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 重大演习(九)

    赵中遥听了这个老兵司机的话,他沉思了一下说道:“不大可能是那些调皮捣蛋的老兵,这些老兵就算是再调皮,也不敢在这样的重大军事演习面前开玩笑呢!”

    赵中遥感觉,这种事情不大可能是那些老兵们干的,他们虽然是有一些很调皮捣蛋,可他们也不敢在这样的重大的军事演习面前干这样的坏事呢!

    “营长,你说不是那些调皮捣蛋的老兵,那会是谁呀!”老兵司机听了赵中遥的话,他有些不解了。

    “没准是一营长黄彪这家伙呢!”赵中遥想来想去,感觉黄彪这人才是最大的嫌疑对象呢!因为这一次行军拉练和他的成绩有着直接的关系呢!

    只有他可能愿意让赵中遥的车辆出问题,然后他们一营就有可能拿到这个第一名呢!

    “什么,是一营长,他——他怎么能干这样的事情呀!他可是一个营长呀!”老兵司机听了赵中遥的猜想,他还有些不相信呢!感觉,一个营长,那都是有一定级别的干部了,应该不会干这样缺德的事吧!

    “营长,又怎么了,你以为营长就都是好人呀!我们这一次演习首先进行的就是这一次的行军拉练比赛。并且还是以营级单位进行比赛的。

    他一营长要想拿到名次,就必须要给我们使坏呀!要不然,他又怎么可能拿到第一名的成绩呢!”

    赵中遥分析了一下自己的看法,觉得黄彪的嫌疑是最大的,一定是这家伙把他们这三辆车弄坏了。

    “嗯!营长,你这样推理的话,是有些道理呢!可是既然知道很有可能是黄彪使坏,把我们的装甲车给弄坏了,那我们怎么找不到他在我们的装甲车里,那个地方动了手脚呀!”

    老兵司机听了赵中遥的话。感觉是有些道理,可能就是那个黄彪在使坏了,可关键是知道是人家使坏了,可也找不到这三辆在半路上突然熄火的装甲车的问题在什么地方呀!

    “是呀!现在就算是知道是黄彪这家伙把我们这三辆装甲车给弄坏了,可他究竟在那里动了手脚呢!”

    赵中遥也很奇怪,凭自己是这种装甲车的设计者,自己对这种装甲车,那是再熟悉不过了,自己怎么就找不到黄彪在什么地方动了手脚呢!

    “哎,营长呀!看来。干脆直接告诉师长算了,就说我们的装甲车是黄彪给弄坏的,让他自己来修理就是了。”老兵司机一想,既然营长已经怀疑是黄彪做的案了,那还不直接打电话告诉师长不就可以了。

    “不,只是怀疑人,你去告状,那有什么用呀!俗话说抓贼抓脏,捉奸捉双。我们只是怀疑人家。要是找不出什么证据,那人家黄彪又怎么会承认呢!

    到时候,我们拿不证据,人家黄彪不但不会承认。并且反过来会反咬一口呢!那到时候,我们可就被动了呀!”

    赵中遥知道,就算是想要告人家黄彪,那也得找到人家作案的证据呀!你没有证据。又怎么能在师长面前随便说是人家黄彪把这三辆装甲车给弄坏了呀!

    “可是营长,我们往那里找证据呀!我和其他的两个司机,已经在车里检查一遍。发动机是好好的呀!其他的地方都没有什么问题呀!刚才你自己也看过了呀!一切正常呀!根本就没有什么问题呀!我们怎么去告人家黄彪呀!”

    这个老兵司机听了赵中遥的话,他也感觉很无奈,一时都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了。

    “老兵同志,你先别着急,让我来看看问题到底出在哪吧!”

