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界至尊

第六百四十章 服不服

    铛!

    就在左诗正准备破水而出,继续和叶玄一战的时候,叶玄的剑气却又到了,精准地砍在了她的剑身之上,将她再度打落水底。

    “怎么样,服不服?”

    叶玄一剑将左诗击入水底,同时也是传音给了后者,带着一丝戏谑之意。

    “不服!”

    左诗俏脸阴沉,她万万没想到,自己会输叶玄输这么惨,可是叶玄的模样,却让她无论如何都不打算服气。

    “不服?信不信我把你这刁蛮丫头打进土里去?”

    叶玄眼中露出一抹凶光,可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心思,他之前已经给再三退让了,只是对方咄咄逼人,怪不得他。

    “你!”

    左诗又羞又恼,驭起长剑,以剑气开路,扶摇直上,似乎想要先离开这水下再说。

    然而叶玄岂会让她如意,心神一动,雨圣剑便是出现在了脚下,一人一剑,在水中穿行,转眼间就追上了左诗。

    这时候,左诗所立的水面猛的被撕裂,水漩成形,然而正当她穿破水面,一她纤细的玉足却是被突然抓住,然后狠狠的一扯,直接是左诗惊慌的尖叫声中,再度将其扯进了冰凉的湖水之中。

    被近身抓住,左诗急忙要催动真元,玉手也是要再度出剑,攻击叶玄。

    不过她刚欲有所动作,一只修长的手臂便是从后方探过来,将她双手锁住,另外一只手,则是锁住了她的小蛮腰。

    “左师姐,你已经输了,何必苦苦纠缠不休?”

    叶玄微微皱起了眉头,这左诗,的确有些太能胡搅蛮缠了,这种女的最难对付。

    “我还没输,你放开我,你这卑鄙无耻的小人!”

    左诗激烈的挣扎着,灵力不断的涌动,但她四肢以及要害都是被此时的叶玄锁住,她这般挣扎,竟是完全挣脱不了。

    “我卑鄙无耻?”

    叶玄愣了愣,他什么时候又和卑鄙无耻扯上关系了,不过旋即他便是冷笑了一声,反而故意将脸凑近了左诗的脸蛋,一股男子气息,也是袭向了后者。

    “你干什么?”左诗有些慌乱了,她毕竟还是个小姑娘,叶玄的举动,让她有些手足无措。

    “你不是说我卑鄙无耻嘛,我就卑鄙无耻给你看看。至少把这四个字给它坐实了,要不然我什么都还没干,就成了无耻小人,那不太亏了。”叶玄似笑非笑地道。旋即竟是右手闪电般落到了左诗的光洁大腿上,掐了一把。

    “在水里面做那种事情,我还真没尝试过呢……”叶玄继续摆出一副流氓小人的态势,然而他却突然发现,怀里面的娇躯突然不挣扎了,仿佛遭了雷击一般,麻木了下来。

    “喂,你怎么了?”

    叶玄有些纳闷,这家伙怎么不挣扎了,变得这么安静,这可不太正常。

    “叶玄,你混蛋……”

    就在叶玄正纳闷的时候,刚安静了一会的左诗,竟是突然放声大哭了起来,哭的梨花带雨,仿佛真是受了天大的屈辱一般。

    “喂,不是吧,左大师姐你可别这样,我最烦你们这些女人哭了。”叶玄顿感头疼起来,若是左诗死不服软,他有很多种对付的办法,但是现在这样子,却让他有些左右为难了,超乎了他的意料。

    然而左诗却并未理会他,依旧是哭的厉害,眼睛红肿,委屈极了。

    “别哭了!再哭我把你衣服扒了丢上去!”

    叶玄一阵心烦,眼神一厉,暴喝道。

    左诗娇躯一颤,竟是被吓得停了下来,她望着面色发黑盯着她的叶玄,那素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心中,倒是有了一丝惧意,她对叶玄已经有些怕了,她并不怀疑,这个可恶的家伙还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

    “今天的事可怨不得我,是你自己跑来找茬,咎由自取,我可没欺负你。”叶玄见左诗还真被他喝斥下来,心头也是感到一奇,旋即不露声色,厉声道。

    左诗盯着叶玄,眼睛通红,眼中满是羞愤与恼怒:“叶玄,你记着,今天的事情不算完,我不会放过你的!”

    话音一落,她竟是展动身形对着上方暴掠而出,仿佛是生怕叶玄会动手一般,去势也是极快,然后出了湖泊,也不与人说话,直接是对着灵域湖之外掠去。

    “希望这丫头只是说说狠话,别再来找我了。”

    叶玄撇了撇嘴,若是这左诗下次还带着更强的弟子来找他麻烦,那他岂不是永无宁日了。

    不过叶玄也不是怕事之人,他连两大圣者都不怕得罪,更何况是一个冒冒失失的小姑娘。

    他现在还是要去先巩固修为,其他的事情,暂且不去想。

    “这地方现在不隐秘了,容易被找到,我得换个其他的地方。”

    叶玄可是交了大半个月时间的贡献值,他还要继续在这灵域湖修炼,可不能浪费了贡献值,说罢,他也是身形一动,朝着远处掠了过去。

    而当叶玄还在继续准备修炼的时候,在天武圣地西方的一座山峰上,左诗已经是回到了自己的住处,正在气鼓鼓地发泄着情绪。

    “怎么了,小诗?”

    一名温婉动人的女子走了过来,有些诧异地望着有些失控的左诗,此女便是左诗的姐姐,也是这天武圣地之中享有盛名的老弟子,左灵韵,也是天武圣地弟子当中,少有的达到了圣境层次的弟子。

    这种弟子,在天武圣地的地位,已经不比圣者长老低了,而且发展前途更为无量。

    “没什么,被狗咬了而已。”

    左诗本想将事实说出来,但是却又开不了口,这要左灵韵知道,那可真是要丢死人了。

    “我记得你不是去找那个叫叶玄的新人去了吗?怎么,不太顺利?”左灵韵笑吟吟地道。

    “没,很顺利,那小子已经被我狠狠地教训了一顿,事情已经结束了。”左诗生怕被看出什么来,咬着银牙道。

    “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你被人欺负了呢,那你好好休息,姐姐不打扰你了。”左灵韵笑着退出了房间。

    待得左灵韵离开后,左诗方才一拳狠狠地锤在自己的床上,美眸中似乎怨气很大,“该死的叶玄,竟然让我这么丢脸,你给我等着,这件事情不能让我姐姐知道,得找个靠谱的帮手才行。”

    左诗脑海里面盘算着,有谁能够稳稳地压制叶玄,之前鲁魂之流太不靠谱了,完全不是叶玄对手,不过她在天武圣地人脉很广,找出一个修理叶玄的老弟子,根本不算什么难事。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