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重大演习(五)

    “说服师长,老肖,你开什么玩笑呢!你以为师长是我们的好朋友吗!随随便便就可以说服他呀!你只是一个小营长,你和师长之间差距很大呢!我们平时和师长都见不到什么面呢!我们和师长也说不上几句话呢!或许师长连我们俩的名字都不知道呢!你现在要去说服人家,这怎么可能呀!”

    黄彪一听肖远朋这话,又感觉有些扯蛋了呢!一个小营长,你去说服师长,你凭什么呢!

    “黄彪!这事我是这么看的,虽然我们说服师长的可能性不大,可是任何事情,再没有做之前又怎么能马上就认定不行呢!有一句话说的好,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呀!

    第一,我们可以去试一下也无妨呀!就算是师长不听我们的,可我们似乎也不犯法吧!

    第二,正因为我们和师长几乎没有什么交情,这才应该去和人家认识一下呢!至少,得让人家知道他手下还有两个营长,一个叫肖远朋,一个叫黄彪呀!

    第三,可以表达一下我们对师长的关心呀!就算师长不把赵中遥的职务撤了,那他至少也知道我和你对他都是一片真心呀!这一点,他是不能抹杀的呀!

    所以说,不管怎么样,我感觉去和师长谈谈,那对我们是百益而无一害呢!”

    肖远朋似乎是早就有了什么好的主意了,只是他还没有全部说出来呢!

    “靠!你说这些我还是不明白呀!怎么叫你要表达一下对师长的关心呀!你要说服人家师长把赵中遥的营长职务给撤了,怎么就成了对人家师长的关心了呢!

    我看,你还是别干这蠢事了。赵中遥的营长职务是师长人家给安排的,人家这样安排,自然有人家的道理,你去对师长说,要人家把赵中遥师长的职务给撤了,你这不是哪壶不开提那壶吗!

    你要是这样说的话。那不等于直接说师长的眼光不怎么样,怎么能让赵中遥这样的人担任一个重要的营长职务呢!

    你说你这样说了,那后果是什么,那是直接拨了师长的面子,让人家难堪吗!

    那你说,你这样做的后果又会是什么呢!我感觉,你这样做的后果只有两个,你要么让师长给一个扰乱军心的处分,要么就是让师长直接把你营长的职务给撤了。

    到时候,不是你把人家赵中遥个营长的职务给撤了。而是你把你自己的职务给撤了呢!

    你要是这样说的话,那你还是一个人去找师长吧!我才不愿意陪你去找抽呢!”

    黄彪一听肖远朋的这些分析,他是一百个不愿意呢!感觉肖远朋的这些做法,简直就是没事找抽呢!

    “哈哈!黄彪呀!看你说的,我这个想法就真的这么严重吗!”肖远朋听了黄彪的话,他还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怎么不严重,你直接拨了人家师长的面子,你说严重不严重,人家师长一生气。你他娘的这个小营长还有好果子吃吗!”

    黄彪一听肖远朋这话,他就当面骂了肖远朋一句。

    “靠!黄彪呀!你这个人就是想问题比较简单,所以,你才会有这样严重的想法。我可就不这样想。我想我说出来的理由,一定会让师长信服呢!

    我虽然不敢肯定师长一定会听我的,可我相信,他对我说的话。一定会重视的,至少他是不会当面骂我的。”

    肖远朋似乎是还有一些重要的话没有说出来呢!于是就又在黄彪面前卖了一个关子。

    “靠!你到底还有什么狗屁高招呀!赶紧说来让我听听。”黄彪也知道肖远朋一向是一个很有城府的人,他敢这样做。那他也可能早就想到了什么‘高招’呢!

    “好,黄彪,那我问你,你觉得赵中遥为什么要当这个火箭弹营的营长呢!”

    “我那知道呀!可能是吃饱了撑着了,好好的军工专家不当,干吗要当这个火箭弹营的营长呢!这营长又有什么好的吗!还不是和我们一样,都是一个基层干部呀!”

