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三章 分宿舍的矛盾

    赵中遥看了一下楼上的房间,只有两间可以住人。其他的房间都是空着的,看来,还没有安置办公用品。而刘主任让赵中遥来这里,目的就是让他带领着手下的这些军工专家们,一起为这个小工厂添砖加瓦开一个好头,让这个小工厂运转起来。早一点研制出先进的军工产品。

    “就这两间可以住人,那只能让他住在这里面了。”

    赵中遥看了房间之后,就又回到了会议室之中。

    “是这样,大家也知道,我们这个工厂是新建的,所有的生活设施还没有备齐,这个办公楼也是空的。只有三楼的两个房间里有几张高低床,看来这也是刘主任给你们准备的。我看,大家就先住在这里面吧!

    我们刚到这里,一切还都没有来得及准备。我希望大家要忍耐一下,我会很快让有关人员,改善我们的生活条件的。”

    赵中遥知道,下一步,自己要做的事情,就是要改善大家的居住环境,让一切都走上正规,再怎么说,这些人可都是军工专家,也算是有身份的人,让人家一直生活在集体宿舍里,也不是办法。只是眼下也只能这么安排了。

    “没事的,赵厂长,我们知道这个厂子刚刚建好,一切还没有走入正规。我们不会在意这些的。”

    一个站在赵中遥面前的年轻人,倒是看的开,拿着自己的行礼,就出了会议室了。

    后面马上就跟着也走了几个人。手里都拎着行礼,走过赵中遥面前,还冲他笑了笑。

    “谢谢大家的体谅。”赵中遥看着大家,心里还真有些感动,想想这些人,在京城那都是养尊处优的,啥时候吃过这样的苦。啥时候住过集体宿舍。

    今天让他住集体宿舍,这恐怕也是他们从学校毕业后,第一次住集体宿舍了。

    会议室里的人差不多都拿着行礼走了出去,可最后还剩下两个人,一个是陈东山一个是张连营。

    他们俩刚才一听赵中遥说,要他们这些人全部住集体宿舍,他们心里可就有些不高兴了。

    因为他们俩的身份地位,自然比那些年轻人高了许多。那些年轻人,可以无所谓地接受赵中遥的安排,可他们俩有些不情愿。

    “陈工。张工,你们怎么不出去。”

    赵中遥一看这二位只是坐在椅子上,根本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他就有些不解了。

    “小赵,我和陈工你看,是不是重新安排两间房子,我们可都是总装备部的领导,全军著名的军工专家,我们怕是不能和那些年轻的技术人员住在一起吧!”

    张连营一看。赵中遥竟然要他和那些年轻人住在一起,他立马就有些不高兴了。

    现在刘主任已经走了,张连营根本不把赵中遥放在眼里,刚才还叫赵中遥厂长呢!现在立马就变成‘小赵’了。在他眼里。赵中遥根本不是他的领导,而是他的手下呢!

    “是呀!小赵同志,我和老张,好歹也是总装备部的领导。我们都是军工专家,怎么能让我们和那些年轻的技术人员住在一起,你好歹也给我们俩安排一个房间吧!”

    陈东山现在也不在给赵中遥面子了。直接也叫小赵了。并且,也对赵中遥刚才的安排有些反感。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赵中遥竟然会把他们俩和那些技术人员放在一起。

    这让陈东山感觉赵中遥根本不把他和张连营放在眼里,他们俩可是这个工厂的中流砥柱,现在这个工厂里面,只有他们俩个工程师。而赵中遥显然是没有把他们俩放在应有的高度。

    “陈工,张工,不好意思,现在办公楼上的房间虽然不少,可床铺还都没有到位。只有两间房子里的床铺,你们俩要是占一间,那其他十几个人就要挤到一间去了,这怎么能行,人家十几个人,挤在一个房间,根本没法睡吗!”

