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重大演习(一)

    你们严师长看生气了,他可也发火了,他指着我的鼻子吼道:“喂!赵中遥,到底你是师长呢,还是我是师长,是你说了算呢!还是我说了算。我就给你们七个立功指标,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一看你们严师长发火了,我也生气了。别的事我可以不在乎,可这事我必须得争。这可关系到我们营是不是多一个战士立功呢!

    而这个战士要是立了功,就有可能提干,这可是改变他一生命运的事,我不能不争呢!

    想到这里,我就对你们严师长也吼道:“好,既然你是师长,一切是你说了算,那我就脱下这身军装了,我不干了。你还让你们的王营长来当营长吧!”

    你们师长一看我要撂挑子了,他可就马上改变态度了。因为我的职务是上级领导任命的,他严明成是没有权力撤销我的职务的,要是我不干了,那上级领导知道是因为严明成的原因,那一定会处分他呢!

    所以,你们严师长最后只能向我投降了呀!他就对我说道:“好好好,我说不过你,就再分给你们火箭弹营一个立功指标吧!”然后他又有些不情愿地说道:“中遥呀!你怎么这样呀!就为一个立功指标,你跟我闹成这样呀!”

    我看着你们严师长,十分严肃地说道:“虽然只是一个立功指标,可这关系到我们某一位战士的人生命运呢!因为某一位战士可能因为这一个立功指标,他就可以在这一次重大的军事演习之中立功了。而他立功之后,就有可能因为他的突出表现而又提干呢!你说一个当兵的最大梦想是什么,不就是想提干成为一名军官吗!而你少给我们一个立功指标,那等于是毁了我们某一位战士的前途呀!你说我能不和你争呀!”

    你们严师长听了我说的这些之后,他只好拍拍我的肩膀笑着说:“中遥呀!我算是服了你了,你可真关心你手下的战士呀!你把事情想的可真是复杂呀!”

    我听了就也笑着说道:“我们军工界有一名格言,那就是‘要把简单的事情想的复杂一些。那才能制造出最优秀的武器。’”

    “好好好,你能说,我说不过你,中遥呀!我已经答应也给你们八个立功指标了,你赶紧指挥你的部队去训练吧!”你们严师长最终让我说服了,又给了我们一个立功指标呢!

    赵中遥一向是一个很会编故事的人,现在听了胡大刚的话,他就又随时编了一个故事了。

    “哦,原来是这样呀!那可真是太感谢赵营长了呀!要不然,我们营就少了一个立功指标呀!”胡大刚听了赵中遥的话。自然也信以为真了,还又感谢了一下赵中遥呢!

    “嗨!胡连长,别客气,这都我当营长的义务呀!”赵中遥也又客气了一句。

    “哎!不对呀!赵营长,既然师长已经答应给我们营再多一个立功指标了,那你应该高兴才对呀!你怎么会显得十分的不高兴呢!”

    胡大刚听了赵中遥的话,他好象突然又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哦!这——这是因为你们那个严师长虽然说是要再给我们一个立功指标,可他会不会真的兑现呢!我还是有些担心呀!所以说,我想着这事。自然就不会很高兴了。”

    赵中遥当时,只是想要说明一下自己在想事情,可他说这事之后,才感觉自己说这话还是有些破绽的。

    可已经说出来了。也没有什么办法了,他还想胡大刚只要不注意就行了,谁知道这家伙还是挺细心的,他竟然听出了赵中遥话中的破绽。还又说了出来。

    一时让赵中遥不知道该怎么自圆其说呢!好在赵中遥也是一个聪明人,马上就又说了一句很合理的话。

    “哦!原来是这样呀!不过,我想赵营长根本不用担心。我们严师长一向是一个说话算话的人,他答应别人的事,那是一定要做到的。”

    胡大刚听了赵中遥的话,他是信以为真,还关心地安慰了赵中遥一句呢!

    “好,你要是这么说的话,我也就放心了呀!走,我们一块去训练吧!现在有我这个军工专家来当你们的营长,你们在训练中遇到的一切装备方面的问题,我都可以帮你们解决。”

    赵中遥听了胡大刚的话,他只好满脸堆笑地说道。

    “是!我马上组织全营战士进行训练。”胡连长说完,就给全营下达了开始训练的口令了。

    赵中遥暂时也不去想上级领导下达的演习计划的事了,他只是全身心地和战士们一起训练,了解火箭弹的发射过程,让战士们知道这种四十管火箭弹的发射原理,让他们对自己的装备,又了更深一层次的了解。

    这一天的训练下来,赵中遥感觉到还真是受益匪浅。

    本来他只是研究武器的,很少会和战士们一起训练使用武器。

    今天和大家训练了之后,他才知道自己研制的武器,在实际的操作中还是会有一些小问题的。只有不断地发现这些小问题,然后及时地把这些小问题解决了,那才能让人和武器紧密的结合起来,在战斗中发挥出武器的最大作用呢!

    虽然他和战士们训练了一天,自己也学着怎么操作发射自己研制的火箭弹。真正当了一把战士,感受到了战士们生活的辛苦和快乐。

    虽然这一天下来,赵中遥感觉到有些身心疲惫呢!可是一想到可能因为自己这一次‘捣乱’。要是真的把这一次重大的军事演习给取消了的事,他就有些夜不成寐了。

    赵中遥在床上辗转反侧地折腾了到半夜才算是进入到了梦乡之中。然后还做了一个让他更加担心的梦。他梦到上级领导真的把这一次重大的军事演习给取消了。

    并且人家上级领导还能通知里说,就是因为担心这一次演习会引起两国之间的战争,所以决定要取消这一次重大演习呢!

