解释太多,因为他知道,现在重要的事情是把这手雷生产出来。好在大队人马到来之前,把那一头为非作歹的大野猪给干掉。给大家一个安定的环境。

    “好,既然赵厂长这么说,那我赶紧去干活了。”赵刚一听赵中遥这么说,他也就不再多问了。

    赵刚拿着图纸,然后找到了李成和李南松,说要生产一种新式的手榴弹。

    李南松刚刚把陈东山的铁笼子给收拾好。现在一看赵刚手里的图纸,就奇怪地问道:“这是谁设计的手榴弹,怎么这个样子,象一个石榴一样。”

    赵刚就看着李南松说道:“这是赵厂长设计的手榴弹。你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手榴弹吗,自然长的象石榴了。”

    “赵哥,你说你什么时候见地之样的手榴弹。根本和我们见过的手榴弹完全不同吗!”李南松看着赵刚手里的图纸,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赵厂长为什么要设计这样一种模样怪怪的手榴弹。

    “小李,什么叫发明创新,这你就不懂,这是新式手榴弹吗!既然是新式手榴弹,当然与传统的手榴弹不一样了。听说赵厂长之前就是一个军工专家,发明许多新式的武器。这个手榴弹又算得了什么,只不过是赵厂长的一个小发明罢了。”

    赵刚虽然也是一肚子疑问,可在李南松面前,他还是装出一副无所不知的样子。

    “行了,我们先把这玩意生产出来再说吧!”李南松也不想再多问了,只想把这种新式的手榴弹生产出来再说。

    李成是一个不怎么爱说话的人,他虽然也看到了图纸上面的奇怪手榴弹,可他并没有问什么。

    三个人一起来到了冲压车间,把图纸放到了一个桌子之上。

    这时,李成又看了看桌子上的图纸,他似乎感觉有些奇怪,不知道这手榴弹外面怎么还有一层铁皮,并且上面还有一些孔洞,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赵哥,这手榴弹外面怎么还设计了一个铁罩子呀!之前,我们生产的手榴弹都是‘光着身子’的吗!那有穿着‘金钟罩铁布衣’的手榴弹。”

    李成是越看越感觉奇怪,禁不住还是问了一句。本来,他并不爱说话,可也架不住对这手榴弹太好奇了。

    “哎,让我再看看。真的是这样。穿着衣服的手榴弹。”李南松刚才只是大概看了一下,还真没有注意到赵厂长设计的这手榴弹还是穿着衣服的手榴弹。

    李南松又走到了桌子前,他又仔细看了一遍图纸。

    “哎呦!还真是这样呀!这怎么回事吗!赵厂长干吗还要给他的手榴弹设计一套衣服呢!”

    说实在的,赵刚刚才也真没有注意到这图纸上面的手榴弹还是穿着衣服的,他一开始,只当赵厂长设计的手榴弹就是这个样子,就是外面有许多孔洞呢!现在一听李成和李南松的话,他这才又来到了桌子前。

    赵刚又一次看了图纸之后,才也惊讶地说道:“是呀!我还真不太注意,赵厂长设计的手榴弹还是穿着衣服的手榴弹。”

    “赵哥,你不是一直都认为自己见多识广吗!那你说,赵厂长为什么要把这手榴弹设计成这样,让它又穿了一件‘衣服’。”

    李南松就想要为难一下赵刚呢!谁叫赵刚平时喜欢在他面前吹牛呢!动不动就告诉李南权,没有他赵刚生产不了的武器。

    赵刚看着图纸,又冥思苦想了一下说道:“哎,我看应该是这样,赵厂长研制的这种手榴弹一定十分危险,很容易爆炸。所以要在这种手榴弹外面再设计一套衣服,这样在我们生产出来,拿着这手榴弹时才比较安全。”

    赵刚其实根本不知道赵中遥设计的这种手榴弹为什么要在外面加了一个铁皮罩。只是他不愿意在李南松和李面面前丢面子,于是就想当然说了自己的看法。(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