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不辱使命(四)

    赵中遥虽然不愿意去参加这一次‘大演习’。可这是上级的命令,他也没有办法。

    吴厂长虽然也不愿意让赵中遥再参加什么大演习了,可他也没有办法,这是上级的命令,谁也阻止不了的。

    “中遥呀!那你就放心去吧!你的工作,暂时让孙国伟担任吧!”吴厂长也有些无奈的说道。

    “好,我会和孙国伟交待一下的。”赵中遥看着吴厂长说道。

    “好,就这样,快去快回!”吴厂长想说什么,但又没有说。只是拍了拍赵中遥的肩膀。

    赵中遥从吴厂长的办公室出来,又来到了孙国伟的办公室。

    “哟!是赵主任呀!有什么事呀!”孙国伟一看是赵中遥来找他,他就大笑着从办公桌前站了起来。

    “老孙呀!我给你说一件事呀!”赵中遥微笑着看着孙国伟。

    “赵主任,你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吧!我一定会去做的。”孙国伟自从上一次经过了**林之事后,对赵中遥已经是非常尊敬的。

    因为赵中遥在上一次的**林之中,可以说是救了他两次,要不是赵中遥把那一个大海怪给打伤了,孙国伟和姚宏军可能已经成了那个大海怪的食物了呢!

    自从上一次演习之后,孙国伟和姚宏军,是再也不敢在赵中遥面前牛逼哄哄了。只要见到赵中遥,就会满面笑容,一脸的客气样。

    “孙师长,我还要去参加一次大演习呢!这一次,可能要去几个月呢!现在军工厂,还在生前着az-47步枪呢!这主要是由我设计的,有什么问题。也是我来解决的。

    现在我去演习了,怕是没有人再能解决这个问题了呀!现在,我把这种枪的设计图给你,你要好好研究一下,要是在生产中,遇到了什么问题。你也可以帮着工人们解决一下呀!”

    赵中遥知道,江工大的军工厂,现在正在生产az-47突击步枪呢!而自己是这一支枪的设计者,自己要是去‘演习’了。那在生产中出现的一些问题,自己就无法解决了。

    所以说,赵中遥现在必须要找一个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人。当然,这人也只能由孙国伟来担任了。

    毕竟孙国伟是一个仅次于赵中遥的枪械师了。 只有他,才可能了解到az-47的性能,然后帮助工人们解决在生产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呀!

    “谢谢。赵主任对我的信任,我一定好好研究你的设计图,只要是工人们在生产中遇到的问题,我也一定会帮着他们解决的。”孙国伟当然是满口答应了。

    “好,那就这样吧!”赵中遥说着,就要出去呢!

    可这时,姚宏军就走了进来。

    他一看到赵中遥,也是赶紧客气地笑道:“是赵主任呀!找老孙有事呀!”

    赵中遥一看是姚宏军。就又对姚宏军说道:“姚师长,是这样。我要去东南沿海进行一次大演习呀!现在军工厂还在生产着az-47突击步枪呢!以后,在什么生产上的问题,你要和孙师长一起,解决一下呀!”

    “放心吧!赵主任,我一定会和老孙好好合作的。”姚宏军又客气地看着赵中遥说道。

    “好了,那你们商量一下合作的事吧!我要再到江工大一趟了。”赵中遥说着。就走出了孙国伟的办公室了。

    赵中遥知道自己这一次去演习,要好几个月呢!怎么着也得和左校长说一下呀!他也好长时间没有去看看望左校长了呀!

    他从军工厂出来,乘坐自己的专车来到了江工大的办公楼前面,然后又上楼到了左军强的办公室门口。

    “砰砰砰!”赵中遥轻轻地敲了敲房门。

    “请进!”里面传来了左军强的声音。

    “吱呀!”赵中遥站到了左军强面前。

    “中遥呀!怎么是你呀!有什么事吗!来来,赶紧坐这里。”左军强一看是赵中遥。他显得很是兴奋。把赵中遥让到了墙边的沙发上,他也和赵中遥一起坐到了沙发上。

    “左校长,我要给你说一件事。”赵中遥认真地看着左校长。

    “说吧!我们俩谁跟谁呀!”左军强面带微笑说道。

    “左校长,我要去参加一次大演习了。”赵中遥认真地看着左校长说道。

    “怎么又去参加演习呀!这演习怎么这么多呀!你是军工专家,又不是军事专家,怎么老让你去参加军事演习呀!”左军强一听赵中遥说又要去参加军事演习了,他已经有些不高兴了。

    要知道,赵中遥之前参加的几次军事演习,他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感觉赵中遥是自己学校的教授,又是一个军工专家,他的工作和精力应该放在学术研究上,而不是和战士们一起摸爬滚打呢!

    “左校长,这一次演习可和之前的不太一样,这一次,我要去我国的东南边境线上了,可能要去几个月呢!所以,我来给你辞行呢!我的课,你找别的导师代替吧!”

    赵中遥知道,自己这一次参加的演习可是非同小可,自己的课也要让别的老师代替呢!

    “这个,你自然不用担心,只是我不明白,你怎么又要去参加演习呢!这是你自己的注意,还是上级领导的命令呀!”左军强又盯着赵中遥问道。

    “是我自己的注意,也是上级领导的命令。”赵中遥认真地说道。

    “中遥呀!你别说是你自己的注意了,难道你参加演习上瘾了吗!怎么总想去参加军事演习呀!我感觉,这一定是那个严明成要求上级领导命令你去参加演习的。他完全把你当成是他的军师了吗!这怎么能行呀!我要向上级领导反映一下,不能让你再去参加什么军事演习了。”

    左军强十分不愿意赵中遥再参加什么军事演习了,于是就想向上级领导提出请求呢!

