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界至尊

第六百一十四章 穆荒

    有了开头,接下来就好办了,各个域的年轻俊杰纷纷出场,有时候甚至两三场挑战一起进行,绚丽的真元流反射着七彩的光芒,精彩的武技频频出现,华丽无比,而没有参与挑战的众人则是一边喝茶,一边观看比赛,惬意非凡。

    “雷泽域冷锋,挑战云澜域血灵子。”

    没过几场,血灵子便是遭到了挑战,要知道云澜域原本就是弱域,而玄天宗在大陆上也没什么名气,被挑战是很正常的事情。

    那冷锋在雷泽域也是小有名气,这次前来,是想要来试一试身手的,在保证稳妥的情况下,他还是挑了最弱的云澜域下手。

    虽说血灵子看上去不弱,但毕竟是云澜域的,想必实力应该不怎么样。

    “叶玄,你说大师兄危险不?”飞月看向了叶玄,问道。

    “不太清楚,不过我看大师兄这副淡定的样子,应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叶玄不是神人,战斗还没开始,他就能预判胜负。

    所以他也只能猜测。

    “灵虚飞鹤!”

    没有过多废话,擂台上便动起手来,冷锋的刀法很不简单,一上来便配合身法施展出来极为凌厉的一刀,试图趁血灵子还没站稳脚跟,一招定胜负。

    面对着这般带着突袭性质的招数,血灵子面色微微一变,但是却并未有丝毫慌乱。

    铛!

    看上去既为飘忽的一刀,还是让血灵子稳稳当当地接住了,后者的出刀虽然简单,但是快且有力,而且很准。

    叮叮当当!

    两人都用刀的,这场对决也是刀客之间的比拼,两把刀不断交击在一起,碰撞出刺目的火星,连两人的身形都看不到。

    “给我败!”

    冷锋急于求胜,在连续的进攻之下,一刀直接削向血灵子的心腹要害,完全舍弃了防守。

    “机会来了。”

    叶玄眼睛微微一亮,他想这个机会,应该也是血灵子一直在等的。

    果然不出他所料,血灵子看准时机,突然去势一变,刀交左手,在半空中划出血色的轨迹。

    这一刀,以刁钻的角度绕开了冷锋的攻势,进行了一次几乎必杀的反击。

    噗嗤!

    冷锋的右手出现一道刀痕,已经握不住手上的宝刀,“哐当”一声,掉落在了地上。

    “咦,居然赢了!”

    有人略带惊讶。

    “没想到云澜域还是有高手的,这个血灵子,应该就是云澜域的第一高手了吧。”

    “恐怕是,不过就算是第一高手,实力也不过如此,依然改变不了云澜域实力弱小的局面。”

    众人议论纷纷,指手画脚道。

    “我要上了!”

    血灵子刚刚下来,飞月就跃跃欲试,她想趁热打铁,趁机好好扬一扬云澜域的名声。

    “好的,不必紧张,你赢的机会很大。”

    叶玄点了点头。

    “嗖”的一声,飞月便落在了擂台上面,她的声音随即传开,“云澜域飞月,挑战灵光域殷宗离。”

    话音落下,也是让得不少人都愣了愣。

    “又是云澜域,看来云澜域是想趁热打铁,不过就看有没有这个本事了。”不少人都明白飞月的用意,不过想法很好,就得看实力跟不跟得上了。

    “哼,挑战我?”

    殷宗离有些不爽,他自以为实力很强,被挑战无疑是看不起他,而且挑战他的人还是云澜域的,和叶玄是一伙的,他自然是更加不爽。

    这里面,肯定有叶玄从中作梗。

    “女人,你选择我可不聪明,我这个人,就算是对女人也不会手下留情。”

    殷宗离掠上了擂台,眼神微沉道。

    “不需要,我会光明正大地打败你,夺取你种子选手的位置。”飞月针锋相对道。

    “狂妄!”

    殷宗离眼神阴沉,“果然和那姓叶的小子一个德性,我决定了,这场比试我不会轻易赢你,我要慢慢地羞辱你,玩弄你。”

    “废话真多,残月斩!”

    飞月目光锐利,提气,收腹,右脚斜斜的跨出一步,手中长刀擦着地面,一斩而出,划出一道残缺的弯月。

    “雕虫小技!”

