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老家伙不愿去开会

    赵中遥看了报纸之后,他就知道,要想让这个小工厂生产的军工产品,早一点卖出去,那吉斯国就是一个理想的市场。

    现在只要先研制一些手榴弹,然后出口到吉斯国去,一方面可以帮助吉斯国对抗侵略者,另一方面,也可以让这个江海机械厂早日走上正规开始赢利,最终能发展成为一个超级军工集团公司。

    看了报纸之后,赵中遥上床睡觉了。

    由于累了一天了,他也感觉到特别的困,很快就进入了梦乡,连梦都没有做。

    到了第二天早上,等大家都吃过饭后,赵中遥把所有的员工又召集的会议室,他要先开一会,一个开工大会。

    职工的宿舍就在会议室附近,赵中遥去宿舍叫了一声,然后这些工人们就都到了会议室了。

    叫了工人们后,赵中遥又去叫了陈东山和张连营。

    这两个家伙听了之后,只是嗯了一声。可仍然躺在床上在看报纸呢!好象无视赵中遥的存在。

    赵中遥也不管他们,只是叫了之后就去会议室了。

    可所有的工人们去了之后,还是没有见到陈东山和张连营的影子。这下,可让赵中遥有些生气了。

    “李南松,你去叫一下两位专家,看看他们在干什么呢!我都叫了他们了,他们怎么还不来开会。”

    赵中遥已经有些生气了。

    “好,我去一下。”

    李南松一边说一边出了会议室,然后去了张连营和陈东山的宿舍。他去了之后,看到两人仍然在床上半躺着一边聊天,一边看报纸,根本没有要去开会的意思。

    “喂!二位老专家,赵厂长在叫你们开会呢!你们怎么还躺着呀!你们不是江海机械厂的职工吗!”

    李南松昨天本来是有些害怕,就怕这两个家伙会在上级领导面前告他呢!可是经过了赵中遥的推测和解释后,他也就放心了。他知道,不管怎么样。这两个老家伙是不会傻到去领导面前告自己,然后让领导耻笑他们呢!

    所以说,现在李南松一点也不怕陈东山和张连营这两个老家伙。直接就到了他们俩的宿舍,连门都没有敲就推门冲了进去。

    两个老家伙还想。自己不去,赵中遥也就不会和他们计较了,肯定也不会来叫他们的。

    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赵中遥竟然真的又派人来叫他了,并且。还是派的他们的‘仇人’呢!

    俗话说,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现在陈东山和张连营对眼前的李南松那本来就是一肚子火呢!只是想着,先把这账给记着,等到基地开工后,再想办法来收拾李南松。

    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今天早上,他们就在宿舍见着了,还是在陈东山和张连营不愿意去开会的时候。

    要说这两个老家伙,根本就不把赵中遥放在眼里。

    刚才赵中遥来叫他们的时候。两个老家伙根本就没有动。只是‘嗯’了一声。然后又继续看报纸。

    当赵中遥出去之后,张连营就对陈东山说:“老陈,你说这赵中遥是不是有毛病,昨天刚开了会,今天又开会,开个鸟会呀!”

    “没错,昨天我们刚到,今天还没有休息呢!怎么就又开会了,难道今天就要开工了吗!这不大可能,现在的工人们还没有到齐呢!跟我们来的这些人。只是一些技术工人,普通工从一个还没有。要想研制武器,不只是有工程师和技术工人就行了,这还要有一些普通工人才行。”

    陈东山自然也不乐意去开会。于是两人又不谋而合了。谁都不愿意去开会。

    “那好,老陈,昨天我们俩虽然是在那个臭工人面前丢人了,可赵中遥就在我们身边,他也看了我们的笑话。今天,我们就难为他一下。就不去开会,看他能拿我们怎么样,我们是老专家,怎么能和那些臭工人一样,赵中遥给他们开会,管我们什么事,干吗要我们也参加,他要开可以单独给我们开会吗!”

