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界至尊

第129章 阎罗鬼将

    “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居然敢出现在这里,真是不知死活。”

    看着面前突然出现,击碎了骷髅拳印的叶玄,麻衣老者凹陷的瞳孔当中,也是闪过一抹凶残之意。

    那血袍中年人以及那些黑袍人,也都是不约而同地看向了叶玄,在看到后者只是一个年轻人的时候,眼中也是纷纷掠起了一抹戏谑之色,那等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只可怜的老鼠一般。

    “黑魔教八大魔将,不知道阁下是其中的哪位?”

    叶玄面色怡然不惧,相反,他的表现异常镇定,他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区区一个黑魔教的魔将,还不足以让他畏惧。

    有的时候,身上有足够的底牌,即便是遇到再穷凶极恶的敌人,也能够保持冷静。

    “小子,没想到你还有点见识,本将就让你做个明白鬼,老夫,八魔将之阎罗鬼将是也。”

    麻衣老者冷笑一声,显然是没把叶玄放在眼里,随口便是报出了自己的名号,因为在他眼里,叶玄已经是个死人了。

    “阎罗鬼将?”

    叶玄脑海中念头急转,迅速地寻找着关于这阎罗鬼将的信息,进了天武殿后,他便着手了解了一些关于黑魔教八魔将的信息,这阎罗鬼将,在那八魔将中排行第三,实力还要在吸血鬼将之上。

    八大魔将都是心狠手毒之辈,像吸血鬼将吸血练功,这阎罗鬼将,则是用活人练功,而且喜好吸食活人脑髓,搜集人死后的怨气,死魂之力,增强修为,凶残程度胜过吸血鬼将。

    “其他的几个小娃娃,还要躲到什么时候?”

    就在叶玄正沉吟的时候,那阎罗鬼将却是看向了叶玄刚刚藏身的位置,眼中的戏谑之意也是愈发浓郁。

    而在他的盯视下,在那里躲藏着的华洪三人,也是不得不现出身形来,原来对方早就发现了他们,继续躲着也没意义了。

    三人的面色,看上去都显得有些苍白,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阴鬼山当中,竟然封印着一尊魔将级别的人物,而且还偏偏这么巧,就和他们调查的人口失踪事件联系到一起了。

    眼下这阎罗鬼将已经破封而出,根本没有人能拦得住,这样一尊魔头出世,恐怕就算是天武殿的长老都要退避三舍,他们区区几个弟子,根本不够对方塞牙缝。

    这一次,绝对死定了。

    “呵呵,很好啊,一次性就抓到了四条小鱼,这一下,可以饱餐一顿了,年轻人的脑髓,味道一定不错。”

    阎罗鬼将咧开了一嘴黄牙,舔了舔猩红的舌头,眼中杀意丝毫不加掩饰,他被封在这青铜石棺中数十年,就是拜天武殿的一名长老所赐,对于天武殿的弟子,他自然是恨之入骨。

    “这么喜欢吸人脑髓,就不怕吃坏了肚子?”

    叶玄面不改色,反而是眼神微凝,目光如炬道:“难道你没有发现,被封印了数十年,你的功力已经大不如前,如今你的实力,怕是连你巅峰期的三成都不到吧?”

    这话一出,阎罗鬼将的面色也是微微一变,然后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是又如何?即便是不足巅峰期的三成,要收拾你们这四个小东西,那还不是动一动手指头的事情?”

    只是他没想到,叶玄区区一个七品武师,倒还有几分眼力,能看出他现在似强实虚的状态。

    “何劳鬼将大人动手,这点小事,小人来办就好了。”

    正在阎罗鬼将打算出手的时候,在他身后,那之前主导祭器的血袍中年人,却是站了出来,身上的气息,赫然是堪堪达到了半步武宗的境界。

    眼下阎罗鬼将破封而出,今后在黑魔教中的地位必然水涨船高,这个时候他来献殷勤博取好感,还是很有必要的。

    “好,不过都不要杀了,留一口气,我喜欢活的。”

    阎罗鬼将点了点头,一个半步武宗,杀一群武师境界的小弟子,应该完全没问题。

    得到了阎罗鬼将的许可,那血袍中年人也是朝着叶玄等人走了过来,旋即嘴角挂起了一抹嘲讽之意,“几个小娃娃也敢来坏我黑魔教的事情,再早来一步,说不定还真被你们搅黄了,不过现在,你们是没机会了,都去死吧!”

    说罢,血袍中年人身上的气息陡然暴戾,他狞笑一声,身形便是陡然暴掠而出,右手握成一道血爪,狠狠抓向了四人当中最前面的叶玄,在空中划出一道惊人的血色光尾。

    “拼了!”

    见到扑杀过来的血袍中年人,华洪三人也是面色一变,旋即皆是暗暗运起真气,准备和对方决一死战。

    然而还没等他们拔出武器,在他们身前的叶玄便是动了,仿佛一阵狂风,根本毫无征兆,便是席卷了出去,只能看见模糊的残影。

    “好快!”

