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导弹之战(二)

    第二百七十五章导弹之战(二)

    吴青山听了赵中遥的话,就有些奇怪地看着赵中遥。他感觉,赵中遥说这话的口气,让人感觉,他根本不是一个年轻人,而一个和吴青山一样年纪的老年人呢!

    “哈哈!赵主任,听你说话的口气,让我感觉,你是一个老年人,而不是一个年轻人呀!”吴青山听了赵中遥的话,就和他开了一句玩笑。

    “吴厂长,我这人是人不老心已老呀!所以,看事情,看问题总是喜欢站在老年人的立场上呀!”赵中遥感觉到,自己一时是忘了自己现在的年龄了,于是也和吴厂长开了一句玩笑。

    “赵主任呀!幸运我们华国还有你这样一个天才军工专家的年轻人呀!还愿意在军工行业干下去呀!要不然,我们华国的军工事业怕是很难有所成就呀!而我们华国的军工强国梦怕是也很难实现呀!

    不管有多少年轻人,不愿意在军工行业工作,都无所谓呀!只要赵主任还愿意为军工事业贡献自己的青春和汗水,那我们华国的军工事业就还有希望呀!”

    吴青山是一个在军工厂里工作了半辈子的老革命了。他对于军工事业的执著不是一般年轻人能够理解的。

    看着年轻人一个个都从军工企业里跳槽到地方的大公司去,他也为国家的军工事业感到忧心呀!

    可当他看到赵中遥这样一个天才军工人才,还愿意为华国的军工事业继续奋斗下去的时候,他就又从内心深处对赵中遥产生了一份敬意。

    “吴厂长,你别抬举我了,华国的军工强国梦,是靠每一个军工行业的广大职工共同努力的结果。不是我一个人可以做到的。我只不过是设计了一些军工武器的图纸罢了。”

    赵中遥一向是一个低调的人。听了吴厂长的夸赞,他禁不住就谦虚了几句。

    “赵主任,不耽误你的时间了,你还是赶紧去找严师长吧!这里的工作,你就不用操心了。”吴青山知道,赵中遥的时间很宝贵。就不在和他啰嗦什么了。

    “好,吴天长,我去找严师长了。”

    赵中遥从吴厂长的办公室里出来,就又乘车向江海装甲师驶去。可当车经过江工大校门口时,他就又让司机停车了。

    “好几天,没有去见左校长了呀!又要去演习了,也要去和他说一声呀!”

    赵中遥知道,虽然自己现在主要是在军工厂工作,可军工厂。毕竟还算是江工大的附属工厂呢!自己和吴天长还都算是左军强的手下呢!

    自己要去蘑菇岛了,也要和自己的领导打一声招呼呀!这也算是表示对人家当领导的尊重吗!

    还有,左军强对于赵中遥来说,可不是一般的领导可以相提并论的。说严重点,人家左军强对赵中遥有着知遇之恩呢!如果不是人家左军强感觉赵中遥是一个人才,把他从一个普通的服装公司业务员,变成了江工大的一名大学教授,那他赵中遥现在可能还在家里的一家服装公司当业务员呢!根本不可能成为军工行业的一颗新星呢!

    所以说。赵中遥只要去什么地方演习,都要和左军强打一声招呼呢!以示自己对人家的尊重。

    想到这些。赵中遥让司机把车停在江工大的校门口,然后下车进了江工大,直接向办公大楼走去。

    他直接来到了左军强的办公室门口,然后不轻不重的敲了敲房门。

    “砰砰砰!”

    “请进!”

    “哟!是中遥呀!怎么,那阵风把你给吹来了,是不是想到好多天没有来看我了呀!”

    左军强一看是赵中遥来看望他。就开了一句玩笑。

    “左校长,你也知道,我在军工厂那边工作繁忙呀!最近一段时间,因为研制原子导弹的事,可以说是把我忙的四脚丫子朝天呀!”

    赵中遥一向和左军强的关系很好了。他在左军强面前,一向也是无拘无束了,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呢!

