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界至尊

第467章 擒拿

    “法天象地!”

    见到血灵子无视了空间距离,极为诡异的一刀破空而来,司徒烈也是丝毫不敢怠慢,他动用了全力,顿时间,他的气势变得十分威严了起来,一头远古巨象的虚影,突然在他背后浮现出来,这头远古巨象,代表的就是审判,公正,裁决的意味。

    远古巨象的虚影一出,司徒烈的气息陡涨,他单手握向了那道缥缈切割而来的血刃,犹如大象的巨腿,横扫而出。

    “血裂破!”

    对于司徒烈的举动,血灵子视若无睹,他的眼瞳深处,突然闪过一抹冷意,而后他陡然挥动血刃,凌空动作之下,那一道血刃急速放大,忽然一分为三,三道血刃同时在和那司徒烈的手印接触的霎那,炸了开来。

    司徒烈的攻势顿时烟消云散,就连身后的远古巨象虚影都是黯淡了几分,他面色一惊,正欲再度整合攻势,面前血灵子却已是鬼魅般地杀至,神出鬼没的刀法,瞬间将其笼罩。

    斗了不到十招,司徒烈就招架不住了,连他背后的远古巨象虚影,都是被血刃切割得四分五裂,大败亏输。

    同样是六品武尊境界,司徒烈这个刑法大长老的实力,比血灵子实在是差多了。其实这也可以理解,司徒烈虽然位居刑法堂大长老的位置,位高权重,但他充其量不过是一名普通的六品武尊强者,但是血灵子不一样,后者还很年轻,不超过四十岁,潜力和战力都远超司徒烈。

    砰!

    蓦然间,血灵子一掌打在了司徒烈的胸口上,将其震得吐血倒退,而后血灵子手掌结印,一道真元凝聚的血色牢笼,被他生生地凝聚出来,将司徒剑彻底镇压,给关进了牢笼当中。

    看到这一幕,那些刑法堂长老和弟子,包括楚狂在内,都是目瞪口呆,堂堂刑法堂大长老,掌管玄天宗的刑法大权,无数人生杀予夺资格的司徒烈,居然被血灵子给擒拿了。

    刑法堂,原本是擒拿那些不守门规的弟子,维护规则的机构组织,但是现在,他们的老大却被一个弟子给擒拿了。

    这一幕,就像是天地倒转,乾坤颠倒了一般。

    弟子和长老之间的尊卑,秩序,完全被打破。

    刑法堂内,已经没有人再说什么了,因为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血灵子已经擒拿了司徒烈这个刑法堂大长老,对方根本无法无天,除非有人能够打败他,否则一旦多嘴反而给自己招来灾祸。

    押着司徒烈,血灵子直接掠出了刑法堂外,向着玄天宗的深处飞掠去了。看样子,应该是真的带着这司徒烈,去交给玄天宗的宗主来处置了。

    “这个疯子!”

    待得血灵子押解了司徒烈离开,楚狂方才骂了一句,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看向了叶玄,面色有些阴沉了起来。

    原本他只是想借这次的机会,和刑法堂联手,打压打压叶玄,顺便看看能不能套出关于他弟弟失踪有关的信息来,没想到这次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非但没能奈何得了叶玄,反而折了司徒烈这个刑法堂大长老,如今被血灵子给擒了去,颜面尽失。

    若是被其他“六君子”的高手知道此事,他绝对难辞其咎。

    “这个血灵子师兄,果然是性情中人,无视规则的存在。”

    叶玄嘴角微微勾起,这个血灵子,倒不像传的那样,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相反,对方是个性情中人,他所追逐的,应该是自己的本心,就是随性而为,至于对方是什么大长老,还是另外有什么身份,那又有什么关系,在自己的面前,统统是土鸡瓦狗而已。

    “飞月,叶玄,今天的事情,不会这么简单收场,你们给我等着。”

    楚狂知道讨不到好处,再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有飞月在,他根本不能把叶玄怎么样,况且刚才叶玄孤身一人的时候,他都没有奈何得了叶玄,虽说这是他大意了的缘故,但是这个小子的难缠,却也是个不小的原因。

    留下一句狠话,楚狂便立刻转身闪掠离开。

    他们君子党今天吃了这么大的亏,这个仇不可能不报。

    “看来和君子党的仇怨越结越深了。”

    叶玄不由摇了摇头,他本来不是想惹麻烦的人,奈何君子党的人,却似乎缠定了他一般,从一开始,麻烦就从来没断过。

    不过他虽然不想惹麻烦,但是麻烦上门,他却也不会有任何的惧怕,即便是刚刚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受到楚狂和刑法堂一干长老的威逼,依然没有让他产生一丝的惧意。

    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反正而叶玄体内有残缺的武道元神护着,那刑法堂大长老杀不死他。否则一味隐忍退让,畏首畏尾,久而久之,连身为剑客的锐气,前世身为武神的自信都会丧失,道心消磨,连道心都出了问题,今后想要成圣,毫无疑问就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了。

    “虽然这次血灵子师兄帮你解决了危机,但是君子党的目标还是你,那楚狂,不敢对付血灵子师兄,也只会把怨气撒在你身上,他肯定还会找机会报复你。还有那司徒烈,只怕也会盯上你了。”飞月美眸斜扫着叶玄,她想要看看,叶玄听完这话后,会有什么样的表现。

    让她有些微感诧异的是,叶玄并没有任何的慌乱,只是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旋即眼中涌起了些许的战意,麻烦这么多,归根结底,还是自身实力不够强大啊,若是他拥有血灵子的修为,无论是楚狂之辈,还是司徒烈之流,岂敢来找他的麻烦?

    见状,飞月也是暗暗点了点头,他们这些人,哪个不是在这种打压和磨练中成长起来的,若是遭遇了挫折,就缩头缩尾,变成了懦夫,那根本成不了气候,也就没有必要再关注了。

    她却不知道,叶玄心里面,早已有了新的修炼计划,争取早日突破到武尊境界,震慑君子党的宵小,在宗门之中建立起属于他的威信,这样才不至于屡次让人骑到头上,中别人的算计。

    ps:工作太忙了,小贤会尽力保证每日的更新,绝不断更。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