    黄彪听了肖远朋的话,他没好气地看着肖远朋说道。

    “我看他不是吃饱了撑着了,他赵中遥一定是另有打算呢!象他这种既聪明又很有城府的人,又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做一件看上去不着调的事呢!”

    肖远朋看来分析问题还是很深刻的,似乎是看到了赵中遥的内心去了呢!

    “操,那你说他赵中遥能有什么打算,不就是想要体验一下军人的生活吗!”肖远朋还是不以为然地说道。

    “不,我看赵中遥不只是想体验军人的生活,他可能是想要转型呢!”

    “转型!转什么型呢!”黄彪一脸的不解。

    “他可能是想把自己的军工专家变成军事专家呢!他可能想成为一个真正的军人,他要从政。”肖远朋说出了一个让黄彪十分意外的事情。

    “啊,你——你说什么,赵中遥好好的军工专家不当,他要当一个小营长,然后从政!这——这怎么可能呀!你肖远朋别忘了,人家赵中遥还是江工大的一名在职教授,还是物理系的系主任呢!这么多光彩夺目的头衔,那一个不比一个小营长明亮呀!他吃饱了撑着了,要从军从政,这怎么可能呀!”

    黄彪听了肖远朋的话,他是一百个不相信呢!

    “黄彪,你看问题就是比较简单,总是看到眼前的一些东西,你要把眼光放长远一些。人家赵中遥要是象你这么想的话,人家可能根本就不会和严明成扯上什么关系,人家可能只愿意在江工大当一个响当当的大学教授,每天轻轻松松地上两节课也就完了。

    可人家为什么要再当一个军工专家,又要研制这么多的武器装备,现在又要亲自当一把营长,过一把军人的瘾呢!”

    肖远朋看来看事情是看的很长远,似乎已经看到了赵中遥将来的梦想是什么呢!

    “这——这你要是非得这样想的话,还真他娘的有些道理呢!要是普通人,有了这么多的头衔。那还折腾个鸟呀!当个舒舒服服而有体面的大学教授多好呀!”

    黄彪一听肖远朋这么说,他还真感觉有些道理呢!他赵中遥要只是没有一些想法,又怎么可能来部队当一个小营长呀!

    “没错,他赵中遥一定有着远大的理想呢!你想,他赵中遥现在是一个大学教授不错,可他这个教授,就算是再当十年二十年,可不还是一个大学教授,顶多也就是当到江工大的校长这个职务算是到头了。

    可是人家要是从军从政呢!那他的前途可是不可限量呀!人家赵中遥才二十多岁,还很年轻。可人家已经是一个军工专家了。已经得到了装备部领导的重视了。

    人家这样的人,要是从军从政的话,那你想,人家高升的速度会有多快呀!怕是我们乘坐火箭都追不上人家呢!

    你也知道,我们现在的军队正在进行军队的现代化改革呢!这其中之上,就是要让军队的干部年轻化知识化素质化。拥有一支年轻有为高文凭高素质的干部队伍,是我们军队现代化建设的目标之一呢!

    而人家赵中遥无疑就是军队现代化建设中非常须要的一类社会上的精英分子呢!

    你别看人家现在只是一个小营长,可是人家明年就有可能是团长,后年就有可能是师长。大后年就有可能是将军呢!这可是很有可能的事情呢!

    你说是当一个赵教授牛逼呢!还是当一个赵将军牛逼呢!这恐怕是不言而喻的事情吧!”

    肖远朋看着黄彪,就又意味深长的说了这么多。

    “操,你说那赵中遥真有这么远大的理想吗!他——他真的想要当一个将军吗!这可能吗!我这个当了十几年兵的人,就没有想过要当上将军呢!”

    黄彪听了肖远朋的话。既感觉很有道理,又觉得没有什么道理。一个大学教授想要再当一个将军,这怎么让人感觉有些风马牛不相及呢!

