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 铁笼子

    赵东山就有些想不明白,现在有没有什么事,赵中遥开什么鸟会呀!于是他就先问了一句张连营。

    张连营一边看着窗外的风景一边心不在焉地说道:“谁知道呢!可能是基地要进新装备了,马上要开始正式生产武器了。现在赵中遥是要做一个开工的动员会吧!”

    张连营自然也不知道赵中遥要开什么会,他只是猜想了一下罢了。

    “呼,是这样,那我们得听听,看看赵中遥在基地开工之后,会给我们俩安排什么样的职务呢!”陈东山和张连营虽然是以军工专家的身份来到基地的。

    可要是基地正式开工后,也会给他们安排一些职务,这也是工作的须要。他们是军工专家,可不是让他们来当顾问的,是有职务在等着他们呢!

    “是呀!要是他给我们安排的职务不怎么样,那我们可就要向刘主任那里告他赵中遥产尊重人才了。”

    两个老家伙,一向是很爱面子的人。虽然这个军工基地只是一个小工厂,还没有发展壮大,可他们俩就想要当一个‘大领导’呢!而不愿意当一个‘小官’呢!

    ---------------------------

    “好了,大家静一下,我来开一个会。”赵中遥看下面人员都在嘀嘀咕咕地说个不听,于是就先维持了一下秩序。

    大家听了赵中遥的话的,自然就安静了下来。

    连陈东山和张连营也只好不在说话了。

    “是这样,我现在召开的这一个会议,不是什么重大的事情,只是一件小事情。可这一件小事情,和地方的老百姓相关,所以,我还是想要先给大家说一说。”

    赵中遥说了之后,就环视了一下四周。

    大家一听是有关老百姓的事情,就一个个睁大的眼睛,有些不明白,他们这个军工厂和地方老百姓有个鸟关系。

    “哦,老张,赵中遥开的会不是什么开工的事情,竟然是和老百姓有关的事,那你说会是什么事。”

    陈东山一听赵中遥的话,他奇怪地又问了一句张连营。

    “谁知道,我们和这里的老百姓没有什么关系呀!我们又没有和他们接触过。”

    张连营听了陈东山的话,他也很奇怪,想不明白,赵中遥怎么会说和老百姓有关的事情。

    “我们别说话了,听赵中遥怎么说吧!”

    陈东山自己不太明白,于是就不再让张连营说什么了,他们俩就是要听听赵中遥开的这个会到底是什么内容。

    赵中遥看了一下大家,之后又继续说道:“其实,我们这一次开会,不是关于人的事情,而是关于一头野猪的事情,我们是要为这一头大野猪开一次会。”

    “哦,是关于一头野猪的事情,我们坐在这里,就是要为一头野猪开会吗!”

    陈东山一听赵中遥这么说,他就奇怪地嘟囔了一句。

    “肯定还是我们之前碰到的野猪了,看来,赵中遥也知道这事了呀!他就是要为那一只野猪开会,看大家要怎么对付那一头野猪呢!

    可赵中遥什么时候看到了那一头野猪,他一直在工厂里呆着,他怎么会知道那野猪的事情。”

    张连营一听赵中遥的话,他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不明白赵中遥怎么知道那一头野猪的事情。

    “是呀!这野猪的事情,不是只有我们知道吗!虽然上一次孙大卫对赵中遥说了我们在试爆手榴弹时碰到了一头野猪,可那野猪早就没影了,还往那里去找。”

    陈东山也想不明白,不知道赵中遥是怎么知道了那野猪的事情。

    “老陈,先别猜测了,先听听赵中遥怎么说吧!他肯定会说自己是如何看到那一头大野猪的。”

    “嗯!那我们先听听再说吧!”