    “哈哈!是呀!我知道你工作繁忙呀!所以,你这个江工大的教授,只是一个光领工资干活的人呀!”左军强听了赵中遥的话,就又和他开了一句玩笑。

    “左校长,你要是这样说的话,你赶紧把我从军工厂调回来了吧!就让我在江工大当一个教授多好呀!别在让我当什么军工专家了,我还真不愿意再摸爬滚打的一次次和当兵的混在一起呀!我一个知识分子,就应该整天坐在办公室里教书育人吗!”

    赵中遥知道左军强是在和自己开玩笑呢!可他还是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呢!

    “哟!你赵中遥也拈轻怕重了,想要撂挑子了不是。我告诉你,我是想把你这个人才从军工厂调回来呢!可你现在是军方装备部的人,我这个小校长,怕是也没有这个权力呀!你要想回到江工大工作,那你得去找刘主任呢!

    其实,就算是刘主任都不一定有权力把你从军工厂调回来了呢!他还得向他的上级领导请示呢!

    所以说,中遥呀!你还是老老实实地军工行业奋斗吧!我们华国的军工事业就要靠你来书写了呢!要我是上级领导,我也不会答应,你只当一个教书匠呢!”

    左军强看着赵中遥,又当头给他泼了一盆凉水呢!

    “哎,我赵中遥怎么这么命苦呀!这一辈子都要‘嫁’给军工厂了吗!什么时候,我才能和军工厂‘离婚’呀!”赵中遥是越说越激动呢!竟然在左军强面前耍起无赖来了。

    “中遥呀!你说什么呢!为军工事业奋斗,那是光荣的事情呀!你怎么能这样看不起军工行业呢!”左军强也装模作样地开导赵中遥呢!

    “君不见,年轻的大学生都去了地方的大公司了。谁还愿意在军工厂里奉献青春呀!只有我赵中遥是一个傻帽呀!年纪轻轻,就把自己的一生卖给了军工行业呀!”

    赵中遥想起吴厂长的儿子,还有吴晓芳他们,他还真感觉自己是一个‘傻帽’呢!自己一个大学教授。要是跳槽到了地方大企业,那起码也得当一个部门经理呀!每天喝喝茶看看报纸,那一个月都得收入好几万呢!

    现在倒好,身兼数职,可还赚不了一万元的工资呢!这叫个什么事呀!

    “中遥呀!你这一次来,不会是来向我诉苦的吧!是不是还有别的事情呀!要是有就赶紧说吧!我还得去开一个会呢!”

    左军强了解赵中遥。他不可能是因为这点小事,来和他啰嗦呢!他一定是有正事呢!

    “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我研制的原子导弹已经研制成功了,下面要进行一次实战演习呢!这一次,要到东部沿海的蘑菇岛去呢!可能又要十多天才能回来呢!

    我作为江工大的一个教授导师,也得给你这个领导说一声不是。”赵中遥平定了一下情绪,然后说了一下正经事。

    “哦,我早听说,你又在搞什么新式导弹武器。怎么,这么快可又研制成功了呀!中遥呀!你不愧是一个军工专家呀!我们华**工界要是没有你,那我们的军工武器怕是远远跟不上时代的步伐呀!

    现在有了你这个军工专家,让我们的军工武器,已经超越了世界上很多的发达国家呀!

    好,你有正事,还是赶紧去吧!学校的事,你就不用担心了。我会安排老师替你上课的。

    你在演习时,也要小心一些呀!你又不是一个军人。又是一个军工专家,一切体力话,就让严师长的战士们干就行了,你别累着了。”

    左军强了解赵中遥,知道他是一个年轻人,什么事都喜欢亲力亲为呢!

    在军工厂里。他就喜欢和工人们一起干活呢!到了演习地点,他还喜欢和战士们一起修筑工事呢!

    “左校长,你这话,我可不爱听了。对于一个知识分子来说,就应该多参加体力劳动呀!要不然。光动脑子不动胳膊动腿,那身体素质不就下降了吗!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呀!要是身体不健康了,再想动脑子怕是也很困难呀!”

