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759.第759章 真听话

    依然是那狭小陈旧的小院,老头早已放下了手中的工具,站在院门口,目光穿透夜色,苍桑而又忧伤。

    对于小离为什么如此渴望自由,他不能说没有体会,他在年少时也曾无数次冒气这个危险的念头,甚至差点付诸行动,直到看到另一个家族一夜之间被灭,所有族人的灵魂被禁锢,被关在一个神秘的地方永久折磨的影像后,他危险的念头直接被掐灭在摇篮之中,从此再不敢生出二心。

    他知道,这影像是上头用来震慑妄想脱离组织,对抗组织的反骨的。

    这是雷霆手段,一人反叛,牵连全族,甚至没有血脉的远亲也要被牵连。

    只是,他们作为组织的最底层情报人员,没有重要情报上报并取得成果的话,根本不可能在组织出头,只能一代又一代的挣扎着,天下虽大,他们却一生只能待在这一隅之地。

    老头看向了院子中的一颗树,这是一颗常绿乔木,很常见,树上布满荆棘。

    但是老头看向它的目光却十分复杂,良久,他轻轻一叹,喃喃道:“这都是命啊。”

    就在他佝偻着背转身时,突然间,他浑浊的眸子里散发出一丝精光,但他的身体并没有停顿,而是继续拿起了工具敲敲打打。

    “爷爷。”小离叫道。

    老头的身体一颤,转过身来,就看到小离站在院门口,而她的身边站在白天那个刀疤大汉,身体本能的绷紧。

    “小离,这位壮士是不是还有什么困难?”老头抬手问,做了一个隐晦的手势。

    就在这时,楚南身上一股浓郁至极的气息散发出来。

    顿时,老头与小离不待意识反应,血脉上的绝对统治让他们的身体跪伏下来。

    老头更是浑身颤抖,他活了一辈子,从没有遇到如此强大纯粹的天魔气息,他的上头负责人,也是边都沾不到。

    “拜见上尊!”老头颤声道。

    楚南收起气息,淡淡道:“起来吧。”

    祖孙俩起身,老头问:“上尊有何吩咐?”

    “今天承情你八碗面,现在还你们这个人情,解除小离的限制,将她送入组织培养,只要她争气,就没有人敢阻碍她往上爬。”楚南道。

    老头再度跪下,全身都匍匐在地,老泪纵横的叩谢。

    楚南一伸手,手上出现了一块玉,他在其中注入天魔印记,交到小离手中,道:“拿着这个,自会有人来接引。”

    小离握紧这块玉,仿佛握紧了自己的命运。

    “好了,就这样吧,希望有朝一日还能看到你。”楚南拍了拍小离削瘦的香肩,就欲离开。

    “上尊请稍等。”老头出声道,目光中似是做出了什么决定。

    “还有何事?”楚南问。

    老头来到那颗荆棘树边,从树根上挖出了一个金属箱子,只有巴掌大小,他捧着箱子,来到楚南面前跪下,双手举起递到他跟前。

    楚南一抬手,箱子浮在他面前,自行打开,里面是一卷古老残破的兽皮卷。

    这兽皮也不知是什么兽的材质,一根根纹理竟似有着无穷奥秘。

    楚南打开这兽皮,目光闪了闪,上面竟有着无形的阵法,是的,绝对是阵法,是太古时代的封闭阵法,竟然以他的阵法造诣,都无法理清。

    这阵法也是残缺的,残缺的地方有一个个星点闪烁着。

    “上尊,这是我那不成器的儿子在探查墨云皇宫时无意间得到的,他也因此与他的妻子陨命。”老头道。

    此时,楚南的瞳孔却是骤然一缩,这露出来的星点连起来,竟似是七星大陆的青鸾星座。

    楚南心思百转,却没有表露一分,他将这小箱子收了起来,道:“很好,原本只打算解除小离的限制,现在连你的限制也一并解除了吧。”

