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万箭齐发(十)

    赵中遥听了胡大刚的话,他禁不住就也大笑起来。

    阵地工事构筑完成后,严明成要对全师的部队,进行一次演习前的检查工作。要看看,那一个单位的工事修筑的好,那一个单位的工事修筑的不怎么样呢!

    赵中遥也陪同着严明成一起检查呢!

    先检查了一营和二营的阵地情况,感觉还都算是可以,接着就来到了火箭弹营的阵地上了。

    严明成放眼一望,竟然根本没有看到火箭弹营阵地的工事在什么地方,于是他就好奇地问赵中遥:“赵营长,你们营的阵地在什么地方呀!”

    “报告师长,不就在你面前吗!”赵中遥有些得意地看着严明成说道。

    “你说什么,就在我面前,我面前那有什么阵地呀!不就一个小山坳吗!”严明成十分不解地看着赵中遥笑道。

    “我们的阵地就在这个小山坳之中呀!”赵中遥说着,就先从一个隐蔽口进入到了阵地之中。

    严明成看到后,也跟着进去了。

    “中遥呀!你这个阵地可真是很特殊呀!怎么会修到山坳之中呀!你这样做,虽然是隐蔽一些,可不是很容易让雨水给淹没了呀!要是这几天下大雨,那你这阵地不就成了水坑了呀!”

    严明成看,赵中遥的阵地修筑的是很坚固,可这是因为天气好,没有下雨,要是天气不好,下起了大雨,那这个小山坳还不很快就成了一个小水塘呀!

    “严师长,你说的这个问题,我早就想到了,你没有看到,我们已经在这个小山坳的左右两头都修筑了一个防水坝吗,就算是下大雨也没有事呀!”赵中遥看着严明成非常自信地说道。

    “嗯!你要是这样说的话。那你这个阵地是还可以。不过,没有那个营把阵地修筑的一个小山坳之中,我之前参加过的很多次演习,从来都没有那一个单位会把阵地修筑的山坳之中呀!你这一次,可是让我开了眼了呀!

    既然,你已经修筑好了,那就这样吧!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你不是军人,许多军事设施你是不懂的。以后要是再参加演习的话,千万不能再这样修筑阵地了,你这阵地不管怎么样,都违背了阵地的军事学呀!”

    严明成看,赵中遥的阵地虽然有防水设施,可不管怎么说,他这样修筑阵地,是有着太多的隐患的。

    “老严呀!我可能也就当这一次军人,可不管怎么样。我感觉,我这一次把这个阵地修筑到这一条小山坳之中,那一定会有很大的用处的,你不能以我违反了一般修筑阵地工事的规律。就把我修筑的工事给否定掉呀!”

    赵中遥是从实战的方面考虑,而严明成只是从普通的演习角度来考虑,他们俩自然想不到一块了。

    “中遥呀!有什么用处,不就是要参加一次演习吗!你把阵地就是修筑在一个山坡上。那也是一样参加演习呀!你干吗非得把一个好好的阵地修筑到一个山坳之中呀!”

    严明成还是对赵中遥的行为有些不理解,上级谁也没有规定这一次演习的阵地要修筑的山坳之中呀!可不明白,赵中遥为什么要这么做。全师,只有他的阵地工事是修筑的山坳之中呢!

    “老严呀!我可是从实战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呢!我之所以要把阵地修筑到这个山坳之中,那纯粹是为了实战的须要呀!要不然,我又怎么会反其道而行之呀!”

    赵中遥看严明成还是不理解,他为什么要把阵地修筑的山坳之中,于是他就又解释了一下。

    “中遥,你说什么呢!你怎么就敢肯定这一次演习一定会变成战争呢!这样的可能性虽然是有,不过,我感觉可能性很小,我们根本不用真的考虑这一件事情,我们要考虑的还是演习的事情,而不是实战的事情呀!”

