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导弹之战(八)

    第二百八十一章导弹之战(八)

    严明成知道他们的上级领导也都是英名神武的,决不可能因为赵中遥说的这一个重大问题,就取消这一次的重大军事演习呢!

    “你说的是呀!我说的这个问题,虽然是一个重大问题,可是这一次演习,那也是势在必行呀!我们的军队,现在已经拥有了好几种新式武器了,可是这些武器,我们的敌国还都不知道呢!他们还把我们当成是之前那个武器落后的国家呢!

    我们有了新式武器,一个是要对这种武器进行一次实战考验,还有就是也要让别的国家,看看,我们的尖端武器,让他们知道,我们华国现在的武器装备已经是‘昨非今比’了呀!这样,自然会对他们国家决策者有一种震慑力量呀!

    古人说的好,上战伐谋,其下交兵,次之攻城呀!作为军事战备的最高水平,就是不战而退人之兵呀!我们能不动一刀一枪,把敌人打败了,这才是最高的战术呢!”

    赵中遥是一个知识分子,真正带兵打仗,他可能没有什么经验,可是在‘纸上谈兵’他还是有些经验的呀!

    “中遥!你说的很好呀!所以说,这一次上级领导是决不可能取消这一次演习计划的呀!他们只会改变原来的演习计划呀!到时候,你就可以威武地指挥你的火箭弹营去开赴战场了呀!”

    严明成听了赵中遥的分析,他对自己的预测也更加有信心了。

    “你说的是呀!这一次演习真的是很重要呀!上级领导是不可能取消这一次军事演习的。

    虽然,我们说不战而退人之兵是为上策,可是要真的想不到一兵一卒,把敌人打败了,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呀!

    所以说。演习还是很有必要的,特别是这种能够展示我军的威力的新式武器表演形式的演习,那就更加有必要了呀!因为,只有这样的演习,才能让我军的强大势力,让敌人看见呀!敌人只有看到了我军的强大势力。他们也就会安生多了呢!”

    赵中遥是想来想去,也觉得上级领导是怎么也不可能把这一次重大的军事演习给取消了呢!虽然他还是有些担心,可从道理上来说,这一次重大的军事演习是怎么着也不可能取消的。

    “好了,中遥呀!你也别在这里想东想西了,天要下雨娘嫁人由他去吧!我们还是搞好我们的军事训练吧!

    你现在已经是火箭弹营的营长了,你怎么着也得和你的手下们认识一下呀!你也得先和他们熟悉一下带兵打仗的过程吧!”

    严明成知道,赵中遥虽然穿上这一身军装,可要想让他真正的融入到军人的队列之中。那还得和战士们一起摸爬滚打才行呢!

    “严明成,你也不用那么多废话了,你还是带我去见见我的战士们吧!我也想对他们说一些话呀!”

    赵中遥知道,战士们的士气是须要鼓励的,这就要看一个指挥员的工作水平了。

    一直真正的优秀的指挥员,总是能在恰当的时候,把战士们的积极性给调动起来,也就能让战士们拼出最强大的战斗力呀!

    “好。那我们一起到训练场去吧!”

    严明成和赵中遥说完,就一起来到了火箭弹营的训练场地了。

    这里是师部靠近山脚下的一块空地上。

    这里没有什么建筑物。也就是一块呈缓坡形的草地。在这一块草地上,就停放着三十辆四十管火箭弹发射装甲车。

    这些就是全部火箭弹营的装备了。所有的武器全都摆在这里了,就看你指挥员怎么对这些装备进行训练,让它们发挥出最大的战斗力了。

    现在战士们还在各个连长的带领下进行着有条不紊的军事训练。从接受口令,到输入射击数据,再到模拟发射。第一步都十分认真地在进行着。

    看着眼前这些生龙活虎的战士们,赵中遥感觉到了一种年轻和朝气正在他身上沸腾呢!

    “嗯!是男人就应该是这样,在钢铁的洪流中前进,在血与火的考验中拼杀,为了祖国的利益。可以牺牲一切,包括自己年轻的生命。这就是一种伟大的奉献精神,一种伟大的牺牲精神,一种伟大的爱国主义情怀。”

    赵中遥看着眼前这些激动人心的场面,他也由些想要做诗的冲动了呢!

    现在的他也能深刻地感受到了,生前那个世界上的这个平行国家的伟人为什么会在战争年代中那么喜欢舞文弄墨了,因为这些战争的画面,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很具有诗意的。

    一代词宗李清照女士说过,‘诗言志,词抒情’。在描写伟大的战争画面时,或许只有那铿锵有力的诗歌才最为合适呢!

    赵中遥一时看着眼前的画面,竟然有些心旌神摇呢!

    “师长同志!火箭弹营一连,正在进行操炮训练,请指示,一连长胡大刚!”一个声音犹如宏钟一样的声音,突然在赵中遥的耳边响了起来。

    就在赵中遥还在想着自己的伟大诗词时,就听到了一个宏亮的声音,一个年轻的上尉连长跑到了严明成面前,给他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就报告了起来。

    严明成也抬手回了一个军礼,然后对这个胡连长说道:“胡连长,你担任一下值班员,把全营所有人员都集合起来,我要给你们介绍一个新营长。”

    严明成知道,现在这个营换了营长了,那也得给战士们和各个连长说明一下呢!要不然,大家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呢!怎么才几个小时,自己的领导就让别人给换掉了。

    这个胡连长,也看到了站在严明成身边的一个陌生的年轻人,穿着一套少校作训服,和他们营长刚刚穿的是一样的,可他就是不知道这个年轻人是谁呢!

