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 利剑出鞘(十三)

    严明成听了赵中遥的话,他就吃了一惊。因为他知道,赵中遥根本没有听到他和杨参谋长的谈话,可是人家却知道了他和杨参谋长的谈话内容,这不是很奇怪吗!

    “中遥,你不会是在门外偷听我和杨参谋长在电话里说话吧!”严明成还不服气,就又说了赵中遥一句。他在怀疑是人家赵中遥在外面偷听他和杨参谋长在电话里说话!

    “老严!我好象没有偷听别人说话的习惯吧!再者说了,你是在和杨参谋长通话!我有什么好偷听的!不管是什么情况,等一会,你自然会告诉我的!”

    赵中遥给严明成解释了一下,严明成就又没有什么话说了。

    “嗯,你说的是!你没有偷听的必要吗!那你是又怎么知道了杨参谋长对我说的话了!”严明成还是不能理解。

    “我根本不须要听,只要想一想这一次战争的结果就可以了。你说,我们是把敌人给打败了,那敌人就会善罢甘休吗!他们一定会想办法,来找我们报仇!

    你说这个时候,你要给杨参谋长提什么立功的事,那他能不有些不高兴吗!那有人主要要求上级给他立功的!

    我就给你说了!立功之事,你千万不要当真。虽然这一次,我们是立了功了,可能不能立功,那还得看看事情会怎么发展下去!

    要是我们这一仗打了之后,又出现了许多麻烦事,那你说上级领导又怎么给我们立功!

    所以说,凡事都要从两方面来看呢!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在我们遇到高兴的事情的时候,就要想一想这一件高兴的事情后面,是不是会有让我们不高兴的事情!

    当我们遇到了一件不高兴的事情的时候,就要想一想,这一件让我们不高兴的事情背后。有没有一点让我们高兴的事情呢!

    人生就是这样,好事经常会变成坏事,而坏事又会变成好事呀!当我们遇到好事时,也要想一想,好事之后会不会有坏事!”

    严明成听了赵中遥说的这些话,他也意味深长地说道:“中遥!你说的很有道理!看来,我们现在不能给领导说什么立功的事!等我们回到了部队再说!”

    两人坐在小车上,一边聊着这一次打仗的事情,一边还说着回去之后,还有什么打算的事情。

    很快他们就出了蘑菇岛。然后又乘坐着几艘大型货轮又从蘑菇岛开到了江海市东海岸的一个海港之中。

    严明成他们都从货轮上下来,又开着车,回到了江海市的驻地之中。

    赵中遥也回到了江工大了。

    一回到江工大,严明成自然是先去看望他的校长加朋友左军强了。

    左军强已经在家里听说了,东海之中发生了战事的事情了。想着赵中遥也参加了这一次战斗,他就十分的担心!

    现在看到赵中遥回来了,他就赶紧上去拉着赵中遥的手关心地问道:“中遥呀!你可回来了,都把我们给吓坏了!生怕你出些什么意外!”

    “左校长,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也就打了一天的仗呀!根本不过瘾!”赵中遥虽然也有些后怕。可现在还在左军强面前吹牛呢!

    “怎么,就打了一天的仗,这是怎么回事呀!你们不是去了有半个月了!”左军强听了赵中遥的话,他有些不大明白了。想他们这一次要是真的和敌人打起仗来了,那一定会打很长时间的,可他没有想到,战争会这么快就结束了。并且。赵中遥还说,只打了一天的仗!

    “嗨!敌人也太不经打了!我们一天就把他们打的是落花流水!”赵中遥简单地把他们在蘑菇岛上和敌人打仗的事情说了一下。

    左军强听了,也感觉很神奇!想想。赵中遥他们只用一天时间,就把敌人给打败了,这可真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好了,中遥!这下不会有什么事了吧!你可以在学校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了!”左军强想,既然已经把敌人给打跑了,那赵中遥以后也没有什么事了,可以好好的当一个导师,教一教学生了。

    “左校长,我是想在学校安安稳稳当一个讲师!只要军方不在让我研究什么武器装备,那我还真愿意好好当一个教授!”

    赵中遥这一段时间以来,因为研究武器装备的事,也可以说是劳心劳力的,他都真的是不想再过这样的生活了!

    他想,自己是一个大学教授,可以安安稳稳搞学术研究,那多好呀!干吗要整天和武器装备打交道!

    “好,中遥!要是装备部再让你研究什么武器装备,我就替你拒绝他们算了。他们也太过分了!我们学校的人,怎么就成了他们装备部的人了!”

    左军强也有些不高兴!他也不想让赵中遥去当什么军工专家呢!只是装备部是军方的高层机关,他一个大学校长,也不敢和人家做对!

    “这个!左校长,还是别这样!军方的人是不好得罪的呀!你不能因为把军方给得罪了!不管我是当教授,还是搞科研,还是进行武器装备的研究工作,都是在为祖国服务!我们也不要太小气了!”

    赵中遥看左军强,竟然为了他要和装备部闹僵呢!他当然也要劝说一下左军强了。

    “好了,中遥!别说这些不高兴的事情了,你这一次打了胜仗了,那上级领导是不是会给你立功!到时候,可别忘了给我请客!”

    左军强想,既然赵中遥这一次以军人身份参加了一次战争,还把敌人给打败了,那他肯定要立功了!

    “左校长,这事还说不好!能不能立功,那要看上级领导的意思了,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根本不在乎,就算是要给我立功,我也不想要!”