    严明成之前虽然也听赵中遥说过,这一次演习有可能变成实战呢!可他还是很不在意,感觉这可能性不大,因为上级领导也根本没有对他们传达演习会变成实战的意思,那他们还想这么多干吗呢!

    “我就是凭直觉,感觉这一次演习会变成战争呢!我这样做,就是处于对实战的考虑呢!”赵中遥自己也说不明白,他反正就是感觉,这一次演习很有可能会变成实战呢!

    “直觉!中遥呀!我们可都算是军人呢!军人怎么能凭直觉去打仗呀!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严明成听了赵中遥的话,他还有些不高兴呢!

    “老严呀!我感觉我的直觉一向是很准确的,这也是无法解释的事情,你不是也听说过,人有第六感这种事情吗!我感觉,我的第六感就很发达呢!”

    赵中遥不想和严明成过多的解释,自己之前关于这一次演习的一些推测,他只是说这一切都是他的直觉呢!

    “好了,中遥呀!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反正,你把阵地修筑到这个山坳之中,你就是违反了阵地工事修筑的规律,你们火箭弹营的阵地,在这一次阵地修筑的比赛中,只能排在倒数第一名了。”

    严明成知道,赵中遥的工事,首先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他把工事修筑一个山坳之中,这样的工事,那无论如何也不能拿到名次的,只能得倒数第一名呢!

    “老严,你说什么,你让我们的阵地工事在评比中得倒数第一名,你怎么能这样呢!阵地是用来打仗使用的,不是用来看的,修筑的再好,那又有什么用,一切不是应该从实战出发吗!”

    严明成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修筑的工事竟然会在这一次评比中得到倒数第一的成绩呢!他一听严明成这么说,那自然是很火了。

    “中遥呀!我们每一次演习的阵地评比工作都是这样的,首先要看阵地修筑的地点怎么样,符合不符合阵地工事的各种要求,其实再看阵地工事本身修筑的坚固程度。

    你这个阵地工事,首先就违反了阵地选择地点的规律呀!就这一点,你就已经只能得二分了呀!你这阵地工事。只有二分,那你不是倒数第一,谁又是倒数第一呀!”

    严明成虽然和赵中遥的关系很好,可这一次来和他一起进行阵地工事评比工作的还有几个营长和几个师部的领导呢!他们都是这一次阵地工事评比小组的成员呢!他总不能当着这么多评比小组人员的面,把一个根本不符合阵地选择地点规律的阵地工事,说成是最好的,让他们拿第一名吧!

    “好了,严师长,你要是这样说的话,我也无话可说。那我们就得二分,就拿倒数第一吧!”严明成虽然很生气,可他也能体会到严明成的心情,他作为一个师长,不可能一手遮天,把一个别人都感觉不怎么样的阵地工事说成是最好的工事呀!

    “中遥呀!这就对了,不好就是不好,这是事实,谁也没有办法呀!你只是一个军工专家。你不是军事专家呀!在修筑阵地工事方面,你要多向其他几个营长学习一下呀!”

    严明成说完,就看了看身边的一营长黄彪和二营长肖明亮!

    这两个家伙,这一次也是阵地工事评比小组的成员呢!他们俩之前已经和赵中遥有些过节了。

    现在一看赵中遥的阵地工事被评为倒数第一了。那自然是非常高兴了。只是他们不好意思笑出声,只是在表情上掩饰不住有些得意罢了。

    现在一听严明成这话,他们俩可就又高兴了。

    一营长黄彪就看到赵中遥笑道:“赵营长呀!你虽然能够研制出先进的武器装备,可带兵打仗修筑工事这种事情。你还是不如我们呀!”

    二营长肖明亮这时,也得意地看着赵中遥笑道:“赵营长呀!你怎么连修筑阵地工事最起码的道理都不知道呀!要把阵地修筑在一些能够防水的地方,这是常识呀!你可倒好。把阵地修筑在一个小山坳之中,你这不是等着让阵地变成水库吗!”

