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 猎人让猎物给撞了

    听了孙大卫的解释,陈东山这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他也就放心了。没有刚才那么紧张了。

    “这么说,就是一头野猪从远处走来了。”

    “肯定是了,大家注意了,别在发出什么动静。”孙大卫叫大家尽量别弄出声音,以免把野猪给惊走了。

    三个人都蹲在一块岩石后面,然后等着那野猪慢慢地靠近。

    “个头还真够大的,要是真逮着了,够我们基地所有人吃上几天了。”张连营看着不远处的一头肥大的野猪,感觉有些想要流口水了。就想着要如何吃掉这一头野猪,好饱一饱口福。

    “嘘!别说话,我要开始仍手榴弹了。”

    孙大卫看野猪距离他们的距离是越来越近了,他准备开始攻击了。

    “好,小心一些,一定要仍准了。就这一颗,你可别放空炮。”张连营看了看孙大卫,就怕他把手榴弹给浪费了。

    “放心,我之前也进行手榴弹试爆,肯定能仍准的。”孙大卫还很自信,他感觉自己是很有经验的。

    “赶紧仍,我感觉它发现我们了。”

    陈东山刚才盯着那野猪,他看到那一头肥大的野猪先是吃了几颗野果实,然后就抬头四下看了看。似乎感觉到周围情况不对,他想要逃跑呢!

    “快快快!他要逃跑了。”陈大山在一边催促着孙大卫。

    孙大卫这才赶紧拧开了手榴弹手柄上的小盖子,然后拉出引信,再猛在往下一拉。

    那手榴弹的引信就开始冒白烟了。“嗖”的一声。孙大卫把手榴弹给仍了出去。

    “砰!”一声巨响之后,孙大卫和陈东山还张连营都感觉耳朵在嗡嗡之叫。周围的一切都听不到了。

    “这手榴弹,怎么这么响。”孙大卫捂着耳朵,半天还没有反应过来。

    陈东山和张连营也都捂着耳朵,趴在地上,仿佛是让手榴弹的巨响给震晕了一样。

    “哎,你们这是怎么了,手榴弹都响过了,怎么还趴在地上呢!”孙大卫过去推了陈东山一把。

    陈东山这才反应过来,从地上爬了起来。

    张连营也慢慢地反应了过来。两人看来也让这手榴弹的巨响吓的够呛。

    “老张,这手榴弹怎么这么响,完全不象是我们之前研制的手榴弹。”陈东山和张连营之前也研制过很多种手榴弹,也进行过试爆,从来没有感觉象今天爆炸的手榴弹这么响过。

    “是呀!我们不就用了一种全新的合金钢材料,怎么会产生这么大的声音。”张连营也很奇怪,他们俩当时,只是想用一种新材料,能够增加手榴弹的爆炸威力,也就是说,想让手榴弹具有更大的杀伤力,可以增长杀伤范围,可他们从来都不想让手榴弹产生如此巨大的声音。

    “这可真是出乎我们的意料呀!等一会,回去之后,我们要再研究一下那种新材料。”

    这一次试爆,陈东山和张连营之所以要跟着孙大卫来到这山里,除了要帮助打猎外,他们俩作为这一种手榴弹的设计者,自然也要检查一下这种新型手榴弹的威力了。

    “好了,现在不说手榴弹的事情了,赶紧看看那一头野猪怎么样了,我看八成那野猪已经让我们研制的先进手榴弹炸开了花了。”陈东山想,这手榴弹的威力这么大,那野猪还能好的了吗!

    “走,赶紧去看看。”孙大卫自然也想知道自己仍的这一枚手榴弹到底有没有炸伤野猪。

    要知道刚才大家只是听到手榴弹的巨响。可手榴弹巨响之后,就没有什么声音了。仿佛他们根本不是来炸野猪的,而是在试爆手榴弹呢!

