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重大演习(四)

    由于油罐车在行进过程中要十分小心,所以,这些油罐车的司机,在开车时,是不能全速前进的,他们只能控制在一定的速度之内。要不然自然就会容易出现危险了呀!

    试想一个部队带着这么多危险品行军,和没有带一点危险品行军,那先进的速度又怎么能象相提并论呀!

    所以说,上两次的军事演习中,严明成的部队很轻松地就战胜了另外两个装甲师呢!

    可这一次就不一样了,这一次去参加演习的部队,虽然也有很多,可除了严明成这一个装甲师外,其他的部队都是海军的部队,他们虽然也要向蘑菇岛的海域进行集结,可是他们都是从海上行军的,和严明成的部队根本不是一个系统的,也不存在相互比赛的问题了。

    这一下,严明成部队要开赴的蘑菇岛,则完全是自己一家在行军呢!没有人和他进行比赛,上级领导也没有安排他和谁进行比赛的任务。

    这下严明成可高兴了,他想,没有人和我比赛,那我就不用担心在行军过程之中能有什么问题了。

    可是现在赵中遥竟然提出来要他进行比赛呢!可让严明成有些兴奋了。他想,你赵中遥有什么了不起的。你的车辆是你自己研制的,可我的车辆也是一样呀!你要和我比赛,我还怕你不成吗!

    “中遥呀!你说吧,你要怎么比赛呢!”严明成轻蔑地看着赵中遥说道。

    “这样,我们这一次行军由于是没有兄弟部队可以一起进行比赛。不如我们自己的部队进行一次行军比赛怎么样。”

    赵中遥知道,什么事情,只有进行比赛那才能激发大家的积极性呢!要是没有比赛,那大家还不是趁机偷懒呢!反正行军的快慢都无所谓,那我干吗不慢一点放松一点,沿途再欣赏欣赏风景呀!

    这一次行军也是一样,虽然上级领导没有做过多的要求。可你要是在路上耽误太长时间的话,那上级领导怕是也会不高兴的。

    “我们自己的行军部队进行比赛,有这个必要吗!”严明成听了赵中遥的话,他还有些不以为然呢!觉得根本没有这个必要呢!

    “老严呀!你别以为这一次上级领导没有安排你和别的部队进行行军拉练的较量,你就可以一边欣赏沿途的风景一边行军呀!你可知道上级领导突然改变了演习计划,把本来要推迟的演习计划提前进行了,这说明一定是有紧急任务呀!

    我们这一次可是要执行一次特殊的任务呀!上级领导虽然没有直接通知你要多长时间到达指定的演习区域,可你要是用的时间太多,那上级领导不是一定会不高兴吗!”

    赵中遥知道,有些事情。虽然上级领导没有要求,但是你要是把他给做好了,那上级领导一定会很高兴的呢!可你要是做不不好,那上级领导一定会批评你的呢!做下属的就是要善于领会上级领导的意图和心情呀!

    “嗯!中遥呀!你说的是呀!我之前还真没有想这么多呢!我还想这一次行军没有人和我们比赛,那就可以慢一些先进,然后沿途欣赏一下风景呢!

    现在看来,这样的想法是要不得呀!要是这样的话,那到了演习地域,就等着上级领导的批评吧!”

    严明成听了赵中遥的话。他感觉自己之前的想法是错误的。虽然上级领导没有对他的行军速度提出什么要求,可他也应该尽量快速地开赴到演习地域呢!

    “好,那你说怎么比赛吧!”严明成又看着赵中遥问道。

    “我带的是一个营,那我们就以营级单位做为比赛的基本单位。你看怎么样呢!”赵中遥想,既然要进行比赛,那最好以营级单位为好,因为自己就是一个营长吗!

