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不辱使命(八)

    那个新战士听了赵中遥的话,就开始做着发财的美梦呢!

    而在他身边的班长,自然是笑话他了。

    “你小子属狗,就能找到狗头金,那我属虎,我还能捡到一块虎头金呢!”老兵班长就又在嘲笑那个新战士呢!

    “是呀!到时候,班长推一块虎头金,我捡一块狗头金。那多好呀!我们俩不就都发财了吗!”这个新兵蛋子,是一个贫嘴的家伙,看大家都在议论纷纷呢,自然就和班长又聊了起来。

    “好了,大家静一静。最后,让我再说几名,我们这动员大会就算是开完了。”严明成看大家听了他的话,都在议论纷纷呢,于是就又对大家摆摆手,要大家不要再说话了。

    “现在动员大会开完了,大家回去后,要做好演习工作的准备,不管怎么样,我们这一次行动,仍然是以演习为掩护的。大家一定要注意保密纪律,不要告诉别人,我们这一次演习是去执行保护金矿的任务的。”

    严明成说完之后,又让刘参谋长讲了一些,在演习的行军路上大家须要注意的事情。

    之后,这个动员大会就算是开完了。

    赵中遥和严明成开完会后,就又回到了严明成的办公室里。

    “赵主任,这一下真的是多亏你了呀!要不然,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和战士们说这些事情呢!现在你这一堂课讲的实在是太好了。战士们一个个是眉色飞舞呀!”

    严明成这下算是放心了,之前,他还不知道要怎么和战士们交待呢!现在有了赵中遥的办法,他可以放心地把战士们拉到战场上去了。

    “老严呀!骗的了一时,骗不了一世呀!现在,我们是把战士们给骗了,可到了目的地之后呢!还怎么骗人家呀!”

    赵中遥可就又在想着到了目的地之后的事情呢!到时候,战士们要看金矿。那往那里找金矿呀!

    “哎,中遥呀!走一步说一步吧!不是有一句话叫‘车到岗前必有路,桥到岸头自然直’吗!”

    严明成现在才不想那么多呢!先把战士们‘骗’到目的地,他感觉自己的任务就完成的差不多了。

    等到了战场上,那不是你想干就干不想干就不干的事情。到了战场上,一切是以军法从事的。想当逃兵,那只有吃枪子了。

    “嗯!好,那我们也不想什么了,等到了战场上再说吧!”赵中遥也知道,现在想再多也没有用。只能到时候随机应变了呀!

    赵中遥又和严明成聊了一会,就回到师部招待所休息了。

    到了第二天,他就和严明成的部队一起开赴南云前线了。

    由于这一次演习很特殊,已经不可能再象上几次演习那样,用摩托化的方式行军了。

    这一次全师的部队,全部都上了火车,要用火车带着全师的官兵开赴前线呢!

    由于是用火车开进,那自然就省了很多事情了。不象是在地面上用军车开进,会有些车辆出问题抛锚等事情。而现在用火车开进。根本不存在这样的问题了。

    现在全师的车辆都开到了专用的火车车厢里。连严明成的专用越野车也开到了火车上。

    一切车辆开上了火车之后,战士们就对车辆进行了固定。最后有些战士们就睡在车里。有一些战士们,才要到火车前面的客车车厢里休息。

    严明成和赵中遥也来到了前面的客车车厢里。他们俩和战士们一样,都坐在普通的硬座车厢里。

    从浙南省江海市到南云省腾云市。有一千多公里的距离。这一列火车,经过一天一夜的行程,就把全师的官兵们都送到了目的地了。

    全师的官兵下车后,就住在了一个部队里面。

    这是一个配合江海装甲师。进行这一次战争的一个普通的装甲师。

    这几天,y国方面,并没有再进攻南云省的边界地区。他们也在休整过程中。准备下一次。一下子就要吃掉整个南云省呢!

    既然已经到了目的地了,那就要想办法,怎么找金矿的事情了。不管怎么说,暂时还是要让战士们知道,他们是来保护金矿呢!

