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不辱使命(六)

    刘参谋长的意思是说,要严明成告诉战士们,我们这一次演习,之所以时间会这么长,是因为我们要训练一个到外地适应生活的训练科目。

    既然是要适应外地的生活,那不可能十天半月就能够适应的呀!至少也要好几个月吗!所以这一次去演习,才要这么长时间吗!

    严明成刚一听,感觉也很有道理,他差一点就这样告诉战士们了。可在他刚想把这个建议给一个参谋看了,想要他通知给战士们时,这个参谋就过来对他说:“严师长,这样的理由怕是也不妥呀!我们南浙省距离南云省没有多远呀!虽然不是同一个省,可我们是相邻的两个省呀!

    我们这两个省的气候都差不多呀,都是温带季风气候呀!凡是从南云省到我们这边当兵的战士,从来就没有说有水土不服的情况呀!

    只有那些从我国的大西北来的战士们,到了我们这里,才会有水土不服的情况呢!

    现在要是对战士们说,我们部队是去南云省进行‘水土不服’的适应性训练,这显然说不过去呀!要真的是为了训练战士们能够适应任何环境的原因。那可以把战士们拉到大西北去吗!怎么就拉到南云省,这一个气候和本省没有多大区别的地方呢!”

    这个参谋的话,让严明成感觉很有道理。要是这样说的话,战士们还是会怀疑呢!这个办法还是有些不妥呢!还得再想招呢!

    就这样,严明成好不容易和手下的人想好的两个‘欺骗’战士们的招数,还是放弃了。

    部队明天就要出发了。可到现在他还不知道要怎么开临出发时的这个动员大会呢!

    要知道,这一次动员大会非常重要,关系到部队出发前战士们的心态问题呢!如果不让战士们心态轻松地上战场,一个个背着心理包袱上战场,那还能有多少战斗力呀!

    所以说,就在严明成左右为难的时候。就看到赵中遥拿着自己的行李来到了严明成的部队了。当然,也先要到严明成的办公室里找他了。

    严明成一看到赵中遥就象是看到救星一样,马上就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赵中遥,要他给他想办法了。

    赵中遥一听,自然心里有些烦了。就想,你严明成手下有那么多人,怎么这事也要问我呀!

    “中遥呀!我不是没有和手下商量呀!只是他们说的这些办法,我感觉都不怎么样呀!就怕战士们听了,不但不会相信,还要怀疑我们是故意欺骗他们。而欺骗他们的目的。很有可能就是要去打仗呢!”

    严明成看赵中遥听了他的话,有些不高兴。他赶紧给赵中遥解释了一下,说明自己不是不想办法。是想了一些办法,感觉都不怎么样呢!

    “这---好吧!让我替你想想办法吧!”赵中遥听了严明成讲的事情,他也感觉,他们想这些办法,实在是不怎么样,要是让战士们听了,怕是只会适得其反呢!

    赵中遥现在就在严明成的办公室里来回踱了几步后。突然感觉脑海之中灵光一闪。

    “老严呀!不如这样,我们可以用‘寻矿’的方法来‘欺骗’战士们。”赵中遥突然就想到了自己昨天在自己的女朋友家里,见到曲玉倩时,自己给她编的一个谎言呢!

    当时。赵中遥就说是自己要去南云省寻矿呢!说这是校领导的命令,他不得不遵守呢!

    现在一听严明成的话,他又想到了自己之前‘欺骗’他女朋友的谎言了。

    “你说什么!‘寻矿’。你这是什么意思呀!我们部队是打仗的,怎么成了‘寻矿’的了呀!你这样说。战士们更不会相信了呀!”严明成一时没有听明白赵中遥的意思,只听他说要告诉战士们,这一次我们是去‘寻矿’的。就非常不解了。

    “不是让你们这些战士们去寻矿,是让我们江工大的地质勘探队去寻矿呀!”赵中遥又进一步解释道。

    “怎么,你们学校真的地质勘探队到南云省寻矿吗!”严明成还信以为真呢!

