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导弹之战(七)

    第二百八十章导弹之战(七)

    而要做好第二手的准备,那火箭弹营就必须要参加这一次的军事演习呢!因为,敌人如果也要用一些火箭弹来攻击我们的话,那我们只有用火箭弹才是最好的反击武器呀!

    虽然,我们也研制出来了先进的原子导弹,可这玩意,只适合远距离对敌人的重要军事目标进行攻击呀!可要是真发生的战争,那不能光指望这一种武器呀!

    况且,我们这一次的军事演习之中,也就只有一枚原子导弹,到时候,演习的时候,发射出去试验一下也就没有了。要是人家敌人把我们发射的原子导弹,当成了我们要进攻人家的信号,那人家很有可能要反击我们呢!

    而我们的原子导弹已经发射出去了,再想发射一枚也没有了呀!要是这样的话,我们要真的和敌人开战了,那我们可以利用的有效武器就没有了呀!

    而一担发生这样的战争,最有效的武器,还是四十管的火箭弹呀!只要有了这样的武器,那就可以拦截住任何从敌国之中发现过来的导弹或者是火箭弹呀!

    我们虽然有了导弹,说不定敌人也已经有了呢!只是人家没有使用罢了,说不定是人家的秘密武器呢!要是人家在这一次我们的演习之中,也来一个假装演习,让人家的导弹,飞到了我们的领空之中,那到时候,我们可是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拦截了呀!

    而没有火箭弹营参加这一次军事演习,万一我们和敌人‘擦枪走火’了,那我们可就要被动挨打了呀!

    刘主任,你觉得我说的有没有道理呀!我们这一次军事演习,一定要做好这两手准备呀!”

    赵中遥的这一番说一说,可让刘主任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呀!这一次,还真的必须要让火箭弹营参加这一次军事演习呢!

    “中遥呀!你要是这么说的话。那看来,我还真的是要重视这一件事情呀!我还真的要跟杨参谋长商量一下呀!看看能不能向上级领导反映一下你说的这个情况呀!”

    刘主任听了赵中遥的话,他也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是有必要向上级领导说明这个情况呢!

    “刘主任,其实不光是因为这事情,就火箭弹营本身来说,也是应该要参加这一次的军事演习的。”

    赵中遥在说明了这个情况之后,还感觉到不够有作用,他又想到了,火箭弹这种新装备。还没有进行一次全发射击演习的情况,就又把这事给刘主任说明了一下。

    刘主任听了,也是赞同地点点头呀!

    “中遥呀!你说的很有道理,这种新装备,到现在还没有进行过一次全发射击呢!而这种武器的最大战斗力也就是全发射击。只有进行一次全发射击,才能检验这一种武器的威力到底怎么样呢!

    而要进行这样的全发射击,也就只有在这样大规模的军事演习之中,才能够进行呀!在一般的小型演习之中,都不合适用全发射击这样的演习形式呀!

    “刘主任。那你能不能和上级领导说一说,要他们修改一下演习计划呀!”赵中遥用一种期待的眼神看着刘主任呢!

    “好,我现在就给杨参谋长打电话,先把他叫过来。把你说的情况和他说一说,看看他会怎么说吧!这事,可不是我一个人可以决定的呀!也得和杨参谋长商量一下,最后还得有杨参谋长把我们的意见呈交给上级领导面前。最终才能决定会不会修改这一次演习计划呢!”

    刘主任知道,这事可不是小事,决不是很快就能决定的事情。就算是到了上级领导那里。也要等几天才能知道呢!

    “好,一切都拜托刘主任了。”赵中遥非常客气地看着刘主任说道。

    “行了,你不用这么客气了,你当几天军人,能提出这样的想法,也是好样的呀!行,你们先等着,我打电话,叫杨参谋长过来。”

    赵中遥听了心里就舒了一口气,他知道只刘主任重视了,那这事就好办了。

    “中遥呀!你小子可真是厉害呀!竟然把刘主任给忽住了。”严明成一看刘主任正在给杨参谋长打电话呢!他就小声地和赵中遥开玩笑呢!