    “中遥呀!部队已经开过来了呢!下面,我们该怎么办呀!”严明成有些无奈地看着赵中遥。

    “老严呀!既然我们给战士们说,我们是来保护金矿的,那就开始寻找金矿吧!等找到了金矿,自然就可以自圆其说了呀!”赵中遥知道,想要继续欺骗战士们,也只有继续寻找金矿了。

    “中遥呀!难道真的要找一座金山吗!这怎么可能呀!金矿那就是金子呀!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找到一个呢!”严明成听了赵中遥的话,他有些着急了呢!

    “你把你们的军事地图给我,让我看看这里的地形。”赵中遥知道,南云省也是一个矿产比较丰富的地方。之前也有一些地质勘探队到这里来勘探过矿产呢!

    可他们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矿脉,所以,也就不在来这里勘探了。

    而现在赵中遥却要寻找一座金山,那是何等的困难呢!这不是要点石成金吗!

    “好,给你。”严明成随手,把办公桌上的一张当地的军事地形图给了赵中遥。

    赵中遥开始查看当地的地形了。他看到这里是一个金山的地形。附近有几十座大山呢!

    他看了这些大山的名字,又看了这些大山的地形,感觉还真是不象是含有矿产的地方呢!

    可当他看到一个叫石山的地方时,他就感觉眼睛一亮呢!因为他从这个‘石’字上面,马上就想到了‘点石成金’这个成语呢!

    有石头的地方,就一定有金子。说不定这个石山,可能真的是一座金山呢!

    “老严呀!明天,我们一块去这一座石山看看吧!”赵中遥指着地图上的一座大山,向严明成说道。

    “怎么,中遥呀!你觉得这一座石山会是一座金山吗!”严明成有些奇怪了。想,这山明明是标着石山吗!还去看。有什么用呀!难道你去了,山上的石头就变成金子了不成。

    “老严呀!你没有听过古人说的一句话吗!叫做‘点石成金’呀!有石头的地方,才可能有金子吗!那些金矿不都在一些石头山上吗!”赵中遥,虽然不是一个地质科学家。可他上一次,为了寻找铀矿,可是学了不少矿产方面的知识呢!

    “好了,中遥呀!既然你说有就有吧!明天,我们就一块去看看吧!”严明成已经习惯于听赵中遥的安排了。他看,赵中遥说,那石头山上可能有金子。他也就答应明天去看一下了。

    到了第二天,他和赵中遥还有几个荷枪实弹的战士,就一起驱车来到了那一座叫石山的地方了。毕竟这里是在前线,是在边境线上,安全问题也是很重要的。

    这是一个距离他们的驻地十几公里的地方。也是在边境线上。距离y国的边境线,也只有十几公里而已。

    赵中遥下车后,他看到眼前的这一座大山很是特别,整个大山就象是一整块巨石一样。看上去,还真的是很有气势呢!可不管怎么样。很难从表面上看出来,这一座大山会含有一座金矿呢!

    “中遥呀!怎么着,就这一大块石头,可能是一块大金子吗!”严明成一看眼前的大山。他是直摇头呢!

    “有没有,我们上去看看就是了。”赵中遥说着,就自己向这一座大山走去。

    严明成和几个荷枪实弹的战士,也只好跟着赵中遥来到了这一座大山之上。

    赵中遥。虽然没有拿什么勘探工具,可是他之前已经学了许多勘探矿产的方法。现在到了这个光秃秃的山上,他可以用自己的简单方法。来简单勘探一下。

    他看到,这一座大山上,几乎是没有什么植物,只有在一些岩石的缝隙里,长着一些不知名的小草。

    赵中遥,随手捡起地上的一块岩石碎块看了一下。他看到这里的岩石表面上都是一些灰色的岩石,看上去和别的大山上的岩石没有什么两样。

    赵中遥看了一会,然后就把这一块岩石摔到了旁边的一块突出的石头上。

    那一块岩石立马就秦碎裂开了,成了好几块更小的岩石。

    赵中遥随手又捡了一块看了起来。他看到在这些碎裂的小岩石表面,有一些暗红色的块状颜色。看上去,象是某些金属生锈的颜色呢!

