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界至尊

第89章 神秘人的身份

    “你醒了。”

    见到叶玄醒来,这神秘黑袍人只是淡淡地问候了一句,然后从其一身宽松黑袍下传出来的,却是一道极为动听的女子声音。

    “嗯。感谢阁下救命之恩。”

    听到这一道女子的声音,无疑是让叶玄更疑惑了,对方又蒙着面纱,让他实在是猜不透对方的身份。

    对于他的感谢之言,黑袍女子像是没听到一般,只是在石洞中央的位置坐了下来,然后手掌一翻,从那带着的黑色戒指中取了一个黑色的药炉出来。

    “乾坤戒?”

    叶玄瞥见了那黑色戒指,当即也是愣了愣,看来这黑袍女人果然不是泛泛之辈,至少,不是那君家的几人能够相提并论的存在。

    看着那自顾自煎起药来的黑袍女子,叶玄也是有些无语,看来这女子的性情应该比较冷淡,既然如此,他也就不多嘴了,话太多反而会惹人烦。

    找不到合适的机会,他暂且也不急着问对方的身份。

    黑袍女子也并未主动开口,她从乾坤戒中将一味味药材取出,或是榨成药汁,或是磨成粉末,然后方才投入到药炉当中。

    那些药材当中,有许多都是价格不菲,以叶玄的见识,自然全都认得,也能够知道黑袍女子想要炼制什么东西。

    在做完这一切后,她便是生火开始炼药。

    这一幕,倒是引起了叶玄的不小兴趣,黑袍女子所要炼制的是一味用于外敷的疗伤药,但却又不是普通的疗伤药,这种药方应该十分名贵,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

    不过看着黑袍女子的炼制过程,叶玄却忍不住想要插上两句了。

    “咳,那个,你应该是想炼制玉髓散吧,火候不要调太大,最好用真气控制在七成左右,最后,最好在药液当中添加一点冬青草的粉末进去,这样就能缓解一下太过霸道的药劲,保证不会伤及伤者筋骨。”

    叶玄稍微提醒了下道。

    “你还懂炼药?”

    黑袍女子终于开口说话了,在这时候,她的一双眼睛也是带着些许的诧异,看向了叶玄。

    “略懂一点。”

    叶玄看到了黑袍女子的双眼,那绝非是正常人的眼睛,因为黑袍女子的眼睛,竟是完全是宝石蓝的颜色!而且仅仅只是对视一眼,便有一种会被魅惑的感觉,被对方深深地吸引住。

    但叶玄的脑海中毕竟有着一缕残缺的武道元神,这种魅惑,自然对他没有作用。

    然而这种效果,却是确确实实地存在的。

    根据他的推断,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就是对方修炼了什么秘技,导致眼睛变成这个模样,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黑袍女子根本不是人类,而是一头化形了的三阶妖兽!

    就在叶玄心中正一步步揣测的时候,黑袍女子已经煎好了药朝着他走了过来,只见得她的手中,已经是多出了一个玉碗,玉碗当中,赫然是极为粘稠的白色液体,像是浆糊一般。

    “算了,管她是人是妖,最重要的是她救了我的性命,这就足够了。”

    叶玄也没有多想,他本人也不排斥妖族,连自己的生母都是域外妖族的人,真算起来,他还能算半个妖族的成员。况且若是这黑袍女子要害他的话,也没必要救他性命了,还特地给他熬药。

    正当他刚有了这般想法的时候,却忽然感觉到有着一双冰冷的素手正在解自己的衣服,这也让叶玄不由面色微变,然后看向面前正在解他衣服的黑袍女子,心中不由浮现出些古怪的念头。

    “姑娘,你在动手解一个男人的衣服之前,就不打算先问问当事人的意见?”

    叶玄嘀咕了一声,好歹大家性别不一样,多少也有点男女之分吧,这也未免太开放了点。虽然叶玄前世为天界最年轻的武神,但是他在女色方面,可是从来都没有放纵过,这也是他能在年纪轻轻的时候,便能取得惊人成就的很大一方面原因。

    “那你自己解决吧。”

    一听叶玄这话,黑袍女子还真就果断停手不干了,说罢,竟是端起玉碗,扭身就走。

    “等等,我开玩笑的,你请继续。”

    叶玄现在动一下都极为困难,要他给自己敷药,那不是要了他的命,什么男女之别,人家一个女的都不在乎,他难道还担心失了贞操不成?