    “说什么呢!我是说假装说是我们学校的地质勘探队在南云省发现了一条矿脉。最好就说是发现了一条金矿矿脉呀!并且这一条矿脉埋藏的很浅。根本不须要挖矿洞,只要把地表挖开几十米就可以了。

    由于这一条金矿的矿脉很长,含量很大,将来还可能是露天开采,所以一定要严加保护呢!

    那矿脉方圆有几十公里呢!我们学校的人全都去,也保护不过来呢!再者说了,我们学校的人不是老师都是学生,他们是不可能去做这些事情呀!

    这一条矿脉的储量是惊人的呀!至少有上千吨的纯金含量呀!所以说,上级领导命令我们部队去看守这一条矿脉,一直要等到上级领导安排有关矿产公司接手之后,我们才能撤离呢!

    而从现在开始保护,再到能有矿产公司接手,这一段时间至少也要好几个月了吗!

    这样,我们的战士们不是非常相信,我们说的这个理由了吗!他们听了,肯定不会怀疑什么呢!并且,他们一听说是去保护金矿,那感情一个比一个都兴趣呢!

    谁不喜欢金子呀!谁不想弄一块金子呀!这样说,战士们怕是今天就想要去南云省呢!他们根本不会怀疑什么呢!”

    赵中遥的一席话,让严明成是不住的点头称是。

    “哈哈,还是赵主任的头脑胜人一筹呀!我们这么多人,都想不到什么好办法,可是你一会就想到了一个比我们这么多人都想的要高明的多的好办法呀!”

    严明成听了赵中遥说的这个办法,他是高兴的不得了。感觉赵中年确实是比他们都聪明呀!人家想的这个办法,战士们肯定不会有任何疑心呀!

    “太好了,你想的这办法,完全可以‘蒙’住战士们呀!他们绝对不会怀疑什么呀!”严明成是越想越高兴呢!

    “呵呵!是呀!这也是我从我女朋友那里得到的启发呢!”赵中遥小声地看着严明成嘟囔了一句。

    “中遥,你说什么,是你女朋友告诉你的。”严明成听到赵中遥说了一句女朋友什么的。他也没有听清楚,就又问了一句。

    “没有。我没有说什么女朋友呀!老严呀!这方法是不错,可也有一个漏洞呀!要是战士们又问我们,就算是保护金矿,那也可以用当地的部队吗!那个地方还没有一些武警部队呀!那我们又该怎么回答呢!”

    赵中遥不愿意和严明成说自己女朋友的事,他只是说了一个理由,把话题又扯开了。毕竟,这也是他刚刚从他的办法之中,又看到了一个不足之处呀!还不知道,要怎么‘补’这一个漏洞呢!

    “是呀!中遥呀!这个漏洞怎么办呀!你也要再给我补一下呀!”严明成一听赵中遥的话,他也有些紧张了。

    “这样。你可以给战士们说,就说是这个金矿是我们江工大发现的,是属于我们江海市的。所以,我们要自己派部队去保护了。要是派当地的部队,我们还不放心呢!”

    赵中遥只好,又自己给自己的话,又加了一个补丁了,这样战士们自然又不会怀疑什么了呀!

    “嗯,好。就这样,我开始和战士们一起召开动员大会吧!”严明成听了赵中遥的话,他算是彻底放心了,就想要马上给战士们召开一个动员大会呢!

    “哎!老严呀!是这样。这一次动员大会也让我参加吧!这样,你说的事情,不才更加有效吗!战士们一看到有我这个江工大的教授在坐,那他们肯定是不会再怀疑什么了呀!”

    赵中遥知道。要是光让严明成说给战士们听,他们可能还不会太相信呢!可有他这个江工大知名教授坐在主席台上,那战士们肯定不会在怀疑什么了呀!

    “好。就按你说的,我们俩一起去开战士们的动员大会吧!”严明成听了赵中遥的话,自然感觉有道理了。于是就答应让赵中遥也参加全师的演习动员大会呢!

