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界至尊

第333章 寒冰牢狱

    “大人。”

    宫装女子瞪了叶玄一眼,然后朝着那大殿中的人影拱了拱手道。

    “何事如此喧哗?”

    殿中的女子声音再度传了出来。

    “大人,这个小子硬要往里面闯,他实力不简单,属下也拦不住他。”宫装女子道。

    “连你都拦不住?看来不是普通的小子,不过不见就是不见,再硬闯的话,我就不客气了。”

    那殿中传出来的声音依旧冷漠。

    “听到了没有,小子,不要再执着了,大人没时间听你那些废话。”宫装女子双手撑在腰间,表现出一副你再不走我就不客气了的样子。

    “我说的,可不见得是废话,”

    叶玄淡淡地摇了摇头,旋即他看向了那殿中的人影,刻意提高了声音,“夜魅,我们当初的约定,你这么快就忘了么?”

    话音落下,那宫装女子也是面色大变,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的叶玄,这个家伙,是怎么知道夜魅大人的真名的。

    “你这家伙,真是冥顽不灵……”

    宫装女子有些怒了,准备要再度动手,这个小子,竟然直呼大人名讳,还如此地固执不堪。

    “等等,让他进来。”

    就在宫装女子似乎都要动手的时候,那大殿中的人影突然出言阻止了她,竟是改变了口风。

    “这……”

    宫装女子愣了愣神,为什么对方会突然改口?难不成,这小子还真和夜魅大人有着什么约定?

    “大姐,我都说了我有重要的事情,你早放我进去,不就没这么多事了?”叶玄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故意朝着宫装女子摇了摇头,然后叹息了一声,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大殿。

    他的这般模样,让宫装女子面庞看上去也是有些阴沉,这个小子,还真是一点也不讨人喜欢。

    ……

    大殿的内部,比想象中的要简陋许多,没走多远玄便是来到了正殿,而在他的面前,那一道黑袍女子的声音,也是进入了视线当中。

    女子转过身来,那一张熟悉的俏丽容颜,赫然是当初在盘龙山脉和他分别的夜魅。

    “不知道我是该称呼你夜尊者大人,而是该叫你一声小姨?“

    叶玄没有怎么惊讶,只是微微勾起了嘴角,淡笑着道。

    “看来你都知道了。”

    夜魅美眸中闪过一抹光芒,旋即便是迅速收敛了起来,注视着叶玄,却没有表现得太过惊讶,“你还是叫我一声夜姨吧,记得我当初和你约定的,好像是两年吧,如今算算,时间好像都还没到,你来得倒是挺早的。”

    “那是自然,当年的事情,若是不彻底弄清楚的话,我还真有点睡不安稳。”叶玄直视着夜魅,他这话倒没有说错,弄清当年的事情,也算是这具身体原主人的愿望。

    “弄清楚了又如何,在没有足够的实力前,你根本什么都做不了,就算是现在的我,也没办法把你母亲救出来。”夜魅摇了摇头,却是并没有因为叶玄的出现,而有多大的神色变化。

    “那可不一定,即便现在做不了什么,不代表以后也做不了。”

    叶玄知道敌人或许很强大,但是能够吓住他的敌人,目前还不存在。

    恐怕夜魅这个闭关修炼的狂人,还不知道他已经击败妖龙少主的事情。以叶玄现在的实力,或许还不能肆意妄为,但是却也不惧怕任何人。

    “你还挺有信心的,但是在那等敌人面前,光有信心可还不够。”夜魅依旧俏脸凝重地道。

    “你口中的敌人是谁,难道是妖龙尊者?”

    叶玄眼中闪过一道光芒,目光直视着夜魅,根据之前所获得的情报,再加上自己的一番推测,妖龙尊者,无疑是最为可疑的一人。

    外人一般不会插手妖龙一族内部的事务,而被关押的苏樱,以及眼前的夜魅,并不属于妖龙尊者那一脉,想当初,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变故,这种事情,必然是妖龙一族内部的事务。

    叶玄的话音落下,夜魅却是没有急着回答,只是深深地看了叶玄一眼,旋即方才是缓缓点了点头。

    “果然是这样。”

    叶玄露出一抹果然如此的表情,看来他的猜测是对的。

    “当年你的母亲苏樱,也就是妖龙一族的龙女,她本来是妖龙一族当中天资最高之人,而她的血脉,也是极为地纯正,甚至接近了传说中的圣品血脉,修炼速度很快,在当时的天妖山,也无人能出其右。”

