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 导弹之战(十)

    赵中遥放下杯子,三步并做两步来到了严明成面前,一把夺过严明成手里的通知看了起来。

    “由于某些原因,演习时间推迟——”

    “怎么会这样呢!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赵中遥看着手里的通知,他几乎是不相信自己眼睛。

    “我还想问你呢!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我看,这一次,事情是彻底让你给搞砸了呀!本来没有什么事,也就是不让火箭弹营参加这一次军事演习呢!可你呢,你要折腾,这下可好了,我看,这一次演习怕是要泡汤了呢!”

    严明成现在一看到这个通知,他感觉这一次重大的军事演习怕是要泡汤了。什么叫‘演习时间,另行通知’。这分明就是不好意思直接说取消了这一次军事演习,所以就来一个另行通知。谁知道猴年马月才会有通知呢!

    严明成这下心里的火是突然就冒起来了,他不能对上级领导发火,那只能把一肚子火气都发到赵中遥身上了,把这样的结果,完全推到赵中遥身上了。

    这也难怪人家严明成发火,毕竟,上级突然又来了这样一个让人窝心的通知,那一定是和刘主任和杨参谋长听了赵中遥的话,然后来了一个向上级领导的‘上书’有关了。

    “老严,你什么意思,我可是一片好心呢!想让你们的火箭弹营也参加这一次演习呢!我怎么会知道有这样的结果呢!”赵中遥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呢!看到严明成对他发火,他只好辩解了一句。

    “你是好心呀!可你这好心,好象是没有办好事吧!我们好不容易等到这样一次重大的军事演习,可你呢!你自己刚才还在当着我们火箭弹营全体官兵的面说,这一次演习很重要。是我们立功受奖的机会呢!

    可是这机会呢!你还能给人家吗!你还当着人家的面说,这个机会是你和我努力给人家争取的。可是现在呢!一切都泡汤了,你说,你要我怎么再去面对我的那个火箭弹的全体官兵呢!

    要是这一次演习真的取消了,你可以脱下军装拍拍屁股走人了,继续当你的军工专家大学教授了呢!可我呢!我们的全体官兵们又怎么想呢!

    他们好不容易等到这样一个机会。可就是因为你在里面捣乱,最后让大家都错过了这么一个立功受奖的机会吗!

    你说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以后,我觉得你这人办事是挺靠谱的,也很信任你,可是这一次呢!你是彻底办了一件错事呀!”

    严明成是越说越激动,指着赵中遥的鼻子,恨不能把赵中遥揍一顿呢!

    赵中遥一时,也感觉很无奈。毕竟,人家严明成说的这些话,也是对的。这一切确实是因为他的原因造成的呀!这个结果,可是从来感觉自己做事挺精明的赵中遥所想象不到的呀!

    他在做这一件事情之前想,就算是上级领导不同意那个火箭弹营参加这一次演习,可也不会把整个演习都取消了呀!这怎么可能呀!

    赵中遥听着严明成在向他发火,他一时不好反驳什么,他在思索着上级领导怎么会发这样一个通知。

    难道真的是因为自己说的这事情吗!显然这也是可能的。因为上级领导正是因为看到了刘主任和杨参谋长给他们的申请意见。才有可能下发了这样一个通知呢!

    可这个通知上面,并没有直接了当地说。这一次演习被取消了,只是说推迟了呀!推迟也不一定取消吗!

    可能是因为上级领导感觉到刘主任和杨参谋长上‘上书’的这事,有些事关重大,所以才会慎重考虑一下,怕是一时半会决定不了。这才推迟演习的时间呢!这和取消这一次演习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嗯!应该是这样,严明成这是在‘自作多情’呢!他把上级领导的意思给领会错了呢!

    想到这里。赵中遥就严肃地看着严明成说道:“老严呀!你发那门子火呀!上级领导只是说把演习的时间推迟了呀!又没有说取消这一次演习呀!你凭什么说,上级领导一定是想要取消这一次演习呢!”

    赵中遥想来想去,觉得上级领导不可能取消这一次演习,于是就反驳了严明成一句。

    “靠!你别自我感觉良好了,我在部队只多少年了。你能比我也了解上级领导的意图吗!他们现在发这样的通知,那一定是想要取消这样的一次重大演习了,这种事情,我不是没有经历过,在我当团长的时候,就有一次也是这样,一开始说是要举行一次大演习,可后来就又通知说演习时间推迟,再后来就又通知说,这一次演习由于某些原因暂时取消了。

    你没有当过兵,你根本不知道部队这一套呢!我比你了解多了。遇到这种情况,那这一次演习是绝对要取消了。”

    由于之前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严明成就断定这一次演习一定是要取消了。

    “严明成,你别拿之前的经历说事,这一次演习和之前的任何一次演习都不一样,是不可能取消的。”赵中遥感觉,这一次的军事演习,可以说是意义重大,又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取消呢!

    “哼,还说我‘自作多情’,我看‘自作多情’的不是我,而是你赵中遥,你就等着上级领导的另行通知吧!我看你就是等到猴年马月也等不来呀!”

    严明成根本不相信赵中遥的话,他只是凭经验感觉,这一次重大的军事演习一定要被上级领导给取消了。

    “好,老严呀!那你敢不敢和我打赌呀!我敢保证不出三天,上级领导就会再下通知,马上进行这一次重大的军事演习的。”赵中遥有一种预感,感觉这个演习是势在必行的事,不但不会推迟。还有可能提前进行呢!

    “呵呵!你就吹吧!你以为你是上级领导呀!还不出三天,我看三十天也不会有什么通知!”严明成听了赵中遥这种不着边际的话,他感觉这家伙纯粹是在吹牛呢!