    华洪心中暗惊,叶玄的速度,竟是可以突然暴增到这种地步,实在是可怕。

    叶玄的身体,仿佛平地漂移一般,就在和血袍中年人的间距拉到不足五米的时候,他的食中二指,蓦然是抬了起来,凌空点了出去。

    “找死!”

    见得反而是主动出击的叶玄,血袍中年人不惊反笑,好好等死就行了,居然还想反击,无论如何,难道还想逃过一死不成?

    噗嗤!

    两人的身影交错而过,留下一道细微的声响,然后两人皆是落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华洪三人目光死死地盯着面前的血袍中年人,后者的脸上,狠辣的笑容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惊恐的神色。

    嘭!

    身体毫无征兆地轰然倒下,血袍中年人的眉心位置,一个汨汨的血洞浮现出来。

    抽搐了几下,血袍中年人便彻底失去的生息。

    “死了?”

    华洪三人有些难以置信地望着突然倒地死亡的血袍中年人,后者刚刚还气势汹汹,扬言要击杀他们几人,结果现在,仅仅是和叶玄交手了一招,便是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挂掉了?

    秒杀。

    一个惊人的词语在三人的脑海中涌了出来,他们更是觉得匪夷所思了起来,堂堂半步武宗强者,居然就叶玄给一击秒杀?这般实力,怕是放眼整个天武殿的弟子当中,也没几个人能做到吧?

    叶玄不是说自己只是个新人?

    “难怪有资格接取金榜任务……“

    华洪终于恍然大悟起来,然后也是不由苦笑了一声,从一开始他们就低估了叶玄,能够派出来执行金榜任务的弟子,怎么也不可能只是个普通的新入门弟子,事实无疑是狠狠地打了他们一记耳光。

    叶玄的实力,深不可测,光是刚才展示的实力,怕是除了真传弟子,应该没有人能够压其一头了吧?

    “嗯?”

    看到突然倒下的血袍中年人,阎罗鬼将也是面色微诧,不过这一抹诧异,只是在其脸上存在了瞬间,便是消失而去。

    “没想到你这小子还挺有一手,不过杀了一个废物,可还改变不了你们的命运,现在,你们还是得死在我的手里。”

    阎罗鬼将对血袍中年人的死根本不在意,以黑魔教的势力,一个半步武宗根本算不了什么,只要不是损失真正的武宗强者,那就不会伤筋动骨。况且血袍中年人也不是白死了,至少后者的死,还算探出了一点叶玄的虚实。

    “那可不一定吧,阎罗鬼将,现在你的实力,应该也就是个一品武宗的程,我要是你,现在就立刻逃走躲起来,等到恢复实力再出来。”叶玄平视着面前的阎罗鬼将,淡淡地道。

    “大言不惭。”

    阎罗鬼将眼中闪过一抹凌厉之色,旋即再度冷笑,“小子,我不得不佩服你的聪明,不过你也太小看本将了,会被你这么一两句话就吓跑?就算是只有个一品武宗的程度,要收拾你,那可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话音落下,阎罗鬼将也是猛然一踏地面,双手摊开,在空中结成手印,顿时间,一阵浓烈的腥风,伴随着刺耳的厉啸之声,悍然席卷开来。

    阎罗鬼将张开右手五指,黑色的粘稠真气,在巴掌间迅速地汇聚了起来,变化出了一道狰狞可怖的鬼脸。

    “大阎罗掌!”

    暴喝一声,阎罗鬼将一掌打出,整张鬼脸仿佛被从他的掌间剥离出去,在空中迎风暴涨,迅速壮大,一口咬向了叶玄。

    见状,叶玄也是扎开马步,气沉丹田,浑身真气,都是以一种惊人的速度集中到了右掌之上,那真气当中的阳罡之力,仿佛在此瞬间被全数激发了一样,变得极为赤红,将叶玄的整只右掌都是变得火红了起来。

    当初在阳殿和袁昊的战斗,叶玄可并未动用全力,因为那个时候是弟子间的切磋,并不需要战到那种地步,但是现在可是生死决战,和当初完全不一样,一动手,就必要全力以赴,否则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嘭!

    汇聚了炙热阳罡之力的一掌,和那鬼脸狠狠碰撞在了一起,爆发震耳欲聋的气爆声,在那炙热掌劲下,那鬼脸很快冒起了浓烟,发出凄厉的啸声,然后被彻底熔化。

    “阳罡之力?”

    感觉到从叶玄掌间传出来的至刚至阳波动,阎罗鬼将也是吃了一惊,这种阳罡之力,对他的魔功有一种天然的克制,没想到这个小小的天武殿弟子身上,竟然会有如此磅礴的阳罡之力。

    ...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