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界至尊

第731章 血帝狂刀

    他只是以命搏命的打法,就算叶玄这一招他抵御不住,只要他能够先一步击杀叶玄本人,或是打伤,他就能翻盘,甚至反败为胜。

    “小心!”

    凌浅雪从这搏命一招中感知到了危险,也是连忙提醒叶玄。

    “破!”

    左手挥出雨圣剑,叶玄一剑击在那刀芒上。

    吟!

    令人吃惊的一幕发生,坚不可摧的雨圣剑居然弯曲开来仿佛一张拉满弦的弓,下一刻一股极为霸道的力量顺着雨圣剑剑身,冲击在叶玄的手掌上,击破真元防护,腐蚀他的龙鳞防御。

    “好霸道的秘法。”

    一缕鲜血顺着叶玄的嘴角流淌下来,蜿蜒如蛇,嗖的一声,叶玄借着这股力道,弹飞出去,有些踉跄的落在地上,并身不由己的倒走几步每一步都在地上踩出浅浅的脚印。

    说完,叶玄目光紧紧盯视着霍元,心中暗道:看来他还是小看了这霍元,哪怕被逼入绝境,也有着瞬间翻盘的底牌虽说以精血为媒的代价太大了一点,但到了生死关头谁还管得了那么多,以此类推,那些圣榜前十的高手,底牌绝对不会比这差。

    “竟然没有重伤他?”

    霍元皮肤干枯了不少,眼神凝滞的看向叶玄,这血帝狂刀,是数千年前,一代传奇强者血帝的自创秘法,一经施展,体内五分之一的血液会被蒸发,抽取出其中的隐秘能量形成无坚不摧,无物不腐的刀芒,虽说五分之一的血液十分骇人,其实霍元真正损失的只有十分之一而已,倒不是他有什么诀窍可以降低要求,而是叶玄最后一剑,居然把他体内的鲜血都给震了出来,这鲜血离开人体,一时半会不会失去其中的能量,正好用来施展血帝狂刀。

    “原来还穿着圣品铠甲。”

    目光游移,很快定格在叶玄的护体真元上,寻常的护体真元,仅仅是一层蛋壳气罩,唯有圣品铠甲才能在护体真元上烙印下一些不一样的符文,见到这一幕,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叶玄能够防得住他的狠招,本身就有龙族的体魄,加上一件圣品铠甲,防御自然就惊人了。

    “结束吧!”

    叶玄承受住了那可怕的刀芒,他旋即眼神一凝,便是手掌一翻,那位于霍元身后的虚空漩涡迅速放大,将霍元整个人吞了进去。

    “想抹杀我,没这么简单!”

    霍元感觉到莫大的危机,他突然从乾坤戒中取出了一枚褐色丹药,然后迅速将其吞服。

    “嗯!气息在增强!”

    叶玄皱起眉头,霍元那原本颓废的气息以匪夷所思的速度提升上去,很快达到巅峰状态,并超越了巅峰,比没有受伤前更为强大,更加霸道,仿佛神灵附体。

    “是霸体丹?不,效果比霸体丹还要强上不少。”

    服用这丹药之后,那霍元看上去浑身再度瘦了一圈,仿佛只剩下皮包骨头,可见这枚丹药极为歹毒邪恶,服用之后,副作用必定巨大。

    在服用了丹药后,霍元的力量似乎也是急剧攀升,他浑身上下释放出一层血色波动,将那吞噬漩涡的力量慢慢抵消。

    砰!

    挣脱了漩涡束缚,霍元一脚蹬在背后的通道墙壁上,化为一道血色闪电,笔直的冲向叶玄,一掌凌厉击来。

    “还真是难缠。”

    叶玄举起人皇权杖,和霍元交战在了一起。

    霍元的目的,自然是趁着这血帝丹还在效果的阶段,尽可能地击败叶玄,甚至斩杀掉后者,血帝丹是他在一处遗迹中发现的,在那里他还发现了血帝狂刀这门神秘武学。

    服用这血帝丹,不仅仅是消耗体内二分之一的精血,还要付出寿命的代价,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绝对不会服用,但是现在他管不了这么多了,现在的情况是,不是叶玄死就是他死,两个人当中必只会剩下一个人活着。

    恢复了全盛状态的霍元龙精虎猛,他的攻势也相当凌厉,但是叶玄虽然修为逊色一筹,但是地皇书能够源源不断地提供真元,因此他并不需要担心招式消耗的问题,攻击起来,往往也是会拿出最强的招式,不计代价,这般猛攻,导致两人时不时被对方击中,身形暴退。

    “我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身体状态暴增,有着血帝丹的药效暂时支撑,霍元只攻不防,他的节奏非常快,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想要耗光叶玄的真元。

    “放心,撑不住的不会是我。”

    叶玄根本不担心消耗的问题,反而是霍元,血帝丹的药效时间有限,根本没法一直持续下去。

    渐渐的,霍元看出了不对劲,以叶玄区区一品武圣的修为,就算真元是常人的两倍,三倍,现在也应该撑不下去了才对,但看叶玄的战斗状态,分明没有受到影响,反而越战越勇,杀意弥漫。

    而他虽服用了血帝丹,身体防御和真元都回复到了圆满,只是长此下去,也要被活活被耗死不可,要知道血帝丹仅仅让他彻底痊愈,体内失去的鲜血,不会一下子补回来,这需要一个过程。

    也就是说,他这具身体还相当孱弱,只是因为血帝丹激发了身体的潜能而已,所以才能维持下去。

    “血帝狂刀!”

    霍元神情狰狞,继续动用出禁招,背后血影重重,一刀劈向了叶玄。他没办法奈何叶玄,如此拖下去定然对他不利,倒不如再对自己狠一点,反正若是叶玄不死的话,死的人就会是他。

    “给我去死!”

    施展出这一刀,霍元的身体仿佛风中残烛一般,虚弱了很多,要知道这血帝的武学,施展一次便要损耗一次精血,即便威力巨大,但是代价却也是常人付不起的。

    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输,只要杀了叶玄,那么一切的损耗日后都能补回来。

    “又是这招!”

    叶玄对这一招血帝狂刀还是十分忌惮的,他皱了皱眉,事到如今,看来有些底牌也不必藏了,反正已经让霍元知道了看到了人皇权杖,不在乎再让他看到其他东西。

    这里也没有其他人,战斗久了,若是引来其他人,被这霍元逃了,那可就贻害无穷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