    “好。就按照你说的,我们全师二十八个正规营就进行一次行军比赛吧!那个营得了第一,我就给他们全营一个特别行军奖。”严明成听了赵中遥的话。他觉得可以执行。

    “这就对了吗!部队的战斗力就是在比赛中产生的吗!你不让他们去进行竞争和比赛,那他们又怎么会有动力呀!没有了动力,那又怎么能完成好工作呢!”

    赵中遥知道,一个部队的战斗力和士气,就来自于想要争第一拿第一的思想,你不组织一下这样的比赛,那又怎么可能调动广大战士们的行军积极性呢!

    “好,就这样,我去通知部队了,要他们做好继续进行行军比赛的决定呢!中遥呀!你想的太好了,要不这样,这些营长们还不把行军当成是旅游呢!”

    严明成听了赵中遥的分析,感觉是很有道理。如果不把战士们积极性给调动起来,那又怎么能提高行军速度呀!还不是一个比一个慢吗!

    严明成和赵中遥商量好之后,就又让通信员给各个营的营长们下了一个通知。主要的意思,就是要他们明天在开赴演习现场的路上进行行军比赛呢!

    这通知一发下去,那些个营长们看来,可都有些不乐意了。

    “靠!搞什么名堂,就我们一个装甲师去参加演习,怎么还要比赛行军速度呀!这不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吗!”

    一营营长黄彪是一个脾气比较大的家伙,他一接到师长的通知,心里就有些不高兴呢!

    “是呀!师长又是唱的那一出呢!怎么自己跟自己较上劲了呢!让我们几个营长进行较量呢!这不是让我们搞内讧吗!”

    二营营长肖远朋听了黄彪的话,他也附和着说了一句。这两人是老乡,一直关系不错。现在两人正在黄彪的办公室里闲聊呢!一看到师部的通信员给他们这样一个通知,心里可有些不乐意呢!

    “哎,大个子,你知道师长怎么会下这样一个通知呀!他怎么会想到让我们几个营长进行一下较量呀!”黄彪和这个师部的大个子通信员也是老乡,平时关系也挺不错的。

    这个大个子战士,就是通过黄彪的关系,才从一营的正规班排调到了师部当了一名通信员呢!

    虽然中是一个战士。可能在师长身边工作,那可是比一般的干部都风光呢!因为在师长身边工作,自然能和师长处好关系,那以后想要提干升职还不是很容易的事呀!

    黄彪之所以要把自己的一名战士送到严明成跟前当一名普通的通信员,那就是想让这个战士,能给自己侦探到一些有关师长的爱好和人事关系方面的情报呢!

    其实黄彪也不指望着这个通信员老乡能给自己说一个合适的理由。因为这是师长自己决定的,他一个通信员根本是插不上嘴,也可能是什么都不知道呢!

    所以说,就算是黄彪这样问了,可他并不抱太大希望。只当是和自己这个老乡聊了一句。

    可是没有想到,这个通信员战士,还真知道一些事情呢!

    现在就看到大个子走到黄彪和肖远朋面前说道:“黄营长,师长到底是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可不大清楚,只是师长让我送通知时,那个新上任的火箭弹营营长,也就是那个很有名的军专家和严师长在一起呢!

    并且之前,我也在隔壁的房间里。听到师长和那个军工专家聊了好长时间呢!只是我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只是偶然好象是听到了师长说什么行军比赛的事情。

    我在想,这个注意一定是那个军工专家提出来的。因为他之前一直就和严师长在一起吗!之前的两次演习,他都出了不少注意呢!

    这一次。他虽然只是当一个营长,那他也很有可能又给师长出不少好注意呢!

    “哦!是吗!好,我知道了,你去到别的营下通知吧!”黄彪一听这个大个子通信员的话。他就有些生气,可是当着这个通信员,他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把他打发走了。

    这个通信员答应一声,就又拿着通知到别的营部去了。

    “操,我想是有人在背后捣乱吗!要不然,怎么会进行什么狗屁行军比赛呢!原来又是这个赵中遥呀!他怎么净出一些幺蛾子呢!”