    “老严,你放什么狗屁呢!我这是‘忽’吗,我说的是实情,是‘远见卓识’,你懂吗!会不会用词呀!不会用,就不要乱用好不好。”

    赵中遥也很高兴,就小声地和严明成闹了起来。

    “好好,你是大学教授,我说不过你。看看杨参谋长会怎么说吧!”严明成看刘主任已经打完了电话了,他就不在和赵中遥说什么了。

    又过了几分钟时间,就听到外面一阵脚步声。

    杨参谋长就快步来到了刘主任的办公室里了。

    “哟!这里挺热闹呀!怎么,你们俩又跑到刘主任这里来干吗呢!严明成,马上就要演习了,你还有时间来刘主任这里串门呀!”杨参谋长一来到刘主任的办公室,就看到赵中遥和严明成坐在墙边的沙发上,他就感觉很奇怪呢!

    他看赵中遥还穿着军装,就更加奇怪起来。

    刘主任看杨参谋长看着赵中遥那奇怪的眼神,他就先把赵中遥为什么要穿军装的事情,简单给杨参谋长说了一下。

    杨参谋长听了,这才笑笑说:“好样的,年轻人吗,就应该到部队里参加一次实战演习,好感受一下战争的场面呀!这对于一个人的意志和心智,那都是很好的锻炼呀!特别是象你赵中遥这样的优秀军工人才,是更加须要到部队感受一下军人的火热生活呀!”

    赵中遥听了,自然就站起来,给杨参谋长敬了一个不太标准的军礼,然后笑笑没有说什么。

    “中遥呀!杨参谋长已经来了,你把你的重大问题也和杨参谋长说一下吧!”刘主任虽然已经知道了赵中遥说的事情了。可赵中遥既然还在这里,他就想让赵中遥直接把这事给杨参谋长说说了。毕竟这是赵中遥自己提出来的意见吗!

    “是!”赵中遥就走过去,他看着杨参谋长就把之前给刘主任说的‘重大问题’。又给杨参谋长说了一遍。

    杨参谋长一听,脸色也马上变得严肃起来。

    “中遥呀!你说的这问题,还真是一个问题呀!老刘呀!你是怎么看的呀!”

    杨参谋长听了赵中遥说的演习之中,可能会发生的战事后,他也把眉头皱了起来。

    “老杨呀!中遥说的这事看来还真是一个事呀!两国交兵,有备无患呀!我们要是不事先做好准备,那到时候,万一发生了战事,可就比较被动了呀!”

    刘主任听了杨参谋长的话,就表达了一下自己的看法。

    “老刘呀!那可怎么办呀!这演习计划可都是军委领导制定的呢!我们又怎么能改变呢!”杨参谋长虽然感觉赵中遥说的这事还真是一个事。可是他也知道这一次演习的规格,可不是他和刘主任能够随便改变的呢!

    “老杨呀!你说的也是呀!这一次演习的计划是不会轻易改变的呀!可是中遥说的这事,也是一个重大的问题呀!我看,不管怎么样,我们也得向上级领导反映一下这个问题呀!至于人家怎么决定,那我们是管不了呀!”

    刘主任觉得,不管怎么样,自己都应该向上级领导反映一下赵中遥提出的这个问题,至于上级领导会不会真的改变演习计划。那就不好说了。

    “老刘呀!你说的是,事在人为吗!不管有没有用,我们也要‘上书’一下试试吗!”杨参谋长也感觉,这事也只能让他和刘主任一起向上级领导反映一下了。至于结果会怎么样。那是谁也不知道的事情。

    “好,那就这样吧!中遥呀!你和严明成都先回去吧!你们说的事,我和杨参谋长会重视的。但是,我们给上级领导反映之后。上级领导会怎么决定,可不是我们能够决定的呀!你们俩可做好思想准备,可能会一切都无法改变呢!”