    撕开外面染血的衣衫,下面的一层秘银内甲也是显现了出来,不过在那内甲之上,已经是有着诸多大小不一的痕迹存在,在那其上,血液都已经凝固,若不是有着这一层秘银内甲在,叶玄受的伤将会更重,或许都活不到现在了。

    轻轻地秘银内甲从叶玄身上剥离,但是血液凝固之后,有些地方的血肉已经是和内甲粘附在了一起,因此在脱离内甲的时候,免不了要撕裂大片的血肉,那等剧痛,也是让叶玄忍不住吸了几口凉气。

    脱下秘银内甲,叶玄那伤痕累累的身体,也是完全呈现出来,他的身躯虽然并不壮硕,甚至显得有些偏瘦,但是却极为结实,即便是受了这般千疮百孔的伤势,这具身体却依然坚持下来了。

    看着这具遍体鳞伤的躯体,黑袍女子的眸中,也是微微动容了一下,她将碗里面的白色药液倒在了玉手上,也是没什么顾忌,便是轻轻将药液涂抹在了叶玄的伤口上,那般光洁如玉的肌肤,在伤口处擦过,竟是没有一丝丝疼痛,反倒是有着丝丝的酥麻之意袭来。

    此时,叶玄的脸上,也是浮现出一抹享受的表情,果然,女人的手就是细,照顾人这种事情,似乎也是天生就做得好,要是换成了一个大老爷们来给自己抹药,只怕叶玄就不会是这副模样了。

    “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

    叶玄见时机差不多了,也是眼神微微凝重了些许,“你为什么要出手救我?我们之间,好像并不认识吧。”

    在和这黑袍女子算是打了交道后,叶玄也是确信自己不认识对方,但既然是素不相识的人,为什么要在关键时刻,救他性命呢?

    这一次,黑袍女子似乎也没打算再缄口不言,在将药敷完之后,便也是淡然开口道:“救你一命,算是我的任务。”

    “任务?”

    叶玄面上泛起了一抹异色,旋即皱了皱眉,眼中也是泛起了一抹精光,“你到底是什么人?或者说,你根本不是人?”

    在听到叶玄后半句话的时候,黑袍女子的身体显然也是微微僵了僵,然后在其那蓝色的眼瞳中也是涌现出一丝微讶之色。

    不过这一丝讶异,只是持续了瞬间便是消失而去,黑袍女子二话不说,直接是一掌按在了叶玄的胸口位置,下一刻,一股莫名的青色能量,顺着素手涌进了叶玄的身体内部,仿佛是化为了千万丝线,扎入了叶玄的血脉当中。

    哗……

    短短瞬息时间,叶玄便感觉在身体的最深处,仿佛有着一股潜在的力量被唤醒了一般,身体内部,发出和黑袍女子所释放出的青色能量相呼应的波动,仿佛这两者同根同源一般。

    “是血脉力量,这女人拥有和我相同的血脉之力!”

    叶玄面色剧变,他体内拥有一半的妖族血统,此时被这黑袍女子勾勒出来,那就说明,后者的血脉和他相同,对方是域外妖族的人!而且和他母亲肯定有着什么密切的关系。

    “你究竟是谁?”

    面庞上压抑不住震撼之意,叶玄忍不住问道,难不成,眼前这人,就是他的亲生母亲,那个叫苏樱的妖族女人?

    “我叫夜魅,受你母亲之托,会在关键时刻出手一次,保你性命。”

    然而黑袍女子的下一句回答,便是打消了叶玄心中的期盼,不过他倒也没有太过失望,虽说没能见到他母亲本人,但是眼前的黑袍女子,却毕竟是对方派来的人,这无疑说明,他这个母亲,心中怕是对自己的儿子,多少还是存着些挂念心思的。

    只是为何这么多年,对方却一点音讯也没有?哪怕是回来一趟,看上一眼,却竟然都完全没有。

    而且当年叶啸遭遇围攻,其中的主力便是域外妖族的高手,难道将叶啸逼死的这些人,都是他母亲那边的人?

    “当年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父亲叶啸被围攻的时候,为何母亲不在他身边?”

    叶玄有些心烦意乱,他对自己这位素未谋面的母亲,真是不知道该抱有什么感情,或许当初叶啸的死,跟对方脱不了干系?

    “你母亲自有她的难处,这点你无须质疑,我只能告诉你,由于你母亲当年犯下的错误,她的处境一直都不太好,而当年叶啸死的时候,她本人已经被幽禁起来了。你现在实力低微,知道再多也没用。区区一个君家你都对付不了,更别说你的真正仇家,不知道比君家强了多少。”黑袍女子瞥了叶玄一眼,摇了摇头道。

    “真正仇家?”

    叶玄面色微变,灭君家只是第一步,最后的目标,是那些妖族高手,听黑袍女子的意思,显然十几年前的事情,并非是他母亲那一方人所为。

    “那你也该告诉我究竟是什么势力,让我至少有个明确的方向。”

    再强大的仇家,叶玄也有信心将其铲除,替父报仇,这次对付君家,是他有些过于急躁了,但是下一次,他绝对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更何况他也不是鲁莽之人,即便是知道了一切,在拥有足够的实力前,他不会热着脑袋就去找人复仇。

    “那我就告诉你。”

    黑袍女子眼中闪过一丝波动,只是犹豫了一下,便是接着说道:“等你达到了武宗境界,若真有心报仇的话,便去混乱海域吧,你的仇敌,就是那里的霸主之一。”

    “五品妖族势力,天妖山。”

    ...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