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野猪逃跑了

    现在所有人都躲在草丛之中静静地看着那野猪的动静。

    那野猪到了铁笼子跟前,并不象大家想象的那样,一闻到土豆的‘香味’马上就想要钻进去。而是抬起头,用它那长长的鼻子,开始向四处嗅了起来,似乎是它已经闻到了附近有人类的气息了。

    “赵厂长,怎么办,这野猪是不是闻到我们身上的味了。”赵刚一看野猪不进铁笼子,只是在铁笼子边上,抬起头,四下闻了起来,他就小声地问了赵中遥一句。

    “可能是吧!大家先憋着气,人的气味最容易让动物感受到的就是我们人类呼出的气体了。”赵中遥为了能够隐藏好自己不让‘敌人’发现,他就让身边的几个人先都憋着气不要呼出太多的气体。

    因为人类呼出这些气体包含着人类身上特有的异常气味,这些异常气味一但扩散到空气之中,就很容易让野生动物的鼻子给闻到。

    因为动物的鼻子嗅觉的灵敏度比人类强多了。可以说,人类的嗅觉已经是退化了。根本无法和动物相提并论。

    比如说,人类的嗅觉也就只能闻到几十米范围内的异常气味,而动物的鼻子至少可以闻到几百米范围内的异常气味。要是顺风的话,有些动物的鼻子甚至可以闻到几公里之外的异常气味。

    赵刚他们听了之后,自然是赶紧用手捂着鼻子,尽量不呼出太多的空气。当然也不能一点也不呼吸,那怎么能行。只能是尽量呼吸慢一些就是了。

    那野猪现在抬起鼻子闻了闻四周的空气,这才慢慢地向铁笼子靠近了。

    “快进!快进!”

    现在不但是陈东山着急了,就连赵中遥他们也着急起来了。

    终于,那野猪还是经不住土豆‘香味’的**,慢慢地走进了铁笼子之中。

    “太好了,太好了,它终于进去了。”

    现在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感觉这一次一定能够捕猎成功了。

    野猪进了铁笼子后,就开始肆无忌惮起来,它直接就扑到了那一堆土豆上面,大吃起来。

    可它刚吃了几口,就听到‘砰’的一声。铁笼子的小门就关了起来。

    “哼哼哼!------”

    野猪一看这情况,它似乎是明白怎么回事了。

    “哼——哼——”

    野猪现在不在对土豆感兴趣了,它知道自己上当受骗了,这就想要出去呢!

    “砰砰砰!------”

    野猪开始四下乱撞了起来。

    可铁笼子都是用10mm的钢筋焊接而成的。任凭野猪力气大,也不可能把这些焊接的钢筋给撞断。

    “砰砰砰!-------”野猪还在铁笼子之中挣扎着,撞到铁笼子四下乱晃。

    “哈哈!终于成功了,我设计的铁笼子终于把野猪王给逮着了。”

    还不等赵中遥下令大家过去逮那野猪,陈东山已经第一个从草丛之中跑了出来。

    虽然现在大家都很兴奋,可最兴奋的当然还算是陈东山了,要知道这铁笼子是他设计的,现在捕猎成功了,那可都是他的功劳呢!

    “怎么样,我设计的铁笼子是不是很有用呀!同志们,这一次能逮到这一头大野猪,那都是我的功劳。”

    陈东山虽然是一个老头子,可此时此刻,他高兴的就象一个小孩子一样。围着那铁笼子是看来看去。

    “大家小心一些,别让这野猪再跑了。”

    看着大家都从草丛里出来,纷纷来到了铁笼子跟前,赵中遥感觉到了一些危险的气息。

    “赵厂长,放心吧!我这铁笼子设计的多结实,别说是一头野猪了,就算是一头牛,现在也别想跑了。”

    陈东山那是很自信,他看着铁笼子里面的野猪,感觉这一次,他们是吃定它了。

    “老陈,我们能吃到野猪肉,这都是你的功劳,到时候,让赵厂长,奖赏给你一条后腿怎么样。”

    张连营也高兴地来到了铁笼子跟前,看着那一头肥大的野猪,他似乎感觉有些饥肠辘辘了。

    “哎,赵厂长就在这,那我们是不是当场把这野猪给宰了,然后,立马分给我一条后腿。”陈东山看了看那笼子中的野猪,就想着要那一条后腿呢!

