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界至尊

第98章 态度转变

    等叶玄走出庭院的时候,在那外面,已经站立着数道身影,在那其中,赫然有着那古大师的身影,而刚才在外面大吼大叫的,也多半是他了。

    “小畜生,你还敢出来?”

    见到从庭院中走出来的叶玄,那古大师的面色也是迅速阴沉了起来,那两眼当中,闪现着一丝怨毒的神色。

    “我又没做错事情,为什么不敢?”

    叶玄嘴角泛起了一抹弧度,笑吟吟地道。

    “放屁,你这小畜生胆大包天,弄断了老夫的手臂,现在竟然还敢说自己没做错?”

    古大师的右臂被白布给包扎着,见到叶玄这般气定神闲的模样,他更是气打不出一处来。

    “古庸乃是我灵物坊的灵药师,不管他犯了什么错,我想应该都是能好好商量的,但是阁下不容分说,便把他的手打断了,这等做法,未免太歹毒了点吧?”

    在那古庸的身旁站着的,是一名国字脸的白袍中年人,显然对叶玄的态度也是有些不满,虽说古庸平日里人品是差了些,但是毕竟是灵物坊的人,直接被打断一只手,这要是不闻不问的话,那以后岂不是人人都能欺压到他们灵物坊的头上了。

    此时,叶玄的目光,也是落在了那白袍中年人的身上,后者身上的气息波动,竟是丝毫不弱于唐震,俨然是达到了半步武宗的层次。

    “这是青阳郡灵物坊的负责人,聂涛,实力不下于我爹。”唐小嫣在旁边附耳小声道。

    对此,叶玄倒是微微有些惊讶,没想到区区一个灵物坊分部的负责人,就是半步武宗强者,看来这灵物坊的势力,也绝对小觑不得。

    不过即便是知道了这聂涛的身份和实力,叶玄也没有半点在意的意思,冷笑了一声,然后看向了古庸,“歹毒?你可以好好问问这位古大师,他究竟做了什么事情,才会受到这样的对待,我废他一条手臂,可已经是宽大处理了。”

    闻言,聂涛也是不由微微皱了皱眉,他还的确不知道古庸在唐家究竟干了什么,现在听叶玄这么一说,他也忍不住怀疑了起来,难道这古庸,真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不成?

    “坊主,别听这小子胡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老夫身为灵物坊的灵药大师,却无端端遭到这小子的暴打,你看看这小子有恃无恐的样子,分明没把我灵物坊放在眼里,事实摆在眼前,若不动手教训这小子,只怕他日后会更嚣张。”古庸面色微变,随即一沉道。

    聂涛点了点头,不管怎样,受伤的人是古庸,就算后者真干了什么错事,也还轮不到一个外人来擅自执法,叶玄这般行径,就像是在打灵物坊的脸,绝对不能纵容。

    “小子,跟我们走一趟吧。”

    在这唐家当中不好直接动手,聂涛也是漠然地看向了叶玄,后者今天是逃不掉了。

    “我要是说不呢?”

    叶玄淡淡笑道。

    “这可由不得你。”

    聂涛眼中闪过一抹寒芒,看样子是要直接动手,擒拿叶玄。

    “叶玄大哥,你快走!”

    看到这一幕,唐小嫣也是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竟是抢先站到了叶玄的前面,这样子似是要掩护后者逃走一般。

    可她哪里知道,叶玄一开始就没打算逃,因为他知道,这聂涛不会把他怎么样。

    “等等,你叫他什么,叶玄?”

    聂涛的身形骤然停下,眼神蓦然一亮,看向了叶玄,面带惊色地问道。

    “是啊。”

    见得突然停手的聂涛,唐小嫣也是有些莫名其妙,臻了臻首。

    聂涛眼神微动,然后连忙从怀中取出了一张画像,在画像和叶玄本人对照了一下后,聂涛也是面色一变,然后在那众人有些匪夷所思的目光中,竟是走到了叶玄的身旁,对着后者躬身赔礼了起来。

    “聂涛,你在搞什么,还不快给我教训这小子?”

    看到聂涛这般莫名其妙的举动,古庸面色也是一沉,对着前者喝道。

    “你给我闭嘴!”

    聂涛狠狠地瞪了古庸一眼,这老东西未免也太蠢了点吧,到现在都还看不清局面,如果不是事出有因,他会突然对叶玄改变态度?