    “哎,老严呀!这一座大山上,说不定还真含有金子呢!”赵中遥拿着手里的岩石碎块,他递到了严明成面前呢!

    严明成接过赵中遥递给他的岩石碎块,他仔细看了一下,感觉这岩石和普通的岩石没有什么不同呀!可赵中遥,怎么就能看出来这一座大山,可能真的有金子呢!

    “中遥呀!就这一块岩石碎块,有什么特别的呀!你难道就能从这一块岩石之中,看到这一座大山真的是一座金山吗!”严明成听了赵中遥的话,他非常不理解了。

    “老严呀!这个你就不懂了。我告诉你,这一块岩石就是一块金矿石呢!”赵中遥十分自信地说道。

    “中遥呀!你怎么能看出来,这一块岩石就是一块金矿石呢!”严明成更加不解了。他怎么看,这就是一块普通的岩石呢!

    “老严呀!你仔细看,这一块岩石的碎裂面上,是不是有一些小小的暗红色斑块呀!”赵中遥一边说,一边指着他手里那一块岩石碎裂面上的一小块暗红色斑块说道。

    “就这个小斑块呀!这能说明什么呢!我倒是觉得,这只能说明,这一块岩石里面含有铁元素吗!”严明成虽然没有勘探知识,可他也是一个大学毕业生,拥有大学文凭,多少也知道一些化学方面的知识呢!他知道,铁元素在空气中氧化后,会成现出暗红色的颜色呢!

    “不,老严呀!这就是你们普通人,和一些地质专家的区别了。普通人,或者说是象你这样有一些文化知识的人,一看到这样的暗红色红斑,就想是不是这一块岩石之中含有铁元素呢!其实不然,这一小块暗红色的红斑,正说明,这一块岩石就是一块含量很少的金矿石呢!”

    赵中遥十分自信地看着严明成,就说这一块岩石是一块金矿石呢!

    “赵主任,那你能不能给我解释清楚一些呀!让我也长一些地理知识呀!”严明成还是不大明白,又进一步问赵中遥。

    “好,那我再给你解释一下吧!”赵中遥说着,就又指着他手里拿的这一块岩石碎块碎裂面上的一小块暗红色红斑说道:“老严呀!你再仔细看看,这一小块暗红色红斑上面,是不是有一些闪闪发光的东西呀!”

    赵中遥说着,又把手里的岩石碎块递到了严明成的手中。

    严明成就又好奇地拿过那一块岩石碎块看了起来。

    他这仔细一看,还真感觉在那一块暗红色的红斑上面,还真有一些金黄色的亮晶晶的东西。只不过是十分微弱的,要借助阳光才能看到呢!要是不仔细看,或者是不在阳光下,怕是还真的很难发现呢!

    “中遥,你说这些亮晶晶的东西,就是金子吗!”严明成又把手里的岩石碎块仍递到了赵中遥手中。

    “没错,这就是金子。”赵中遥十分肯定地说道。

    “那怎么会形成暗红色的红斑呢!这怎么看,象是铁元素生锈了吗!”严明成还是很不解,他无法理解岩石碎裂面上的暗红色斑块是怎么一回事呢!

    “老严呀!这你就不懂了。虽然我们常说金子是不会变质的,用化学语言说,金子是惰性金属呢!可实际上金子也会和许多金属发生反应呢!就比如这个红斑,其实就是金子和铁发生反应的结果呢!”赵中遥指着手里的岩石碎块上面的红斑给严明成又解释了一下。

    “啊!真的是金子。”严明成一阵惊喜,他竟然一下子又把递给赵中遥手里的岩石碎块又夺了过来。象是真的拿着一块金子一样。还舍不得再给赵中遥了呢!(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