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原子导弹(七)

    曲天朋在他和一个关系暧昧的女孩在一起的时候,竟然碰到了自己未来的女婿,这让曲天朋是尴尬之极,他的老脸是一阵红一阵白的。

    “我是江工大的教授呀!我是军工厂的工程师呀!可这又怎么了,难道这酒店的门口,写着,只允许老板进来,不允许其他人进来!好象没有写这些规定吧!”

    赵中遥看着曲天朋,眼睛里已经有一些怒火了。

    他一直还把曲天朋当成是自己的亲人呢,感觉这人还是不错的。之前,自己还救过他。可是他这人竟然在外面养小三,这事让曲天朋之前在赵中遥心中的形象全部毁坏了。

    “没——没有写呀!你——你们也可以进来。”

    曲天朋也看到,在赵中遥身边还有一个身材魁梧留着平头的中年男人,很有军人的气质,不知道是什么人。他想,可能是赵中遥的同事呢!

    “那就好,我们是亲戚呀!你是我的岳父大人呀!既然我们在这里见面了,那就一起坐下来喝一杯吧!”赵中遥看着曲天朋说道。

    “好——好——”曲天朋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是随口答应着。

    “哦,我忘了给你介绍了,这位是我们江海市驻地部队一个装甲师的师长,他姓严,你们叫他严师长就可以了。”

    赵中遥还没有坐下,先介绍了一下严明成的情况。

    “什么,他是师长!”曲天朋看了一眼严明成,好象还有些不大相信呢!

    “怎么,我不象一个师长吗!”严明成一边说,一边把自己的军官证掏了出来,递到了曲天朋面前。

    “看看这个吧!如假包换。”严明成指着自己的军官证说道。

    曲天朋拿着严明成给他的军官证一看,果然上面写着姓名——严明成。职务——装甲师师长。

    “象象象,实在是太象了。”曲天朋一时。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能看着严明成点头哈腰笑着说道。

    “我还以为,你要说,我不象一个师长呢!”严明成看着曲天朋开了一句玩笑。

    “我怎么敢呢!不敢,不敢!”曲天朋赶紧把军官证还给了严明成。

    “岳父大人,你也介绍一下你的朋友吧!”赵中遥看着曲天朋身边的美女,他感觉自己好象在什么地方见过她,可一时又想不起来了,于是他就想,可能是自己把她当成是自己见过的某一个女人了,自己可能根本不认识她。

    而这个美女。现在竟然也紧盯着赵中遥看,看得他也有些不好意思呢!

    他把目光集中在曲天朋脸上,要他说出这女人到底是谁呢!和他这个大老板,又有什么关系呢!

    “她——她——她——是——是——”

    曲天朋一听赵中遥这话,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因为,他根本无法在赵中遥面前,说出他和眼前这个美女的暧昧关系呢!

    “我是曲老板的秘书,这又怎么了,难道赵主任是来调查你岳父大人的人际关系的吗!”

    这个叫晓芳的美女一看曲天朋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们俩之间的关系。于是她就盯着赵中遥,大方地说出来了自己和曲天朋的关系。并且还一口叫出来赵中遥的职务。

    “她——她是谁,怎么知道我叫‘赵主任’呀!”赵中遥一听这美女,直接叫他赵主任。声音还有些熟悉,他就更加一头雾水了。

    “对对对,她——她叫吴晓芳,是我新招聘的秘书!”曲天朋听了吴晓芳的话。赶紧看着赵中遥附和着说了一句。

    而吴晓芳现在已经来到了赵中遥面前,她再一次仰起俏脸,看着赵中遥笑道:“赵主任好象是贵人多忘事呀!我们好象是见过面吧!你好象是认识我吧!”

    赵中遥一听这女人的话。他就更加迷糊了,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是在什么地方见过这女人呢!

    只是这个吴晓芳的名字,他好象是听说过。到底是哪听说的,他也记不起来了。

    “军工厂,轮胎流水线,质检员。”

    吴晓芳看着赵中遥,突然说出了这样几个看似毫不相干的名词。

    “赵主任,你该想起来,我是谁了吧!”吴晓芳,突然又走近一步,她又盯着赵中遥说道。

    “啊!你就是那个差一点让轮胎砸着的军工厂女工!”

