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 走进密林

    “什么,找手榴弹,你就把手榴弹放在这花坛里面吗!”张连营一听孙大卫的话,就吃惊地看着他。

    陈东山听了,也是一脸吃惊的样子。他还想,孙大卫就是一个‘采花贼’呢!这样看来,是他‘冤枉’人家小孙了。

    “是呀!就一枚手榴弹吗!我还能放哪去,也没有必要放到军械仓库吗!”孙大卫一边说一边在花坛里面寻找着。

    “好了,赶紧找到出发吧!”张连营不想和孙大卫啰嗦了,他只想着早一点去打猎呢!

    “真是奇怪了,我就放在这两个花盆之间的吗!怎么现在不见了。”孙大卫一看,自己放置的手榴弹不见了,心里就一阵紧张。要知道,他这样乱放武器,还找不到了。要是让赵厂长知道了,那他的后果可能会很严重,至少也得背一个处分了。

    “再仔细找找,这个花坛不会有人来的。我们现在工厂里面全都是老爷们,又没有女人,谁会到这花坛里面采花。你只要放到这里面了,应该不会有人发现的。”张连营就要让孙大卫赶紧再找一找。

    孙大卫不用说,那自然是在花坛里面到处找了起来。花坛里面虽然没有多大地方,可里面长着一些花草,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到这里面有没有手榴弹。

    孙大卫仔细寻找了一会,终于在另一个花盆的后面找到了他的手榴弹。

    只是他看到他的手榴弹竟然被埋进了土里有一半的程度,好象是有人故意这么做的一样。

    “哎,我找到手榴弹了。这是怎么回事,我明明是放置在这个花盆后面的吗!怎么跑到了另一个花盆后面,还插在了土里。”

    孙大卫虽然是把手榴弹给找到了。可让他奇怪的是,他放置的手榴弹不但移动了位置,并且还插到了泥土之中,这是让他无法解释的现象。

    张连营和陈东山听了孙大卫的声音,就也来到了他的身边。

    “不是找到了吗!赶紧拨出来,我们去打猎吧!”

    张连营可不想这手榴弹怎么会跑到另一个花盆后面,还插在泥土之中的,他只想着赶紧去打猎呢!

    “是呀!孙大卫,你别的大惊小怪了,赶紧拿着手榴弹出来吧!”陈东山也在一边吆喝道。

    “好,我这就出去。”孙大卫一边说一边把手榴弹从泥土中拔了出来。可他刚一把手榴弹拨出来,就看到在手榴弹的下面,竟然是一个耗子洞。

    “啊,奶奶的,看来,我的手榴弹竟然是让耗子偷走的呀!要不是这手榴弹的弹头比手柄要粗一些。那这个手榴弹就让这一只大耗子给拖到洞里去了。”

    孙大卫看着眼前的一切,他是又好气又好笑。

    陈东山和张连营也没有想到,在手榴弹的下面,竟然是一个耗子洞。这手榴弹竟然是让耗子拖过来的。

    “哈哈,这军工厂的耗子也真够胆大的,竟然把手榴弹当成是食物了。这是不是饿的抓狂了才做这样危险的事情。”

    “可能是吧!军工基地里面的耗子没有什么可以吃的。唯一能吃的就是弹药和武器了。它们除了吃这些东西,好象没有什么可吃的。”

    陈东山和张连营看着眼前的耗子洞,也在一边好奇的议论起来。他们俩现在似乎也不在想着打猎的事情了,倒是想这个耗子是如何看上这一枚手榴弹的。

    “陈工,张工,幸亏你们设计的手榴弹的引信有一个盖子,要不然,这一只耗子要是把这手榴弹的引信给咬了,那说不定这一枚手榴弹已经爆炸了。到时候,它不是炸死了一头野猪,而是炸死了一头耗子呀!”

