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界至尊

第397章 噬血魔尊

    北辰域,冰川岛。

    外围的一家客栈当中,聚集了不少的武者在此,他们交头接耳,讨论着近来北辰域,乃至由于整个混乱海域人族之中发生的大事。

    这些大事,有些的确是颇具震撼的大事件,然而有一些,却只是被夸大的传言而已。

    客栈之中,两道人影,一男一女坐在靠窗边的位置上,男的身穿黑衣,面目清秀,女的美丽动人,在这客栈中,倒也会吸引不少的目光投来。

    这一男一女,正是从妖族地界漂洋过海来到这冰川岛的叶玄和小曦二人。

    从妖族地界回到此处,耗费了叶玄足足大半个月的时间,这期间换了几种交通方式,方才抵达了这里,在这里暂时落脚歇息。

    “你们听说没有,前段时间,北辰域出现了一名叫做噬血魔尊的强者,这噬血魔尊实力强大无比,据说一名货真价实的武尊强者,专好吸食强大之人的精血,这北辰域之中,已经有不少人遇害,被其吸干了浑身的精血,甚至连三大宗门的长老,有些都遭这噬血魔尊的毒手了。”一名头戴斗笠的武者面色凝重道。

    “是吗?这噬血魔尊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为什么以前从未听说过?”旁边一位道袍老者眼神惊诧,忍不住问道。

    “从哪里冒出来的,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听说,这个噬血魔尊,是个年轻的女子,年龄不会超过三十岁。”先前那斗笠人又道。

    “什么?不过三十岁,就已经是武尊强者,这也太可怕了吧,真有这等人物存在,我怎么有点不相信。”

    几名武者谈论的声音不大,但是却悉数被叶玄听在了耳朵里面。

    “噬血魔尊,年轻女子,这些人说的那个人,该不会是卓倩吧。”

    叶玄还清楚地记得,在悬空秘境的时候,卓倩被吸血凶魔附体,变成了一尊大魔头。

    但是卓倩当时不是已经被那些宗门长老联手给击杀了吗,怎么又出来作怪了。虽说事情有些说不通,但叶玄还是觉得,这噬血魔尊,**不离十,就是卓倩了。

    “噬血魔尊,那看来那一尊魔头也是恢复了不少的实力啊。”叶玄眼神一动,当时被附身之后,卓倩的实力只能达到七品妖王的层次,这才过去多久,就已经是武尊强者了。

    对方应该是通过吸食精血的办法,快速地恢复了自身的实力。

    在叶玄正在沉吟的同时,那些武者却并没有停止议论,他们的话题,仍然还在进行着。

    “你说的这个事情,有些太离谱了,不过我前两天倒是听说了一件大事,下个月的初八,玄冰府要发生一件大喜事,你们知不知道?”

    “大喜事?噢,你说的可是天妖山的那位姓南宫的天才女弟子,要嫁给雪龙山少主魏千翔的事情?这件事情,现在几乎已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亏你还把他当成秘密。”

    “正是此事,原来你们都知道了,这件事情,可真是够蹊跷的,之前连一点风声都没有,怎么突然,就有了这档子事了,我听说之前这南宫丫头可一直是被当做是玄冰府的接班人来培养的,怎么就突然要嫁人了。”

    “那些大势力之间的事情,你怎么可能知道得那么清楚,我通过我的一个亲戚,才知道那么一点内幕,原本玄冰府是没准备答应的,即便雪龙山是五品宗门,也不能强逼婚事,听说那雪龙山给玄冰府下了很重的聘礼,后来玄冰府的太上长老出面了,他答应了这门婚事。而雪龙山少主魏千翔,他的体质,听说是一种冰属性的特殊灵体,若是能够得到那南宫丫头,两人双修,他的实力,恐怕能够突飞猛进,要不然,雪龙山也不会费尽心思,花费大代价来促成这门婚事。”那名头戴斗笠的武者小声地道。

    “原来是这样,竟然是因为这样的原因。”道袍老者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正当他还要再说什么的时候,他的眼皮却蓦然一跳,然后视线定格在了斗笠武者的身后,吃了一惊。

    “怎么了?”

    斗笠人下意识地向身后望去,随即吓了一大跳,他的身后,竟不知什么时候站着一道人影,后者目光正紧盯着他,从那眼眸里面射出来的精光,就像是一道道钢针一般,扎得他浑身不舒服。

    “少…少侠,不知…有何指教?”