    两人又嘀咕了一阵,就又不说话了。

    赵中遥又开始讲了起来。

    “我要说的那一头野猪,我相大家也有很多人看到了,就是在这一处山谷之中的那一头大野猪。它可以说危害四方了。不但撞伤了我们基地的同志,还把村民们也撞伤了。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我决定在基地正式开工之前,一定要把那一头大野猪给收拾了,要不然,等我们所有的工人们都来了之后,那就会有麻烦了。

    毕竟,现在基地还没有女工。只有男工。要是有了女工,在山谷之中碰到了野猪,那是多危险的事情。

    所以说,为了基地和当地老百姓的安全,我决定要把这野猪给干掉了。

    只是我也了解了一些情况,昨天我去了附近的一个叫朱家庄的村子。

    从一个村民们口中知道,这一头大野猪经常偷吃他们村子附近的庄稼,还把一个村里的老头给撞伤了。

    村民们现在很无奈,本来他们要是有打猎的枪支的话,是可以把这野猪给干掉的,可现在他们没有了枪支,当地政府不允许私人拥有枪支。

    他们也想了很多办法,还在山谷中挖了不少陷阱,想要逮住那野猪,可是一次次都失败了。

    那天我碰到了那个村民,他就说这野猪实在是太厉害了,不是一般人能够对付的。看来这野猪是这个山谷里面的野猪王,它非常狡猾。只要是挖在地上的陷阱,它都能够用鼻子闻出来。所以说,村民们在山谷里挖的陷阱,根本逮不住野猪,倒是能逮住一些兔子和獾,之类的小动物。

    村民们听说我们这里有一个江海机械厂,就想要让我们帮他们想想办法,看是不是能够研制一种铁笼子,可以把野猪给抓住。

    其实,大家也知道,挖陷阱都不容易逮住野猪,那用铁笼子,又怎么能够逮住野猪。

    不过,不管行不行,我们都要试一试。

    当然,大家也会说,那我们直接用手榴弹不就可以对付那野猪了。说这话,当然也有些道理。可我想,用手榴弹去炸野猪,那只有到了实在没有办法的时候,才去这样做吧!

    我们这个工厂,可并不是普通的工厂,我们是一个军工基地。我们的保密工作是很重要的。

    如果用手榴弹炸野猪,那声音不是很大吗!到时候,老百姓一定能听到,他们说不定会到山谷里看热闹的,这样,一但让他们看到了我们有手榴弹这种武器,那不就等于告诉他们,我们这个基地是一个军工厂了。

    所以说,现在要收拾这一头野猪,先不考虑用手榴弹的事情。我想,大家还是先考虑一下如何用普通的方法来收拾这一头大野猪。

    实在是没有办法的时候,我们再考虑用手榴弹吧!反正,现在是不能用。

    好了,我现在开这个会,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要集思广益,要大家一起想办法把那一头大野猪给逮着了。

    最好是能够设计一种带有机关的铁笼子,能够把野猪引进去,然后活捉到野猪,那才是最好的事情。

    我开这一个会,并没有别的事情,就是关于逮野猪的事情,大家散会后,就可以想办法了。喜欢设计武器的同志,也可以设计一个铁笼子。设计好后,可以给我看看,我要是觉得可以的话,就让工人们生产出来,看看有没有用。要是有用,那谁设计的铁笼子,我一定会奖励他的。”

    赵中遥说完话之后,大家马上就开始议论纷纷了。

    “哦,是逮野猪呀!我还以为是研制什么新武器呢!”

    “是呀!这一次开会,竟然是为了逮一头大野猪,真是好笑。”

    “哎,也别这么说,你们以为逮野猪是容易的吗!有本事,你们设计一种铁笼子,把野猪给逮住看看。”

    “哦,说的也是,看来这逮野猪的工作也不可小看呀!我们还是要慢慢想办法呀!”

    ----------------------------------

    工人们听了赵中遥的话,在嘻笑了一阵之后,也认真地在想着要如何对付这一头大野猪呢!

