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界至尊

第463章 打残

    他们只觉得和那音波碰了一下,便身体不受控制地飞了出来,体内气血震荡,经脉都差点被震碎。

    在两人震骇的目光中,那一道音波以直线方向命中了黄天翼,和那“德”字轰然碰撞。

    没有预想中的巨大撞击声,那音波只是和那古书中释放出来的“德”字一接触,便是硬生生地渗透了过去,下一刻,那古字竟是生生裂了开来,而后黄天翼整个人都是被音波完全笼罩。

    啊!

    惨叫声响彻半空,听起来凄惨无比,在那龙形音波席卷过后,一道人影也是陡然坠落而下,直接是在半空中降下了一阵血雨。

    血肉模糊的人影,正是黄天翼,他已经彻底昏迷了过去,狠狠地栽落在了地上,气若游丝,命悬一线。

    这般重伤,已经伤到了灵魂,只怕躺上几个月都难好,只能依靠天材地宝慢慢调养。

    “黄师兄!”

    那两名君子党的门徒都是大惊失色,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般结果,黄天翼居然不是叶玄的对手,反而被后者打成这副模样,差一点怕是连命都没了。

    “叶玄,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对黄师兄下此重手,难道你想杀了他,你的眼里,到底还有没有门规?”

    “说得对,明明可以手下留情,却非要下此辣手,看来你根本没打算给我们君子党面子。”

    两名君子党的门徒望着叶玄,色内厉荏地吼道。

    “我为什么要给你们面子?”

    叶玄面色漠然,这些人,看来是作威作福惯了,真以为自己是土皇帝,给面子?这黄天翼三番两次想来找他麻烦,不怀好意,若不是因为是在玄天宗,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地解决掉对方。

    至于留面子,那也得看人去,此人如果不狠狠教训一番,说不定下次还来找他麻烦。

    “为什么要给我们面子?说的很好,看来我们君子党行事太低调了,区区一个武宗蝼蚁,也敢如此藐视君子党的权威。”

    就在叶玄话音刚落之霎,一道人影却是突然破风而来,落在了那两名君子党门徒的前面。

    人影是一名儒袍青年,气度不凡,身上的儒袍上刻着一个醒目的繁体“义”字,此人身上的修为波动,比黄子翼还要强大得多,恐怕至少也是四品武尊的修为。

    “拜见楚狂师兄。”

    见到这儒袍青年的到来,两名君子党的门徒也是顿时大喜,仿佛瞬间就有了主心骨一般。这楚狂在君子党中的地位,又不是黄天翼之流可比了,虽说黄天翼也算核心成员,但实力在核心成员中只算一般,但是楚狂,在君子党中,却是能说得上话的分量级人物。

    “在下的确只是一个武宗蝼蚁,不过可惜你们君子党的高手,却连一个蝼蚁都对付不了,那岂不是比蝼蚁还不如?”

    叶玄反唇相讥道。

    “哼,在我面前还敢这般放肆,我也不想把你怎么样,你光天化日之下,将黄师弟打成重伤,又涉嫌我弟弟楚阳失踪的事情,我现在要把你带去刑法堂,自有刑法长老惩治你。”

    楚狂眼中闪过一抹冷光,刑法长老和他们君子党的关系很好,将叶玄送去刑法堂,后者必定将受到严惩,甚至会被施以酷刑,到时候没有证据也能屈打成招,但他若是就在这里教训叶玄,未免落个以大欺小的恶名。

    对于他们这些君子党的高手来说,名声很重要。

    说罢,楚狂也是没再犹豫,悍然出手攻向了叶玄,准备擒拿叶玄,带去刑法堂审判。

    叶玄如何不知道刑法堂和君子党的关系,要不然,这楚狂会这么好,摆出一副按规矩办事的样子。

    自然不可能束手就擒,叶玄一剑挥了出去,剑气叠加而出,将面前地面一块块石板硬生生地掀了起来,轰向了楚狂。

    剑气几乎是贴在了石板上面,只待楚狂攻破石板,剑气便能出其不意地攻击,起到突袭的效果。

    “雕虫小技。”

    楚狂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他手掌一翻,一根足有两米长的毛笔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大笔一挥,黑色的真元犹如笔墨一般席卷而出,仿佛在半空中画出了一道水墨古图,那上面所画的,是一道高大的山川,巍然挺拔。

    砰!

    石板爆开,那居于石板后的剑气,却也是同时被击破了开来,竟是轻易地将叶玄的巧妙攻势破解。

    那水墨大山迎面袭来,叶玄催动剑武魂的力量,一剑竖斩了出去,方才将那水墨大山劈为两半。但此时楚狂的身形已经到了,他一掌轰出,先叶玄的反应一步,一掌打在了后者的胸口位置。

    被一掌击中,叶玄胸口气血也是翻涌不止,心中也是暗暗一沉,这楚狂的实力,比那黄天翼强出太多,两者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

    面对这种家伙,只能全力一战了。

    “楚狂,亏你自诩为君子,竟然欺负一个刚入门不久的新人,你们君子党果然是徒有虚名,都是一些沽名钓誉之徒。”

    就在叶玄打算拼一把的时候,一道淡淡的声音却是突然传了过来,叶玄微微一诧,也是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那里不知何时已经来了一名紫衣青年,正笑吟吟地向着战圈走来。

    这紫衣青年长相普通,但是气质中却透露出丝丝高贵的味道,这种高贵,并不是穿着外表,而是与生俱来的那种高傲和贵气。

    “太史云,此事和你******无关,你不要多管闲事。“

    楚狂皱起了眉头,脸色微沉,显然对这名叫太史云的青年颇为忌惮。

    “我没打算多管闲事,只是看到不平之事,有些看不过眼罢了。”

    太史云笑了笑,平日里看到这种事情,他当然不会去管,但是叶玄不一样,后者是灵霜阁的第五个魔头,若是能够拉拢一下“内宗四魔”,又打压一下君子党的气焰,这种事情何乐而不为。

    “那你想怎样,我告诉你,这个小子差点打死黄天翼,又涉嫌杀我弟弟楚阳,我看现在人八成就是他杀的,他是我君子党的重犯,就算是飞月前来,都保不住他,你想横插一脚,可要掂量清楚后果。”楚狂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

    “哦?有这等事?”

    太史云面色一诧,他只当是楚狂在找叶玄麻烦,哪里知道还有这些事,他随即向旁边看去,果不其然,黄天翼正像条死狗一样躺在不远处,只剩下最后一口气,半死不活。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