    赵中遥是一个喜欢辩论的人,听了左校长的关心话,他倒是又反驳了几句呢!

    “哈哈,赵中遥呀赵中遥,你把我的关心当什么了,那好,你就去挖工事吧!你就去抗炮弹吧!我去开会了,我们各负其责就是了。”

    左军强听了赵中遥反驳自己的话,就苦笑一声摇摇头,然后从办公桌前站了起来。

    赵中遥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然后和左军强一起走出了办公室。两人又寒暄了几句,就各自己忙自己的事去了。

    赵中遥下楼,走出江工大,又乘车向江海装甲师的师部开去。

    半个小时后,他又来到了严明成的办公室了。

    “老严呀!你在忙什么呢!”赵中遥来到了严明成的办公室,看到严明成正在看着一份文件发呆呢!

    “中遥呀!这一次演习,不光要进行导弹的射击任务呢!还有其他一些普通坦克炮的射击任务呢!怎么,上级领导之前并没有告诉我呀!我还以为,光进行导弹射击呢!这下,我可又要忙活一阵了呀!”

    严明成说着,就把一份演习计划递到了赵中遥的手上。

    赵中遥看了一下,一切还正象他想的一样呢!上级领导,还真的要进行一次综合性的大规模军事演习,其中导弹演习,只是这一次的重点内容。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吗!既然要组织一次演习,那又怎么可能光进行一下导弹演习呀!那还不是一天就完事了呀!上级领导考虑问题,可比我们考虑的多呀!

    这一次演习,可是在东海上的蘑菇岛进行呢!到时候,东海上的几个小岛国的军方和政治要员们,可能都会注意到我军的这一次军事演习呢!

    虽然导弹射击是很精彩,可时间太短呀!人家可能还没有感觉到我军的威力,我们的演习就结束了呀!

    所以说,我军的领导们,这一次就是要借导演演习的东风,进行一次海陆空立体式的综合大演习,好来震慑一下,东海上的小岛国呀!

    当然,还有我们南云省边境线上的那个爱捣蛋的Y国呀!他们这几天,正派高空侦察机在侦察我军的动静呢!

    这一次,就也把他们吸引过来,然后,让他们看看,我军的实力是怎么样的,让他们看看,我军现在的新式武器有多厉害,看他还敢不敢再在我省的上空任意飞行呀!”

    赵中遥看了上级领导的演习计划,他是非常理解上级领导的心思了。只是严明成还有些想不明白呢!说好了,只是进行导弹试射的吗!怎么还搞这么多花样干什么呢!

    “嗯!你说的是呀!看来,是我没有想那么多呀!那好,我开始向所有的部队下达命令,要大家全部做好演习前的准备工作吧!”

    严明成听了赵中遥的话,他终于是理解了上级领导的用心了,就打起精神,要向所有的部队下达演习的命令呢!

    “等一下!”严明成刚要出去,就让赵中遥给叫住了。

    “老严呀!这演习计划上面,怎么没有履带式火箭弹这一项呢!这也是常规武器呀!在你的部队里,也有这样一个火箭弹营呀!这一次演习,怎么没有他们的事呢!”

    赵中遥在研制小羚羊武装直升机时,曾经附带着研制了一种机载式火箭弹。

    后来在演习中,他感觉这种小型火箭弹的威力相当的不错,并且在发射出去时,由于尾部喷火,不但很壮观,并且也有震慑敌人的作用,敌人看到这样的炮弹,从心里上就会有一些害怕呢!

    因为,火箭弹发射出去时,不象普通炮弹那样,只是‘轰’的一声,就不见了踪影了。

    这种炮弹在发射出去后,很长一段时间,你都能看到它喷射着烈焰,然后向目标飞去。

    这种气势不是任何其他普通的炮弹可以比拟的。在战场上发射这种炮弹,本身就让敌人感觉到了一种震慑力量呢!(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