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衣锦还乡(十二)

    “啊,原来你是钱总的儿子呀!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是你呀!钱总怎么没有来呀!”

    曲天朋知道了小伙子的身份,他只好向小伙子道歉了。

    “哼,你他娘的,现在知道我是谁了吧!我老爸工作繁忙,当然不能来了,就你乔迁这喜,用得着我老爸动身吗!他让我来,就已经很给你面子了。”

    钱明捂着脑袋,仍然十分狂妄地看着曲天朋。

    “钱公子,实在是对不起,要不,我送你去医院吧!”曲天朋赶紧给钱明道歉了。

    “哼,老子自己会去医院,你等着瞧吧!有你的好果子吃。”钱明说着就捂着脑袋,气呼呼地走出了酒店了。

    这事过去之后,曲天朋很是后悔。

    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他也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

    送走了客人,曲天朋就赶紧给钱溢打电话,想要给他解释一下。希望他能够原谅自己。

    可他打了十几遍电话,也没有人接。

    这下,让曲天朋更加担心了。他知道,钱溢不接他的电话,那事情可就严重了。

    第二天,曲天朋又赶紧到了东海地产的办公大楼,想要当面给钱溢道歉呢!

    可根本没有见到钱溢,只是听钱溢的一个小秘说,他们老板在医院里,说他儿子出事了。

    曲天朋赶紧又到了小秘所说的医院里。

    这下总算是见到了钱溢。

    可结果是把他的魂都给吓丢了。

    钱明进了重症监护室,医生说,钱明伤势严重,很有可能成为植物人呢!

    “钱总,怎么会这样,当时------”

    曲天朋脸色苍白,他根本不能相信这样的事情,当时自己只是打了钱明一下,钱明也只是额头流了一些血,但还和正常人一样,还在和他吵架呢!

    怎么现在就又成了重伤了。这情况的突然变化,让曲天朋始料不及。

    “曲天朋,什么也不用说了,一切走法律程序,你把我儿子打成重伤,你就等着法律的制裁吧!”

    钱溢黑着脸,给了曲天朋一个更加吓人的决定。

    “钱总,我错了,当时钱明他调------”

    “对不起,我儿子调戏你女儿,我向你道歉,行了吧!”

    曲天朋还想把事情的原因说一下,可还没有说完,钱溢已经直接给曲天朋道歉了。

    这下可让曲天朋更加没招了。

    “钱总,你---你能原谅我吗!我---我真不故意的。”曲天朋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

    “哼,我可以原谅你,可法律是不会原谅你的。你就等着吃官司吧!我儿子要是醒不过来,你恐怕没有好日子过了。”

    钱溢仍然用无情的语气对曲天朋说道。

    “钱总,你看,你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我们能不能私了呀!一千万,一个亿。”曲天朋已经疯了,他只想能保住自己的身份和地位了。

    “靠!曲天朋,睁开你的狗眼看看,你眼前站的是谁。我叫钱溢,我是江海市首富,你想用钱和我私人,你是不是太不自量力了呀!什么都不用说了,一切走法律程序。”

    钱溢面无表情地看着曲天朋。

    “钱总---求求你了------”

    “滚!滚!滚!”钱溢火冒三丈了。

    ---------------------------------------------------------

    曲天朋没有办法,只能失魂落魄地从医院回到了家里。

    回到了家里,曲天朋把自己看到的情况,和老婆女儿说了一遍。陈凤云和曲玉倩听了,一下子也都脸色煞白了。

    “天朋呀!这可怎么办呀!你把人家打成重伤,这下你坐牢坐定了呀!要不,你还是赶紧跑吧!要是等到警察来抓你,你可就跑不了了。”

    陈凤云,不想让自己的老公成为阶下囚,于是就出了一个馊注意。

    曲玉倩只是哭泣,却不知道该怎么办呢!

    “不!一人做事一人当,再说,就算是跑了,也有可能抓回来的,要是那样的话,罪就更重了。”曲天朋不会听老婆的,他是懂法律的,知道跑不是办法,只会适得其反。

    “天朋,那你就这样坐以待毙吗!”陈凤云,还是有些不甘心。“没有办法,一切听天由命了。”曲天朋叹了一口气,一屁股就跌坐在松软的沙发上。

    “钉铃铃------”

    就在一家人恐慌不安的时候,门铃声就响了。

    “来了,不用跑了。”曲天朋知道该来的人,马上就来了。

    曲玉倩去开了门,两个身材高大的警察来到了客厅之中。

    一张逮捕证放到了曲天朋的面前。

    就这样,曲天朋从一个大老板,成了阶下囚了。明天就要到法院开庭审判了。而曲天朋的命运肯定是无期徒刑无疑了。

    “事情就是这样的,我老爸明天就要接受法律的严惩了。”

    曲玉倩已经泣不成声了。

    “玉倩,你别难过,让我想想办法。”赵中遥听了曲玉倩的讲述,他只好走过来,坐在玉倩身边,搂着她的香肩安慰了她一下。

    曲玉倩又一次扑到赵中遥的怀里哭泣起来。

    “玉倩,陈阿姨不在家吗!”赵中遥感觉自己进来半天了,家里只有玉倩一个人,就奇怪地问了一句。

    “呜呜!我妈,也因为我老爸的事,哭晕过去了,现在还在医院里呢!由我小姨在照顾她呢!”

    曲玉倩是越说越伤心。

    “玉倩,你说那个钱明,当时不是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回家之后,就进了医院成了植物人了呢!”

    赵中遥听了玉倩的讲述,他对这一细节感觉很奇怪。

    “中遥,我们一家人,也一直感觉奇怪呀!当时,我们都看到钱明根本没有多大事,只是额头出血罢了。

    可谁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呀!我们也在怀疑是不是钱溢在搞的鬼呢!可我们也没有办法呀!人家有医生的证明呢!”

    曲天朋一家人,当然也怀疑这一件事情,会不会是钱溢一手策划的,可又找不出什么证据。人家有医生的证明材料,曲天朋有什么办法!

    “玉倩!看来,你老爸一定是被冤枉的,我会帮助你老爸洗清不白之冤的。”赵中遥是一个刚正不厄之人,他最见不得这世上的丑恶之事。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