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718章 魔血祭

    宁甯如同脑后长了眼睛,两道血气化为血兽恶狠狠的扑去,绞碎两根血红触手。

    她早就怀疑这地窟壁就是血色触手本体,自然早就在防备着。

    只是,这时的她已经是强弩之末,虽然拦下了这两根血色触手的攻击,但是对于前方攻击的防御却也出现了漏洞。

    一只僵尸如金似铁般的指甲瞬间从这漏洞刺入,直接刺进了她的小腹。

    宁甯浑身一僵,一头血发骤然炸开,她凄啸一声,浑身的血戾波动浓郁的无以复加。

    “魔血祭。”宁甯一字一句,以腹中流出的本源精血为引,绝然的引动了血魔禁忌的杀招。

    整个地窟全都被浓郁的血气覆盖,而隐隐地,血气中出现了一道道影像,每一道影像都会发出一次攻击,随即消散。

    而每一击,都有二三具僵尸骸骨碎裂。

    这样的禁招,简直是无可匹敌,即使天神境巅峰,除非有至宝护体,否则必将一击而亡。

    只是,这样的攻击只持续了数息时间,就已结束。

    地上一堆碎肉碎骨,数百米之内,没有任何一具僵尸骸骨还站立着,这样攻击,简直太恐怖了。

    只是,当这攻击消散,外围却仍有一具具僵尸骸骨出现。

    宁甯脸色苍白,一头血发近乎粘在头皮上脸上,她捂着小腹,软软瘫坐在楚南的身边。

    此时,十几具僵尸与骸骨已经冲了过来。

    宁甯没有去管,甚至都没有去看,只是抬眼看着依然紧闭着双眼,干尸一般的楚南,若不是他身上还有若有似无的气息波动,任谁也不会把他当成一个活人。

    “你说你凭什么让我傻成这样……可我并不是骄阳,我是宁甯啊……”宁甯低喃着,有点自嘲,更多的却是复杂。

    十几具僵尸与骸骨对着两人发起了攻击,但就在这时,一声低吼声传来,这十几具僵尸与骸骨齐齐收起攻击,转身离开。

    这个时候,地窟尽头的墙突然开始变化。

    巨大的墙体开始收缩,颜色也在开始改变。

    眨眼间,一只巨大的血红章鱼显现了出来。

    这只血红的章鱼八只触手尽断,不过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正在快速生长,有几只触手已经快要完全恢复了。

    但是,它的身体之上,有一道一道灰白色的印记,如同一条一条无形的绳索,将它困死在原地。

    如同宁甯预想的一样,这东西是被困在地窟深处,要不然,她与楚南,怕一开始就会灰飞烟灭。

    这只血红章鱼有着两只诡异的眼睛,一黑一白,与它红色的本体格格不入。

    此时,这一对黑白眼正垂涎三尺的扫过宁甯,最终却定格在楚南的身上,显然,它对楚南身上的精血更有兴趣,应该说是势在必得,因为仅仅是汲取了一小部份的精血,就让它感觉到了身上圣灵束缚的松动,若是将他的精血吸干,它一定能脱困。

    不过,楚南的神魂正迷失在它的血色牢狱中,它需要处理掉这个身上的气息让它感到厌恶的女人,此时这个女人奄奄一息,待它一只触手恢复过来,就能轻松干掉她了。

    此时,它的一只血触手已经生长到了触尖,只需十息时间就可完全恢复。

    就在这时,已经奄奄一息的宁甯突然睁开了眼,眉心间一缕血光电一般朝着这血色章鱼射去。

    这一缕血光,是宁甯自受伤之时就一直在蓄的致命一击,她之前的奄奄一息不算假,但真实目的却是为了引诱出这血色章鱼的本体。

    血色章鱼的脑袋突然如花瓣般打开,里面一道黑白交杂的光芒与血光相撞,刹那间了无痕迹。

    瞬间,血色章鱼的脑袋恢复了正常,而它一只触手也已完全恢复了正常,朝着宁甯绞来。

    宁甯对这血色章色的变化及应对吃了一惊,她本源已竭,面对着这攻击,已是无力闪躲。

    “要与他死在这里了吗?”宁甯心中叹息,不知为何,这个念头却让她却并没有多少遗憾的感觉。

    血色触手缠在她的脖子上,触手尖电一般刺向她的眉心。

    但就在这时,一只干枯的大手凭地出现,用力一握,扣死这血色触手。

    宁甯心中一震,目光却看到了旁边的楚南睁开了眼睛,双目泛着摄人心魄的光芒,这枯手的主人正是他。

    刹那间,这血色触手被捏碎,而楚南干枯的身子竟然开始变得饱满,皮肤也开始变得光滑,很快,他便恢复了原先的模样。

    这血色章鱼尖利叫着,远处那些僵尸与骸骨再度朝着这边冲来。

    但就在这时,楚南眉心白光一闪,身后出现了三头八臂的圣灵之王影像。

    这圣灵之王的影像一出,那些扑来的僵尸与骸骨骤然一滞,突然间就这么匍匐了下去。

    楚南目泛异光,他神魂被困,关键时刻却是这圣灵之王的影像不知怎么大发神威,势如破竹般摧毁了禁锢,一开始时它可不顶用。

    血色章鱼低吼着,翻涌的血气间,身上那道道灰白印记却是不断的闪烁,将它爆发的能量给压了下去。

    而这灰白的印记,此刻却与圣灵之王的虚影有了那么一些感应,但是楚南却知道,圣灵之王虚影的爆发,并不是源于此。

    血色章鱼又恢复了两根触手,朝着楚南绞了过来,涌动的血气却再也无法困住楚南的神魂。

    楚南斩神刃挥舞,直接将血色章鱼的八根触手齐齐斩断。

    楚南盯着这血色章鱼,突然想起了天门考核时,进攻圣元宗那些域外天魔,其中那有着二十一栉触须的天魔可不就是以一只巨大的章鱼为坐骑的吗?

    也就是说,这血色章鱼应该来自域外。

    至于域外在哪里,楚南不清楚。

    反倒是他却隐约知晓了远古圣灵与域外天魔应该是敌对关系,域外天魔当年进攻圣元宗,怕也与圣灵之王有关。

    楚南脑海里电一般闪过这些念头,随即没有再去细想,他将宁甯扶坐起来,与她虚弱的目光对视了一下,检查了一下她的身体,神情僵了一下,目光流露出无法掩饰的惊慌与痛惜。

    她的本源近乎枯竭,生命垂危。

    “我……不是骄阳,你不必难过。”宁甯动了动嘴唇,虚弱道。

    “你不是骄阳,为何要如此拼命守护,你本可以独自逃命的。”楚南轻抚着宁甯这一头血发,眼角有了湿意。

    “我不知道……”宁甯扯了扯嘴角,她也不想,可为什么就如同魔障了一般犯傻。

    “我不会让你有事的。”楚南说着,目光盯着那只血色章鱼,本源的损耗一般难以弥补,即使弥补也不可能完美,但如果本源可以同化转换,那就没有问题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