    赵中遥从这一辆有问题的装甲车上下来,然后就向前面,没有出问题的几辆装甲车走去。

    他站到前面那一辆没有问题的装甲车前面,先打开车头的护盖,然后看了看里面的发动机,感觉和后面有问题的车辆是一样的,都很正常。

    然后赵中遥就又从车下来,然后围绕着这一台装甲车走了一圈。当他走到这一台装甲车的后面时,就看到这一台装甲车的后面排气筒的下面地面之上有一小滩水。

    “哎,这一滩水就是原子发动机工作后,排放出来的‘废气’凝结成的水呀!可我感觉,好象那出问题的装甲师,在排气筒的后面,并没有一滩水呀!”

    赵中遥看着眼前这一辆装甲车排气筒后面的一小滩水,他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

    “难道是——”

    赵中遥想到这里,赶紧就从前面的装甲车屁股后面,一转身又跑到了刚才自己检查过出了问题,可又找不到那里有问题的一辆装甲车的屁股后面。

    “哎,这一辆装甲车的排气筒怎么没有排出‘废气’呀!这个排气筒里面怎么没有流出一些水滴呢!”

    赵中遥这一可奇怪了。他不明白这一辆装甲车之前也行驶了一个小时,发动机也工作了一个小时,可这一台原子发动机,怎么会没有排出‘废气’呢!

    “靠!难道是排气筒里面出了问题。”

    赵中遥想到这里,就马上蹲下身体,然后趴在那一辆装甲车的排气筒前面向里面看呢!

    他这一看,可就一下子明白了,为什么这一辆装甲车怎么会在半路上突然熄火呢!并且熄火之后,就再也发动不了呢!

    “妈了个巴子,这排气筒里面,怎么会有一团棉布呢!怪不得这车会在半路上突然熄火呢!排气筒不通了,那它怎么不突然熄火呢!并且熄火之后,也发动不了呢!”

    赵中遥看了之后,他算是彻底明白,这一辆装甲车为什么会突然熄火了,原来问题就出在排气筒这里面呀!根本与发动机没有一定关系呢!发动机应该是好好的呢!

    “老兵!你给我过来!”赵中遥找到了问题的所在,他这下觉得不可能是人家黄彪搞的破坏了,说不定是自己的司机在探试车辆时,不小心把这一块棉布掉到这个排气筒里了呢!

    那个老兵一看营长又一脸怒火,他可赶紧又跑了过去了。

    “自己看看,这排气筒里面是什么东西。”

    赵中遥瞪着这个老兵,叫他亲自向排气筒里面看看呢!

    老兵司机听了。自然是赶紧趴下去,向排气筒里面看了一看。

    “哎,营长,这里面怎么会有一团棉布呀!怪不得,我们的车辆会突然熄火又再也发动不了呢!”

    老兵司机一边说,一边伸手把那一块棉布给掏了出来。

    “你还问我,我还想问你呢!这擦车的棉布,怎么会跑到装甲车的排气筒里了呀!”

    赵中遥就想,这一定是老兵司机他们在擦车时不小心,把这棉布掉到排气筒里了呢!

    “营长。这不可能,我们再粗心,也不大可能把这东西掉到这个排气筒里呀!就算是掉进去了,车子在先进的时候,这棉布也有可能掉出来呀!就算是掉不出来,也不大可能把排气筒给完全堵上呀!营长,这棉布是我用力从进而拽出来的呢!这分明是有人故意塞进去的呀!要不然,不可能把整个排气筒全部都堵上了呀!”

    老兵司机感觉,这一块棉布如果不是人为地塞进去的。根本不可能把整个排气筒都给堵着,并且塞的还很紧呢!他要用力才能把这一块棉布从装甲车的排气筒里拽出来呢!

    “好,我知道了,你赶紧看看后面这两辆装甲车的排气筒。是不是也是同样的问题。”赵中遥一听这个老兵司机的话,他已经预感到了什么。

    “是!我马上过去。”老兵司机把那一块棉布仍在路边,然后飞快地又跑到后面那一辆出了问题的装甲车的排气筒前面,同样蹲下去看了一下。

    “营长。这个也是一样,里面也有一团棉布!”老兵司机说着,又伸手把那一块棉布也拽了出来。

    之后。他又跑到了最后一辆出问题的装甲车后面,蹲下去,往排气筒里一看,结果还是一样,里面仍然是一团擦车用的棉布。

    “营长,这一辆也是一样,排气筒里面都有一团擦车的棉布。”老兵司机一边说一边把那一块棉布也拽了出来。

    “好,很好,我终于知道这一切是怎么一回事了!”赵中遥看着老兵司机手里的两块棉布,他心里一下子就知道这一件事情的真相了。

    “营长,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老兵司机还是很不解呢!不明白,自己这三辆装甲车的排气筒里面,怎么都有一团擦车的棉布呢!这到底是谁干的呢!