    “赵中遥现在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盯着笼子中的野猪看了一会,他感觉这野猪似乎是在积蓄力量呢!

    “大家小心一些,这野猪看来有些不对头。”

    赵中遥想,这野猪要是看到这么多人来,那它一定会在笼子之中乱窜才对。可是他看到,现在那野猪却是静静地看着他们,并没有想要逃跑的意思。

    这说明什么呢!这只能说明这野猪刚才是在笼子之中跑的累了,现在休息一下,再继续挣扎呢!

    “赵厂长,有什么不对头的,现在它是让我们给吓傻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陈东山非常自信,感觉这野猪现在这个样子,一定是看到他们这么多人围着它,它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哎,你别那么自信,这野猪可是这野猪谷里的野猪王,它什么场面没有见过,又怎么可能让我们几个给吓着。我看它是在积蓄力量,说不定等一会,又要开始撞笼子了。”

    赵中遥虽然之前没有见过野猪,可面对野猪的这种冷静的状态,他感觉很是反常。

    “赵厂长说的没错,我们还是小心一些,我也感觉这野猪有些不正常。”李南松对于野猪还是比较了解的,凭他自己的经验判断,这野猪不象是让他们给吓傻了。

    “怎么会呢!它现在已经是瓮中之鳖了,它不是被我们吓傻了,那它怎么不在笼子里面跑动。”

    陈东山不相信赵中遥和李南松说的话,感觉这野猪就是让他们这些人给吓傻了。

    就在大家都在议论着这野猪的精神状态时,就看到那大野猪在笼子里开始走动起来。

    只是它的行动并不怎么慌张,不象是落入了陷阱的样子。

    “它---在干什么。”

    张连营看着笼子中的野猪在里面走来走去,象是在踱步一样,他就有些不明白了。

    “可能是在找吃的吧!刚才那几个土豆显然没有填饱它的肚子,它还想再找一个土豆吃。”

    陈东山看着笼子中的野猪,他感觉这野猪怎么着也跑不了了。就等着把它抬到厂子里去,立马宰了,改善一下大家的生活。

    “哈哈,它还想吃土豆,那就把它抬到我们基地去,先让它饱餐一顿土豆饭,然后再宰了它。”

    张连营并没有感觉到这野猪有什么异常,只是想着如何吃掉这一头野猪的事情。

    就大家都在猜想这野猪在笼子里想要干什么的时候,就看到那野猪来到了铁笼子小门的地方,它慢慢地向后退了几步。然后猛地去撞那个小铁门。

    “哟!小样,你还想撞出去吗!这怎么可能,我设计的这铁笼子那是很结实的,别说你是一头野猪了,就算是一头野牛,你也撞不出去。”

    陈东山看野猪想要再次撞击铁笼子上面的小门,他自信地在一边嘀咕起来。

    “砰!”

    “啪!”

    一切都出乎大家的意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

    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现在那野猪竟然猛地一下子把铁笼子上面的小铁门给撞开了。从小铁门的缝隙里就钻了出来。

    “啊,怎么这样,赶紧逮着它,别让他跑了。”

    陈东山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设计的铁笼子,竟然会关不住一头野猪,那野猪愣是从里面跑了出来。

    看着到手的鸭子要飞了。陈东山是着急上火的,只是大叫起来,要大家赶紧把那野猪给逮着。

    可野猪既然出来了,那谁还又敢去逮它。

    一头二三百斤重的大野猪,如果不用支和陷阱,又怎么可能把它逮着。

    大家眼看着野猪从铁笼子里出来了,却一个个不敢往前去,不但不敢往前,还都在向后撤呢!