    “老严呀!我感觉上级领导之所以会下发这样一个通知,只是因为他们已经开始重视我提出的意见了,于是就想要再研究一下,所以。就有可能多耽误几天,于是就下发这样一个通知,怕参演部队到时候就真的准备演习呢!”

    赵中遥感觉,这一个通知,只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上级领导对他的这个意见很重视呢!别的没有什么意思。

    可严明成就不这样想,他瞪着赵中遥说道:“是很重视,已经重视的要取消这一次演习了呢!你不是说这一次演习有可能引起一场战争呢!

    你说这一次的演习后果都这么严重,那上级领导要取消这一次演习。还不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呀!”

    严明成感觉都是赵中遥的这个意见,把上级领导给吓住了,所以决定取消这一次演习了呢!

    “严明成,你别看不起上级领导。他们都是英名神武的,又怎么可能让我的这一个小小的意见给吓住呢!人家只不过是想要慎重考虑一下罢了。”赵中遥觉得,上级领导不至于会因为他的这个意见,就给吓住了,这怎么可能呢!他们都是身经百战的将军呢!

    “好了。我不听你这些废话,反正我觉得上级领导是决定把这一次重大的军事演习给取消了。并且这样的结果都是你造成的。”严明成看着赵中遥还是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

    “那好,我们打赌怎么样,看看谁最后会输,我就说这一次演习没有取消。而你就认为这一次演习一定是取消了,那们就赌一把怎么样。”赵中遥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给严明成解释。于是就想和他打赌呢!

    “打个屁赌呀!你要是觉得这一次演习还能进行,那你就去训练你的部队去吧!我想休息一下,你到你的火箭弹营去吧!”严明成现在还真不愿意看见赵中遥了,他感觉自己看着他就有气呢!还不如把他支走呢!

    “好,那你就好好休息吧!我去训练我的部队了。”赵中遥觉得。自己在这里,也是没有什么意义,只会继续和严明成吵架呢!还不如离他远远的呢!

    赵中遥来到了火箭弹营的训练场上,他在指挥自己的部队进行军事训练呢!

    只是想着这一次重大的军事演习有可能因为自己的原因而给取消了,那脸上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呢!

    胡大刚一看新营长刚才还是面带笑容的,怎么一会儿不见,就阴沉着脸,似乎是有什么心事。他就感觉有些奇怪呢!于是就小心地来到赵中遥面前给他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问道:“赵营长,你看上去是有什么心事吧!能不能给我说一下,我帮你参谋一下。”胡大刚也是一个外向开朗之人,一看新营长似乎是有什么心事,他就来套近乎了。

    赵中遥一听胡大刚这话,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呢!要是说,上级领导又下发了一个通知,说有可能把这一次重大的军事演习给取消了,那整个营的训练情绪怕是很受到很大的影响呢!

    同时更为重要的是,刚刚自己在全营指战员面前树立起来的高大形象马上就会倒塌了呢!

    因为大家听了赵中遥的话,都对这一次演习是充满的信心和期待呢!也都感谢赵营长和严师长为他们争取到了参加这一次重大军事演习的机会呢!

    可这一切似乎是在一瞬间就已经彻底改变了呢!要是自己把真相告诉胡大刚他们,那自己的颜面何存呀!

    “不行,我不能告诉他们真相,我要先隐瞒着这个事情。如果上级领导又来了通知马上进行军事演习了,那不就什么事也没有了。”

    赵中遥想到这里,就看着胡大刚笑道:“没有什么了,刚才和你们严师长吵了一架呀!”

    “什么,你和严师长吵架了,这是因为什么呀!你们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一转眼就又闹别扭了呀!”

    胡大刚听了赵中遥的话,他也很纳闷呢!刚才看到严师长还和赵营长谈笑风生的,怎么一会儿就又吵架了呢!

    “是这样,你也知道每一次重大的军事演习,上级都会给各个单位一些立功指标。一般来说,是以营为单位分这些立功指标的。

    我刚才听严明成说,他是按照人员的多少给分这些立功指标的。别的营都有八个立功指标。而我们营由于人少,只给了七个立功指标。

    我一听就生气了,我对你们严师长说:“严师长呀!你怎么能这样呀!我们火箭弹营虽然人少,可我们的战斗力是不少的,甚至比别的营还多呢!你怎么只给我们七个立功指标吗!”

    你们严师长听了,还不以为然地笑道:“赵营长呀!这立功指标一向是根据人员的多少来分的呀!你们火箭弹营给别的营少了将近一半人,给你们七个立功指标,这已经是很多了,你还嫌少,你还好意思再向我要一个立功指标吗!”

    我听了就对你们严师长说:“你这样分就有些不公平了,立功指标应该是按照每一个营为单位来分的,不管人员多少,那都是一个营,你不能按照人员多少来分呀!要是这样的话,那其他的营的人员也不是一样多呀!也是有多有少呀!你怎么都给他们的立功指标一样多呀!”

    你们严师长听了我的话,他一时没有什么话好反驳了,于是就又笑着看着我说道:“赵营长,你怎么这样,不就一个立功指标吗!你有什么好计较的呀!这八个和七个根本没有多大区别吗!”

    我听了一下子就生气了,我瞪着你们严师长大声说道:“师长同志,你怎么能这样呢!你以为立功指标是包子馒头呀!多分一个少分一个都无所谓呀!多吃一个少吃一个也无所谓呀!要真是包子馒头,我们火箭弹营可以发扬风格一个都不要都可以。”(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