    赵中遥一听陈东山和张连营的话,他说出了一些实际问题。这些问题,本来也就是现实问题,并不是赵中遥不想让他们俩住一个房间,只是床铺没有那么多,他们俩不可能一人占一个床铺吧!

    “他们人多,又怎么了,不就十几个人吗!全部睡在上下铺,不也可以在一个房间睡吗!他们是年轻人,怎么着都能凑合吧!我们俩可都是老年人了,不能和他们年轻人比,这一路上坐火车,我已经够辛苦了,怎么还能和那些年轻人住在一起,他们爱说笑打闹,我们怎么能休息好。”

    张连营一听赵中遥的话,他更加不高兴了。就是不答应和那些年轻的技术人员住在一起。

    赵中遥听了张连营的话,心里可有些生气了。想,自己不是已经给他们说了,这只是临时的安排,以后条件改善了,自然会给他们重新安排的,可他们怎么就不能接受呢!

    虽然赵中遥现在心里很生气,可想想这两个老家伙好歹是全军知名的军工专家,是总装备部的领导,以后工厂的武器研制工作还要靠他们俩展开呢!自己就算是知道怎么研制武器,可自己是一个厂长,不能什么事都自己来,这两人对自己还是有用,最好还是不要得罪他们。

    想到这里,赵中遥压着怒火看着陈东山和张连营装出一副笑脸说道:“陈工,张工,我不是说了,这只是暂时的。等条件改善了,我会重新经你们安排宿舍的。到时候,你们一人一间,我绝不会亏待你们。”

    赵中遥听了张连营的话,尽量装出不生气的样子,又委婉地劝说了他们几句。

    “不行,我们绝对不能和他们睡在一个房间,这有损我们的身份。”张连营看赵中遥只是对他陪着笑脸,似乎也不敢训斥他,于是他可就更加嚣张了起来。

    “小赵,张工说的是,我们不仅仅是我们自己,我们代表的可是总装备部。你可以不给我们面子。可你总不能不给‘总装’的领导面子吧!”

    陈东山听了张连营的话,就也附和着说了几句。只是他说的比较委婉,不象张连营说的那么直接和霸道,他是拿‘总装’来压赵中遥呢!

    “妈的,总装总装,总是爱装,你们是拿上级领导的面子给你们装点门面呢!你是总装的又有什么了不起,难道就要有总装领导的待遇吗!”

    赵中遥一听这两位的话,心里的怒火那是腾一下就冒了起来。他看着陈东山和张连营,脸色一下子就变得严肃起来。

    “二位。到底你们是领导,还是我是领导,你们是厂长,还是我是厂长,怎么,我连安排一下宿舍的权力都没有吗!你们是军工专家不错,可也不能因为是专家,就要高人一等吧!不就是暂时住几天,我又没有让你们一直和住集体宿舍。你们怎么就不能体谅一下工厂的现实情况。”

    赵中遥本来就是一个脾气不怎么好的人,只是他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对人发火的,可要是‘欺人太甚’的话。那他也会‘冒火’的。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不给我面子,那我也不会给人面子。这是赵中遥的处世原则。

    再说张连营和陈东山,刚才看赵中遥一直是‘绵绵’地跟他们俩说话。他们俩还想,赵中遥就是一个好脾气的人呢!自己想怎么捏他,他都不会反抗呢!

    可现在突然看到赵中遥竟然向他们俩发火了。他们俩一下子都愣住了。

    “妈的。这小子怎么回事,刚才不是挺温顺的吗,怎么一下子就炸毛了。”陈东山瞪大眼睛看着赵中遥,他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张连营也是一样,他也傻傻地看着赵中遥,不知道要怎么和赵中遥争辩了。

    可是张连营是一个脾气不怎么好的家伙,他一看赵中遥竟然敢向他发火,他也一下子冒火了。

    “喂,你小子吼什么呢!你以为你是谁,不就是一个小厂长吗!你可以管别人,但你绝对管不了我和陈工,我们可都是总装的领导,论级别和地位,那都要比你高很多呢!

