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导弹之战(五)

    “老严呀!你别给我这么说呀!不是我不愿意和你一块去向上级领导申请这事,只我这身份实在是不合适呀!”赵中遥一听严明成这话,他又一次想要拒绝呢!

    “不合适,你有什么不合适的呀!你虽然不是军人,可你也是一个军工专家呀!你也是装备部的人吗!我们现在就是要向装备部的领导申请呢!你不是再合适不过了。”

    严明成觉得,赵中遥完全可以和他一块去向上级领导申请这事情呢!

    “不行,我不是军人,是不合适给上级领导申请这事情的。要是这样的话,上级领导不高兴,就会说我一个军工专家,怎么能老是干涉军队的事情呢!这要是追究起来,我的罪责可大了呀!你可别给我开这个玩笑呀!”

    赵中遥一听严明成这话,他还是不乐意去呢!

    “好,你说你不是军人,你就不能去和我一块向上级领导申请,那好,我立马把你变成军人就是了。”严明成似乎还有另我的一步棋呢!

    “你胡说什么呢!你以为你是谁呀!你想把我变成军人,我就能成为军人呀!”赵中遥一听严明成这话,他感觉严明成是在和他开玩笑呢!

    “开什么玩笑,我军现在正在进行现代化的改革,其中一项改革,就是要使部队知识化年轻化。对此军委特别有文件规定了一些可以让地方上的高级人才进入到军营的特别通道。

    这其中有一条,就是这要规定的。只要是地方上本科学院的大学生或者是导师还有教授愿意到部队去的,可以直接成为军队中的一员。

    并且根据级别,有着不同的待遇。比如说,一个本科大学生要是到了部队,那直接就可以当一个副连长,受中尉军衔。一个大学讲师要是到了部队,可以直接当连长受上尉军衔。

    而一个大学教授。要是愿意到部队做贡献,那可以直接受以少校军衔,可以直接担当营长的职务。

    当然,这一切都有一个最基本的条件,也就是说地方上的这些高级知识分子要是进入到部队,年轮一屡不能超过三十岁。

    这也是部队要求军队干部知识化年轻化的一项有效的措施。

    而你赵中遥似乎没有超过三十岁吧!而你还是一个大学教授,一个军工专家,你这样的人才,当然可以直接从军了,并且。我至少可以让你当一个营长,或者是副团长呢!”

    严明成把自己知道的这些部队的新规定就说了出来。

    赵中遥一听可有些傻眼了。要知道,他还不知道部队有了这一种新的规定呢!

    “哎哎哎!老严呀!你可给我打住,我可没有说愿意当兵,你别自作多情啊!”赵中遥一听严明成这话,他可有些紧张了,他虽然也羡慕军人,也曾经想当一个军人,可自从他又喜欢上军工这一行后。就感觉,还是做一个军工专家挺好。

    这样自己既感觉自己是军人,但同时又不是军人。既可以和军人生活在一起,一起工作一起生活。可又可以不受部队的纪律约束,这是两全其美的事情呀!干吗要穿上军装受到约束呢!

    “中遥呀!我不在和你开玩笑了。这一次我是说真的,我打算临时让你当一回营长。你要是愿意,那我们一起就去向上级领导申请加入在演习中加入你说的那个履带式四十管火箭弹的问题。你要是不愿意。那可就拉倒,我也不会去和上级申请,不想要自找麻烦呢!”

    严明成说的是实话。因为赵中遥说这事,他已经是有干涉领导决策的意图了呢!要是赵中遥再不陪他一块去,他自己才不愿意充当这个愣头青呢!

    “严明成,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吗!你给我说清楚。”赵中遥听了严明成这话,他还有些不大明白呢!

    “我的意思很明显,这一次,是你想要我们的履带式四十管火箭弹营参加这一次演习呢!所以说,这一次这个营就要由你来带领了,我打算让你临时当一把营长,你要是愿意,那我们就成交,我和你一块去向上级领导请示,你要是不愿意,那就拉倒,你也别想着让什么狗蛋四十管火箭弹营再参加这一次演习了。我是不会一个人去给你当枪使的。”

    严明成把话说的很明白,就是想要赵中遥来当一把营长呢!这样,就算是这个营也参加了这一次实战演习,那也是完全有赵中遥来指挥,他严明成可以什么都不管,和没有让这个火箭弹宽营参加这一次演习是差不多的。

    赵中遥一听严明成这话,他什么都明白了。这是严明成在将自己的军呢!

    “靠!我该怎么办呢!我该怎么下这一步棋呢!”赵中遥一时有些不知所措了。

    赵中遥想了一会,感觉自己也只能按照严明成说的做了。因为要是不按照他说的做,那他就不配合你办事,那他赵中遥的目的也就别想达到了。

    “好,就按照你说的,我就当一把营长吧!和你们当兵的呆这么长时间了,我还真没有感受过当一名指挥官的感觉呢!”赵中遥想想,这事也挺有意思的,要不是这样,自己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真正穿一次军装吧!既然有这样的一次机会,自己干吗不真正当一把军人呢!

    “行,那就这样,你去把现在的营长叫过来,让他把军装脱了,然后给你穿着就行了。”

    严明成一听赵中遥这话,他可又有了一个奇妙的主意了。

    “什么意思,你不给我一套新军装吗!”赵中遥一听严明成这话,他可有些不乐意了,怎么当一次‘新兵’,还要穿旧军装呢!

    “你是一个冒牌营长吗,还要什么新军装吗!你又不是真的当兵入伍了吗!你要是不想穿旧军装,那也行,你只要说,你愿意和我一样,长期在部队服役了。那我就给你一套新军装,你看怎么样呀!”