    “左校长,不管是不是严明成让我去的。反正是上级领导的命令,我也没有办法呀!”说实在的,赵中遥还真不愿意去呢!毕竟是去前线。这也是非同小可的事呀!赵中遥也是一个正常人,他也不是圣人,也不愿意随随便便到一个十分危险的地方呀!

    “中遥呀!那个上级领导呀!我去找找他,我就不信说服不了他。要不,我也可以找找市长,我就不信说服不了这个上级领导呀!怎么能光让你参加军事演习呢!”

    左军强似乎已经有些生气了。感觉自己学校的老师,怎么就成了军队的人了。

    “左校长,你不用生气。这一次演习事关重大,我必须要去,你也不用麻烦了。就算是找到郑市长,怕是也没有什么用呀!”赵中遥知道,这一次让他去参加这一次‘特殊’的演习,那绝不仅仅是让他去帮助严明成的。也是为了能够打赢这一场战争呢!

    “中遥呀!我从一些内部新闻上看到一些消息,说是在我国的东南边境线上正在打仗呢!你不会是去上战场吧!”

    左军强做为江工大的校长。也算是江海市的一个大人物了。他是可以看一些内部新闻的。

    国家的新闻,并不是说所有的新闻都可以公开的。有些可以公开,有些则不能公开。

    比如说,这一次东南边境线上的这一次战争,就做为一个内部新闻没有公开。只是让少数人知道有这样一件事。

    国家之所以不公开这个新闻,是因为一个大国的一个装甲师,竟然没有打过一个小国的装甲师,还损失惨重。这也是很丢人的事,要是公开了这样的新闻。那是会激起民愤的。所以,这样的新闻,也就只能让国家中层以上的领导知道这一件事了。

    左军强就从郑市长那里了解到这样一件事。可他之前感觉这事和他没有多关系,毕竟,他只是一个校长,又不是军队的领导。国防安全问题,似乎不是他要考虑的事情。

    可现在一听赵中遥说,他要和严明成一起到东南沿海去演习,他感觉这里面就有一些问题了,普通的演习。只有几天时间,可这一次赵中遥说的演习,却要几个月的时间,这不是战争又是什么呀!

    左军强虽然不是军队上的领导,可他们江工大的附属工厂,可是一个军工厂,主要就是生产部队的一些车辆装备。同时也会生产少量的武器。

    对于部队上的事情,左军强也了解了一些。别的不说,至少,他也知道,部队要去打仗,也不会直接说去打仗,都是以‘演习’做掩护的。

    现在他听赵中遥说要去东南沿海演习,一去还要好几个月,这当然让他马上意识到,这一次他们去演习,可能不是真的演习,而是真的实战呢!

    “左校长,是不是真的演习,还是真的打仗,我也不知道。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上级的命令。不过,你也放心,我并不是一个军人,就算是到了前线,也不可能让我去冲锋陷阵吧!”

    赵中遥看左军强已经猜出来,他是要干吗去了。只好说这事他自己也不清楚,不管是让他干什么,那都是上级的命令,他都不得不遵守呢!

    “中遥,你现在只要说你不想去,那我就会向郑市长要求,只要他出面,一定能够说服一些领导的,你可是我们江海市一个重要的人才呀!你怎么能去冒这样的风险呀!相信,我只要和郑市长说了,他一定会帮你说情的,你完全可以不用去上战场的。”

    左军强还真不想让赵中遥去上战场,毕竟,那实在是让人感觉很危险的地方。而赵中遥可以说是他们江工大的一个重量级人才。也是他们江工大杨名天下的砝码。要是失去了赵中遥,那则是对他们江工大来说,是极大的损失了。

    “左校长,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我是一个男人,一个男子汉。俗话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又怎么能不在国家须要我的时候,去为国效力呀!

    左校长,我知道你是关心我。可你也要想一想,如果我们国家面临着外敌的侵略,而不赶紧想办法抵抗侵略,那国家不是处于了危难之中了。

    要是国家完了,那我们所有人不都完了吗!我们江工大又算得了什么呀!和一个国家的命运比起来,我们任何一个人的命运都是小事吗!就算我们江工大和整个华国比起来,不又是九牛一毛吗!

    左校长,既然上级领导让我去帮助严明成,那就是想要尽快结束这一场战争呢!是为了让边境线上的老百姓尽快过上安定的生活呀!

    难道,你左校长要拖国家的后腿吗!在这个关键时刻,我劝左校长还是要冷静一些。要不然,你不但会害了我,连你自己也要害了呀!

    左校长,一个国家最重大的事情,莫过于是战争了。在战争面前,任何人的事情都是小事。

    在这样重大的事件面前,左校长你还是要冷静一些吧!别说你去找郑市长解决不了问题,就算是找到省里的领导,所也解决不了呀!

    上级领导让我去进行这一次大演习,那自然是有人家的原因了。我们下级就是要服从上级呀!虽然我们不是军人,可对于有组织的人来说,是不是军人又有什么两样呀!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而我们这些人,不也一样吗!上级领导让我们干什么,我们就要干什么呀!在这重大的事件面前,我们不更要服从上级领导的安排吗!”

    赵中遥看左军强有些激动,他不得不说一些话安慰他了。他的这些话,说的很有道理,基本上也直接告诉了左军强了,他这一次,可能就是要去打仗呢!

    但这是一个重大的事件,跟这个事件相比,任何人的事情,任何单位的事情都是小事情呀!别说是一个小小的江工大了,就是整个江海市跟一场战争比起来,都算不了什么。

    “中遥,你说的太好了,我---我理解你了。你放心去‘演习’吧!我会再找一个导师替你的。”左军强本来是有些激动,可听了赵中遥的话,他终于理解了。(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