    看着通信员走了,黄彪可就又发飙了呢!

    “是呀!这个赵中遥可真让我们不好过呀!我还想,这一次行军路上没有什么事,然后可以打打扑克,或者是看看风景。

    听说这一路的上风景都不错呀!特别是到我们江海市的东郊区的一座大山之中呀!那里是一块全国著名的风景名胜区呀!我还想,这一次可以到那里停下来休息一下,然后拍些风景照片呢!可这一下,怕是没有这个时间了呀!”

    肖远朋听了黄彪的话,他自然也是一肚子怨言呢!

    “哦,你说的是我们市东部地区的昆愉山风景区吧!”黄彪也知道这个地方,一听肖远朋的话,他就也附和了一句。

    “是呀!听说那个昆愉山风景区,可是全真教教主王重阳的创教扬名的地方呀!我们这一次能从那里经过,要是能游玩几个小时还真不错呀!

    可是现在,哎!都让赵中遥这个小混蛋给搅黄了呀!这一次,别说能在那里欣赏风景了,怕是想休息一下都不可能呀!”

    黄彪听了肖远朋的话,他也是感觉十分的遗憾和不爽呢!

    “靠,那怎么办呀!我们能不能教训一下这小子呀!”肖远朋还真想教训一下赵中遥呢!好出这一口气呢!

    “靠,你说什么呢!难道,我们能当面把打一顿吗!要是那样的话,我们俩这营长也就不用当了。”黄彪没有听明白肖远朋说这话的意思,他以为就是直接把赵中遥揍一顿呢!

    “不不不!怎么能这样呢!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们怎么能打人呢!好歹我们都是军人是干部呢!”肖远朋一看黄彪错误理解了他的意思,他就赶紧解释了一句。

    “靠,那你说要怎么教训人家呢!难道要我们俩直接来到赵中遥面前,然后当面把他骂一顿吗!”黄彪听了肖远朋的话,他还是不大明白,这不能打,那就是骂了。要不然,真不知道要怎么教训人家呢!

    “我说老黄呀!你怎么不是打就是骂呢!难道你平时就是这么对待你的手下的吗!”肖远朋一听黄彪这话,他感觉这人怎么就会说粗话,就不会想些别的办法呢!

    “靠!我没有你的文化高,你说吧!既不能打,也不能骂,那你说怎么教训人家赵中遥吧!”黄彪是怎么也想不明白,肖远朋的葫芦里到底是卖的什么药呢!

    “我们不如这样,趁现在还没有去演习,最好能把赵中遥给‘撤’了。”肖远朋似乎是另有想法呢!

    “靠!你开什么玩笑,你是团长呢!还是师长,你想把人家赵中遥撤了,就能把人家撤了,别说人家可是有来头的军工专家呢!光人家现在的职务也和你是平起平坐呢!你又有什么资格把人家的职务给撤了呀!”

    黄彪听了肖远朋的说法,感觉是有些荒唐可笑呢!

    “你说的不错,别说我们都是营长,我们没有资格把人家赵中遥撤了,就算我们现在是团长,那也没有权力把人家赵中遥撤职呢!因为人家的官那是师长给的,要撤那也只能是师长撤,别人那有这个权力呀!团长也白搭吗!”

    肖远朋听了黄彪的话,他也非常赞同黄彪的话,感觉他们都没有资格撤了赵中遥的营长职务呢!

    “操!你说了半天,这不都说的是废话吗!既然我们都没有资格把人家赵中遥的职务给撤了,那还教训人家个屁呀!”黄彪听了肖远朋的话,他又有些泄气了。

    “不!我们虽然不能直接把赵中遥的职务撤了,可我们可以通过师长把赵中遥的职务给撤了。换句话说,我们可以说服师长,把赵中遥的职务给撤了。”

    肖远朋很自信地看着黄彪,似乎是胸有成竹呢!他好象早就想好了,要怎么对付赵中遥这个人了一样。(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