    “什么都不要说了,赶紧上车,发动机车子,去追上前面的大部队。”赵中遥知道,现在不是给他们解释这一件事情的时候,他要抓紧时间赶路呢!

    “是!我马上发动车子!”老兵司机听了,把手里的棉布一仍,就要上车呢!

    “等等!”老兵司机刚要动身,就又让赵中遥给叫住了。

    “营长,还有什么事呀!”老兵司机又是一脸迷惑不解的样子。

    “把这三块擦车的棉布都捡起来,放到工具箱里锁好了,千万别弄丢了。”

    赵中遥突然又对老兵司机下了这样一个命令。

    “营长,要这些棉布还有什么用呀!”老兵司机还有些不愿意捡这些破烂棉布呢!

    “这是犯罪分子的作案证据,怎么能仍了呢!一定要保存好了,等到了演习集结地域,我们就可以告他一状了。”赵中遥似乎已经知道谁是犯罪分子了。

    “是!我马上去捡!”

    老兵司机听了,赶紧又把之前仍的两块棉布,还有另外一块他仍在路边的棉布都捡了起来。一起锁到了他驾驶的一辆装甲车的工具箱里了。

    “营长,还有事吗!可以发动车子了吗!”老兵司机这下是学乖了,他先问了营长一句。

    “等等!让我也给这三辆车动一动‘手脚’。要不然,我们怎么能够撵上他们,又怎么拿这行军拉练的第一名呀!”

    赵中遥说着,就又来到了车头前面,把护盖又打开,把他设计的原子发动机里面的一个零件又动了一动。

    “好了,你可以发动车子了。”赵中遥把护盖盖好,从车子上下来,就让这个老兵司机开始发动车子了。

    “突突突!”

    发动机很快就发动了起来了,一切已经正常了。

    “好了,你可以开走了。”赵中遥对这个老兵司机打了一个手势。

    这司机马上就挂挡把装甲车开走了。

    之后,赵中遥又用同样的方法,把其他几车辆装甲车的发动机都动了一下‘手脚’。之后就让这些装甲车一起发动,一起开走了。

    这一阵子折腾,赵中遥耽误了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呢!这半个小时,人家黄彪和肖远朋的车辆已经跑了有五十多公里的距离了。

    而他们现在距离演习的集结地域也就有一百多公里的距离了。也就是说,不用一个小时,人家的黄彪和肖远朋的车辆,就有可能率先到达演习集结地域了。

    赵中遥知道,自己还是可能有胜算的把握的,只要下面的行军一切顺利,他是很有可能超越一营和二营的。

    “哎!这车怎么比之前跑的快多了呀!”老兵司机现在开着装甲车,就感觉比之前跑的快多了,随便一踩油门,时速就到了一百多公里呢!

    老兵司机感觉很奇怪,可他也没有时间想这些事情了。刚才营长已经让他们全速前进追上前面的大部队呢!他可是开在最前面,他一定要跑的最快才行呢!

    就这样,又经过了半个小时的行程,赵中遥的火箭弹营终于又追上了前面的大部队了。

    虽然是追上了,可这个队伍就有十几公里长呢!人家黄彪和肖远朋的一营和二营都是在最前面呢!他要想拿第一,那还得要超过人家,跑到这个队伍的最前面呢!

    “同志们全速前进!超越一营和二营,我们火箭弹营要后来者居上,一定要拿下这一次行军拉练的第一名。”

    赵中遥在自己的小车里,给全营下了紧急命令了。(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