    “那还用说,我研制的手榴弹威力这么大,野猪估计已经一命呜呼了。”张连营还很自信。感觉他研制的手榴弹威力这么大,炸一头野猪还是跟玩的一样。

    三个人等耳朵回复正常了,就慢慢地从那一块巨石的后面,站了出来,然后顺着一条小路,向谷底走去。

    快要走到刚才孙大卫仍手榴弹的地方时,他们已经看到不远处地上有一个大坑。一些杂草和小树枝散落在这一条小路两边。可并没有看到野猪的影子。

    “哎,野猪呢!野猪到哪去了。”

    三个人还很奇怪,他们只是看到刚才手榴弹把地面炸出了一个大坑,可并没有看到野猪的踪迹。

    “找找吧!我估计,野猪是让手榴弹给炸飞了,现在可能落到附近的草丛里了。”

    孙在卫看前面的草地上只有一个大坑,而没有野猪的影子,他感觉是他那手榴弹的强大威力,把野猪给炸飞了。

    因为从理论上来说,这是完全可能的。手榴弹在爆炸中心点,也可以产生强大的冲击波,足可以把一头大肥猪,冲到空中去。

    三个人这就开始分头在附近寻找呢!

    可找着找着,陈东山突然就大叫了一声。

    “啊!它在这。”

    孙大卫和张连营听了,就赶紧走到了陈东山的跟前。

    这时,孙大卫就惊奇地看到,不远处的草丛之中,有一头大肥猪站在那里,然后抬着看着他们。身体上面似乎也没有什么伤。只是它的的眼神好象很痴呆,只是站在那里,一点动静也没有。

    “怎么回事,这野猪身上怎么没有伤。”

    陈东山看着眼前的野猪,他有些不明白。那么强大威力的手榴弹,怎么没有在野猪身上炸出什么伤呢!

    “是呀!这是怎么回事,野猪身上怎么没有一点伤。”孙大卫看着眼前的野猪,他也感觉很奇怪。

    “可能在身体后面吧!我们过去看看,我感觉这野猪已经完蛋了,它只是站在那里罢了。”

    张连营想,手榴弹的威力那么大,看来,这野猪八成是完蛋了,只是还在站立着罢了。

    “怎么可能,野猪要是让手榴弹给炸死了,那怎么还能站着呢!”孙大卫听了张连营的话,他有些不相信。

    “那我们就到野猪的身体后面看看。”

    三个人一商量,就想要绕到野猪的身体后面去。

    张连营和孙大卫走在前面。陈东山还在原地没有动。

    当张连营和孙大卫快要走到野猪跟前时,那野猪竟然突然间就窜了起来。

    这一切都来的很快,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陈东山更是没有想到眼前的野猪会突然间窜起来,他还想野猪已经完蛋了,只是还在站着罢了。

    所以说,当他看到野猪窜起来时,就也吓傻了。只是呆呆地站地原地,竟然一动不动地看着野猪向自己扑来。

    “啊!”

    陈东山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量一下子就把他撞倒在地。

    野猪扑倒了陈东山后,就又飞快地逃走了。

    一切只发生在几秒钟之内。张连营和孙大卫也都没有反应过来。

    “老陈!”

    张连营一看野猪把陈东山给扑倒了,他赶紧就向陈东山倒地的地方跑去。

    孙大卫自然也跑了过去。

    两人到了陈东山的跟前,看到陈东山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呢!

    “啊!痛死我了,痛死我了。”陈东山看来是让野猪给撞伤了。他捂着肚子,不愿意站起来了。

    “老陈,你怎么样。”张连营走过去,把老陈从地上扶了起来。“我只是肚子疼。”陈东山颤颤巍巍从地上站了起来。右手还在捂着肚子。

    “这---这野猪怎么会没有事呢!那手榴弹的威力不是很大吗!怎么连一头野猪也炸不死呀!”

    孙大卫看刚才那野猪竟然是毫发无损,他就很奇怪了。

    “问你呢!孙大卫,你是怎么仍的手榴弹,根本就没有仍到野猪身边吗!”张连营听孙大卫口气,是说他们俩设计的手榴弹不怎么样,于是就辩解了一句。

    “我肯定仍到野猪身边了,我看到手榴弹就是在野猪身边爆炸的。”孙大卫很自信,他刚才仍出去的手榴弹就是在野猪身边爆炸的,他看的清清楚楚。虽然当时,他也很害怕,让手榴弹的巨响给震住了,可他把手榴弹仍出去时,确实也看了一下手榴弹的飞行方向,正是野猪藏身的地方。