    本来陈东山是最胆小的,他本来应该最先撤现场的。可现在的陈东山实在是有些不甘心就这样失败了。眼看着野猪铁笼子里钻了出来,他恨不能上去把野猪给抱住。

    “陈工,赶紧过来,别过去,野猪是很危险的。”

    赵中遥看陈东山还愣在那里,并没有撤离,他就叫了陈东山一声。

    “赵厂长,我们怎么就这样让它走了吗!”陈东山已经无所顾忌了,还是站在原地没有动。

    “老陈,别在想它了,你忘了上一次,你让它撞伤的事情了。这不是闹着玩的,我们可以不吃野猪肉,但不能再让它给撞伤了。”张连营已经撤离了铁笼子附近,可一看陈东山还不愿意离开,他也就在一边提醒了一句。

    “好好,我马上过去。”陈东山马上就想到了前几天,自己让这野猪给撞伤的事情了,他也不想着要赵中遥的表扬了,只是想别在让野猪给撞伤了。

    这些人,一看野猪从铁笼子里出来了,纷纷躲开,到距离铁笼子有一段距离的草丛之中了。

    那野猪从笼子里出来后,并没有马上逃跑,而是在原地又呆了一会,朝众人看了看,分明是在嘲笑这些人,一次次在一头野猪面前失败了。

    “靠!它这是在嘲笑我们呢!”

    李南松也感觉到了野猪看他们的眼神,分明是不把他们都放在眼里。

    “那又怎么了,谁叫我们都这么笨,连一头野猪都逮不到。”赵中遥看着不远处的野猪那大摇大摆的样子,他也是一肚子火呢!想,自己相当年,那是指挥千军万马的英雄,多少敌人都败到了自己手上,没有想到今天竟然让一个野猪给难住了,想了许多办法,竟然都逮不到它。”

    “赵厂长,那下一步该怎么办,难道我们就这样放过它了。”李南松看着赵中遥,就想听听领导还会有什么安排。

    “还能怎么样,只能暂时放过它了,让它再逍遥几天。我们先回去,再一块研究研究。我就不信,我们就找不到对付它的办法。”赵中遥也是没辙了,只能先带着几个人一起回去了。

    大家听了,也只好点点头,然后由李南松和赵刚抬着那个空的铁笼子,就又顺着来路返回了。

    一路上,大家的心情都不好,毕竟没有捕猎成功,那还得要想办法呢!

    而陈东山更是感觉非常遗憾,明明自己设计的铁笼子已经把野猪给逮着了,就因为他没有把铁笼子上面的小铁门给设计好,就又让野猪从里面撞了出来,这到嘴的肥肉丢了,到嘴的鸭子飞了,怎么不让陈东山心里很不痛快。

    “赵厂长,这---这一次我设计的铁笼子是有些问题,我看,只要再发动一下,一定能够把那野猪给抓着。”

    陈东山现在感觉很没有面子,大家谁都没有搭理他。都不愿意跟他说话呢!毕竟,这一切都是他的原因造成的。要是他把那铁笼子给设计的结实了,又怎么可能让大野猪给跑了。

    这一次捕猎没有成功,陈东山感觉自己是责任重大,看来,还应该将功补过呢!

    “行,那你回去再把你设计的铁笼子一下吧!只是我感觉,你就算是的再结实,怕是都没有用了。”

    “为什么,这一次不就是那个小铁门设计的不够结实吗!我回去后,马上重新设计那个小铁门。到时候,我们把小铁门了之后,再到这山谷里捕猎,那野猪要是再进来的话,它一定是跑不了了。”

    陈东山现在就想着再修改铁笼子,一定要把野猪给逮着的事情。于是一边走,一边就先征求赵中遥的意见。

    可赵中遥说的话,让他十分不解,不明白他要是再把铁笼子了,怎么可能还逮不到野猪呢!

    “陈工,你想,既然这一次你设计的铁笼子让那野猪给逃跑了,你说它还会再钻进你设计的铁笼子吗!你觉得这个野猪是一个‘***’吗!上了一次当了,不会吸取教训,还要再上一次当吗!”

    赵中遥纵然不是一个生物学家,可他在生前也是一个著名的科学家,对于各方面的知识也了解的比较多。(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