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界至尊

第六百零七章 熟人

    而在他们面前的,则是一群衣着华丽的年轻弟子,皆是一身华丽的衣袍,在其胸口上,刻着一道黑色的火焰纹章。

    这是魔炎谷的标识。

    “你们不要欺人太甚。我们是来参加预选赛的。”

    一名冷艳的女子俏脸气的煞白,赫然正是飞月,而事情,也主要是从她身上起。

    魔炎谷的弟子素来在魔炎城肆无忌惮惯了,况且以他们的身份,女人向来都是会主动地投怀送抱,今天看到飞月这种一流的美女,自然是眼前一亮,正想要上前上下其手,谁知道反而被飞月所伤。

    “欺人太甚,今天就欺你怎地?”

    那名为首的魔炎谷弟子咧嘴一笑,满脸的鄙夷,“云澜域那种地方,还有人来参加预选?我看算了,你们还是回去吧,反正以你们的实力,参加了也没希望。”

    “逼人太甚!你可敢与我一战?输的人,滚出这里。”

    这时候,素来冷漠的血灵子也是面色阴沉,他手腕一转,一柄血刀,从衣袍中显露了出来。

    “想动手?那我就你知道知道,我和你们这些杂鱼的差距!”

    那名魔炎谷弟子眼神阴翳,从乾坤戒中取出一柄赤红长矛,真元灌注其中,横扫而出,枪芒化作一头咆哮的火焰巨狼轰向对方。

    “碎!”

    血灵子只是厉喝了一声,火焰巨狼便被一刀削掉了头颅,砰然爆碎。

    “回去!”

    右手一圈一转,爆碎的枪芒有如寒星万点,以更快的速度倒射了回去。

    叮叮叮!

    那名魔炎谷弟子面色一震,他连忙挥动手中的长矛,挡下了大部分反弹回来的火焰枪芒,然而还是有相当一部分落在了他的身上,将他震得连连后退,胸前一片焦黑,十分狼狈。

    “混账,你找死!”

    被一个无名小卒给逼退,那名魔炎谷弟子也是暴怒不已,他再度拔起长矛,真元疯狂地灌入其中,暴刺而出。

    然而血灵子的还击却异常干脆,这一矛尚在半途,已经被血灵子给击破了,这一次,那名魔炎谷弟子直接飞出了酒楼外面,摔在外面的街道上。

    “看来血灵子师兄的实力,的确进步不少。”

    叶玄露出一抹沉吟之色,那名魔炎谷弟子的修为,同样是六品武尊,和血灵子一样,但是前者的真元比血灵子要差很多,再加上应该是酒色过多的缘故,招式更是力道不足,只是看起来威力大,实际上漏洞百出。

    “这人是谁?居然直接干翻了魔炎谷的乾山。”

    那名魔炎谷弟子显然也有点名气,至少这酒楼里面,认识他的人不少。

    “实力的确不错,可是却有些冲动啊,据说魔炎谷的火神太子也在顶楼吃饭,看到这一幕,不知道他会不会出手。如果他要是出手的话,那这几个人可就得遭殃了。”

    有人摇了摇头道。

    果不其然,在这听雨楼的顶层,三名青年正在对饮,在旁边,则是站着几名美貌的歌女,在翩翩起舞。

    下方的动静,很快便被他们察觉。

    “乾山那个蠢货,竟然被几个云澜域的人打败了,还真是个废物。”三人当中,一名白衣青年摇了摇头,显然对于乾山的失败有些不满。

    这名白衣青年,胸口同样是绣着一道火焰纹饰,他是魔炎谷为数不多的青年高手,名叫宋清。

    “对手实力不弱,乾山输了倒也是在情理之中,只不过那几个人在这听雨楼的地界,敢对你们魔炎谷的人大打出手,胆子倒是够大的。”

    说话的这人坐在白衣青年的身侧,他的身材魁梧,身上散发出一股若有若无的妖气,这人便是不朽妖宗的大弟子,铁万穹。

    他的本体,是一头魔猿,拥有上古神兽通臂神猿的血脉,在火域年轻一代中,名声仅次于火神太子。

    而在他对面的年轻人,一头红发,身上的气息十分暴戾,虽说他的面色平静,但是仿佛从其骨子里散发着一种张狂的气息,让人时时刻刻能感觉到。

    这红发青年,便是火神太子,秦无炎。

    “宋清,你去处理一下吧。”

    秦无炎摆了摆手。

    “是,大师兄。”

    宋清点了点头,而后便动身掠了出去。

    “麻烦来了。”

    叶玄一直在关注着血灵子几人,宋清的出现,也是让他微微皱了下眉头,这个人,实力比起刚才的那乾山,无疑是要高出许多。

    “宋师兄!”

    那灰头土脸的乾山等人,在见到宋清之后,脸上也是立即浮现出一抹喜色。

    “我魔炎谷的脸,都让你们几个给丢尽了。”

    若不是乾山的父亲是魔炎谷的长老,宋清此刻恨不得将其教训一顿,对方惹出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

    被宋清这般呵斥,乾山也是自觉地闭上了嘴巴,不过他看向血灵子一行人的眼中,仍是多出了一抹幸灾乐祸的神色,不管怎么样,血灵子打了他,就是打了魔炎谷的脸,这几个人注定不会好过。

    “你们几个,立刻给乾山跪下道歉,这件事情就算揭过了。”

    宋清的目光落在了血灵子一行人的身上,冷冷地道。

    “明明是这家伙挑起的是非,为什么要我们道歉?原来大名鼎鼎的魔炎谷,竟是这样的做派。”飞月俏脸有些微沉道。

    “少废话,跪还是不跪。”

    宋清已经将手按在了剑柄上,等待着回答结果,随时准备动手。

    “该道歉的人是那家伙。”

    血灵子显然不是会轻易服软的人,他同样是蓄势待发,要战就战,想要羞辱他们,做梦。

    “愚昧,炎魂斩!”

    宋清眼中寒芒一闪而逝,话音刚落,他的剑已经挥出,炽热无匹的剑芒宣泄开来,狂风四卷。

    “血神诛杀!”

    见状,血灵子寸步不让,气血沉降,重心压低,全身血色真元喷发,深红色的光芒仿佛形成了一片血色残阳,发出刺眼的光芒,而在那刺眼的血光之下,他的血刀,也是无声无息地斩了出去,带着凌厉的杀意。

    嗤嗤嗤……

    酒楼外的街道上空,两人猛烈交手,劲力余波四处宣泄,刺眼的红芒渲染的天空交加,狂风四卷。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