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手榴弹如何消音

    陈东山和张连营试爆手榴弹那天的天气刚好不稳定,一会儿是晴空万里一会儿又是阴云密布,所以,就算是手榴弹爆炸的声音很大,村民们可能也听到了,他们也不会把那爆炸声当成是手榴弹的声音,只会当成是打雷的声音呢!

    要是他们对那一天的爆炸声怀疑的话,刚才赵中遥在村子里走访时,那个村民大叔就一定会问赵中遥那天的爆炸声是怎么回事了。

    可刚才赵中遥到村子里时,那村民大叔根本没有问赵中遥那天山谷中那一声巨大的爆炸声的事情,这只能说明,村民们根本不在意那一天的爆炸声。

    可不管怎么样,赵中遥是不能掉以轻心的。只是偶尔一次,村民们会把那声音当成是打雷声。可要是再出现一次,还是在大晴天,那村民们可就有可能怀疑了。

    “不,决不能让村民们怀疑我们这个工厂是一个军工厂,要是那样的话,就麻烦了。他们要是知道我们这个基地是军工厂,那一定会冒险来偷枪呢!这种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对于基地和村民们来说,那都是危险的事情。”

    赵中遥知道,现在他要想把那野猪给干掉,就要研制他的新式手榴弹。可新式手榴弹要是在试验时,那巨大的爆炸声,说不定就会让村民们听到,他们就会怀疑到江海机械厂。

    “不,决不能让村民们知道我们江海机械厂是一个军工厂。”赵中遥知道对于一个军工基地来说,安全和保密工作是头等大事,这决不是闹着玩的。

    “可我要怎么办呢!怎么才能既可以把野猪给干掉,又不会让村民们怀疑什么呢!”

    赵中遥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看着自己之前设计好的m68式手雷,就又在冥思苦想呢!

    “哎,要是我能够降低手榴弹在爆炸时的声音,那不就可以不让村民们听到了吗!”

    赵中遥之前在和陈东山张连营讨论手榴弹的研制工作时,就说他们俩设计的手榴弹是‘雷声大雨点小。’而自己设计的手榴弹是‘雷声小雨点大’。

    可当时赵中遥只是这么一说,只是指责陈东山和张连营他们俩设计的手榴弹不怎么样。

    当时,赵中遥还真没有考虑如何降低手榴弹爆炸时的声音。现在才知道,自己真的是须要设计一种这样‘高级手榴弹’呢!

    “可要如何才能够做到‘雷声小雨点大’呢!”赵中遥又把自己的设计图从抽屉里拿出来再仔细看着。

    “减小声音,减小声音,消音器!”

    赵中遥从减小声音这个想法,一下子就想到了枪支上面装的消音器这种东西。

    在一些谍战影片中,一般的特工人员使用的手枪上面都有特制的消音器,这是为了保证特工人员,在进行暗杀活动时,尽量减少自己被暴露的可能。

    赵中遥作为一个从二十一世纪重生到这个科技相对落后的平行空间的一个军工科学家,他十分清楚,枪支上面的消音器的工作原理是什么,消音器是如何做到让手枪在射击时发出很小的声音的。

    “靠!我是不是可以做一个手榴弹消音器。”

    赵中遥由枪支的消音器,就想到了手榴弹的消音器。只是在他生前的那个世界上,虽然早就有枪支的消音器了,可从来就没有什么手榴弹的消音器。也从来没有什么人研制过什么手榴弹消音器这玩意。

    “嗯!就这样,我设计一个手榴弹消音器。然后安装到我要研制的新式m68式手雷上面,这样就可以让手雷在爆炸时不会产生大多的声音。”

    对于这一个手榴弹消音器的奇思妙想,赵中遥自己都感觉自己还真是够‘聪明’。这种触类旁通的想法,他都能想出来。

    “消音器!消音器是什么玩意。”

