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界至尊

第216章 天地灵火

    “什么东西?”

    慕妍美眸微微一亮,这可关系到能不能解开噬灵鬼咒,对叶玄来说,或许只是个承诺,但是对她来说,却是最重要的事情。

    “噬灵鬼咒,是至阴至邪的诅咒,光凭一些灵药的力量,还无法达到完全化解的程度。”

    叶玄面色微微凝重起来,“要想彻底解开诅咒,还需要一样很重要的东西,那就是至阳至纯的宝物,诸如某些纯阳法宝,或者是天地所生的灵火,这些东西,放在天南地域,都是极为罕见之物,一时半会,怕是很难找到。”

    天南地域太过偏僻,原本这些东西虽然珍贵,却也不至于连半点风声都没有,而如今,却是毫无头绪。

    “你说的纯阳法宝我从未听说过,但是天地所生的灵火,我倒是知道一种。”慕妍低头沉吟了片刻,而后也是缓缓抬起头来,那明媚的眼眸当中,也是涌现出了一丝光芒。

    “哦?”

    听慕妍这么说,叶玄也是来了兴趣。

    “传闻在荒火门当中,有着一座炼火塔存在,那炼火塔,是供荒火门中人修炼的一处宝地,在炼火塔中,便是封印着一种灵火,源源不绝地给炼火塔提供充足的火焰能量,为荒火门的弟子提供便利。进炼火塔修炼,对于荒火门弟子的修炼有着莫大的裨益,我想都是因为封印着灵火的缘故。”慕妍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道。

    “荒火门?”

    叶玄怔了怔,旋即也是沉吟了起来,没想到荒火门中,就有天地灵火存在。

    “难道要找荒火门借一下?”

    皱起了眉头,叶玄想起了欧阳烈那副嘴脸,顿时也是觉得有些难办了起来。

    “借是不可能的,那天地灵火,对于荒火门来说就像是命根子一样的东西,怎么可能借给你?”慕妍摇了摇头,且不说荒火门对于叶玄并没有好感,这从刚才叶玄和欧阳烈的争执便能看出来了,况且就算叶玄和荒火门关系好,天地灵火那种东西,怎么可能随意出借。

    “那倒也是,看来只能智取了。”

    叶玄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地道。

    “智取?你的意思是,去偷?”慕妍愣了愣。

    “除了偷,你难道还有其他办法?”

    叶玄白了她一眼。

    “我自然是无所谓,但你可是天武殿的真传弟子,一旦要是行踪泄露,被荒火门发现的话,那可不得了了。”

    慕妍面色平静,去荒火门偷灵火,她自然是无所谓,但是叶玄毕竟是天武殿的人,一旦被发现,那恐怕将引起巨大的风波。

    “那不泄露不就成了。”

    叶玄嘴角微微勾起,他早看荒火门的人不顺眼了,无论是荒火门的那几个真传弟子,还是那内门长老欧阳烈,都不是什么好鸟,偷了对方视为命根子的天地灵火,不知道那欧阳烈的脸色会变成什么样子。

    况且不光是为了帮慕妍解除诅咒,若是能得到一种天地灵火的话,对于实力可也是有着不小的增长,天地灵火,彻底炼化之后,可以随时动用出来,用于炼制灵药的话,也是一种极为有利的辅助手段。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动手?”

    见得叶玄根本毫无顾忌,慕妍也是更没了顾虑,对她来说,解除噬灵鬼咒是最重要的事情。

    “等几天吧,到时候我会传信于你,我们在荒火门附近的城市会合。”叶玄想了一下,而后道。

    “好,那我先走了。”慕妍点了点头,然后便是准备离开,和叶玄在一起久了,被人察觉可就不妙了。

    “等等,”

    在慕妍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叶玄却是突然叫住了她,然后将对方一把拽到了面前,几乎只有咫尺的距离,由于可能是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慕妍直接是撞到了叶玄的怀里,那高耸的酥峰,都是直接贴在了叶玄的胸口上,挤压变形,令人迷醉的香气,也是钻入了叶玄的鼻中。

    “你干什么?”

    慕妍面色一红,不过只是瞬间便是恢复了正常,她知道叶玄不是唐突的人,毕竟当初在地底空间的时候,对方在失去理智的情况下都还能悬崖勒马,现在好好的,不可能做出什么越轨的举动来。

    “能干什么,我这里有一门可以收敛气息的潜匿法门,现在我把它传给你,在我传讯你之前,你得把这潜匿的法门练成才行,这样才不会被轻易发现。”对于刚才的那一幕,叶玄也是颇为尴尬,不过尴尬归尴尬,他也不是有意的。

    而后他贴近了慕妍的耳畔,将那潜匿法门的口诀传给了对方。

    “知道了。”

    慕妍点了点头,随即也是松了一口气,转身离去,原来叶玄只是要做这个,不过在松口气的同时,心中却是没来由的有些小小的失落。

    自己在想什么呢?