    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真是全活到狗身上去了。

    懒得去理会古庸,聂涛转而对着叶玄抱了抱拳,“叶玄先生,刚才不知道是你,多有得罪了。”

    “你认得我?”

    叶玄已经猜到了原因,不过还是装作不知道,问了一句。

    “你是上面吩咐要隆重接待的贵宾,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上面知道你要来大华国,必然要先到这青阳郡,所以早就让我做好准备了。”

    聂涛面色凝重地道,叶玄可是灵物坊总部的高层下命令要重视的人物,他一个小小的分部坊主,自然得罪不起,只是他心中还是有些不明白,上头为什么如此重视一个看上去还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难道说,后者有着什么惊人的背景不成?

    想到这里,聂涛也是愈发谨慎了起来,一个年轻人能有什么本事,多半是有背景,而且能够受到灵物坊高层的重视,这背景,只怕绝对不是一般人,就算是大华国的皇室子弟,乃至于天武殿的弟子,都受不到这等待遇。

    只可惜,他并不知道叶玄受重视的真正原因,是因为叶玄的药方,特别是延年益寿丹,给灵物坊带来了巨大的利益和成功,这一点,才是最重要的,还有一方面,叶玄本身的身份,在灵物坊看来也是有些扑朔迷离,原本他们就怀疑叶玄背后有高人存在,上次在盘龙山脉,叶玄在大开杀戒之后,被一名强大的神秘人救走之后,就更加坚定了他们的想法。

    叶玄,绝对不会是什么普通的叶家世子,其身后,必定隐藏着惊人的背景。

    “原来是这样。”

    叶玄点了点头,灵物坊作为天南地域的商业巨头,在消息方面自然是灵通之极,无可匹敌,这点毋庸置疑,他的行动路线被预知,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可是,我和这位古大师还有着一点小过节……”

    突然间,叶玄似乎有些犹豫了起来。

    “这点小矛盾,一笔勾销了便是。”

    聂涛一脸轻松地笑道。

    然而聂涛说的轻松,不代表古庸也是同样的心情,一听聂涛说要一笔勾销,他也是面色一变,连忙要开口否认,结果被对方给瞪了回去,本来要说出口的一句话,不得不咽了回去。

    “哦?那就多谢古大师大度了。”

    叶玄笑吟吟地看着古庸,后者脸上虽然露出了勉强的笑容,但是心中却是在滴血,三十万两啊,还被打断了一条手臂,就******一句话就一笔勾销了?他找谁讨要去?

    但是现在他再想找叶玄算账,已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能打落了牙齿往肚里咽,谁能料到,叶玄居然还有这等能耐,能被灵物坊的高层看重,连聂涛都不得不俯首帖耳,那他还敢说半句不中听的话?那岂不是自找霉头。

    一旁的唐小嫣,也是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幕,他还从没见过聂涛对人如此客气,即便是她老爹,都受不到这种待遇。

    “叶玄先生,我青阳郡灵物坊的分部就在东城,我现在就命人准备房间和宴席,尽快让先生搬过去。”聂涛十分热情地道。

    “不必麻烦了。我觉得唐家还不错,暂时不想换地方住。”

    叶玄摆了摆手,灵物坊毕竟是商业势力,看重利益,叶玄和其打交道,也多半是出于利益上的往来,若真要搬到那边去,还真有点不适应。

    “对了,有个忙还要请聂坊主帮一下。”

    叶玄忽然似是想起了什么,翻手取出了一张纸条,交到了聂涛手上,“这上面的药材,麻烦你帮我收集一下,集齐之后,尽快送过来。”

    纸条上面写的药材,都是一些恢复身体元气的滋补药物,大部分算不上特别难找,以灵物坊的能力,应该不难集齐。

    接过纸条,聂涛稍微看了一下,便是点了点头,“没问题,这上面的药材,不出意外的话,最多两天时间就能收集齐全,到时候我会派人给先生送过来。”

    “那便有劳了。”

    叶玄拱了拱手,若是能够把这些药材都弄到手的话,那么叶玄便能保证,在半个月时间内,将实力恢复至巅峰状态。

    这将比预想中的两个月,要提前很多。

    看来他之前和灵物坊打好关系,果然没做错。

    半月之后,和曹家家主曹秋道的约战,他说不定还真能代替唐震出席,毕竟等他恢复了实力,未必就不能和半步武宗强者一战,况且他的内心,对于能够和那曹秋道正面对决,也还是隐隐有些期待的。

    ...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