    赵中遥听了吴晓芳说的上面几个名词,他终于是想起来,眼前这个漂亮女人是谁了。

    “是呀!赵主任,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呢!怎么,你救了我,我还没有报答你呢!你就把我给忘了呀!”

    吴晓芳靠近赵中遥,一股浓郁的香水的味道,很快就把赵中遥给包围起来了。

    “这——这算什么呀!一点小事,举手之劳呀!”赵中遥后退了一步,离开吴晓芳远了一点,他看着吴晓芳说道。

    “对你来说,可能是小事,可是对我来说,可是人生的大事呀!要不是你,我可能小命不保呀!更别说,现在还可以在这大酒店吃饭了。”

    吴晓芳又走近一步,靠到了赵中遥的身边。

    赵中遥是非常尴尬,他只好又后退了一步。

    这一切,让曲天朋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他在想,这个吴晓芳到底是谁呀!她怎么,什么人都认识呀!连我的女婿她也认识呀!

    “他奶奶的,这是一个什么女人呀!怎么会有这么多认识的男人呀!看来,我以后还是和她拉开距离吧!”

    “中遥,看来,你们也认识呀!那好,我——我公司还有点事,我去处理一下,你们慢慢聊吧!”

    曲天朋感觉,自己再呆在这,实在是有些别扭了。于是就找了一个借口,想要离开这个地方呢!

    “曲老板有事,那你就先走吧!”赵中遥只好也红着脸看着曲天朋说道。

    “好。中遥!严师长!再见!”曲天朋赶紧离开了这个地方了。

    而吴晓芳看着赵中遥说道:“赵主任,以后有机会,我们再聊吧!我也有点事,我先走了。”

    吴晓芳说完,就也转身离去了。

    剩下赵中遥和严明成,两个人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脸的不解呢!

    “中遥呀!怎么,你的女朋友不止一个吗!”严明成打破了沉默的空气,突然和赵中遥开起了玩笑。

    “老严。你放什么屁呢!我什么时候说吴晓芳是我女朋友了。我和她,只有一面之缘呢!”

    “一面之缘。只是你这一面之缘,实在是有些特别呀!你救过她的命。这可算是英雄救美了呀!难怪人家对你那么好吗!中遥呀!你让我好羡慕呀!怎么有这么多美女喜欢你呀!我怎么一个也没有碰到呀!我就娶了一个黄脸婆,整天还给我吵架呢!”

    严明成看着赵中遥,就又开起了玩笑。

    “老严呀!你又放什么屁呀!我只有曲玉倩一个女朋友。其他的任何女人都和我没有什么关系。这个吴晓芳也不例外。她只不过是因为我救过她的命罢了。”

    赵中遥看严明成总揪着这事不放,他就又骂了严明成一句。

    “行了,我才不管你和多少女人有什么关系呢!我现在就想吃饭喝酒呢!走,我们的饭菜都凉了呀!”

    严明成不在和赵中遥说什么了,他一个人走到自己的餐桌前。就又开始大吃大喝起来。

    “靠!给我留点。”赵中遥一看严明成自己在餐桌前大吃大喝起来,他的肚子又开始咕咕叫了。

    两人风卷残云一般,很快就一桌子美味佳肴给报销了。

    “中遥,有没有吃饱呀!要不。再来两盘!”严明成打着饱嗝看着赵中遥说道。

    “行了,再吃,把你这个月的工资都吃光了。就你那俩钱,那够我大吃大喝呀!”赵中遥拿起餐桌上的餐巾纸擦了擦手。看着严明成开了一句玩笑。

    “哟!你看不起我,是吧!那你再点,看我能不能付起账。”严明成不服气地看着赵中遥笑道。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也该回去了。”赵中遥一看,自己已经在这里呆了一个多小时了,就想要回去了,他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呢!