    可不管怎么样。他现在是不能随便问赵中遥是谁的,他只是一个小连长,在师长面前,他最好不要乱说话。

    “是!”胡连长大声地回答了一声,然后就又转身跑到了训练场的前面的一块空地上。

    “嘀嘀——嘀嘀——”

    这个胡连长,突然就吹响了紧急集合的哨声。

    正在努力训练的战士们。一听到这紧急集合的声音,就赶紧从炮车上下来,飞快地跑到了训练场前面的空地上。

    “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

    胡连长迅速地整理着队伍。

    而严明成和赵中遥也走到了这个队伍面前。

    “报告师长,火箭弹营全体人员集合完毕,请指示!值班员胡大刚”。胡连长又一次按照部队的程序给师长严明成报告呢!

    “请稍息!”严明成又给胡连长回了一个军礼。

    严明成来到战士们面前,他看着战士们说道:“同志们,由于某种原因,我要暂时给你们换一个新营长。他可能也就在你们这个营呆上半个月的时间。你们原来的营长暂时担任一下别的职务。这一切都是因为和这一次军事演习有关呢!至于具体的原因吗。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清楚的,再者说了,和我们普通的战士们说了,也没有多大意义。

    所以说,你们不用问为什么要给你们换一个新营长,这决不是因为你们之前的营长犯了什么错误,或者是让上级领导给调走了。这一切都只是一个临时安排的‘节目’。大家一起把这个‘节目’演好就行了,不用管这个为什么要安排这样一个‘节目’。

    总之。我希望大家一定要配合你们现在这个新营长。你们看他的面孔就知道了,他还很年轻。可能和你们一些老兵的岁数都差不多呢!

    可你们别觉得,这个临时的营长很年轻,就觉得他不怎么样,就对他不服气,那你们可就错了。

    虽然你们看他的样子,可能感觉很陌生。也不认识他是谁。

    可我要告诉你们,没有这个新营长,就不可能有你们这个新建的火箭弹营,也不可能有你们现在的王营长。

    现在摆在你们身后这些装备,都是出自你们现在这个临时营长之手。这种新式的履带式火箭弹武器。就是你们这个新营长亲自设计和研制的。

    当然,这种武器,虽然厉害,可也只是你们这个新营长研制的众多先进武器中的一种罢了。

    除了这种武器外,还有地霸坦克,还有小羚羊直升机,还有步兵们手里用的新式的AZ-47突击步枪,还有现在要在演习中进行实弹演练的S-300型导弹和最新式的S-600型原子导弹,这一切的先进武器都是你们这个新营长一个人研制出来的。

    说到这里,你们当中的有些人,是不是已经猜到你们的新营长是谁了吧!”

    严明成说了这些话,然后就静静地看着眼前的这些战士们。

    “啊,他不会就是我最年轻最著名的军工专家赵中遥同志吧!”胡大刚是一个连长,他早就听说,现在他们部队的很多新式武器装备都是一个叫赵中遥的年轻军工专家研制出来的,可他只是听说过赵中遥罢了,从来就没有见过呢!

    “连长,你是说,他就是著名的军工专家赵中遥同志!”站在胡大刚身边的一个少尉排长一听胡大刚的话,他看着赵中遥也是大吃一惊呢!

    “是呀!刚才你不是听师长说了,我军的所有先进武器都是眼前这个新营长研制出来的呢!那他不是著名的军工专家赵中遥还能是谁呀!”

    胡大刚现在可以肯定眼前的新营长就是赵中遥呢!

    “哈哈,好厉害呀!我们营换了一个全军最著名的军工专家当营长呢!上级领导这是又唱的那一出呀!”那个年轻的少尉排长听了胡大刚的话,他就不解地看着赵中遥说了一句。

    “喂!说什么呢!这事是你一个小排长考虑的吗!刚才师长不是说了,出于某种原因吗!什么是某种原因,当然是不能随随便便说出来的原因了,你是一个军人,知道什么叫军事机密吗!怎么没有一点保密意识呀!回头,我要好好给你上一堂保密纪律课呢!”

    胡大刚听了这个排长嘟囔的话,就教训了他一句。

    “连长,我错了,我不再问了。”那个年轻的排长,赶紧给胡大刚道歉了。

    “老老实实呆着,等一会,看看赵专家会怎么说吧!他也得说一下他为什么要担任我们的营长吧!他不会也只说是出于某种原因吧!他也总的说出个一二三吧!”

    胡大刚知道,等严明成讲完话后,赵中遥这个新上任的营长,那肯定也得讲话呢!

    到时候,这个新上任的营长,对于自己怎么会当上火箭弹营营长这事,他怎么着也得说出个所以然吧!

    “是!我们听听赵专家怎么说吧!”那个年轻的排长不在说话了,只是静静地看着赵中遥和严明成呢!

    “好了,我已经听到有人说出了你们这位新营长的名字了。没错,他就是我军最著名的军工专家——赵中遥同志。现在由他临时担任你们火箭弹营的营长,那可是你们火箭弹营的光荣,你们可一定要好好配合你们的赵营长,把这一次重大的军事演习任务给完成了。”

    严明成说到这里,就又停下来,看着大家的反应。

    “哎,我不是听说,这一次军事演习没有我们营的任务呀!我们营是不参加这一次军事演习的呀!怎么,刚才师长又说要我们完成好这一次重大的军事演习任务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那个年轻的排长听了师长的话,就又开始小声地在胡大刚跟前嘟囔了一句。

    “哎,你他娘的怎么又嘟囔上呢!等一会听赵营长讲话了,你不就知道了。别在嘟囔了,要不然我处分你。”

    看来这个排长也是一个贫嘴的家伙,一会儿不说话,就憋的慌。于是就又让胡大刚骂了他一句。

    这个年轻的排长赶紧又对胡大刚说:“连长,对不起!我——我决不在嘟囔了。”(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