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界至尊

第159章 艰难之战

    擂台之上,第四场对决仍然还在进行着,看得台下的众多有些眼花缭乱,显然他们谁也没想到,这场战斗,会如此这般超出他们的预想。

    铛!

    又是一次激烈的碰撞,火星四射,灵锋剑从折扇顶端狠狠削出,直接逼向了方子岳的咽喉。

    眼中附带着雷电的剑光闪烁,方子岳连忙避开,然后左手成拳打出,轰向了叶玄的小腹。

    还未等拳势成形,叶玄身形便是一跃,一腿踢在了方子岳的拳头上,将那拳势震散而去。

    换了一个身位,叶玄手中的灵锋剑,再次笔直地射向了方子岳,将空气擦出一道焦黑的痕迹。

    见到叶玄这般连绵不绝的攻势,那方子岳眼中也是有着凶气闪过,这次他却是不闪不避,折扇护住胸口,凌厉一脚飞踹而出。

    他自然也知道,这个时候,若是后退一步,那么接下来很有可能便会被叶玄彻底压制,再想翻身就难了。

    嘭嘭!

    两人的攻势皆是落到了对方的身上,旋即两道闷哼之声传开,两人皆是踉跄后退。

    “跟我拼身体,你还不够格。”

    方子岳眼中闪过一抹怒火,旋即他的身上,也是有着一层赤红光芒迸发而出,仿佛在他身体表面形成了一层角质层,像是一门炼体武学一般。

    “是吗?”

    叶玄怡然不惧,身上衣袍突然无风鼓动,原本只是在皮肤表面若隐若现的银白雷芒,却是仿佛融入了皮肤血肉当中一般,在他的身体表面,迅速形成了一层银白光辉,整个人,就像是变成了一个银甲人,显得格外邪异。

    这便是完全形态的雷罡之体。

    经过十七道天雷淬炼,吸收了整座阳元池力量的雷罡之体,叶玄倒是不相信,这方子岳的身体,能够比他还强!

    嘭!

    叶玄眼芒微微闪烁,脚掌猛然一跺地面,身形暴掠而出。璀璨的银色雷光,疯狂灌入灵锋剑中,一层银色光辉,也是迅速从剑身之上焕发出来,斩向了方子岳。

    “滚!”

    见到叶玄再度攻来,方子岳眼中凶气更甚,手中折扇,猛然暴刺而出。

    铛!

    折扇和灵锋剑狠狠相撞,震出了一道无形的波纹,两人脚下原本就已是千疮百孔的台面,皆是再度被震裂开来。

    咔嚓!

    然而在这一次碰撞之下,方子岳手中的折扇上,在眨眼之后,却是陡然出现了一道细微的裂痕,显然是在这一记重击之下,受到了损伤。

    见到折扇上出现的裂痕,方子岳也是一阵心疼,他这把折扇虽然威力不错,但不过只是堪堪达到天品武器层次而已,但是叶玄的灵锋剑,可曾是一位大人物的佩剑,两者的威力,自然相差太多,在两人真气都是有着枯竭趋势的情况下,两把武器的硬碰硬,吃亏的自然是方子岳。

    “胆敢伤我宝扇!”

    方子岳大喝一声,整个人竟是如猛兽般扑了出去,极为刁钻的一拳,径直打向了叶玄的胸口。

    嘭!

    凶悍的拳头,竟是不偏不倚地打中了叶玄,那般凶狠拳劲,让得叶玄也是一阵气血动荡,即便是有着秘银内甲卸去部分劲道,仍然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然而紧接着这一拳打在了叶玄身上,下一刻,叶玄的握剑的右手突然爆发出可怕的劲道,将灵锋剑和折扇皆是震飞而去,而那右拳,又是带着极为浩瀚的雷光波动,狠狠地砸在了方子岳的身上。

    噗!

    猛然喷出一口鲜血,方子岳的身体颤颤巍巍后退十数步,显然也是被打的不轻。

    “混蛋!”

    方子岳挨了这一记重拳,眼睛也是变得有些赤红了起来,他大踏步地向前冲去,速度显得慢了很多,但仍旧是一掌劈在了叶玄的肩膀上,让得叶玄脚下的地面凹陷了下来,连双脚都是嵌了进去。

    这一掌,本来是要劈叶玄脖子的,但是叶玄稍微闪了一下,这才避开了要害。

    嘭!

    叶玄二话不说,便又是一拳轰中,命中了方子岳的小腹,再度打的后者哇哇吐血,而叶玄本人,此时此刻,也是浑身沾染了不少的血迹,受伤不轻。

    天武殿这边的众人,正目光一动不动地看着台上的叶玄,此时的后者,无疑是在用身体和方子岳拼斗着,原本只是一场比试,却变成了这般犹如生死战斗般的艰苦较量。

    换做是寻常人,只怕早已支撑不住了。

    “还不认输?”