    “行,那我来结账,你先出去吧!”严明成看自己也喝的差不多了,就要赵中遥先前面走,他结了账,就跟了过来。

    两人出了酒店,就又回到了江工大军工厂赵中遥的办公室里。

    “中遥呀!现在你也吃饱喝足了,是不是该说一下,你研制的新式防空导弹的事了。”

    严明成还没有忘了这事呢!现在又在问赵中遥呢!毕竟,他最关心的还是这事呢!敌人的高空侦察机仍然在他们江海市的领空是耀武扬威呢,让严明成是憋着一口恶气呢!

    “你还问这事呀!好吧!那我告诉你,很快我的新式防空导弹就可能研制出来了。

    现在我已经把最重要的发动机引擎的图纸已经设计出来了。你看看,就是这玩意,可花了我不少心血呢!”

    赵中遥说着,把自己设计的原子反应炉的图纸从办公桌上拿起来,给严明成看了一下。

    严明成看着着图纸上的那一个圆筒状的东西,他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呢!

    “这就是原子反应炉。怎么看,就象一个煤火炉呀!”严明成看着图纸上的一个象是煤火炉一样的东西,他就好奇地仔细看了起来。

    “要不然,我怎么叫他原子反应炉呀!就是因为,它象一个煤火炉吗!”赵中遥指着自己的设计图,看着严明成笑道。

    “靠!就一个‘煤火炉’,就让你花了不少的心血,这又什么难的呀!我也可以设计一个呢!”

    严明成不大理解赵中遥的话,想,赵中遥设计的是不是就是一个真正的煤火炉呢!

    “哈哈,你个大老粗,你懂什么呀!你以为我这一个煤火炉和普通人用的煤火炉是一样的吗!这只是外表象罢了,里面的内容可是天壤之别呢!”

    赵中遥看着严明成,禁不住就嘲笑了他一番。

    “靠,我是大老粗,那你这个知识分子,就给我详细解释一下,你这玩意和普通的煤火炉有什么不同呀!”严明成还不服呢!感觉,赵中遥不会就拿一个‘煤炉子’来欺骗他呢!

    “好,那我就给你详细解释一下吧!只要你能听懂就行了。”赵中遥说着,把图纸从严明成手里拿了过来,他指着设计图上的一个‘煤炉口’说道:“普通的煤炉子,烧的是煤球,也就是煤饼。而我这个煤炉子,烧的不是煤饼,是‘银饼’。不知道,你能不能听懂呀!”

    “你说什么,‘银饼’!那是什么东西呀!也可以燃烧吗!”

    严明成听了赵中遥说出‘银饼’这个东西,他就感觉很陌生,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呢!

    “银饼,就是用银子做的‘煤饼’,这下你听懂了吗!”赵中遥得意洋洋地看着严明成。

    “什么,用银子做的‘煤饼’。这得多贵呀!可就算是这么贵,可又怎么能够燃烧呀!”

    严明成一听赵中遥说,他发明的原子反应炉里,用的是银子做的‘煤饼’。这下让他是十分吃惊和不解了。

    “银子本身相对来说是不会燃烧的。不过,我让他和一种能够自动发生核裂变的物质放在一起,那它就可以燃烧起来了。”

    赵中遥研制的这种新型的原子反应炉的工作原理,其实也很简单是,就是用银子做成一个象‘煤饼’一样的东西。然后放在一个象‘煤炉子’一样的容器内。

    再用几根相对来说,含量比较高的纯天然铀矿石做成的铀棒,插进这个‘银饼’的圆孔之中。

    当铀棒产生的中子足够多时,就会自动发生核反应。

    因为,银子具有阻挡中子扩散的作用。所以,在银饼圆孔之中的铀棒产生的中子,就会反复地攻击铀棒之中的原子核,导致铀棒发生核裂变。

    当铀棒裂变时,自然就产生了很高的温度。这些温度,就能把反应炉外面的空气也点燃起来。

    这样在反应炉就成了一个‘小太阳’,能够在瞬间产生极高的温度。(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