    我们来这里,不是来给你当枪使的,我们是来帮助你们研制枪支的。你知道,我们是来帮助你的。我们是你的客人,你明白吗!你就用这样的态度来和客人说话吗!你信不信我们到总装领导那里告你一状,让你小子‘吃不了兜着走’。”

    张连营根本不把赵中遥放在眼里,即使现在赵中遥发火了,他仍然是非常嚣张。

    “小赵,你怎么回事,我们俩可都是总装的领导,不就是要你给我们俩安排一下宿舍吗!你看看你,你是什么态度,就不能照顾一下我们老年人吗!就你这样的态度,你要和我张工,怎么能够安心在这个地方工作。”

    陈东山看来是一个笑面虎,刚才当着刘主任,他对赵中遥是非常客气,可是刘主任一走,他可就牛逼起来了。现在一看赵中遥竟然向他发火,他自然也冲赵中遥发火了。

    “二位,你们都是大神,我们这小庙容不下你们,你们俩现在可以回去了。我就不信,没有你们俩,我们这个基地就无法工作了。反正,我就是这么安排的,你们俩要是不愿意,那你们俩现在就可以回去了。回到你们的总装去吧!我赵中遥不须要你们。”

    赵中遥看,既然自己已经和这二位‘大神’掑破脸了,那也索性把他们赶走吧!

    “小赵,你这又是什么态度,你以为你是谁呀!你想让我们来,我们就来,你想让我们走,我们就要走吗!哼,你还没有这个权力吧!”

    张连营知道,让他们到这里来的人是总装备部的领导,不是赵中遥。现在他和赵中遥之间发生了矛盾,那要怎么解决,也不是由赵中遥说了算。要想把他们赶走,那也得是总装备部的领导说了算,至少得是刘主任说了算。

    “是呀!小赵,你这话是越来越不象话了。你虽然是这个江海机械厂的厂长,可你根本没有资格把我和张工赶走,我们不是你这个小小的机械厂工人,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们都是总装备部的领导,你是没有权力来处置我们的。更没有权力把我们赶走。”陈东山听了赵中遥的话,他也又冒火了。转身瞪着赵中遥就又啰嗦了一大堆。

    赵中遥现在是气的七窍生烟,真想当场把这两个老家伙给揍一顿,可是想想,自己是一个厂长,遇到问题,应该是冷静处理,自己刚才冲人家发火,已经是不对了。要是再动手打人家,那问题可就严重了。无论如何自己是不能动手的。

    想到这,赵中遥强压着一腔怒火,瞪了陈东山和张连营一眼。

    “随便你们,你们愿意在这呆那就在这呆着吧!这里是会议室,你们要是愿意住这里也行,我也不反对,你们自己看着办,反正宿舍我已经分好了。今天晚上大家都要住在宿舍里,包括我自己在内,我们都一起住集体宿舍。”

    赵中遥说着就要向门外走去。

    可他刚走到门口,就看到有人也刚要进会议室,他还差一点,和那人撞在一起。

    “你——你干吗呢!”

    赵中遥抬头一看,是刚刚拿着行礼想要去宿舍的一个技术人员,他叫赵新刚,是总装备部一个枪械研制基地的一个高技技工。年龄有三十来岁,身材高大,四肢强健,长相不俗,是一个很阳刚之气的男人。

    刚才就是他带头拿着行礼,先走出了会议室的门。可是刚到门口,就听到身后传来了赵厂长和两个专家的争吵声,于是他又转了回来。

    刚开始,他只是站在门口偷听了一会。本来,他是好奇,想知道赵厂长,和这两位‘德高望重’的老专家,有什么好吵的。

    可当他听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时,就感觉这两老专家也真是的,就为这点小事,就和赵厂长过不去,欺负赵厂长是年轻人,一直在赵厂长面前倚老卖老呢!(未完待续。)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