    “你仍到了野猪身边,那野猪怎么毫发无损,这怎么可能。一定是你没有仍到野猪身边。”

    张连营不相信孙大卫的话,于是就又教训了孙在卫一句。

    “老张,小孙说的不错,我也看到了,手榴弹是仍到了野猪的身边,并且在野猪身边爆炸了。”

    陈东山刚才也看到了手榴弹是在野猪身边爆炸的,他看张连营在责怪孙大卫,他就替孙大卫说了一句。

    “老陈,这么说,是我们研制的手榴弹不怎么样了。连一头野猪也炸不住。”张连营看陈东山也在替孙大卫说话,他也就不好再责怪孙大卫了。

    “是呀!是我们研制的手榴弹不怎么样。”陈东山听了孙大卫的话。他自己也看到了手榴弹是在野猪身边爆炸了。于是他不得不承认是自己研制的手榴弹不怎么样了。

    “老陈,可刚才手榴弹爆炸的声音很大呀!我们三个不都感觉有些震耳欲聋地动山摇呀!”

    张连营还是想不明白,威力如此巨大的手榴弹,愣是连一头野猪都没有炸死,这是何等奇怪的事情。

    “陈工,张工。虽然我不是一个军工专家,可我也在军工基地当了几年的工人了。手榴弹我也生产了好多种。我感觉手榴弹的威力不在于爆炸时的声音多大,而在于爆炸后产生的碎片有多少。只有爆炸时产生的碎片越多的手榴弹才是最有威力的手榴弹,而不能用爆炸时的声音来判断手榴弹的威力,这是没有什么科学依据的。”

    孙大卫纵然不是一个军工专家,也没有设计研制过什么武器,可他对于武器的了解一点也不比军工专家差。对于手榴弹爆炸威力的情况,他也了解了不少。

    “孙大卫,你的意思是说,我们俩研制的手榴弹不怎么样了。”张连营听了孙大卫的话,他就有些不服了。

    “没错,我感觉你们二位研制的手榴弹,只是爆炸的声音比较大罢了,而爆炸时产生的破片并不多。这也就导致了,手榴弹在爆炸时,并没有炸到野猪。

    你们看,这山谷里面有很多小树,还有一些野草。这些东西都会在手榴弹爆炸时起到保护野猪的作用。如果手榴弹在草丛之中爆炸时,产生的破片并不多,那样的话,势必就会让野猪躲过这一劫了。”

    孙大卫现在已经可以肯定,他刚才仍的手榴弹之所以没有炸死野猪,就是因为这种手榴弹爆炸时产生的破片太少。野猪又是藏在草丛之中,这样以来,自然就让手榴弹的杀伤威力减小了。野猪也就侥幸逃脱了。

    听了孙大卫的话,陈东山只是痛苦地点了点头。

    而张连营现在虽然有些不服,可看人家孙大卫说的很有道理,他也就只能张着嘴说不出话来了。

    “老张,我们还是回去吧!我肚子好痛,我要回去休息一下。别管什么野猪不野猪了。还是赶紧回到基地吧!别等一会,又冒出了一只野狼,那我们可就完蛋了。现在唯一的武器——手榴弹也仍给野猪了。要是再碰到野狼,那我们三个可就要交待在这了。”陈东山本来就胆小,现在又让野猪给撞了一下,他是一分钟也不愿意呆在这山谷之中了。

    “行,赶紧回去吧!老陈,怎么样,能不能走路。”张连营看陈东山表情很痛苦,他就先关心地问了一句。

    “试试看吧!”

    陈东山就想要自己走回去。

    可他刚走几步,就又突然摔倒了。

    “老陈,怎么回事。”张连营赶紧又过去把陈东山给扶了起来。“我的腿上好象也有伤。”陈东山一边说,一边慢慢地蹲在地上挽起了裤腿。

    这时,他才看到,他的小腿上也有伤,是一大块淤青伤,看来可能是刚才陈东山让野猪给撞倒时,让地面上的岩石棱角给硌的。只是当时,他只感觉到了肚子很痛。对于腿上的伤,他还没有感觉到呢!现在一走路,他才又感觉出来了。(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