    孙大卫看着手榴弹引信盖子上的咬痕,心里还有些后怕。想,要是这一枚手榴弹在半夜时候,突然让一只老鼠给引爆了,那可真成了天大的笑话了。

    而他孙大卫,要是让赵厂长知道是他把手榴弹放在这个花坛里的,那他的结果自然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那还用说,我们俩设计的这一款新式手榴弹不但威力无比,在安全方面也做了精心的考虑。”

    张连营和陈东山一听孙大卫夸他们的话,两人都露出了自信的笑容。张连营更是在孙大卫面前自卖自夸呢!

    “行了,小孙,别在这里研究什么手榴弹了,赶紧出来,我们还有正事要干呢!”陈东山看孙大卫还在研究手里的手榴弹,他就在一边催促起来。

    “好,我们出发。”孙大卫这才拿着手榴弹从花坛里面出来了。

    三个人这才又高高兴兴地向大门口走去。

    到了大门口,孙大卫把通行证给门卫看了一下。

    门卫一看三个人拿着赵厂长开的通行证,自然就没有阻拦,让他们三个人拿着手榴弹出去了。

    三个人出了工厂,顺着一条小路,就来到了野猪谷里面。

    现在正是夏天的时候,山谷之中各种植被十分茂密。天气又没有什么风。三个人一进入树林,就感觉到十分的闷热。

    “这天气,可真让有受不了。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出来了。在家里呆着看看报纸多好。”

    一进入树林之中,陈东山就有些后悔了,毕竟,他的年龄最大,体力上也吃不消。还有他之前也从来没有进过什么茂密的树林,看着眼前的一片树林,他还有些害怕呢!

    “哎呦!这里面的蚊子可真多。”张连营也没有想到,看上去山清水秀的地方,怎么走到这里面,会是这么难受的情况,光这到处乱飞的蚊虫就够人受的了。

    “怎么了,你们俩还想不想吃野猪肉了。怎么,这一点苦都受不了。人家野猪成年生活在这深山老林那又怎么了。你们应该多几人家野猪同志学习。”

    和陈东山张连营相处的时间久了。孙大卫也不把他们当成是高高在上的专家了,也只当是自己要好的朋友。

    “小孙,说什么呢!照你这么说的话,我们都别打猎了。既然野猪同志有这么多优点,我们还好意思吃人家吗!”

    三个人一边走一边开玩笑,很快就来到了之前,李成遭遇到野猪的地方。

    “嘘!”

    到了这个目标区域,孙大卫让大家都停了下来。

    “就是这里,前几天,李成就是在这个地方遭遇到野猪的。我们就在这看看,会不会碰到野猪。”

    三个人商量了一下,然后就静静地坐在一块大石头上。

    “现在都别说话。我们要静静地听四周的动静。”孙大卫在两个知识分子面前,感觉自己就是一个老练的猎人,在教两个小徒弟打猎呢!

    陈东山和孙连营听了孙大卫的话,自然也都静静地和孙大卫呆在一起,不敢再大声说话了。

    陈东山这人年龄大胆子小,四周一下子静了下来,他只感觉到息的心在砰砰之跳。

    “小孙,你说这山里面会不会有野狼。”陈东山胆子小,一想到之前,孙大卫说这山里面,有过野狼的事情,他的心就揪到了一起。

    孙大卫一看陈东山那胆小的样子,就故意给他开了一句玩笑。

    孙大卫看着陈东山小声说道:“可能有吧!不过,不用害怕,现在是白天。狼一般夜里活动,白天都在自己家里睡大觉呢!”

    “它们白天就光睡觉,就不活动,不吃饭。”陈东山听了孙大卫的话,他还是很担心。对于他来说,不是担心什么野猪,只是担心会碰上野狼。

    “一般是不吃饭的,可要是它们好几天没有吃饭的话,那白天他们也有可能出来找饭吃。”孙大卫一边观察着四周的动静,一边小声和陈东山聊着。

    张连营现在倒是安静多了,他什么也不说,只是竖着耳朵,听着四周的动静。

    “啊,真是这样,那我们还是回去吧!在这里太危险了。别吃什么野猪肉了,还是留着给狼兄弟吃吧!我们就别跟它抢食了。”陈东山一听孙大卫这话,他马上就又紧张起来,一刻也不愿意在这树林里呆了。

