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万箭齐发(三)

    严明成最后一次警告了一下那一个‘犯罪分子’,然后就让大家在原地休息了。

    这一次参加蘑菇岛军事演习的地面部队,除了江海的一个装甲师外,还有烟海市的一个步兵师。这两支部队都要从这个地方乖坐大型渡轮开开赴到蘑菇岛的演习地域。

    由于烟海市距离江海市还有一定的距离,所以他们的部队来的比较晚,可能要再等几个小时才能到呢!

    严明成讲话之后,就让大家可以在原地休息,还可以先做一顿午饭,毕竟,现在已经到中午了,大家走了一上午,还没有吃饭呢!

    现在以连为单位,各个连队就开始生火做饭了。

    赵中遥听了严明成的话,自然也命令自己的几个连队开始生火做饭了。

    大约半个小时后,大家都把饭做好了。

    现在都以连为单位开始吃中午饭了。

    赵中遥也来到了他们火箭弹营的一个连队,和他们一起吃饭了。胡大刚可能知道赵中遥要到他们营吃饭,所以还特别给赵中遥做了一些好吃的。

    当赵中遥来到一连之后,胡大刚就赶紧招呼起来。

    “营长,你要来我们连队吃饭呀!”

    “是呀!怎么,不欢迎怎么着!”赵中遥看着胡大刚就开了一个玩笑。

    “怎么会呢!领导能到我们连队来吃饭,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胡大刚看着赵中遥,赶紧笑着说道。

    “那好,我们和战士们一起吃饭吧!”赵中遥说着,就要去盛饭呢!

    可他刚拿起碗,就听胡大刚说:“营长,你的饭在这里呢!我们早就给你准备好了。”

    赵中遥抬头一看,在不远处的一个行军帐篷前面,放着一张小四方桌子。

    上面放着几盘菜。外面还盖着几个碗,看样子,早就准备好了,就等着赵中遥来吃呢!

    “哟!真的吗!让我看看你都给领导准备了什么菜。”赵中遥一边说一边来到了那个小方桌前面。

    他打开上面的三个碗一看,感觉还真够丰盛的呢!

    一般红烧肉油光透亮,正散放着诱人的肉香呢!还有一般蒜苔吵鸡蛋,那鸡蛋也吵的金黄油嫩,火候掌握的刚好。还有一盘木须肉,也做到很好,一看就是一个大厨的水平呀!

    虽然这些饭菜也算是一些家常便饭了。可这要看是在什么地方呢!在部队外出演习的路上,能吃到这样的饭菜,那可是很不错了。

    赵中遥也折腾了一上午了,那肚子可也早就咕咕叫了呢!看着这三盘美味佳肴,他的口水就快要流出来了呢!

    可他刚想要动筷子,突然就想,我这个领导怎么能搞特殊呢!要是让严明成看到了,怕是又要批评我了呢!

    虽然我只是一个临时的营长,那也要当一个生活朴素的营长呀!要是这样搞特殊。那不是让战士们有想法吗!

    想到这里,赵中遥把刚拿起来的筷子,就又放了下来了。

    “营长,你怎么不吃呀!这都是我给你准备的呀!你先吃着。我给你盛饭去。”胡大刚一边说,一边拿起方桌上的一个碗,就要给赵中遥盛饭去呢!

    “停!”赵中遥突然转身看着胡大刚说道。

    “营长,你不能光吃饭不吃菜呀!”胡大刚不明白赵中遥的意思。他还想,难道赵中遥不想吃饭吗!

    “胡大刚,我问你。你们连队的战士们都吃什么样的饭菜呀!”赵中遥看着胡大刚说道。

    “差——差不多吧!都是这样的菜。”胡大刚突然结结巴巴地对赵中遥说道。

    “是吗!那我们一起到炊事班看看吧!”

    赵中遥一边说,一边就向旁边的一连炊事班的帐篷走去。

    他来到了帐篷里面,看到里面放着一个大锅,里面可能是战士们炒好的菜呢!

    一个炊事兵一看是营长来了,赶紧起立报告呢!