    到了第二天早上,当赵中遥让部队的起床号叫醒的时候,他才知道原来是南柯一梦。

    可这个梦让他是更加担心了。

    “靠!难道这一次重大的军事演习真的会因为自己的‘捣乱’给取消了吗!要是那样的话,我可怎么向战士们交待呀!要是那样的话,严明成还不又要痛骂我一顿呀!

    哎,我也真是的。上级领导怎么决定就怎么决定,我干吗非得要让这个火箭弹营参加这一次军事演习呀!我可真是一根筋呀!”

    赵中遥现在想着昨天晚上做的梦,他是更加担心了,心里也十分的后悔呢!后悔自己不该‘无事生非’呢!

    可是这一切都已经成了现实了,他再后悔也没有用了。上级领导已经知道了他说的事情了。这一次可真是有可能会把这一次重大的军事演习给取消了呀!

    “我——我可怎么办呀!这一次,可算是丢大人了呀!这个军工专家,一向都是很英明的吗!怎么这一次竟然办了一件很差劲的事呀!我可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呀!”

    赵中遥起床后,他呆呆地坐在床上,还在想着自己的心事呢!听着窗外外面战士们在操场上跑步的口号声,他是心乱如麻呢!

    可就在这时。他听到有人在敲他办公室的门呢!

    “谁呀!请进!”

    赵中遥想,会不会是胡大刚呢!是不是他找自己有什么事呢!

    可当他看到进来的人是谁时,他可有些吃惊了呢!

    “哦,是严师长呀!你一大早地跑过来干吗呢!”赵中遥一看是严明成,就有些没好气地问了一句。

    严明成先是装出一副很严肃的表情,瞪了一会赵中遥,然后从衣兜里拿出一张文件纸,在赵中遥面前晃了一下。

    “赵中遥!你可知罪!”

    严明成突然瞪着赵中遥,说了一句让赵中遥听了。心里马上就‘咯噔’一下的话。

    “靠!这不会又是上级领导的通知吧!不会真的是把这一次重大军事演习给取消了吧!这也太快了吧!昨天刚下个通知要推迟演习的时间,这才一天,马上就要取消这一次重大的军事演习了。怎么,连给我喘口气的时间都不给我。就又要向我‘开枪’了。”

    赵中遥一听严明成这话,他是一下子就从床上站了起来。一想到他昨天做的那个梦,再一看严明成的表情,他知道自己的梦是要应验了呢!

    “不——不应该呀!人家不都说梦是反的吗!梦里的坏事会是现实中的好事呀!”

    赵中遥一时心里是七上八下的。他慢慢地走到了严明成面前。

    而严明成现在看着赵中遥那惊恐万分的表情,他禁不住就笑出了声:“哈哈!哈哈!看把你吓的,你还是自己看看吧!要是真把你吓出毛病了。我可担当不起呀!”

    赵中遥一看严明成这突然转了一百八十度的表情,让他是一头雾水呢!

    可他这时候,也不在想什么了,只想看看严明成手里的通知上面到底写的是什么呢!

    赵中遥一把从严明成手里把那一张文件纸给夺了过来,然后赶紧看了起来。

    “由于一些特殊的原因,本次演习计划又有些改变,原本打算要推迟的演习,现在要提前了,明天所有参演部队,都要开赴东海蘑菇岛。

    之前没有安排演习任务的江海装甲师火箭弹营也要参加这一次军事演习,并且还要担任重要的演习任务——”

    赵中遥只看到这里,他就高兴地笑了起来:“哈哈!哈哈!我做的梦果然是反的呀!我做的梦果然是反的呀!”

    严明成一看赵中遥这样,就莫名其妙了:“哎,你在说什么呢!你做了什么梦呀!”

    “老严!怎么样,你现在还生我的气吗!”赵中遥把那通知还给严明成,就又笑着问了一句。

    “生个鸟呀!赵中遥呀赵中遥!你可真是一个赵诸葛呀!我算是服了你了,你都可以把上级领导的演习计划给改变呀!我这个师长和你比起来,可真是差远了呀!”

    严明成现在也不得不佩服人家赵中遥了。人家可以改变上级领导的演习计划,一切都按照人家赵中遥说的去做,这可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哈哈,别在夸我了,我只不过是关于分析和推理罢了。做为一个领导,其实都应该象一个科学家一样,做一个善于分析和推理之人呀!”

    赵中遥通过这一件事,也深切地感受到了做一个领导和做一个科学家也是一样的,都是须要分析和推理一些事物的。只有这样,才能够做到把握全局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呀!

    “你说的是呀!可能我严明成最欠缺的就是你们这些科研人员的分析和推理能力呀!以后,我还要多向你学习学习呀!”严明成听了赵中遥的话,自然也感觉十分有道理了。

    “哎,老严呀!那你是怎么知道这个通知的呀!怎么一大早就到我这里来了呀!难道就是一大早接到了这个通知吗!”赵中遥就想知道严明成什么时候得到了这个通知呢!

    “这个吗!其实是我昨天晚上接到的通知呀!只是我不想打扰你休息呀!所以就没有来通知你呀!”严明成看着赵中遥笑着说道。

    “什么,你昨天晚上就接到了通知,干吗不来告诉我呀!害的我一夜都没有睡好觉呢!还让我做了一个恶梦呢!”

    赵中遥一听严明成这话,他可就有些怨言了。

    “哎,中遥呀!你一向不是很自信吗!我那知道你也会有不自信的时候呀!要是知道的话,我自然是昨天晚上就来告诉你这个好消息了吗!”

    其实,严明成昨天晚上接到这个消息时,本来也可以打电话给赵中遥的,可他也感觉这样一来,自己很没有面子呢!早上刚对人家赵中遥发了火。说人家是在给他捣乱呢!可是晚上就又接到了上级的通知,一切和人家赵中遥说的一样,那他不是很没有面子吗!(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