    在师部大礼堂里,全师一千多名干部和战士们代表全师的指战员们,一起开了一个演习前的动员大会。

    赵中遥和严明成还有参谋长政委一起召开了这一次全师的动员大会。

    赵中遥和严明成坐在主席台的中间两个最显眼的位置上。

    严明成和战士们自然全都穿着部队的常礼服了。而赵中遥,却是穿着江工大的教授校服呢!

    赵中遥还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动员大会呢!看着台下的一千多战士和干部。他还真有些激动呢!感觉自己成了一个运筹帷幄的将军,就要带领三军将士出征呢!

    而台上的战士们,已经开始了拉歌比赛了。这是部队开大会前的必然程序。在领导来之前,战士们可不能闲着。

    连队和连队之间,要进行拉歌比赛呢!也就是说,看那一个连队的战士们歌声嘹亮,这就说明,人家的士气高昂呢!

    于是整个大礼堂之中,马上就是一片军歌的海洋了,战士们那嘹亮的歌声,似乎快要把房顶震塌了一样。

    赵中遥还真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气势,他一下就感觉耳朵的嗡嗡作响呢!

    还好,当主席台上所有的领导都到齐后,战士们也就停止了拉哥比赛了,一个个腰挺笔直地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可当战士们看到在主席台上有一个地方的年轻人时,他们自然也很不解了。

    这样以来,当大会开始的时候,所有在坐在干部和战士们就很纳闷,不明白,全师的演习动员大会,怎么会让一个地方人员参加呢!

    “这人是谁呀!他又不是部队的领导,怎么坐在主席台上呀!”台下已经有战士们开始在议论了。

    “是呀!我们这一次是去参加演习呢!怎么让一个地方人员来参加我们动员大会呀!他是一个大领导吗!可他这么年轻,也不象是大领导呀!”

    台上的战士们就开始议论纷纷了。谁也不明白,怎么会让一个地方的年轻人,来参加他们全师的演习动员大会呢!

    “哎,我可听说,我们这一次演习非同小可呀!说不定是去打仗呢!”一个老兵,对身边的一个新兵说道。

    “班长,怎么会呢!连长不是告诉我们是去演习吗!”那个新兵,不相信地看着班长。

    “新兵蛋子,你懂个屁,就算是部队真的去打仗,也不可能会直接告诉你去打仗呀!要不然,你小子还不吓的尿裤子呀!”

    一个班长模样的战士,看着身边的新兵蛋子,就训斥了他一句。

    “班长,真的是去打仗呀!我的妈呀!这可怎么办呀!我爸妈只有我一个儿子呀!要是我不幸成为了烈士了,那谁来孝敬我爸妈呢!”

    这个新战士一听班长的话,马上就变得很紧张,似乎是已经到了战场上一样。

    “嘿!你还想当烈士,你以为是个兵就能成为烈士吗!就你这熊样,就算是有一个敌人躺在你面前,你怕是也不敢开枪吧!你还想当烈士,那就先把腰板挺直了。”

    班长模样的老兵,说完,就拍了新兵蛋子的后背一下。

    “是!班长,我不怕,上了战场我就奋勇杀敌,我要成一个英雄,一个战斗英雄。当什么烈士呢!我决不当烈士,我成为一个活着的英雄。”

    那新兵蛋子一听班长的训斥,他立马可就又精神了呢!

    “喂!你们俩在啰嗦什么呢!没看到大会已经开始了吗!赶紧都给我坐好。”

    坐在班长后面的一个穿着少尉军官服的干部,可能是这个排的排长吧!看前面的两个战士,不停地在说话,立马就开始训斥他们俩了。

    这下,那班长和新兵蛋子,就都立马坐好,不在说什么了。

    这时就有一个上校团职值班员。站在主席台前面的台阶下面,然后面对全体战士们就大叫了一声“起立”。然后全体指战员们全都‘呼!’的一下子全都站了起来。(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