    赵中遥很快对他摆摆手,要他不用再报告了。

    “那是你们战士们今天中午吃的菜。”赵中遥问身边的一个炊事兵。

    “这一锅就是!”一个年轻的炊事兵指着身边的一个盖着盖子盖子的大锅说道。

    “打开让我看看!”赵中遥命令这个战士。

    “是!”这个战士听了,自然是马上就把身边的那一口大锅给打开了。

    赵中遥一看,这一口大锅里,也就是一锅的白菜粉条,根本没有一点肉。

    “胡大刚!”赵中遥突然大声地向身边的胡连长叫道。

    “到!”胡大刚本能地来到了赵中遥面前。

    “这就是你们连队今天中午的饭菜吗!怎么就是一些白菜粉条,连一点肉也没有呀!”赵中遥有些生气地瞪着胡大刚。

    “营长,这不是在行军路上吗!时间紧张吗!所以也就随随便便做了一顿饭呀!等到了蘑菇岛了,我们自然会让战士们吃好的。”

    胡大刚一看赵中遥脸色不好看,他就笑着解释了一下。

    “嘿!时间紧,你还能给我做一些小菜吗!怎么战士们就不能吃肉了吗!你这样可不好呀!去,把刚才你给我准备的几个菜都端过来。”

    赵中遥看着胡大刚就对他下了命令了。

    “营长,那是给你准备的吗!你是领导,怎么能和战士们一样呢!”胡大刚还不想动,觉得那是他给赵中遥准备的,还不愿意给战士们吃呢!

    “我的命令,你没有听到吗!怎么,是想要处分吗!”赵中遥又瞪了胡大刚一眼。

    “是!我这就过去!”胡大刚这才又转身回到了那个小帐篷前面,把那三盘菜给端了过来。

    “给我全部倒到这一个大锅里!”赵中遥又向胡大刚命令道。

    “是!”胡大刚这下没有再犹豫了,他立马把手里的三盘菜都倒到了这一口大锅里。

    “好了,叫战士们一块开饭吧!我们俩就和战士们一起吃饭,一起吃这一口大锅里的菜。”赵中遥又十分严厉地看着胡大刚说道。

    “是!一切听营长的!”胡大刚这下也不敢再犹豫了,立马就到外面吹哨叫全连战士们开饭了。

    赵中遥就和一连的战士们一起吃了一顿饭。

    再说一营那边,可和火箭弹营有些不一样。

    今天虽然是临时休整,可一营一连的连长还给他们的营长准备了很丰盛的午饭呢!

    可他们的营长。似乎是没有心情吃饭呀!

    黄彪现在看着面前的一碗香气四溢的红烧肉,他却没有动一下筷子。

    一连长罗军看了,就奇怪问黄彪:“营长,你好象有什么心事呀!你怎么不吃饭呀!这些菜,都是炊事班特别给你准备的呀!”

    “我——我那有心情吃呀!”黄彪把碗又放了下来。

    “营长,你是不是因为师长说了那个‘犯罪分子’是在我们一营的事吧!”一连长罗军也是一个聪明人,他一看营长的表情,就知道一定是因为刚才师长批评了他的那些话了。

    “是呀!营长要我把那个‘犯罪分子’查出来呢!可我上哪查去呀!”黄彪装着叹了一口气说道。

    “哎,营长,你说这到底是谁干的吗!这不是净给我们营长添乱吗!他妈的这人也真是的。也不看现在是什么时候呀!还干这样差劲的事呀!要是让我知道了,我一定当面臭骂他一顿,再打他两个大嘴巴!”一连长罗军看着黄彪,故意骂了那犯罪分子一句。

    因为这个一连长罗军也不知道那个犯罪分子是谁呢!他还想是不是那一个调皮捣蛋的老兵油子呢!