    斗笠人仿佛全身被冷水浇过,叶玄的目光实在是太锋利了,仅仅是眼神,竟让他有些难以承受。

    高手,这年轻人绝对是个高手,万万不能够得罪。

    “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你只需如实回答我就行。”

    人影正是叶玄,他脸色有些冷峻,然后沉声道。

    “是,您请问。”斗笠人不敢得罪叶玄,生怕后者一个不爽,就挥剑把他砍了,这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你刚说的那个姓南宫的天才女弟子,可是叫做南宫瑶?”

    叶玄眼睛直视着对方,刚才这斗笠人说的一字一句,他可都听得十分清楚,这个消息,在他听来,无疑是有些天方夜谭,荒诞之极。

    “没错,正是此女,玄冰府中,能配得上天才女弟子之称的人只有两三个,姓南宫的,不是这南宫瑶,又会是何人。”斗笠人如实说道,他心里有些疑惑,对方问这话,那不是废话么。

    唰!

    他的话音才刚刚落下,眼前便是一花,而叶玄的身影,已是消失在了眼前,他四处扫望,方才在那不远处靠窗的位置看到了叶玄。

    “这是…瞬移?”

    斗笠人瞪大了眼睛,他愈发相信自己判断的对的,叶玄绝对是一名绝世高手,深不可测。

    不过这当然不是瞬移,如果这也叫做瞬移,那武尊强者都能瞬移了,只不过是速度快到了一种程度,而斗笠人的实力很弱,自然就看不到叶玄所行动的轨迹了。

    瞬移这种能力,连武尊强者都做不到。

    “事情有变,看来拖不得了,我们得立即去玄冰府。”

    叶玄皱起了眉头,他知道,这肯定不会是南宫瑶自己的意愿,这件事情,肯定有什么猫腻,他必须要赶到南宫瑶身边,问个清楚。

    如果真是南宫瑶自己愿意,叶玄自然不会反对,但是这种可能性却很小。

    “是,公子。”

    小曦点了点头,刚才那几人的谈话,她同样听到了,看来那位南宫小姐,应该是公子很重要的人才是,要不然,听到后者出嫁,叶玄的反应不会这么大。

    两人结账之后,便匆匆离开了客栈。

    ……

    玄冰府,议事大厅。

    “太上长老,你这是什么意思,不经过我们的同意,就擅自允诺瑶儿的婚事,我不知道那雪龙山给了你什么好处,能够让你改变主意,但是这件事情,我绝对不会同意。”

    大厅当中,人影不少,这些人,大都是玄冰府的高层,此时开口的,是一名灰袍老妪,正是宁婆婆。

    在大厅主座上坐着的,是一名面色发白的白发老者,他听得这话,神色间却是丝毫不以为意,带着一丝丝的傲慢,他瞥了宁婆婆一眼,这才慢条斯理地道:“你不同意?那魏千翔可是混乱海域年轻一代的翘楚,百年少有的人杰,难道瑶儿嫁给他,还委屈了不成?错过了此次机会,后悔可都来不及了。”

    “魏千翔的确是年轻一代的翘楚,但是我可是听说,此人口腹蜜剑,表面上虽为君子,但实际上却心狠手辣,况且此时成与不成,也该问问瑶儿自己的意见,她极力反对这桩婚事,就算是这样,太上长老,你依旧还要一意孤行么?”宁婆婆面色阴沉地道。

    “她一个小娃娃懂什么,日后她自然会知道,本座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好。至于你说的,那都只是流言而已,是恶意中伤,这件事情,我已经和雪龙山的宗主谈过了,日子都定了,就在下个月的初八,我会让人好好准备的,婚礼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你下去吧。”白面老者摆了摆手,看样子根本没有把宁婆婆的话放在心上。

    “不行,这件事情绝对不行,太上长老,你怎么能够因为个人利益,就随随便便地牺牲掉别人的弟子,真是令人寒心,我说过,我不会答应,谁也别想办什么婚事。”宁婆婆深吸了一口气,而后声音也是凌厉了几分。

    “放肆,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太上长老,这是想以下犯上不成?好,看来本座不出手,你们是不会把我这个太上长老放在眼里了!”

    白面老者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脸上浮现出一抹怒意,看样子,像是打算要出手的样子。

    然而就在这般气氛变得异常紧张的时候,一道淡淡的话音,从是从大厅外面传了进来,

    “住手吧老家伙,没经过我的同意,这婚事,谁也别想办。”

    话音落下,那大厅中的诸多目光,也是想着门口移了过去,那里赫然是一道瘦削的年轻身影,脸上挂着一丝淡漠的表情,慢慢地走了进来。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