    陈东山和张连营现在听了赵中遥的话,终于是明白怎么回事了。

    “老张,看来赵中遥也知道了那一头大野猪的事情了,我们要不要也设计一种铁笼子试试看。不管怎么说,我们俩可算是这里最有知识和文化的军专家了,总不能在这一次设计铁笼子的比赛中输给普通的工人吧!”

    陈东山一听赵中遥说什么逮野猪的事情,他也有些兴奋了。就想要设计一种‘先进’的铁笼子,好把野猪给逮着呢!

    “没错,我们俩决不能在这事情上输给别人,不就是一个铁笼子吗!我们设计出来的一定会超过那些工人们设计的。”

    张连营也很自信,感觉自己在设计手榴弹方面,可能不如赵中遥,可设计一个铁笼子,那绝对不是什么难事,他们一定要比这些工人们做的好。

    “好,我们这一次再和赵中遥较量一下,看看,他自己能不能设计出什么先进的铁笼子。”

    两个老家伙为这点小事,就又想和赵中遥较量一下呢!

    其实,这两个老家伙是完全想错了,这一次设计铁笼子的事情,赵中遥根本就不会去做这事,他一个厂长,怎么以干这些微不足道的事情。

    ----------------------------

    开完会后,赵中遥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他并没有设计什么先进的铁笼子,只是在修改自己之前设计的手榴弹消音器呢!这才是他最关心的事情。

    至于设计什么铁笼子的事情,那则完全有普通的工人们去做就行了。要是陈东山和张连营愿意去做这事的话,赵中遥也不会反对的。

    现在陈东山和张连营就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之中。他们俩现在共用一间办公室,可以在一起商量着设计武器的事情。

    回到了办公室里,两个老家伙,就开始构思他们想要设计的带有机会的‘先进’铁笼子了。

    “喂!老陈,你说我们要设计一种什么样的铁笼子。要怎么设计一种机关,能够把野猪给逮着。”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想象着没有什么难度,可一但真正去实施的时候,才会感觉有些无从下手。

    “这样,我们小时候不是都玩过一种夹老鼠的铁笼子吗!我们就设计那样的铁笼子就行了。”

    陈东山自己也不知道设计什么样的铁笼子好,他也没有干过这事情,之前设计都是军工武器,那设计过什么带机关的铁笼子这事情。

    只是由铁笼子这事情,联想到了他们小时候玩的逮老鼠用的铁笼子,就想着把那个铁笼子给放成成可以逮野猪的铁笼子。

    “哈哈!老陈,那只是逮老鼠的,现在我们要逮的可是野猪,并且还是野猪谷里的野猪王,你说用普通的逮老鼠的笼子,能逮住野猪王吗!”

    张连营一听陈东山的话,他感觉有些可笑,怎么能用逮老鼠的铁笼子来逮野猪。

    “老张,我说的只是一个原理,也就是说,是用逮老鼠的铁笼子的原理来设计我们逮野猪的铁笼子,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要不这样,那你说要设计一种什么样的铁笼子,并且还带在逮野猪的机关,你做过这事吗!我反正是想不到别的什么办法。”

    陈东山看张连营对于自己的提议还满不在乎,于是他就又解释了一下。

    “嗯!有道理,看来也只能这样了。我也不知道设计什么样的铁笼子好呢!既然,没有别的办法,那就用逮老鼠的铁笼子吧!”

    其实,张连营自己也不知道要设计一种什么样的铁笼子才能够把野猪给逮着。听了陈东山的话,他也只能从模仿逮老鼠的铁笼子入手了。毕竟,这样的铁笼子,对于上了岁数的人来说,那是有印象的。

    “好,那就这样,我们俩一起设计吧!看谁设计的事好一些。”陈东山和张连营商量好后,就分别坐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开始工作了。

    由于逮老鼠的铁笼子结构简单,里面的机关也没有什么难度。陈东山和张连营,只用了两个小时就都设计好了。(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