    赵中遥一向很看淡名利!他才不在乎能不能立功!他只是想给他们火箭弹营的战士们立一些功就可以了,他自己那可就算了。他并没有做什么!仅仅是给严明成出了一些主意罢了。

    “中遥!你可真的是一个觉悟很高的人!这个时代,那个人不想着功名利禄的事情!只有你不在乎这些东西!特别是你们年轻人,那一个不想着少出力多赚钱!可你似乎对赚钱都不感兴趣!”

    左军强和赵中遥生活了有两年的时间了,经过他对赵中遥的不断了解,感觉赵中遥真的是一个很奇怪的人。

    他这个人,虽然还很年轻,只有二十多岁,可他说话的口气,怎么总让人感觉,他是一个老年人一样。显得特别的大度和成熟,不象是一个小年轻的脾气!

    这一点,让左军强也很奇怪,可也一直不好意思问赵中遥呢!只是憋在心里!今天一看赵中遥也挺开心的,他还真想问问这方面的事情!

    “左校长,人跟人是不一样的!我只是对学术研究感兴趣!至于功名利禄的事情,我真的是没有多大兴趣!

    这可能就是我这个人一向比较单纯罢了,不太喜欢一味地去追求金钱和名利!

    我觉得金钱和名利这些东西,都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你说一个人一生都为这些东西忙忙碌碌,那又有什么意思!这样活着多累!

    我觉得,还是一心一意搞科研,反而会活的轻松一些!不知道。左校长有没有同感!我觉得科研的世界里,可能比人类的世界还要简单一些!

    有一个哲人说过一句话,我感觉是很有道理的,这世界上最复杂和难以琢磨的东西。恐怕就是人心了!

    与其把一生都耗在尔虞我诈上面,那还不如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赵中遥听了左军强的这些话,他突然就有了很多感悟!并且这些感悟也是他生前经常想起的事情!

    想他在生前到了老年的时候。自然也是把什么都看的开了。想想生前在那个世界上他本来是可以拿到诺贝尔奖的,因为他是第一个发现反物质的人呢!可就是因为德国的一个科学家的反对,就让他和让科学家们一生都梦寐以求的诺贝尔奖失之交臂。

    这时在当时,可以说让赵中遥是很长时间都生活在郁闷之中呢!可是等他到了老年之后,等这事都过去了几十年之后,他回头再想想,自己当时为这个诺贝尔奖而懊恼,真是不值得的。难道一个科学家,就是因为这个奖项而活着的吗!显然不是,有很多科学家,他们并没有得到什么诺贝尔奖,可他们一样成为世人尊敬的科学家。

    显然得不得诺贝尔奖,对于一个真正热爱科学的科学家来说,那都是无关紧要的。

    想想居里夫人,她就在科学方面做到了很多男性科学家都做不到的成绩。她还得过两次诺贝尔奖,可她根本对这个奖项毫不在意。她把别的科学家看作至高荣誉的诺贝尔奖奖章,随便仍给自己的小孩去玩耍,这说明在她心里,诺贝尔奖,根本是无关紧要的事情。

    她不是因为诺贝尔奖才去进行科学研究的,她之所以要把一生的青春和才华都献给了伟大的科学事业,就是因为她喜欢科学研究,喜欢探索大自然的真理,就这么简单。

    还有人类最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也是这样,他一生也得过两次诺贝尔奖,可他都把这些丰厚的奖金捐赠给了孤儿院和人民的反法西斯事业,而他自己却过着非常简朴的生活,以致于,他经常走在大街都穿着拖鞋,家里也没有一件象样的衣服。

    爱因斯坦和居里夫人都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科学家,可他们从来不为名利所累,是值得我们尊敬和学习的榜样。

    赵中遥在生前之所以能够从那一次失意中醒悟过来,也正是因为他从爱因斯坦和居里夫人身上看到了一个真正的伟大的科学家的情操。所以,他才会不在乎那一次没有拿到诺贝尔奖,仍然一心一意地进行科学研究!

    现在对于赵中遥来说,能不能立功,根本就不放到心里去。就算是他这一次立了一等战功,怕是也根本无法和他心目中的诺贝尔奖相提并论!

    所以说,赵中遥根本就不在乎自己这一次打胜仗,能不能立功!他只是想着能给火箭弹营的战士们立一些功就行了。

    “中遥!我怎么感觉,你很老成!你说话的口气和你的言谈举止,总让我感觉,你好象比我的年龄都要大一样呀!”

    左军强听了赵中遥说的这些话,他更加感觉奇怪了,不明白,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怎么会有这么高的人生觉悟,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嗨!左校长,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只有二十多岁!这是事实!其实,我有这样的觉悟,不是年龄大与年龄小的关系。而是一个人的内心是否纯真的关系!

    我之所以有这样的觉悟,不是说我的心里年龄就很大了。其实,是我对待事物的看法和你们不大一样罢了。

    我其实就是一个很简单的人,只喜欢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就包括进行武器装备的研究工作,也是我喜欢的事情,要不是我喜欢,我怎么可能去做这些事情呢!

    还有,我们华国的武器装备这么落后,之前老是让一些邻近的小国欺负,这怎么能行!不说别的,就算是为了国家的安全考虑,我也应该当一名军工专家!所以说,如果装备部还让我研究什么武器装备,我还得服从命令!”

    赵中遥看左军强在怀疑他的年龄!他就东拉西扯地说了这么多事情。就是想让左军强知道,他所做的一切,只是他的兴趣,并没有别的太多的原因。

    左军强听了赵中遥的话,也感觉自己这个当校长的,还真不如人家一个年轻人!以后自己还要向赵中遥这样有觉悟的年轻人多学习!(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