    “陈工,你怕什么,我们手里不是有手榴弹吗!就算现在跳出来一只狼,那我们也可以把它炸飞。”

    孙大卫是一点也不害怕。他晃了一下手中的手榴弹,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要知道孙大卫出生在农村,他的家乡就是江海市远郊区的。那里虽然距离这个地方很远,可地形是差不多的,都是这样的大山,这样的茂密树林。

    孙大卫知道,现在不管是什么样的茂密树林里面,都没有大型猛兽的影子了,顶多也就是有一些野猪或者是獾和獐子,之类的杂食性动物。

    这些动物,虽然个头也不算小,可能和野狼差不多。可它们并不是纯粹的肉食动物,对于人类,只要见到,它们一般只会逃跑,很少会主动攻击人类的。

    “哗啦!哗啦!”

    “嘘!”孙大卫又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

    就在这时,大家就听到不远处的山谷底部传来了一阵动物走动的声音。

    孙大卫,马上让大家都别的说话了。

    “会不会是野狼!”陈东山虽然没有再说什么,可心里还是想着他的‘野狼’的事情。同时,心情也更加紧张了。

    “是野猪!”

    孙大卫从这动物发出的声音,就能断定从远处过来的是一头野猪,而不是别的动物。

    “你---你能断定是野猪。”

    陈东山擦了一下脸上的汗水,十分紧张的看着孙大卫问道。

    “当然,我可以肯定是野猪。”孙大卫很自信。

    “那我们就先看看再说吧!”

    张连营半天没有说话,现在一听到这个动静,他也想看看,孙大卫到底说的准不准。

    三个人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谷底的动静。

    随着那一阵‘哗啦’声的临近。一头壮硕的野猪出现在了大家的视线里。

    这野猪浑身是棕褐色的猪毛,大概有一米来高,两米来长,算是一头成年野猪了。

    “果然是野猪,你---你怎么能断定这是一头野猪。”陈东山一看,刚才发出动静的动物就是一头壮硕的野猪,他算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嗨!我从小生活在农村,这点小常识还是知道的。”孙大卫一听陈东山的话,他就双感觉自己很牛逼了。

    要知道现在蹲在他面前的可是两个高级知识分子,都是总装的军工专家,可到了这树林之中,孙大卫感觉自己才是专家。

    “是吗!那你快说说,也让我们长一点见识。”陈东山还真把孙大卫当专家了。

    张连营虽然没有问什么,可他也转过脸看着孙大卫,显然也想知道一些‘小常识’。

    “是这样,一般在树林之中,只有野猪这种动物走动时会发出很大的‘哗啦’声。其他的动物一般不会发出这样大的声音。”

    “哦,这是为什么。”陈东山还是不解。

    “因为其他的动物走路都是很小心的。比如说野狼。它们在走路时,一般都要避开一些树枝,尽量不让自己的行动制造出很大的声音。只有这样,他们才能隐蔽自己捕获猎物。而野猪就没有这个‘意识’。它们只是为了寻找食物到处走动,不太会注意自己的行动有没有暴露。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也让野猪这种动物在树林之中是越来越胆大了,它们更是不会在意自己走路时,会制造出什么样的动静了。

    因为现在的深山老林之中,也难见到大型的食肉动物了。也就剩下野猪这种大型的‘杂食’动物还生活在一些深山老林之中。

    俗话说,‘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试想,现在山中别说是老虎了,就连猴子也没有了,那野猪还怕什么呀!现在可以说是‘山中无老虎野猪称大王’了。你说人家野猪同志都‘封王’了,人家还怕什么,当然是踱着方步来寻找食物了。”

    孙大卫不愧是从小生活在农村的孩子。他这一番深入浅出的解释,让陈东山和张连营听了,那一个个对孙大卫是刮目相看。感觉这小子知道的还真不少。(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