    慕妍晃了晃脑袋,没想到她居然会萌生出这种少女情怀来,这放在以前,男人对她而言,不过都是一堆烂泥而已,而叶玄,似乎在她心中地位有些不同,甚至可以说大不一样。

    迅速打消了这股念头,慕妍也是消失在了沼泽当中。

    待其走后,叶玄脸上的笑意也是缓缓收敛,而后他转身看向了身后的一处位置,“出来吧,躲了那么久,不觉得累么。”

    话音落下,在叶玄视线锁定的位置,一道倩影也是现出身形来,那般清丽的容颜,却是凌浅雪。

    “你居然放了她?”

    凌浅雪空灵的面庞上仿佛覆盖了一层寒霜,看着叶玄的目光有些无法理解,“这妖女可是黑魔教余孽,你不是说和她有深仇大恨,要亲手结果她吗,怎么却亲手放了她?”

    在叶玄说要亲自处理慕妍的时候,凌浅雪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她的直觉告诉她,叶玄似乎根本没打算杀这妖女,没想到她跟过来一看,事实果然是这样。

    “这个事情说来话长。”

    叶玄想了想,还真不知道要从什么地方开始解释。

    “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然而还没等叶玄开始解释,凌浅雪那冰冷的声音便是再度响起,语气更是加重了几分,“和黑魔教妖女勾结,这是多大的罪名,一旦被其他人知道,你将会被视为正道的叛徒,受到天下武者的围攻,这种罪名,你担当得起吗?”

    “没你说的这么严重,我放了她当然是有原因的,”叶玄摊了摊手,“简单来说吧,其实她是我的人。”

    “什么?”凌浅雪气德面色有些发白,娇躯颤颤巍巍,然后退后了几步,“你居然已经跟这妖女……?”

    “你想哪去了。”

    听得这话,叶玄不由哭笑不得,“我是说,慕妍如今已经叛出黑魔教,转而听命于我了,我这可不是和黑魔教勾结,相反,我这是让人弃暗投明,这应该是大功一件才是。”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是吧,那么好糊弄?”凌浅雪听到叶玄的解释后,脸色这才好了许多,不过脸上的冰霜却始终没有化解,“黑魔教对于教众的控制手段极为严厉,魔将这个级别的人,都是被种下过诅咒的,这妖女肯定也不例外,她怎么可能听命于你?我看你是被她迷惑了吧,还不对我说实话!”

    “我说的可真是实话,我这不是答应给她解除诅咒,才去荒火门偷灵火的?一旦偷到灵火,便能替她解除诅咒,到时候我们的约定也结束了,她也会脱离黑魔教,大家皆大欢喜。”叶玄不得不如实解释。

    “真的?黑魔教的诅咒,哪里是你能有办法解的。”凌浅雪柳眉还是紧紧地蹙着。

    “我自然有我的办法,你只需要替我保密就行了。”

    叶玄不欲再多说,但是他看到凌浅雪还要再问,便是打断了后者,“看在我上次救了你的份上,这次的事情你也别多问,咱们算是扯平了,上次你打我的那一巴掌,我就不计较了。”

    闻言,凌浅雪却是俏脸突然一红,然后也是咬了咬银牙,“一码归一码,上次是上次,再说了,事实是什么我还不知道,谁知道是不是你干的。”

    “我干的?”

    叶玄笑了起来,“那你倒是说说我为什么要这么干,上次吃亏的人可是我,我可是一句话都没说就忍了,你看看,上次被你亲的地方,到现在还有痕迹在,都脱水了,这里,还有这里,看到没……”

    “你!”

    被叶玄举得弄得有些慌乱,凌浅雪将玉葱般的手指抵在了叶玄的嘴上,然后反射性地看了看周围,方才是吐出了一口香气,滚烫的脸上方才平息了些,“好了,这件事情我可以替你保密。但是进荒火门偷灵火,这太危险了,你不能去。”

    “这个你不用担心,在地底深渊的时候,你不是都以为我死了,结果我还不是成功逃出来了。我这个人,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情,区区一个荒火门,难不倒我。再说,这个荒火门不是总想跟我们天武殿争第一嘛,我偷了它的灵火,这不等于是帮了宗门的大忙了。”

    叶玄苦口婆心地劝说道,这感觉,真是比战斗还累,看着凌浅雪有些意动的神色,叶玄也是知道差不多说动对方了,看着后者那仍然有些红扑扑的美艳脸蛋,他也是忍不住伸手了捏了一把,“好了,你就乖乖在天武殿,等我的好消息吧。”

    然而被叶玄捏了一下脸,凌浅雪的脸却是更红了,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叶玄,像是被雷劈了一般,僵在了原地。

    “怎么了?”

    叶玄也是有些忐忑,他想了想也是觉得不可思议,面前这个可是他们天武殿的冰山美人啊,他居然捏了一下对方的脸蛋,这要是被天武殿的弟子看到,非得炸开锅不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鬼使神差地做了这个多余的动作,这要是放在以前,这条手臂怕是保不住了。

    ...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