    夜魅一双玉手搭于身后,和叶玄谈起了往事,她向前走了两步,便接着说道:“然而她的强大血脉,也给她带来了一些麻烦,妖龙尊者看上了她的血脉力量,而因为是同族之人,妖龙尊者自然不好下手,于是他便想通过迎娶你母亲苏樱的方式,将她的血脉牢牢控制在自己手里。”

    “你母亲是个热衷于自由的人,这种事情,她自然不可能答应,但是当时妖龙一族的长老,都极为赞成这件事情,都站在了妖龙尊者那边,此事也就被决定了下来。”

    听到这里,叶玄也是点了点头,对于那些妖龙族的长老来说,能够将族中最强的血脉掌控在手里,妖龙尊者,自然是个不二人选。

    “这件事情最终没有成吧,要不然,也就没有我的存在了。”

    叶玄眼神微微一凝,道。

    “你母亲知道反抗无用,于是便和我商量,找了个机会偷偷逃了出去,为了避开那些长老的耳目,远离天妖山,她最后到了天南地域。”

    夜魅看向了叶玄,“之后的事情,你大概也能猜到了。”

    叶玄点了点头,在那之后,应该就是一段凄美的人妖恋了吧,听起来,倒还真有些传奇。

    “纸终究包不住火,最终你父母的事情,还是被妖龙尊者和天妖山的许多长老得知,他们勃然大怒,派出了以数名妖龙族长老为首的大批人马,前往天南地域,将苏樱抓了回来,关在了寒冰牢狱之中,囚禁了十几年。”

    “你父亲和他所在的叶家,也因此受到了毁灭性打击,差点彻底灭亡,还是当时你母亲苦苦哀求,方才没有灭绝,至于你,是被你那个爷爷用李代桃僵之法,瞒过了众人的耳目,这才活了下来。”

    说到这里,夜魅的美眸当中也是多出了一抹复杂的神色,当年的事情,她虽然涉足未深,但是她毕竟知道事情的全过程,此时提起来,仍旧不觉有些伤感。

    那件事情,无论是对叶玄,还是对她那个姐姐苏樱,无疑都是一件噩梦般的事情。

    “妖龙尊者,果然是这个家伙。”

    叶玄脑海中浮现出那妖龙尊者的模样,当时对方在天才争霸赛的时候,看他的眼神,都极为地不善。

    “族中最优秀的血脉,最后和人类进行了结合,这在妖龙尊者和那些妖龙族长老眼里,简直是万死莫赎的大罪,你母亲被关在寒冰牢狱,那个地方,几乎没有天地灵气存在,而且温度极低,是天妖山关押重罪犯的对方,可以说是充斥着天地的秽气,久而久之,甚至会迷失自己,走火入魔,而苏樱,便被关在牢狱的最深处,受那里的寒气和秽气折磨,如今已经有快二十年了。”

    夜魅叹了一口气,她的拳头,也是握拢了起来,这些年,她没有停止过要把她这个姐姐救出来的想法,但是奈何她实力不足,根本不可能改变什么。

    “二十年了,在那种地方被囚禁着……”

    叶玄心中也是没来由地一痛,虽然他这个灵魂和那个女人并没有什么联系,但是这具身体,却是对方给的,而且叶玄的灵魂当中,还有着以前叶玄的执念存在,这种心痛的感觉,仿佛是身体的本能产生,有一种想要把对方救出来的迫切感。

    “夜姨,不知你有什么对策没有?”

    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下有些躁动的心绪,叶玄看向了夜魅,后者筹划了这么多年,想必不可能一点头绪都没有。

    “寒冰牢狱,位于天妖山的最深处,由十名天妖山的长老看管,这十人当中,有两名半步妖尊层次的太上长老,凭我们两个,想要闯进去,很难。”夜魅眉头蹙得紧紧的,摇头叹了一口气。

    “两名半步妖尊的太上长老?整个天妖山,不是只有七大妖尊?”

    叶玄愣了愣,旋即面色有些难看道。

    “七大妖尊,那只是表面,天妖山身为五品势力,远不止你表面上看到的这些,况且妖族的寿命悠长,特别是到了妖尊的地步,活个七八百年不是难事,天妖山当中,真正的妖尊,恐怕也不可能只有两位,很可能藏着什么我也不知道的老怪物存在。”夜魅俏脸凝重地道。

    “这么麻烦?”

    叶玄低头沉吟了起来,看来天妖山这潭水,比他想象中的要深很多。

    “而且即便是能闯进去,寒冰牢狱当中,还关押着许多天妖山的罪人,囚犯,这些人中不乏实力强横的狠人,甚至有些已经变成了魔头,实力深不可测。”夜魅又开口了,深深地看着叶玄,“这件事情,不能着急,只能从长计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