    严明成说的也很有道理,你赵中遥只是临时当一把营长,要是给你一套新军装,那你不当营长时,这军装又给谁呢!这样的话,不就是浪费了一套军装吗!

    军人是最讲究勤俭节约的人呢!怎么能随便浪费一套军官服呢!这可不附和军人品性呢!

    “好好,你说的总是有道理,那我就将就一下吧!”赵中遥听了严明成的话,他无话反驳。只好答应就穿那营长的服装了。

    可是当赵中遥答应了之后,他就又想到了什么,于是就又问严明成:“那个营长的服装我穿着合适吗!别他娘的太小了,我怎么穿呀!”

    “你这不是废话吗!我不就是看你的身材和那个王营长差不多吗!要不然,我会说让你穿他的军装吗!”严明成自然也是看赵中遥的身材和那个营长差不多,要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安排呢!

    “行,那你去把那个营长叫过来吧!”赵中遥听了严明成的话,他只好接受了这个条件了。

    “通信员!”严明成对着门外叫了一声。

    “到!”一个声音如宏钟的声音从旁边的房间里传了出来。

    一会儿。一个身材高大的战士,来到了严明成的面前。

    “报告师长,有什么事!”大个子战士看着严明成敬了一个军礼,然后客气地问道。

    “你去把履带式火箭弹营的王营长给我叫过来。他正在训练场呢!我没法和他打电话呢!”

    严明成知道,现在火箭弹营正在开展模拟作业训练。而王营长在现场指挥战士们训练呢!

    “是!我马上过去。”那个通信员听了师长的话,马上转身跑了出去。

    大约十分钟后,他就又带着一个少校来到了严明成的办公室了。

    “报告师长。王营长到了。”通信员先来到了严明成面前,向他回报了一下。

    “嗯!你回去吧!”严明成向那战士摆摆手。

    “是!”那战士又向师长敬了一个礼,这才又转身回去了。

    不一会。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军官也来到了严明成面前。

    他看着严明成,就赶紧敬了一个军礼,然后大声地报告道:“师长!我是王东海,请问有什么吩咐。”声音很大,把赵中遥都吓了一跳。

    赵中遥心想,我的娘呀!这部队的人怎么都这样,就不能温柔一点说话吗!怎么一说话,就大喊大叫呀!整天这样,别说耳朵受不了了,喉咙也受不了呀!

    而严明成似乎早已经习惯了,他抬头看了王东海一眼,然后十分冷静地说道:“王东海,你把你的军装给脱了。”

    王东海怎么也没有想到师长叫他来,会让他脱军装。

    这事可是一个职业军人怎么也想不到的。

    要知道,军人除非是转业或者是退伍时,才会脱军装呢!可就算是那样,也是自己‘默默无语两行泪’把军装给脱了。而上级领导也不可能命令你把军装给脱了的。

    可是现在王东海这一个当了十几年兵的老兵了,在没有得到任何通知说要他转业之时,师长突然命令他脱军装,这事搁在谁身上,谁都无法接受呢!

    王东海一听这话,他感觉脑袋都有些蒙了呢!

    要知道军装对于军人来说,那是和生命一样宝贵的东西呢!因为军装就代表着军人的生命。一个军人脱下军装,就意味着他从此不在是一个军人了。

    王东海也是这样,军装对于他来说,那和他的生命一样重要呢!他从一个新兵蛋子,熬到一个新式装备的火箭弹营的营长。这期间,他也经历了很多的磨难和考验呢!

    可任何一次,都没有师长今天这一句话,让他感觉到一股如山一般的压力呢!

    王东海一时就愣在那里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要让他脱军装,他实在是太不舍得了。

    于是在严明成下达了命令后,王东海只是傻傻地看着严明成,没有任何动作。

    “哎,王东海,我命令你脱军装,你没有听到吗!你一个大男人,在我一个大男人面前,你还有什么害羞的吗!只是把外面的军装脱了,又不是让你脱成光屁股呢!”

    严明成看自己命令之后,王东海没有什么动作,他‘忽’的一下从办公椅上站了起来,直视着王东海,一脸的怒气。

    “师——师长,我——我王东海自信没有范什么错误呀!你——你怎么就这样让我转业了。你让我转业,你也得提前通知我一声吗!你别这样来一个突然袭击呀!我的小心脏都有些受不了呢!”

    王东海这时也豁出去了,他也很生气,他想,我又没有犯什么错误,你严明成凭什么让我转业呢!

    “哎!王东海,你他娘的啰嗦什么呢!谁他娘的说要你转业了,我只是说让你把军装脱下来呀!”严明成自然知道王东海在想什么,可他还是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

    “师长,你不是让我转业,那你让我脱军装干吗呢!你让我脱了军装,难道你要我光着膀子指挥战士们训练呀!”

    王东海一听严明成这话,他是百思不得其解呢!

    “王东海,你还是一个军人吗!什么是军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你他娘的是不是把这个军人最基本的本能职责给忘了呀!让你脱,你就脱,那有那么多废话呀!再那么多废话,我立马处分你。”

    严明成一看王东海就是不愿意脱军装,还给他啰嗦一大堆,他可真有些火了。

    “师长,那好吧!您别生气,我脱还不行吗!”王东海这才极不情愿的,象一个大姑娘一样,在严明成和赵中遥面前,扭扭捏捏地把外面的迷彩作训服给脱了。

    “这就是了吗!真是的,一个大男人,让你脱个衣服,还罗哩吧索的,真让人受不了。”严明成把王东海的作训服拿在手里,然后就来到了赵中遥面前。

    “来,穿着吧!看看合适不合适,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手下的一名营长了。”严明成牛逼洪洪地看着赵中遥命令道。(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