    赵中遥这时,可真是气不打一出来,想,严明成教训自己也就罢了,那轮到你这两个小营长来教训我了。

    想到这里,赵中遥就也皮笑肉不笑地看了一眼黄彪和肖明亮说道:“我这样做,自然有我的道理,现在我不想多解释什么,等过几天,你们就会知道我把阵地修筑在这个地方,那会是多么的巧妙选择了,而你们两个营的阵地,都修筑在一个小山坡上,这样的阵地,根本没有什么隐蔽性可言呢!到时候,怕是只会先挨敌人的炮弹来袭击呢!”

    黄彪和肖明亮听了,自然是不服了,他们俩相互看了一眼,然后就冷笑了一声。

    黄彪首先就又开口了:“哈哈,赵营长,我们一营的阵地工事可是这一次评比中的第一名呢!你说我们营的阵地工事不怎么样,那不等于说是这些评比小组的领导们都不怎么样了。

    我们的阵地工事要是能先挨敌人的炮弹的话,那你们这个火箭弹营的阵地,在没有遭到敌人的炮弹袭击前,怕是就会让一阵大雨给冲毁呢!

    就算我们的阵地是让敌人的炮弹给炸毁了,那也比你这个破阵地让大雨给冲毁了光荣呀!我们可都是在战争中‘牺牲’的呀!而你这个阵地,可能连挨炮弹的资格都没有呢!”

    “哈哈,你们这阵地可能修的是很好呀!炮弹都找不着你们呀!不过,怕是老天爷怕是能找到你们呀!雨水能找到你们呀!到时候,你们就不用打仗了,全在阵地上洗澡就行了。”肖明亮听了黄彪的话,他又得意地附和了一句。

    “好,既然这样的话,我也就不说什么了,有一句话说的好,‘事实胜于雄辩’吗!我想,那家的阵地好,等我们和敌人开战的时候就会一目了然了。”

    赵中遥现在是不想再和黄彪和肖明这啰嗦什么了,他知道,现在说再多也没有用,只能让他们俩更加得意罢了。

    反正,等到实战的时候,到底谁的阵地修筑的好,那就会水落石出的,到时候,自己什么都不用说,大家都能看到的。

    “哈哈,好呀!那我们就骑驴看账本——走着瞧吧!”黄彪听了赵中遥的话,他也不服气地嘟囔了一句。

    “行了,中遥呀!你们也不用再斗嘴了,既然阵地都已经修好了,那也无法再改变了。演习明天就要开始了,我只希望,你们都参加好这一次演习就可以了。至于这个阵地评比的事情吗!只是演习的一个小节目罢了,演的好也罢,演到不好也罢,并不影响大局吗!”

    严明成也看黄彪和肖明亮有些太嚣张了,故意给赵中遥难堪呢!于是,他又站在赵中遥的一边说了一些安慰赵中遥的话。

    赵中遥听了,心里自然是明白了。

    “严师长,那我们再到别的阵地上看看吧!反正,我们的阵地已经是这样了,得倒数第一,我也认了。”赵中遥就故意把话题给岔开了,不想再说自己修筑的阵地工事的事情了。

    “好,那我们到三营去看看吧!”严明成也知道赵中遥的意思,于是就又带着评比小组出了这个小山坳,然后向三营的阵地走去。

    三营的阵地,虽然没有修筑在山坡上,可是修筑在一块地势比较平坦的地方,四周都是一些高大的树木,这样的阵地,也算是比较隐蔽了。

    并且,三营的阵地修筑的非常坚固,所有的墙壁都用铁锹拍了一边,这些墙壁不但是光滑平整,并且还十分坚固。

    最后三营的阵地也得到了评比小组的一致好评,得到了第三名的好成绩。

    三营长看到自己的评比成绩,那也是乐得拿不陇嘴呢!

    就这样,严明成带着全师的阵地工事评比小组所有的人员,对全师参加这一次演习的十二个营的阵地全部进行了评比检查,评出了最好的阵地。当然,也有最差的阵地。(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