    赵中遥虽然早就听说过消音器,也知道消音器的工作原理,可当他要真正设计一款手榴弹的消音器时,也不得不先搜索一下记忆中消音器是一种什么样的玩意。

    消音器其实是一种很简单的军工产品,就是一个金属管子,然后在上面钻了一些小孔。

    别看这消音器制作简单,可它的功能却不简单。能够把枪支射击时的巨大声音减小到只能在二十米之内听到。这也算是一个了不起的发明。

    消音器的工作原理其实也很简单。就是把子弹出枪口时的声音转化成一种气流通过金属小孔的声音。

    因为枪支射击时的巨大声音,都是因为子弹被高温气体以极高的速度推出枪膛后,在枪管里的高温高压气体,在出枪膛的一瞬间,突然减压所至的。

    这种声音就象是我们在一些红酒酒瓶上面的木塞子是一样的。当我们猛地把酒瓶上面的木塞子拔下来时,我们是不是也会听到‘砰’的一声。

    枪支的声音也是一样。只是子弹里面的火药产生的高温高压气体比普通的酒瓶中的气体要强的多。所以,子弹出膛的声音,自然也要比木塞子拨开酒瓶的声音大多了。

    而消音器的作用,就是让子弹在出膛的一瞬间,让里面的高温高压气体,并没有一下子施放出来。

    因为在枪管的端口还接了一节消音器。这一节消音器相当于又加长了节枪管。当子弹从枪管里射出来时,枪管里面的高温高压气体并没有一下子就施放出来,而是在消音器中得到了一个缓冲,这样自然就会减小子弹出膛时的声音了。

    打个形象的比喻,就比如是一个铁球掉到草地上的声音,肯定要比掉在水泥地上的声音小多了。

    这就是因为草地可以对铁球的动能产生一个缓冲的过程。而水泥地就很难产生这个缓冲的过程,只能让这个动能一下子爆发出来,所以说,铁球掉到水泥地上的声音要比掉在草地上的声音是大多了。

    赵中遥想要研制的手榴弹消音器,也是同样的道理,他想在手雷的外面,再罩一个留有小孔的铁罩子,这样在手雷爆炸的一瞬间,也可以有效地减少手雷爆炸时的声音。

    “没错,就这么着,我先把这个手榴弹消音器设计出来再说。”赵中遥想好之后,就又在原来设计的m68式手雷的设计图的旁边,又设计了一个手榴弹消音器的图纸。

    由于这个手榴弹消音器的图纸相对于设计一个手榴弹来说,那是简单了不少。于是,赵中遥差不多只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就把手榴弹消音器的图纸给画了出来。

    “嗯!不错,就是它了。”赵中遥设计好后,就又先放到了抽屉里。

    对于赵中遥来说,他知道要用自己设计的m68工手雷对付一头大野猪,那肯定不在话下。

    可不管怎么样,用手榴弹炸野猪,这有些大材小用了。要是有别的更好的办法,赵中遥还是不愿意用这种办法。

    不说浪费不浪费火药的问题,关键是用手榴弹炸野猪,有可能让村民们发现。纵然是赵中遥现在已经设计出了手榴弹消音器这种新奇的玩意。

    可赵中遥也十分清楚,就算是手榴弹上装上消音器,也绝对不会象手枪上装上消音器那么管用。

    要知道枪支中的子弹是从枪管中‘崩’出来后,在枪口形成的一股气压爆裂的声音。

    而手榴弹爆炸的声音可和枪支射击的声音又不大一样。

    手榴弹爆炸的声音要远比枪支射击的声音大多了。原因是打比里面的火药比一颗子弹里面的火药是多的多。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手榴弹和爆炸原理和枪支射击的原理是一样的。都是利用火药在爆炸时产生的高温高压气体,然后让这些高温高压气体推动‘弹片’进行攻击敌人的行为。

    只不过,枪支中的子弹在爆炸后,它产生的高温高压气体被枪管束缚在了枪膛之中,它只能推动一颗子弹以极快的速度冲出枪膛。

    而手榴弹则不一样,它是让整个弹体四分五裂,然后让里面的火药产生的高温高压气体推动弹体四分五裂后的碎片向四周射击。

    这样以来,用消音器约束枪管里的气体自然要比用消音器约束手榴弹中的气体要容易的多。前者是由枪管本身在一直约束着这种高温高压气体呢!