    张连营本来对赵中遥就有些生气,现在还让他去开会,他自然是不乐意了。

    两人就这样,根本不把赵中遥这个厂长放在眼里,虽然赵中遥亲自叫了他们。可他们就是不去。

    “哎,老陈,你说昨天那个胆敢拿我们俩开涮的臭工人叫什么名字。这笔账我们得给他记着,等到工厂正式开式,生产军工武器的时候,我们再好好收拾他。”

    “我也不知道,谁知道那小子叫什么,反正我们认识他,这里也没有多少人,他那个五短身材,我们还不一眼就看出来了。”

    昨天张连营和陈东山两人和李南松坐面对面,说了不少话,可他们俩似乎还不知道那小子的名字叫什么呢!虽然他们在说话的时候,赵新刚也叫了一下李南松的名字,可陈东山和张连营两人根本没有在意,也没有记住李南松的名字。

    “砰!”两人正说着话,李南松就闯了进去。

    陈东山和张连营还躺在床上,突然看到李南松闯了进去,两人心里的火一下子就又冒了起来。

    “又是你小子,你懂不懂礼貌,进别人房间,都不知道先敲门吗!果然是个大老粗,一点礼节都不知道。”

    张连营一看闯进来的人,正是昨天涮了他的那小子,他一下子就冒火了。

    “臭小子,有什么事,这么闯进我们的宿舍,干什么呢!”陈东山也很生气,立马从床上站起来,瞪着李南松教训道。

    “没错,你们俩都是文化人,我就是一个大老粗,刚才多有得罪,我是赵厂长派来叫你们俩去开会,希望,你们给赵厂长一点面子,赶紧去开会吧!”

    李南松并不想和这两个老家伙啰嗦什么,他只是传达一下厂长的意思。

    “开会,开什么会,不是给你们这些工人们开会吗!管我们两个工程师什么事,你们赶紧去开吧!赵中遥要是想给我们开会。那他就单独给我们开就是了,我们俩工程师和你们这些工人在一起,有什么好开会的。”

    张连营一看这小子是来叫他们开会的,于是他马上就拒绝了。

    “喂!二位。你们虽然是工程师,可也是这个工厂的职工,现在赵厂长要开的是全厂职工大会,你们俩怎么能不参加。”李南松是一个固执的家伙,一看这两个老家伙。不愿意参加全厂职工大会。就在这里数落人家呢!

    “你小子啰嗦什么呢!你要开赶紧去开吧!我们俩是绝对不会去开的。”张连营正生气呢!一看李南松一个小工人,敢数落他们俩工程师,自然是气不打一出来了。

    “不把你们叫过去,我是不会回去开会的,这是赵厂长给我的任务,我定要完成了。”

    李南松是一个厥脾气,一看两个老家伙不听他的,他可就也和他们较上劲了。

    “哟,你小子还赖在这了,那好。你就赖这吧!看你能在这呆多长时间。”张连营一生气,索性躺在床上不在搭理李南松了。

    “喂,你小子叫什么名字,怎么总跟我们俩过不去,你是不是有毛病,我们俩好象没有得罪你吧!”

    陈东山瞪着李南松,心里也非常生气,想,这小子昨天的事还没有给他算呢!今天,他可又找事呢!

    “报告老专家。我叫李南松。李是木子李,南是南北的南,松是青松的松。昨天的事对不起,我这人没有文化。说话不经过脑子,也不知道怎么会事,一听你们俩叫很饿,就顺嘴说你们俩是饭桶了。这是我的错,我向你们道歉。只是希望,你们能给我一点面子。给赵厂长一点面子,能去开会,大家都在等着你们呢!”