    殷宗离身体高高跃起,脚法横扫而出,扫出一记如同匹练般的腿劲,击碎了刀光。

    见到这一幕,飞月面色一变,再度一刀挥出,月牙般的刀芒斩了出去。

    殷宗离躲开了刀芒,两人开始近战相借,双方攻势,不断在空中爆开,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

    “飞月师姐,这殷宗离应该是修炼的功法的缘故,他身上的气血十分稳固,且比常人浓厚许多,所以攻势很强,但是他现在对你怀有一定的轻视,我认为,你现在先稳守,攻击主要以骚扰撩拨为主,最好能够激怒他,那样你就会有一击致命的机会了。”

    叶玄悄悄传音给了飞月。

    飞月起初愣了一下,不过而后便是微微点了点头,她对叶玄已经完全信任,要不然,他就不选这殷宗离了。

    稳住阵脚,飞月开始专注防守,攻击则是小心翼翼,偶尔出其不意一下,给殷宗离造成一两道不痛不痒的小伤痕。

    这样一来,双方战了三四十回合,依然还没有分出胜负。

    然而殷宗离已经怒了,他身上多出了一道道小伤痕,这些小伤痕,都是被飞月那犹如偷鸡摸狗般的攻势给伤的,在他发现飞月也不好啃的时候,便打定主意,一直在等飞月出手,他再给予致命反击,没想到根本没机会。

    “可恶,你这贱人!吃我一记大荒虎狼拳!”

    殷宗离终于忍不住了,他整个人身上真元爆发,犹如山洪一般,如狼似虎的一拳轰向了飞月,这一拳,有些孤注一掷的味道。

    “这就是一击致命的机会么?”

    飞月想到刚才叶玄说的话,她让自己冷静下来,在酝酿刀法的同时,全力观察着殷宗离身上的破绽。后者在这种被激怒的状态下,一般都不会太理智,往往会出现不少破绽。

    “找到了。”

    飞月美眸一亮,不出叶玄所料,此刻,正是她一击致命的机会。

    挥气手上长刀,飞月的身前出现一道满月,这是完全由刀芒形成的,满月形成的霎那,刀芒一闪,从殷宗离的身侧擦了过去。

    而那虎狼咆哮的拳劲,也是从飞月的身旁擦了过去。

    下一刻,殷宗离的脖子上出现了一道血痕,只是割破表皮,并没有伤及咽喉。

    “这小子。”

    此时在那高台之上,那雨妃丰润的脸庞上浮现出一抹笑意,她突然笑吟吟地望向了叶玄,目光有些意味深长。

    “看来被这女人发现了。”

    叶玄并不意外,对方既然是武圣层次的大人物,看破他的传音,也并不稀奇。

    “你输了。”

    擂台之上,飞月俏脸上浮现出一抹诱人的笑容,种子选手的位置,到手了。

    “不可能,我怎么可能会输!”

    殷宗离一脸的失魂落魄,他居然输了!输给了叶玄已经是他人生中的一大打击,而今他居然连叶玄身边的女人都打不过。

    这打击太大了。

    “输了就是输了,哪这么多废话。”

    飞月可是一点都不客气,在客栈的时候,这殷宗离对他们的态度就很差,既然如此,她又何必客气。

    “放肆!”

    就在这时候,从擂台的另一侧突然响起了一道犹如雷鸣般的喝声,而后一道魁梧的身影落在了擂台上,眼神阴沉地盯着飞月。

    “你似乎和那叶玄是一伙的吧,哼,这一场你不过侥幸而已,我现在要挑战你,你可敢接?”

    人影正是那穆荒。

    “你要挑战我?”

    飞月愣了愣,这穆荒原本就已经是种子选手了,还挑战她,那不是故意找茬么?

    按照规则,若是比试的两人都是种子选手,那么输的一方出局,他的位置也将空出来,留给其他还没有比试过的人去争抢。

    一般情况下,这种情况不会出现,但是这穆荒在盛怒之下,哪还管这些。

    “师姐已经战过一场,先去休息吧,这场就让我来吧。”

    这时候,叶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纵身掠上了擂台。

    “你?很好,我等你很久了。”

    见到叶玄自己挺身而出,穆荒也是咧嘴一笑,能直接解决叶玄,那当然最好,没想到叶玄会主动给他这个机会。

    “穆荒,替我废了这小子。”

    殷宗离面容狰狞,他落到今天这地步,全是因为叶玄,上次在血河谷的时候便差点要了他的命,结果这次又让个女人来羞辱他,比起飞月,他还是更憎恨叶玄。

    “放心。”

    穆荒眼中涌出一抹寒意,这擂台之上,只要不杀人,其他都不会有什么事。

    “小心点。”

    飞月小声地提醒了下叶玄,便是退下了台去。

    “小子,让我看看你那狂妄的本事吧。”

    穆荒冷冷一笑,而后他猛然暴喝一声,他的身上,一股森然的魔气突然翻滚起来,顿时间,他的身上便浮现出一抹青铜颜色,而其背后,则是延伸出了一道道狰狞的骨刺,整个人都是拔高了一分,变成了一头魔形怪物,散发出令这片天地仿佛都十分厌恶的邪恶波动。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