    刘主任看杨参谋长也同意了他的看法。他就想先把赵中遥和严明成打发走了。

    “那好吧!刘主任,我们就先回去了。我现在也是一个军人了,虽然暂时还不能去参加演习,但我也可以先在驻地进行一些军事训练呀!”

    赵中遥也知道,带兵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是说干就能干好的事,自己之前没有带兵的经验,这一次在去参加演习之前,最好是先在家里训练几天呢!

    “严明成呀!你也要好好做好演习的准备工作呀!刚才中遥已经说了,这一次演习可是非同小可呀!你可要做好‘实战’的准备呀!”

    杨参谋长刚才听了赵中遥说的话,他对这一次演习,那也是多了一层顾虑呢!想想,这一次演习,主要的参演部队就是严明成的装甲师呢!怎么能不让杨参谋长还有些担心呢!所以,他现在就要给严明成打好预防针呢!

    “放心吧!杨参谋长,我早就从中遥那里知道了这一次演习的重要性了,我一定把这一次演习当成是一次真正的‘实战’。一定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工作,还要对战士们做好思想宣传和教育工作。要大家做好应付实战的心理准备。”

    严明成听了杨参谋长的话,他也在杨参谋长面前做了一些保证。杨参谋长听了,自然也是很高兴了。他拍了拍严明成的肩膀,算是对他的鼓励了。

    就这样,赵中遥和严明成又从装备部回到了江海装甲师了。

    他们俩先回到了严明成的办公室里。

    严明成给赵中遥倒了一杯水说道:“怎么样,赵主任,这一次是不是说的有些口干舌燥了呀!来先喝一杯水。”

    “口干舌燥也不要紧呀!关键是这一次说出去的话,要有作用呀!要是没有,这不白说了吗!”赵中遥喝了一杯水,然后把杯子又放到了严明成的办公桌上。

    “我感觉可能有戏,上级领导也和我们一样,也都是普通的人,也不是神仙,他们的想法,应该和我们都是差不多的呀!我们提出的有价值的意见,他们也一定会考虑的呀!

    这一次演习是关系重大,上级领导一定会重视你提出来的意见的。你放心吧!我敢打赌,上级领导一定会采纳你的建议的。”

    严明成有一种预感,他感觉赵中遥说的这事,确实是一个重大的问题。作为一个领导,他们更应该考虑到国家的完全问题,更应该考虑到这一次演习的可能会导致的结果呢!

    “你说的是呀!我也感觉上级领导可能会采纳我的意见,但是我怕他们采纳了之后,就来了一个最安全的决定呀!”赵中遥一向是想问题比较深入,他在向上级领导说了自己的意见之后,就也考虑到了另外一种结果呢!

    “哦,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最安全的决定呢!”严明成一时没有听懂赵中遥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呢!

    “我的意思是说,怕之怕,我的意见会矫枉过正呀!要是万一上级领导一听我的意见,就给吓住了。然后把这一次重大的军事演习彻底给取消了,那我这个营长怕是也当不了呀!”

    赵中遥想来想去,还感觉到自己的意见确实是有些吓人呢!不知道上级领导会怎么想呢!他们会不会真正让赵中遥的意见给吓住了,然后彻底取消这一次重大的军事演习,那可是说不定的事情呢!

    “中遥呀!你说这事,不大可能!我们的领导都是英明神武的,又怎么可能让你这一个意见给吓住呢!他们决不会因为你这个意见就不进行这一次军事演习呢!这事,你就放心吧!我敢和你打赌,上级领导是绝对不会取消这一次军事演习的。”

    在这一点上,严明成似乎比赵中遥有信心。因为他是一个军人,他对于自己的上级领导们的性格还是比较了解的。(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