    李南松也是一肚子火,可他不愿意和两个老家伙计较,他也知道自己以后在工作中会和他们打交道,而人家到时候是管着自己的,要是自己把人家给得罪了,那对自己的工作是有很大影响的。

    “不行,我们决不会去开会。李南松,你也不用啰嗦了,昨天的事,我们俩不愿意给你计较,主要是觉得,你是一个普通工人,要是我们俩把你告了,你可能要被开除呢!那对于你来说,可能会失去这来之不易的工作,所以,我们俩才放你一马。

    今天,你来这里了,我就把昨天的事也给你说一下,希望你不要再啰嗦了,要不然,我们俩可对你不客气了。”

    陈东山这人一般情况下也不怎么发脾气,可他是属牛的,这牛脾气一但上来了,那也是很厉害的。

    “哟!怎么着,你们俩知识分子,还想跟我这个大老粗动手吗!就你们那细胳膊细腿的,怕是不经打吧!”

    李南松本来是想说一些好话,让这两老家伙跟他一块去开会就是了,可是这俩老家伙分明是欠扁的主,怎么说,就是不想去开会。

    特别是这陈东山,他竟然说要把李南松给轰出去,这下,可让李南松很火了。

    那张连营好歹只是自己躺在床上不搭理李南松。而这陈东山,竟然想要动手把李南松给赶走,这怎么不让李南松十分恼火。

    “是吗!别看我年龄大了,身体还结实着呢!你小子别看年轻,真要动手,你还不一定是我的对手。你可能不知道吧!我上大学时,还学过一阵子拳击术呢!你别看我老了,收拾你也不在话下。”

    陈东山一边说一边来到了李南松面前,一把就抓住了李南松的衣领。

    “放开我!”

    李南松还算是克制住自己,并没有直接动手。

    “你给我出去,听到没有。”陈东山又推了李南松一下。

    李南松后退了几步,感觉这老头还真不是吹的,别看五十多岁的年纪了,臂力还是挺惊人的。

    而这时,张连营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他一看陈东山和李南松动手了,赶紧就过来拉架了。

    虽然张连营是一个爱惹事生非的家伙,动不动也会向别人发火,可他只是一张嘴皮子厉害,其实要是真的动手,他还真没有这个胆。

    在这一点,他和陈东山不太一样。陈东山虽然比张连营还大了几岁,可他的身体比张连营强壮,别看是一个知识分子,可他的身板看上去和普通的工人差不多。

    “老陈,别跟这种粗人一般见识,我们就是不去,他还能把我们拉去不成。”张连营把陈东山拉到一边,然后夹在陈东山李南松之间,不让他们俩再动手。

    其实,李南松根本就没有想动手,他再怎么没有文化,也知道不能打老专家,自己是一个年轻人,要是动手打了老专家,那自己可就真的‘吃不了兜着走’了。不管自己有理没有理,只要自己动手了,那自己就没有理了。

    “行,我听你老张的。现在,我们就不去,看这小子能拿我们怎么办。”陈东山听了张连营的话,感觉也有道理,自己何必跟这等粗人动手,自己不去,他还能拿自己怎么样。

    “好,你们给我耍无赖是不是,那行,我也就赖上了,你们不去,我也不去,我看等一会,赵厂长来了,你们还就躺着不去开会。”

    李南松知道,只要自己一直在这呆着,赵中遥等不到自己和这两个老家伙,那他一定还会再过来的。

    “好,那你就等着吧!刚才赵中遥已经叫过我们了,我们不去,他也使我们没辙呀!我看,他根本不会再来了。他肯定已经开始开会了,你还是赶紧过去吧!耗在这里,是没有什么意义的。赵中遥算什么,他一个小厂长,论级别论资历他都不如我们,他开会,凭什么让我们俩老专家去听。他根本没有这资格。他赵中遥,只有资格给你们这些臭工人开会,至于我们俩,根本不在他的管理范围之内。”

    陈东山看李南松不听他们的话,只是坐在椅子上,也不回去开会,他就又奚落了李南松一番。

    “行,那我们就耗着吧!看谁能耗过谁。”李南松索性趴在面前的桌子上,装着睡觉呢!(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