    而后者没有枪管,高温高压气体从手榴弹一爆炸开始,就不受什么约束。想要现手榴弹外面再设计一种消音器来约束这种高温高压气体,实在是有些困难。

    所以说,赵中遥也知道,就算是自己设计出来了这种手榴弹消音器,也完全不可能象枪支上面的消音器那么有用。

    当然,可以在幅度地减少手榴弹爆炸时的声波传播距离,还是有可能的。这样以来,也就等于是给手榴弹‘消音’了。

    也就是说,手榴弹上面的消音器,也只是能降低一下手榴弹在爆炸时的声音分贝。根本不可能真正做到让手榴弹在爆炸时没有什么声音。

    只要能够让手榴弹在爆炸时产生的声音在一定距离内能够听到已经是不错了。

    所以说,赵中遥在设计好了他的新式手榴弹还有新式手榴弹消音器之后,他也没有打算这一次干掉那一头危害四方的大野猪时,就用他研制的m68式手雷。他还是想先用一些普通的方法试试,毕竟就是一头大野猪吗!又不是敌人的千军万马,根本没有必要动用什么军事武器。

    赵中遥在当天回到了工厂后,并没有对别人说他去了朱家村的事情。他只是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把新式手雷还有手榴弹消音器都设计好,又放到了自己办公桌的抽屉里。

    第二天上午,赵中遥就先召开了一个全体职工大会。决定要把‘野猪’的问题,放到全体职工大会上共同讨论一番。

    俗话说,‘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只要关于集思广益,还是可以想出许多有用的办法的。

    对于赵中遥去了朱家村的事,只要赵中遥不说,当然大家是不会知道的。怎么说,赵中遥也是这个基地的厂长,他的行为是不受限制的,没有人能管得住他。

    可赵中遥知道,现在自己也要给大家说一下,自己去了那个村子的事情,要大家知道,这一头大野猪确实是危害四方,是须要大家一起努力把它除掉了。

    现在全体职工都到了会议室之中。

    就连陈东山和张连营现在也老老实实地坐到了会议室之中,他们俩自从上一次让赵中遥给吓唬住后,就变得很老实了。特别是这一次,他们研制的手榴弹连一头野猪都没有炸到,这已经是很丢人的事情了。

    虽然这事情,只有陈东山张连营和孙大卫知道。可他们都知道那手榴弹根本不算是什么先进的手榴弹,只能算是一种‘雷声大雨点小’的没有什么用的手榴弹。

    陈东山和张连营已经知道,自己那点军工技术,在人家赵中遥面前实在是算不了什么,人家连导弹都能研制,这些手榴弹和枪支武器又算的了什么,又怎么可能会难住人家赵中遥。

    “好了,大家都到齐了。我们现在开一个会。”

    赵中遥说完之后,就用平静地目光看着大家。他并没有说要开什么会,大家听了,自然就开始猜测起来。

    陈东山和张连营两个老家伙坐会议室的最后面。前面有许多工人们把他们俩挡在了众人的视线之外。要不是特别注意他们,还真就没有人发现他也来参加会议了。

    可赵中遥是坐在主席台上的。这个主席台自然要比会议室中的其他地方要高出半尺的高度。赵中遥还是可以看到陈东山和张连营坐在会议室最后面的一个角落里。

    现在两个老家伙一听赵中遥说要开一个会,可也没有说要开什么会,两人就开始小声的嘀咕起来。

    “喂!老张,你说赵中遥要开什么会,怎么之前也没有通知呢!我们刚吃过饭,就叫我们来开会。”陈东山有些不乐意地看着张连营问道。(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