    “是——是呀!他娘的,这人是谁呀!净给我这个营长惹麻烦呀!要是我知道了,我一定不会轻饶他。”黄彪一听这个一连长罗军的话,他也只好硬着头皮附和了一句。

    “营长,你还是赶紧吃饭吧!这事,你就放心吧!等到这一次演习结束了。我就帮你把这个混蛋给抓到,到时候,你就不会再受到他的影响了。”

    一连长罗军为了巴结营长,就故意把这事给拦在了自己身上。

    “老罗呀!你觉得这个‘犯罪分子’会是谁呀!”黄彪看着罗军。故意这样问道。

    因为黄彪也知道,他做的这一件事,那是没有人知道的,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那一天晚上。是他半夜起来,然后偷偷地来到了车库里面,当时车库门口只有一个站哨的战士。他就以查哨为名,让这个战士把车库打开,他就进到了里面了。

    也就两分钟,他就把事情给办妥了,然后就出来了,那个战士根本不会有一点疑心的。因为黄彪做的这事都是他工作之内的事情呢!完全不会让别怀疑他做了什么坏事呢!

    “营长,我感觉这人一定是一个老兵油子。”罗军先这样说了一句。

    “是呀!这事一般新兵是不敢干的,一定是那一个老兵和火箭弹营的那三个装甲车的司机有了什么矛盾呀!这就故意给他们使绊子呢!”

    黄彪突然有了一个奇妙的想法,他想,这事要想过了师长这一关,那就必须先找一个替罪羊呢!只要把这个替罪羊找到了,那自己不就没事了吗!

    “你说的不错呀!我也想,肯定是一个老兵油子,可就是不知道会是谁呢!”黄彪装模作样地看着罗军。

    “营长,这事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肯定是我们二连三排的陈龙呀!他的可能性是最大的呀!”

    罗军这几天,正和二连长闹矛盾呢!两人刚刚因为两个连队的卫生区的问题,刚刚吵了一架呢!

    这一次,罗军就想着要公报私仇呢!这下,要是自己说这个兵是二连的兵,那营长不但会说自己很有本事,会表扬自己。而且还可以让二连长‘吃不了兜着走’呢!这可真是一石二鸟之计呢!

    “你是说二连三排的陈龙!”黄彪一听,感觉有些莫名其妙呢!他不知道罗军为什么会说是这个家伙呢!

    这个陈龙,是一个爱打架惹事生非的老兵,脾气暴躁,经常因为一些小事,就和身边的战士们打架呢!

    这也是一个让所有的连队干部都很头疼的兵,已经被处分过一次了,可以说,他的名字全营的战士和干部们都知道呢!

    现在黄彪一听罗军这么说,他已经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说了,仅仅就是因为这是一个‘人见人恨’的老兵油子吗!

    “是呀!营长觉得会不会是陈龙呢!”罗军看着黄彪说道。

    “老罗呀!这个陈龙虽然是一个刁兵,可他有作案的动机吗!他怎么会无缘无故地做这一件坏事呢!”

    黄彪虽然也想要找一个替罪羊,可也得找一个有作案的动机和可能的呀!不能随随便便找一个,到时候,师长再一查,那不就是露馅了吗!

    “营长,你放心,我之所以这么说,也是有一定道理的。你不知道,这个陈龙不但在自己的连队胡作非为,他还联合自己的老乡和别的连队的人打架呢!

    我就听说,他和几个老乡和火箭弹营的那三个开装甲车的司机有什么矛盾呢!他们曾经想要打群架呢!只不过,最后二连长及时发现了陈龙的计划,制止了他和他们老乡的这一次行动呀!

    试想,既然陈龙和火箭弹营的三个司机,有一些矛盾,那他肯定会想办法报复了。

    可他也知道,不能再明着报复了,要是再让连长逮到他和别人打架,那他就有可能要让部队给遣送回去了,那可就丢大人了呢!

    所以说,这个陈龙,一定会采取这些见不得人事情,来达到报复火箭弹营那三个司机目的呢!”

    罗军也知道,你要怀疑一个人,那得到人家作案的动机呀!你要是找不到什么动机,那又怎么能随便怀疑人家呀!

    “嗯!老罗呀!你要是这样说的话,那我还真感觉,这个陈龙的嫌疑是最大的呀!看来,很有可能就是他昨天晚上,偷偷去了车库,用破擦车布把人家火箭弹营的三辆装甲车的排气筒给堵上了呀!这才让人家在半路抛锚了呢!”

    听了罗军的话,黄彪是也很高兴,因为要这个陈龙当替罪羊,那可真是太合适不过了呢!(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