    叶玄冷冷喝道,虽然他也受了不轻的伤,但方子岳的伤比他更重,这个时候,后者的战力,应该所剩不多了。

    “做梦!”

    方子岳面色有些疯狂,他是什么人?荒火门真传弟子中实力最强的一个,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生死磨练,他方才走到如今这个地步,让他对一个天武殿内殿弟子认输,这简直是天大的耻辱,无论如何,他都要坚持下去,让叶玄先倒在他面前。

    “冥顽不灵。”

    眼神一冷,叶玄再度动身踏步而进,只是此时他的身形,看上去有些颤颤巍巍,而方子岳,也是毫不犹疑,朝着叶玄冲了过去。两人就如同两头猛兽一般,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各自挨了一记重拳,二人之间的交手,已是连招式都已经逐渐消失,更像是野兽之间的蛮横厮打,以身体为武器,在做最后的交锋。

    在那众多凝重到极点的目光中,数分钟后,两道人影,终于像是耗尽了所有的力气,皆是半跪在了擂台上,大口地喘着粗气,似乎都在试图站起来,但是都失败了。

    叶玄的一身蓝衫,都是被染成了血红之色,幸亏有着雷罡之体和秘银内甲的双重防护,要不然,在这种几近拼死厮杀的战斗中,受的伤会更重。

    “哈哈,叶玄,九天狂雷经又如何,你照样赢不了我。第二轮的比试,我们两胜一平,最终的赢家,依然还是我荒火门。”

    方子岳挣扎了几下,也是放弃了重新站起来的想法,不过当他看到叶玄也是半跪于地,精疲力尽的时候,也是笑了起来,就算最后的结局是两败俱伤,最后获胜的,依然还会是他们荒火门。

    虽说他这个荒火门最强的真传弟子,和叶玄区区一个内殿弟子打成平手,那无疑是相当损面子的事情,但是事到如今,再想赢已经没了可能,平手就平手,总比输了强。

    “平手?你不会有这个机会的……”

    然而,就在他声音刚刚落下时,那远处所身影,却是摇晃着身体,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一滴滴滚烫的鲜血,从那衣衫下面淌落了下来,将地面染红了一大片,格外地触目惊心。

    叶玄抹了一把脸庞上的血迹,身上传来的剧痛,令得他视线都是有些晕眩,不过他却是强撑着没倒下,而后转过身,在那无数道颤动的目光下,捡起了旁边光芒黯淡的灵锋剑,再度朝着方子岳摇摇晃晃地走了过去。

    “叶玄师兄……”

    无数天武殿弟子,目光都是在此时变得肃然起来,而他们的一颗心,也是提到了嗓子眼上,叶玄的每一道步伐,都能让他们心跳加快一分,这道摇摇欲坠的身形,仿佛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倒下,他们知道,在体力已经耗尽的情况下,唯一支撑对方继续前行的,是强大的意志,不可动摇的武道意志。

    就连素来俏脸冰寒的凌浅雪,在看到那颤颤巍巍行进的血色身影,都是忍不住眼圈泛红了起来,原来这个平日里仿佛什么事都不在乎的家伙,真实脾气,竟是如此这般地不服输么……

    这个家伙,根本就不是一个自高自大的人,那方子岳的心狠手辣,即便是他们,也早都有所耳闻,对方的凶狠,是在十年间不断地杀戮和生死战中练就的,但是叶玄,一个和她差不多同龄的家伙,却又是如何能够压制住方子岳,仿佛这些年从血路中走出来的人,并非是方子岳,而是叶玄。

    他到底有着怎样的经历啊……

    叶玄这场血战,原本该不必进行,对方之所以站在台上,拼到如今这般地步,那都是代替她在战斗啊……

    凌浅雪内心有些触动了起来,就像是一颗冰封之心,开始出现了一丝消融的痕迹。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还站的起来?”

    看着拖着灵锋剑一步步逼近过来的叶玄,方子岳也是难以置信地吼叫了起来,拼着命地想站起来阻止叶玄,然而还没等他成功,一道凌厉的剑尖,便已是抵在了他的咽喉之处,丝丝血痕,顿时从脖颈间泌了出来,仿佛稍有异动,便要见血封喉。

    “没什么不可能的,你输了。”

    叶玄染血的衣袍在风中飘扬而起,身上的血腥气味,也是被吹淡了一些,然后他眼中的寒意,却是没有丝毫的淡化,那般眼神,普通人恐怕只需对上一眼,便会承受不住,斗志崩溃。

    “我认输……”

    被剑尖抵住喉咙,方子岳停止了继续挣扎,脸上的神色,也是迅速地变得颓丧了起来,在说出这句话,仿佛也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瞬间老了十岁。

    “赢了。”

    冷若枫和杨霆等天武殿弟子的脸上,紧绷之色立即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发自内心的狂喜,迅速席卷了整片广场。

    ...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