    “多谢上尊。”老头惊喜道。

    楚南扔给老头一块注入了天魔印记的玉,消失在小院里。

    祖孙俩站在小院里,皆痴迷的看着手中的玉。

    一阵风吹来,天空中黑暗的云层也被吹散,漫天的星辰在天空闪烁,美仑美奂。

    ……

    楚南在一个隐秘的场所,展开这卷残破的兽皮卷,他试着推衍上面的太古封闭阵法,但竟然感觉十分艰涩,花费了三天时间,都没点头绪,看来一时半会是不太可能破解得开来的。

    “这上面展露的一块,绝对是七星大陆的青鸾星座图案,七星大陆,这个蛮荒中的蛮荒,看来有着不少的秘密。”楚南心道。

    “墨云皇宫竟然会有这东西,我得去探一探,看看还有没有其它的线索。”楚南心道。

    而此时,墨云皇宫,意心苑中,一个宫装少女正大发雷霆。

    “为什么不让我出去,岂有此理。”少女一边发脾气一边砸着手边所有可砸的东西。

    “公主,发脾气也没用啊,陛下的决定没有人可以更改。”她旁边两个女卫之一的大丫道。

    “臭老头子,死老头子,气死我了。”少女哼哼道。

    “公主,陛下也是为你好,上次我们遇到的那个家伙可是威胁你来着,而且,两个供奉强者都没能将他留下。”二丫道。

    “不就是一个玄王境的家伙吗?没抓住是因为他们没用,我若出去,说不定就把他引出来了。”少女满不在乎道。

    二个女卫对视一眼,颇有些无奈,公主这是太不把世上高手看在眼里了,那个家伙可不普通,她们与他交过手,后面越想越觉得诡异,只怕那家伙隐藏了实力,要不然哪有可能每每到关键时刻就能逃脱她们的攻击。

    “大丫二丫,我想出去,你们给我想办法。”少女道。

    “公主,意心苑里外都设下了禁制,帝境强者也不可能无声无息的进出啊。”大丫苦着脸道。

    少女跺了跺脚,气鼓鼓的坐下来,四周被她砸得一片狼藉。

    少女的身份是墨云帝国的九公主墨意心,是墨云帝国皇帝最宠爱的公主,从小聪慧,除了刁蛮任性外,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修行天赋被评为顶级,但她却极为抗拒,丝毫没有兴趣,到现在为止,她也仅仅达到了玄将初期阶段,而比她资质差上一些两个女卫,都已是玄王中期了。

    “公主,你看你都一身汗了,不如婢子服侍你沐浴,然后陪你玩云棋吧。”大丫道。

    “好吧。”墨意心脾气发了,也觉没劲,她也知道她那皇帝老爹,一旦决定的事情是不会改的,除非能见到他,再撒撒娇撒撒泼,才有机会让他改变主意。

    浴池之水引自地底温泉,极为舒适,大丫二丫一个替墨意心擦背,一个坐在她对面替她护理双足。

    “大丫二丫,那个混蛋当时说让我洗白白的等他,你们说他会不会自投罗网?”墨意心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突然问。

    “肯定不会的,就因为他说了这句话,陛下在宫里增强了防御,几大供奉都重点盯着我们这边,他就算是帝境强者,进来也是死路一条。”大丫道。

    “唉,那太无趣了,若是捉住了他,我非得让他明白什么叫惹天惹地惹不得我墨意心这句话的意思。”墨意心很是失望。

    “那是,凭公主你的手段,包管叫他哭爹喊娘。”二丫嘻嘻笑道。

    墨意心想着一个面目可憎的刀疤大汉哭爹喊娘的情景,不由咯咯娇笑起来。

    “公主,谷雨门过几日就该来接你了吧,到时你可得带着我和二丫一起。”大丫道。

    谷雨门是墨云帝国的一个大宗门,其门主据说已经到了虚神境巅峰。他们门主在十五年前,墨意心刚刚三岁时就相中了她的资质,想要将她带回谷雨门去。

    但当时墨意心的娘死活不同意,加上皇帝也舍不得,就约定待她十八岁后再入谷雨门。

    再过五天,就是墨意心的十八岁生日了,到这一天,谷雨门会派人来接。

    “我才不想去什么谷雨门,我不想修炼,枯燥无味,简直就是浪费时间。”墨意心道。

    大丫二丫还想说些什么,墨意心又道:“但是我知道这次父皇不会再依着我了,所以去是去定了,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带上你们的,要不然,有人欺负我怎么办。”

    此时,一道身影无视禁制,直接进入了意心苑,那布置在外的一众宫中高手,竟然没有一个人察觉。

    其实也是,楚南都算得上半步太神了,若是还能被发现,他干脆一头撞死在豆腐上算了。

    楚南的身影出现在浴池外的岩石上,看着温汤之中的三具青春的身体,他自言道:“上天待我不薄啊,运气总是这么好,还是说对于窥浴,我有特别的技巧……”

    这时,墨意心从浴池起身,雪白娇嫩的玉体一览无遗,大丫二丫也起身服侍,两个人的身材肌肤也很是有看头。

    就在这时,一声突兀的口哨声响起。

    三道目光便朝口哨声音的源头望了过来,却看到一个身着黑色软甲,一脸粗犷的刀疤大汉正色眯眯的盯着她们。

    “真听话啊,让你洗白白等我,还真就洗白白了。”楚南邪恶的大笑。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