    “黄彪!你想的也不错,虽然拿破仑说过:‘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这一句话。也成了一句名言,可我这个‘营长’还从来没有想过要当将军呢!

    其实这一句话,是没有什么道理的。一个刚刚当上新兵的新兵蛋子。又怎么可能想要当将军呢!就算是当了几年兵的老兵,也不大可能想着要当将军呢!

    就连我们这些已经是一定级别的军官干部的人,怕是也没有人整天会梦想着当将军呢!

    其实,我一直感觉,这一句话,应该换成是‘不想当将军的师长不是好师长’这才是比较恰当的。”

    肖远朋听了黄彪的话,他不但没有反对,反而是也同意黄彪的看法呢!

    “是呀!既然我们都没有想过要当将军呢!难道他赵中遥就已经想着要当将军呢!这怎么可能呢!他现在不和我们一样,只是一个小营长吗!”

    黄彪一听肖远朋同意了自己的观点,他就又非常不解地啰嗦了一句。

    “你说的不错,我们现在和赵中遥是平起平坐的,都是一个小营长。可是从深层次里说,我们可根本不能和人家赵中遥相提并论呢!

    人家背后的身份那是大学教授加军工专家。人家的这个背后的身份,那和一个师长是几乎差不多的。

    虽然人家赵中遥现在是一个小营长,可人家只是临时当一下呢!人家真正的身份仍然是和师长级别的干部差不多的人物呢!

    既然师长有当将军的梦想,那人家赵中遥又怎么不能呢!”

    肖远朋这下把事情分析的很透彻了,黄彪听了之后,那是不住地点头呢!

    “嗯!老肖呀!你要是这样说的话,那可真是太有道理了,看来人家赵中遥到部队来,那是‘图大’呢!决不只是想要当一把营长过一把军官的瘾呢!”

    黄彪听了肖远朋的这一番分析,他算是彻底服了,感觉人家老肖分析的是入木三分呢!

    “怎么样,老黄呀!我们要不要把赵中遥这个心怀不轨的家伙到部队来当个小营长的真正企图告诉师长呢!那你说,他会不会对我们另眼相看呢!”

    肖远朋看着黄彪,似乎对自己的分析也感觉很牛逼呢!

    “哎,老肖呀!你分析的是很有道理,可这纯粹是属于人家赵中遥自己的私人动机吧!说的不好听,那叫个人野心,说的好听,那是人家的理想,这事,我们其他人似乎不能指责人家吧!就算是我们师长,也不能因为这个把人家赵中遥给撤职吧!师长也知道‘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这一句名言呀!人家赵中遥就算是想当将军,那师长也管不着人家呀!”

    黄彪虽然感觉肖远朋说的很有道理,分析的也很透彻,可他感觉,不能因为这事,就让师长把赵中遥给撤职吧!这说不过去呀!

    “嗨!老黄呀!这事呀,你还是没有往师长身上想,你还是不‘关心’我们的师长同志呀!

    你想,要是赵中遥有这个野心,那他就会一直在部队干下去,这样,他就会一直高升,然后我们所有人都得给他让路呀!

    他现在是我们团的一个营长,那以后我们团长的位置一定是他的,我们就不要想了。等他当上团长了,那师长的位置也一定是他的了,我们的严师长的威胁可就来了呀!

    要是严师长不能在近两年之内升上去,那他恐怕就有可能让赵中遥给挤下去呀!只能脱军装卷铺盖转业了呀!

    你说有没有这个可能呀!你说我们师长,是不是根本没有想到自己这一步棋走了之后,会有这么一个严重的后果呢!

    我想师长他一定没有这样想,他要是想的话,就不会任命赵中遥为火箭弹营的临时营长了。”

    肖远朋看来真是一个有文化的人,不愧是从地方大学直接考到部队去的,这分析问题的能力真的是很强呢!

    他这一番话一说,还真把黄彪给忽住了。(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